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四十七章|糖衣炮弹

    凌厉冷冽的气势直接让那些围观的人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然后骄傲地弯身抱起伤痕累累的惟心,心疼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压下心中所有的酸楚与疼痛,领着惟愿和抱着萌萌的小小向自家的拉炫的白色兰博基尼走去。

    惟心一脸倾羡挣脱了欧阳朔的温暖怀抱,蹦下地兴奋的抚摸着那耀眼的白色车身,抬头深深地望着自己的爹地说:“这是我们家的车吗?我们真的可以坐吗?”

    “当然,等你们在大一些了,想要什么样的车子爹地都给你们买。”欧阳朔毫不吝啬地许诺道,这些年他欠他们娘们的太多太多了。

    “米奇限量版的包也可以么?”萌萌还惦记着她可爱的小包呢。

    “不要,我们有手有脚可以自己挣,干嘛要别人施舍来的东西。”

    还是惟愿比较有骨气,一副贫贱不能移的高傲小模样,冷冽的小气质简直和他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对于这个儿子,欧阳朔简直是又爱又恨,却又真心的佩服起这个小小年纪心智就如此深沉的孩子,更多的却也是愧疚的疼爱。

    “怎么能是别人呢?他是你们的父亲,不是别人。”蹲在一旁着孩子们的小小,拉过阴沉着一张脸的惟愿柔声地抚慰道。

    一句话给了欧阳莫大的鼓励,欣喜地垂眸着抬眸着他的小小,眼里全是感激与心疼的愧疚。

    惟愿了母亲,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拉开车门爬了上去,好奇地左了右瞧了瞧,然后很不客气地从小型冰箱里取出了一瓶可乐自己喝了起来。

    萌萌也嘻哈地钻了进去,好奇地打量着车子里的所有设施。

    “哇,爹地这里好漂亮啊。”

    “喜欢么?”欧阳朔温柔的问道。

    “恩啊!”

    “喜欢的话以后爹地天天来接你们,然后让你们坐这辆好漂亮好漂亮的车,好不好?”

    “好啊!”萌萌欢天喜地的紧挨着两个哥哥乖顺眨巴着大眼睛说:“我们乖了,爹地是不是就给我们买包包和好多好多的好吃的了。”

    “就知道包包和好吃的,你个小馋猫。”小小瞪了她一眼,回身望着满脸笑容的欧阳朔说:“孩子们现在还太小,不要灌输他们这种比奢华贪享受的思想,尤其是像萌萌这样爱慕虚荣的,更是要遏制。”

    后座的萌萌一听老妈这严厉的批评词汇,当时就蔫了,委屈地眨巴着一双水润的大眼,撅着一张粉嫩的小嘴当场就要把她那晶莹的泪滴飚给她的父母。

    “哭,很委屈你吗?”惟愿冷冽的话语,直击的小家伙硬生生地将眼底的那包泪给憋了回去,要知道在这个家里她最怕的不是妈咪和外婆,而是他这个永远板着一张小脸的大哥。

    窘迫地低下了头,一双黑黪黪的大眼带着惧怕的光芒,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然后像似鼓起了莫大勇气般的哽咽着说:“宝贝错了,以后再也不和妈咪要漂亮的包包和衣服了,宝贝以后一定听妈咪的话,做一个听话的乖宝宝。”

    欧阳心疼的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眼,刚要出言安慰就听惟愿绷着一张小脸,严肃地着自己的妹妹说道:“以后不敢?那意思我们要是不在你身边是不是就大胆的狠呢?”

    犀利的话语让欧阳朔再次投给儿子一个不一样的眼神,这小子反应能力真够犀利的。

    “是不是代表着别人给点你好处,就会连你祖宗八辈都会卖给人家?”

    惟愿清冷的话语,让一旁的惟心也跟着汗颜地低下了头。

    “哥哥,我们以后保证不会那样贪恋糖衣炮弹了,以后一定乖乖地听妈咪的话,不让任何东西收买。”惟心也跟着萌萌一起忏悔了起来,清脆的嗓音带着无比的虔诚与悔悟。

    “好,就冲着你们的这份悔悟,爹地也一定满足你们所有的愿望,但是一定要记住,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要忘了你们心中的那份最宝贵的亲情,就像今天一样,在最最危险的时候,男子汉们首先要保护的是你们的妹妹,男子汉就应该要这样,有责任有担当。”

    孩子们用及其鄙夷的眼眸了眼前面开车的男人,心里想着那你就不是男人吗?如果是为什么要让妈咪一个人承担着所有的一切!

