晓夜轻风 作品

第四十九章|尴尬的贼

    小小恼怒地指着趴在床上尴尬地恨不得马上死去的迪文吼道。

    “说,说什么?真相你不是已经都是说出来了么,你让我说什么?我已经将近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回来我就一头倒在床上睡觉,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有迪文,你这个时候不好好的呆在家里,光着个身体到我这里来干什么?想要拍***到电视台啊,干嘛跑我这来裸奔。”

    欧阳朔此时真的是有些上火了,你说他好好的在家里睡觉,这怎么还睡出事来了!谁又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等!

    突然,他眼眸阴冷了下来,直直地盯视着迪文阴冷寒栗地说:“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我……”

    “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说,你到我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我想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我不会轻易的出手弄死人,但是……绝对有把握让你和你的家人生不如死,不信……你可以想象一下阿文的后果!”

    阴冷的话语,让蹲坐在一边的迪文浑身颤抖了一下,想起阿文被人毁容过着到处乞讨挨打的生活,忽然感觉到赤果果的身体更为冷了几分。。

    咬了咬唇,左思右想一番后,苍白的脸颊慢慢地抬起,带着乞求的眼神着欧阳朔说:”真的不关我的事,是,是冉小姐的父亲指使我干的。

    你知道的,我的弟弟今年就转业了,我们家就这么一个男孩子,那是家里的宝啊!为了能够有一个好的工作,我爸妈就差没到处磕头作揖了,可是这些都于事无补,只能依靠冉副市长这一条路了。”

    “他让你到我这里偷什么?”抬起头清冷地着站在那里羞愧难当的小小,冷冽的嘴角悄悄地弯起一个好的弧度。

    迪文害怕地了一眼冷漠站在那里的小小,然后小声地说道:“电脑,我刚到这里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就碰到这个女人了,迫不得已就只好想到这招,本以为气跑她就可以安全脱险了,却没有想到这个死丫头死赖着……啊,你干嘛打我!”不走,还没有吐出口便被小小狠烈的一巴掌全部排在了肚子里。

    “你再骂一句死丫头试试!”小小呲牙地着一脸忿满的迪文,然后举起手狠狠的又是一巴掌,想起今晚她差点又错怪了好人,心里真是又羞又愧,尴尬地了眼在那里含笑望着她的某男,不好意思地再次低下了头。

    “之前那份文件时谁做的?”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欧阳朔从床上起来,开始穿衣服,然后按了一号码对着小小说道:“做饭去,饿了。”

    原本有些缓和的一张俏脸顿时阴沉了下来,带着咬牙切齿狠烈,终还是转身向厨房走去。

    “好女不跟恶男斗!”小小自我开解的模样让某男抿唇低低的一笑,同时冷冽地瞄了一眼还在那光着的女人,然后厌烦地扔给了她一件浴巾让她围上,他可不想张针眼。

    等到欧阳朔问完一切从屋里走出来时,米瑟利恰好推门走了进来,到小小端着两碗馄饨一愣,随即着从屋里出来的两人登时呆愣当场。

    这是神马情况?玩3p?那还叫他来干什么,他可没有那么重的口味。

    见米瑟利那种暧昧的眼神,欧阳朔没好气地从沙发上抓起一个抱枕向他扔了过去。

    “该死的,你那思想就不能干净一点!”

    气恼地瞪着畏缩站在那里围着浴巾的迪文,然后指着小小说:“今晚,多亏小小心够大,否则就出大事了,这该死的妞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屋里的钥匙给配了,在到小小进来的时候居然好不知羞的直接将自己脱光光,以求将小小气走好盗走我的电脑,你说可气不可气。”

    言语之中满是对小小的赞赏与褒奖,心里美的跟什么似得,这丫头终于肯相信他了,还是毫无条件的那种信赖,虽说刚开始对他用暴力来着,但是最起码愿意听他解释,没有当场暴走就是最大的进步,不是么?

    米瑟利有些意外地着小小,心想着真没想到这妞还真是够特别的,岂一般女孩碰到这事还不直接暴走啊,或者将那个第三者直接暴打一顿啊!

