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四十五章|情敌相见

    “别这么着我,会让我感觉你恶鬼附身,寒魔侵袭的,你说过的不会冲我发火的,要有男士的魅力的,我想你也累了,我就先走一步,家里还有孩子等着呐。”

    说了一大堆的话,见某男就是没有一点反应,最后决定自己走着回家也不要再呆在这里受冷气侵袭。

    谁知刚要准备推开车门,那边车子已经启动了,了眼还在那边阴沉着一张脸的欧阳朔,小小很聪明地选择沉默,以免一不小心当了炮灰,心里却想着,这丫的说话还真不算话。

    再说今晚她已经挑战了一次他的底线,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她可不想一不小心变成炮灰下的尸体。

    “今晚,对不起。我并不是有意轻视你的,你知道的,这六年我……除了你,我就没有再碰过其他的女人,不管你相不相信,平时我带在身边的女友和报纸上的那些女人,不过是我做给我家老头子的******罢了。”

    欧阳朔有些尴尬,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的路,但他依旧能够感受到身边那双瞪大了双眼。

    窘迫地咬了咬唇说:“小小,我喜欢你,所以才会情不自禁……更加的不想你对我有所误会,对于今天的一切,我真的很珍惜,我想要的不是什么金钱名利之类的东西,真的,我很享受那种平凡的老婆孩子热炕头感觉,就像……在悠闲别墅那样。

    可是……我母亲和外公都死的很惨,很惨,我有责任为他们找出凶手,有责任去守护他们所留下来的一切。”

    虽然他的话语含含糊糊,但他的意思她全部都懂,也相信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一个那样小的年纪就生长在那样的环境中,不抱虎枕蛟般时刻警惕地提防着过日子,又如何会活到现在?

    “对不起,刚刚我说的话也很伤人。”小小对于刚才海边的话语有些惭愧起来,回想起六年后第一次碰到他时所说的话语,以及每次他见到她时急切的样子,有些理解了。

    同时也对他的不易感到心疼,要知道一个人要时刻提防的不是他的敌人,更加不是他的朋友,而是他最最至亲至爱的人,忽然想起那夜和他在一起身上的疤痕,恍然地着他惊觉地问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身上的……那些疤痕是……”

    “嗯。”低沉黯哑的声音回答了一切,带着不堪回首的过去,说明了他为何总是冷魅阴佞地出现在世人面前,执绔浮夸,邪魅不羁,叛逆狠戾全部都是他童年的暗疮。

    “你的父亲打得。”细柔的声音里喊着轻颤,不敢相信地着他冷凝的面容,水润的眼眸里蓄满了泪水,和她那赌鬼老爸比起来,他的父亲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不是,可也没什么区别。到了,下车吧。”不愿再多说的欧阳朔有些不自在地下车,斜倚在车门上点起了烟抽了起来,这几天他抽的烟越来越频了。

    小小慢慢地走下车,转身想要和他说些什么,忽然不远处的车灯亮了起来,小小用手遮住前方刺眼的灯光,着从一辆黑色路虎上走下来一个穿着笔挺西服的男子。

    “凌枭?你怎么会在这里?”小小有些惊讶地着面色阴沉俊朗的男子,又回头了眼瞬间恢复战斗力的欧阳朔,一瞬间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没有亲眼到你安全到家,我怎么能放心的下。”声音柔润而温暖,绝对不会像某男一般冷冰冰硬邦邦的。

    小小尴尬地着离自己不愿深深着自己的男人,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现在你到了,是不是就可以走了呢?”邪魅冷凝的话语直接切断敌人后面的话语。

    欧阳朔不屑地睨了他一眼,然后深邃冷沉的眸子,犀利地盯视着一身华衣靓服艳丽四射的女人。

    “走或不走好像不归欧阳少爷管吧。”凌枭冷哼了一声,依旧温柔地着小小温声说:“天气凉了,早点回去休息吧,不要让伯母和孩子们为你担心,另外……明天一早我来接你上班,还有……”

    凌枭带有一丝挑畔地说道:“还有,我爷爷和母亲对你很满意,一直说让我,早点把你娶你回家去。”

    后面这句话是他瞎掰的,意欲就是要气死欧阳朔那个该死的家伙,着某男阴黑着一张快要吃人的嘴脸,憋闷了一晚上的郁气终于挥散了。

    小小惊愣地着凌枭,这哪儿和哪儿呀,她什么都没有做,怎么会被他的家人所好?