    车子一路狂风巨卷的开到了皇家游乐城,领着几个小家伙们先到了游乐园尽情放纵地玩着游乐场中所有的游戏机械。

    随后又领着他们进了一家玩具店开始给他们挑各种电动玩具,还有陪着他们在肯德基狠狠地吃了一顿。

    随后又去了一家皇家儿童精品屋,在那里买足了秋季款式的所有精美衣物,若不是小小一路阻拦着,相信那家所有五六岁孩子穿的衣服都能给搬回来,临走时居然还不忘他们心心念念的限量版米奇包包。

    到了晚上玩够回家时,小小和欧阳朔着满是疲累的小家伙们一个个筋疲力尽的小模样,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毕竟岁数还是太小,经这样一折腾,一个个的居然都在后车座上睡着了。

    将小家伙们抱回了家,小小也觉得身体有些透支了,着同样有些疲累瘫坐在沙发上的欧阳朔,着他那依旧有些苍白的脸颊,有些心疼地给他倒了一杯热水,随后叹了一口气说:“今天晚上我妈有班,要不你就在这里睡吧。

    “真的?”对于她的挽留,欧阳朔明显有些意外,深深地了小小一眼,深邃的眼眸中泛着莹亮的光亮,带着暧昧的语气,直接让小小羞红了一张俏脸。

    “还是回家睡去吧,省的你一天到晚的异想天开。”小小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那娇嗔的语气,直撩拔的某男火气上涌,却依旧一脸邪魅地着满脸羞红的小女人说道。

    “哦?我异想天开什么了,瞧你那羞红的一张脸就知道你没想好事,心里龌蹉,还要去说别人。”

    男人一脸的理直气壮,深邃的眼眸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只恨的某女恨不得撕开他那张邪恶魅惑的嘴脸。

    “去去,赶紧滚蛋,我要睡觉了。”小小争辩不过直接撵人。

    某男一脸得意地站起身,然后大模大样地向着里屋走去,直接让一旁咋咋呼呼撵人的小小傻了眼。

    “喂,喂,你不赶紧的穿衣服走人,往里面去干嘛呀?”说着伸手拦住了继续往里走的无赖。

    某男懒洋洋地斜了她一眼,没好气地照着她嫩白的一张小脸就是一口,然后揽着她纤细的腰肢一脸痞气的凑近她的耳朵低声说道:“美人邀请焉有不从之说?”

    说完一身霸气地横晃进小小的卧室,登堂入室?你见过这样理直气壮的吗?

    小小怒,却又自知无论是从身材上,还是力气方面绝对不是某人的对手,所以她决定暂避锋芒,改睡他屋,一个人独守空房去吧,哼哼!

    可是某人似乎是早有所觉,在小小来到孩子们那个屋的房门前时,一只手臂及时地伸出,霸气地直接将某女劫掠到他的屋子中,然后直接将某女压卸在床,直接脱了衣服,搂着软玉温香喊道:“睡吧,困了。”

    还没洗澡呢?某女在心里哀嚎,可是却是不敢出口,因为这身边可是一匹狼啊!她敢说这样的话吗,敢说么!

    第二天早上,一睁开眼的欧阳朔到身旁冷冰冰的床畔,心想着这个女人就不能陪着他多睡一会,真是的,连个温存的机会都不给,昨天为了让她安心,自己可是当了一宿的柳下惠啊,连一点的奖励都不给,这女人还真是心狠啊。

    推开薄被着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的身体,想着昨天整个身体僵硬了一晚,那种想吃却吃不到的样子,让他郁闷不已,慢慢的一种内火不知不觉地就涌了出来,着直立站岗的兄弟无奈地摇了摇头。

    穿好衣服洗漱完后,就到小小端着一碗碗的馄炖走了出来,飘着淡淡香气的馄饨直接让几个小家伙兴奋了起来,一边猛吞着口水,一边眼冒金光地着从他们妈咪屋子里走出来的欧阳朔,等待着妈咪的好消息。

    小小羞涩地瞪了欧阳朔一眼,然后直接将几个小家伙暧昧的小眼神直接无视掉说:“赶紧的吃饭,要不一会就迟到了。快点吃饭!要不一会我把里面的虾仁都给你们吃光光。”

    最后的这句话果真起了作用,几个小家伙再也不顾用眼神示意扫视他们的父母了,直接开始和碗里鲜美的馄饨奋战了。

    欧阳朔也跟着坐下,拿起小勺认真地品尝起这香飘四溢的馄饨来。

    咬上一口鲜美的肉汁便轻淌了出来。带着虾肉独特的鲜香还有滑润直接流淌在口齿间,那份美妙鲜滑的感觉令欧阳朔恨不得将自己舌头也一并的吞咽下去,随后三口两口直接将汤也吞咽了下去,随后举起碗来示意着再来一碗。

    小小轻笑着又成了一碗,随后满是享受起清晨中家里那份难得的和谐与完美。

    用完了早餐,欧阳朔开着车将孩子们和小小送到了目的地,自己一个人十分孤单地赶去公司。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