    这妞倒好,来个当场捉奸在床不说,还要那个当事人从床上就起来,来个当堂对证,还真是女人中一朵难得奇葩。

    “没有什么损失吧?”米瑟利随意地沙发上坐下,也不那个半裸艳丽的女人。

    “饭做好了,米瑟利一起吃点吧。”还好多了一些,否则真的没的说吃哦。小小庆幸地想着。

    欧阳朔漾起一脸的温柔,宠溺地笑着走过去,然后招呼着米瑟利一起过来吃,顺便又把小小的手艺狠狠地夸奖了一遍。

    米瑟利温笑地点了点头,然后举起大拇指对着小小不吝地夸道:“嗯嗯,真的很好吃,确切地说是我在中国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真没想到你人长得不怎样,这饭却是做的蛮地道的。”

    “……”

    额,这是夸奖呢,还是贬低?话说外国人的眼光是不是都很有问题,想想她厉小小不说是在a大,就是高中时,那也是全校闻名的校花好不好?怎地到了他这个老外嘴里美女都变成丑女了!!

    小小有些无语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着在那里抿嘴偷乐的欧阳朔,忽然感觉此时的他有点像偷吃鱼的猫,笑的那样的奸诈。

    一旁的迪文尴尬地站在那里着他们吃的愉快,不知道是走好呢,还是继续在这里裸站。

    可怜兮兮地着死若无睹的男人,窘红着一张脸半天才低声地着欧阳朔说:“老板,我……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欧阳朔邪魅地了一眼迪文,挑了挑眉坏坏地了一眼在那里僵站着的迪文说:“等会吧,他们马上就应该到了。”

    话刚说完,敲门声也跟着响起了。

    着迪文目瞪口呆又窘迫恐慌的样子,小小心里一阵暗骂欧阳朔你丫的真不是人,就这样半光着站在这里展览呢!

    同时,心里也感觉倍解气,你丫的叫你没事坏,叫你没事做狐狸精,这回碰到铁板上了吧。

    不过,当到走进来穿制服的人时,屋里所有的人,除了欧阳朔以外全部惊讶地站在那里,迪文更是直接软瘫在那里,欲哭无泪地乞求着欧阳朔放过她这一次。

    欧阳朔阴狠地斜了她一眼,冲着那几个走进来的警察说:“就她,入室偷盗,被我老婆当场堵到,居然将自己的衣服脱光伪装成我在家里与她私通,这是屋内的监控还有这有她刚才的录音。”

    几个警察听后,同时捂着嘴闷笑地了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的迪文,眼带鄙夷地哼道:“走吧,裸奔小姐。”

    小小捂脸,无限鄙夷地着站在那里腹黑不着痕迹的家伙,心说,大哥,你还能在腹黑一点么,你想要全部都已经得到了,随后在让人家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你老人家至于么?不就陷害了你两回,勾引了您几回吗?

    等到警察同志将囧囧有神的迪文小姐带走之后,屋里终于沉静了下来,米瑟利好笑地着邪魅坐在那里抽烟的欧阳朔,着收拾东西要走的小小,挑了挑眉坏坏地了一眼在那里不吱声的家伙。

    “现在怎么样了?”沉闷的声音,带着丝疲惫,优雅地拢了拢有些散乱的头发认真地着他。

    “股市跌下来了,如果老爷子在不想办法平仓,那么他的那几间小公司恐怕就要变卖了。”带着调侃的语气,抬眸深了一眼终于打算往外边走的女士,不怀好意地了一眼欧阳朔,他依旧没有吱声,失望地撇了撇嘴。

    此时的欧阳朔真的很想让小小留下陪他,可是现在的情况还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想了一下,终于站起身抓起自己的外套着一路沉默的小小说:“我送你,这一阵子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

    米瑟利也跟着站起身,面无表情地了欧阳一眼说:“我在公司等你。”完事潇洒地向门外走去。

    跟着欧阳朔一路沉闷地走了出来,小小有些窘迫地着走在前面一直不吱声的欧阳朔,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袖,低着头完全没有到黑影里他微翘起的唇角和眼中一闪而逝的愉悦。

    某男继续往外走,没有回头她一眼,甚至连顿下脚步都没有,就那样直接忽视了女人的示弱。

    女人委屈地瘪了瘪嘴,最后只能加快脚步紧紧地跟上他,心里想着一会该怎么跟他道歉。

    “啊!”小小捂着被撞得直冒眼泪的鼻子,着抿着唇好笑地着她出糗的男人恨恨地磨了磨牙喊道:“你没事干嘛突然停下来啊!”

    某男挑眉,“你眼睛是用来喘气的么?”

    “……”小小气恼地瞪视着黑夜中熠熠生辉的他,着他阴沉微恼的一张脸顿时气势蔫了下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