    欧阳朔微眯了下眼睛,微翘起薄唇,走过来直接搂着小小的肩膀不顾她的尴尬,直接地宣示着他的所有权,沉声说道:“谢谢凌少的关怀,不过接送我老婆上下班的任务,还是交给我这个孩子的爹吧。老婆,我们回家吧,孩子们都等急了。”

    四两拨千斤的话语直接让凌枭语噎,着小小一副默认的样子,瞬间俊美的脸颊变了几变,狠狠地点了点头直接向自己的车子走去,没有再跟小小和欧阳朔再说一句话语。

    欧阳朔微扬着唇着飚驰而去的黑色路虎,又低头了始终不发一言的小女人,低下头惩罚性在她的耳垂上狠狠地一咬,疼的她惊叫了一声,而后眯笑地着一脸警惕的小女人,然后慢慢地贴近她的脸庞,带着威胁性地话语在她的耳边响起。

    “女人,好好的在家等我凯旋归来,不要妄图徒惹那些不必要的桃花债来激怒我!”

    说完潇洒地蹦上他的旋风悍马直接愉快地冲进茫茫的黑雾之中,只剩下站在路旁的小小,捂着耳朵悲愤地想着她究竟是怎么招惹这两个恶魔般的家伙。

    疲惫地回到家里,着一双双期盼心疼的眼睛,小小疲惫的心一瞬间感到无比的温暖甜蜜,弯下腰一把将三个小宝贝揽在怀里,身上再多的疲累也感觉如沐春风般的畅然。

    “妈咪,你累了,宝贝给你揉揉肩好不好?”萌萌一双水润清澈的大眼中写满了心疼,着妈咪一天比一天的憔瘦,他们的心里也不好受。

    “妈咪,你快到沙发上坐,外婆还给你热的甜汤呢。”惟心赶紧地拉起母亲的手向沙发上走去。

    “妈咪,喝汤吧。今天的妈咪好漂亮啊,呵呵,妈咪,等我长大了做我的新娘好不好?”惟愿一双漆黑的大眼带着期盼的目光。

    他们不知道前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他们的妈咪那样的生气和伤心。

    萌萌站在小小的身后卖力地给小小揉着肩,扑闪着一双莹亮的大眼轻笑地讲起学校里的趣事。

    “妈咪,我们的考试成绩发下来了,呵呵,全部都是一百哦,就连我的同桌胖胖这次都拿了一百分呢,我开始怀疑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神灵了。”

    “哦?这话怎么说的,考试成绩好,只能说明他平时学习努力,怎么可能会和神灵有关呢?”小小疑惑了,她知道她的思维和他们有代沟,可也不会这样大吧。

    “所以你才要听我说哦,前几天马上就要考试时,我到胖胖,就是那个胖的浑身像似肉球的家伙,躲在窗台上对着太阳虔诚的祈祷,亲爱的各路神仙大爷大妈们啊,如果你们能够让我这次考试的满分,那么我宁愿……减掉身上的十斤肉。”

    多么伟大的誓言啊,小小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既能减肥成功,又能取得好的成绩,两全其美,相信这世上没有比他更会虔诚的信徒了。

    “还有,还有前几天我们学了一首名叫《静夜诗》的诗,那天我们老师叫胖胖给他背,然后他无比欣慰地背到‘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一双。举头望天棚,低头瀑布中’

    “瀑布,他大晚上的不睡觉,去瀑布干嘛呀?”小小无厘头地着坐在那里喷笑不已的孩子们。

    “哈哈哈,他尿床了,可不在瀑布中嘛。”惟心捂着肚子大笑道。

    呵呵,小小也不知不觉地喷笑出声来,好气地着这几个一心想要逗她开心的孩子们。

    怜爱地将小女儿抱在怀里,疼爱地在她白皙粉嫩的小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说“好了,我们家宝贝就是聪明漂亮,谢谢你们的一百分,谢谢你们的处心积虑的笑话,好了不早了赶紧睡觉去吧,明天还得上学呢,妈咪也该去休息了。”

    说着照着三人的小屁股上一人一巴掌,带着无比的欢笑声领着她的宝贝们休息去了。

    第二天,久违的阳光懒洋洋爬上了天空,此时已进入了初秋,天气也渐渐地开始转凉了许多,着时节的刮过顺手便买了一些拎着到店里去品尝。

    “今天我买了许多桃子和李子,大家一起来尝尝。”小小开心地冲着迎上来的店长李维先生和几个店员说。

    “先说好哦,桃子可以归你们,但是……这李子却是一定要是我的,我可不想被你吃。”李维暧昧地冲着有些目瞪口呆的小女生们眨了眨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