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四十八章|纰漏

    一进公司就见米瑟利阴沉着一张脸进了欧阳朔的办公室。

    “资金不够,若是在不想办法平仓,相信明天盛世就要改性了。”米瑟利沉声地说道,幽蓝色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担忧。

    “要不我让我爹地注入资金。”清雅的嗓音明显带着沉重。

    “启动微博资金,另外加快脚步,不再跟他玩长久战,另外对那几个小公司进行打压。”欧阳朔冷沉的俊脸显出一丝狠戾的狞气。

    “微博资金,那样不就暴露你所有的底牌,你认为这样做值得么?”

    “不这样做,如何让那只老狐狸露出尾巴,另外加紧调查合同的事情,我怀疑这里不仅有迪文这只暗鬼在这里搅浑水,还有给我抓紧查米倩和财务部经理刘乔。”欧阳朔微眯起一双凤眼,迸射出一抹寒光。

    “合同里究竟有什么让你这样劳师动众?”米瑟利终于问出了困扰了抓紧几天的问题,按正理不就是一份合同吗,丢了按照附件重新拟一份不就得了吗?

    “市里领导透漏给我们的具体开发款项,牵涉太大,不仅仅危及到我们盛世的发展,更加危及到上级的一些领导。”

    “什么?”米瑟利皱紧眉头,“你怎么能出现这样大的纰漏?”

    “那天合同和账本一大早上交给我时,迪文刚好在,我不方便处理,紧接着她便催着我上飞机去处理x国突然出现的状况,我也是必不得以才将它交给了小小去处理,谁能想到在这个时候冉小白……”

    想到这里欧阳朔就恨不得将那个贱人大卸八块。可是随后想想又觉得这一切太过于巧合,巧合让他感觉一切都是事先商量好的。

    “你不觉得,有太多的巧合吗?”米瑟利微眯起他那双犀利的鹰眸,认真地着同样脸色沉重的欧阳朔。

    “我知道,所以才叫小小退出这场较量,所以才会让你和胖子他们盯着他们这几个人。”冷魅邪佞的一张俊脸写满了算计,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你觉得他们会放过她么?明眼人一便知道她就是你的软肋。”米瑟利找了把椅子直接坐到他的面前,不悦地抬眸了眼在那里沉思的欧阳朔。

    良久,欧阳朔抬眸深望着自己这个向来冷凝沉思的好友说:“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米瑟利摇了摇头,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在开门时顿了顿沉声说:“静观其变吧,我不相信一个女人会有这样深沉的心机。”

    他们彼此都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心照不宣之间更多的是这个幕后的黑手究竟想要干什么!

    欧阳朔烦闷地站起身着窗外的天空,着下面密密麻麻的行驶在道路街头上的车辆与人们,最后到酒柜里拿起一瓶酒出来,优雅地拿起旁边的晶莹的琉璃杯缓缓地倒入那暗红色的酒。

    轻轻地在手中摇晃了一下,抬眸微眯着眼睛着斜倚在门边沉迷着他的女人,幽深的眼眸闪过一抹寒光,阴寒的俊脸更加的冷凝了起来。

    “你要找的人如今已辞退了,所以,不好意思请你,出去!”

    冷冽阴沉的话语让站在门口的冉小白,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战,随即妖媚的一笑,她就喜欢这样的欧阳朔,够冷够酷也绝对够男人,再配上他那邪魅冷凝的气质,不让人着迷才怪。

    “辞退了么?谁那么大胆啊,居然敢炒老板的鱿鱼。”

    冉小白嘻哈地摆动着她那妖娆纤细的身子,手不自觉地拉了拉她本就已经半*裸在外面的胸,然后妧媚的一笑,轻着依旧倚在窗口喝酒的欧阳朔。

    “闹了一次不够?这次准备怎么个闹法,有想要偷盗我公司的那些文件?”欧阳朔犀利的瞳眸仿佛要将这个女人刺穿分割。

    听到这话小白的脸色变了变,干笑地走到欧阳朔的面前,媚笑地着他,只是那双狭小的三角眼有些不给力,没有散发出应有的波光,所以自然也就没有电到我们冰冷的总裁大人。

    欧阳朔厌恶地别开身子,直接走到电话跟前安通接通键说道:“保安都在干什么?居然放一些闲杂人等上来!”

    电话那头的几个保安顿时冷汗直冒,想也不想的直接冲到顶楼总裁办公室,到尴尬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冉小白同学,直接就要架着出去。

    这时呆愣了半晌的冉小白同志终于找回了自己,脸色难的犹如地狱冲出来的恶鬼,冲着欧阳朔喊道:“表哥,事情不要做得太绝,别忘了你还有好多的事情要求我和我爹地的,还有不要忘了我表姐,表姐!她的手头可有你所想要的一切东西!”

    “住手!”欧阳朔适时地扬手制止了保安下面的动作,阴佞着一张脸厌恶地着满脸高傲神气的他,他挥了挥手让那些保安都退了出去,然后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小白接下来的话语。

    “说吧,什么条件?”欧阳朔失去耐心地点了根烟,有些恶心地斜了一眼又开始犯花痴的小白冷声哼道。

    “很简单,娶我。”冉小白一仰头,高傲的如一只斗胜的母鸡。

    欧阳朔气急反笑了起来,那笑却是冰冷至极,“你觉得可能吗?”

    “哼哼,除非你不想要那份文件,要知道现在只有我知道文件在哪里,还有若是再晚到了……表姐手里,怕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吧。”冉小白淡定悠闲地瞟了一眼欧阳朔,妧媚地轻笑道。

    “哼,那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欧阳朔危险地眯着眼睛邪魅地着她。

    “那本账册算不算提示呢?”小白了一眼阴晴不定的欧阳朔,带着一种势在必得的执着,高傲地扬了扬下巴,然后踩着猫步向门外走去。

    欧阳朔阴霾地睁开那双含着煞气的冷眸,犀利地着她摇摆纤细的身影狠狠地压了一口酒,然后打开电脑向一个方向发出数道指令,随后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认真地开始工作起来。

    自从那次欧阳朔送小小上班后连着几天都没有在到他的身影,也不知道他这一阵子办那件案子办的怎么样了。

    想了想,还是决定今晚去他那里一下比较放心,路过超市的时候顺手卖了一些菜和做馄饨的食材,然后一路欢快的想欧阳的住处走去。

    已经六点多了,他应该已经下班了吧。

    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最后决定拿出上次欧阳朔留给她的钥匙将门打开,可是……

    这是怎么一回事?一瞬间,小小感觉自己的大脑都一片空白了。

    迪文****着身体慌乱地拿着衣服遮挡着自己的身体,但到打开门的小小愣怔了一下,随即妖媚地冲着小小一笑,索性直接将遮掩着她身体重要部位的衣服扔到了一边,一脸傲气地展示着她傲人的身子。

    愤怒羞辱的火焰差点将小小的整个人燃烧,冷然地着一副理直气壮不知羞辱的女人,冷冷的一笑随即狠狠地推开挡在门口的迪文说:“你要裸奔请出门右拐,请不要在这里阻碍交通。”

    压着全身的火气,她倒要欧阳朔此时的情景会给她一个怎样的答复。

    他不是要她全面的信任吗?好!她给!但是如今他还有和话说!?

    “厉小姐,总裁已经睡了,请你不要进去打扰他,这……毕竟是一件体力活,你说不是么?”娇媚软糯的话语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同时又好像是刻意的想要遮掩着什么。

    小小此时感觉胸口都要闷炸了,心口一阵阵的疼痛更是让她差一点就失去了理智,但此刻,她全部都忍住了,因为他说过要相信他,所以她要给他机会解释这一切。

    顺便拽着想要趁着她不注意拿着衣服要溜走的女人,做了坏事就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开溜,哪有那样便宜的事情。

    “喂,你干什么?”迪文有些惊讶,眼前似瘦小的女人竟然力气如此之大。

    “干什么?”小小冷笑一声,“捉奸!走!”

    “不,不要!我不去!你放手!总裁睡了,你这样打扰他就不怕被赶出去吗?!”

    可无奈咱威武的厉小小同学神力地拽着如同死狗一样的迪文,威猛地一脚踢开欧阳朔卧室的门,然后想也不想地拧着还在昏睡状态下欧阳朔先生的耳朵,直接吼道:“欧阳朔,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悍妇这个词语用在我们的小小同学身上绝对恰如其分,被疼痛惊醒的欧阳朔先生,捂着一只被揪裂的疼痛难忍的耳朵,一脸茫然地着面目狰狞扭曲的小小怒吼道:“你要干什么?”

    小小怔愣了一下,火气越加旺盛地一把将那个浑身chiluo的女人狠狠地往他的床上一甩,然后怒视着那个茫然坐起身惊愣着所有一切欧阳朔。

    “说,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种事一次是巧合,接二连三怕是三岁半的孩子都不会相信,除非迪秘天生就是犯贱。”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