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四十四章|解释

    欧阳朔阴沉着一张老脸半拖半拉地将小小扔进他的旋风悍马里,然后飞速开车走人,管他酒会结没结束。跟没跟主人打招呼。

    “你到底要干嘛?欧阳朔,你到底有没有完,我不是东西可以让你予取予求你懂不懂!”

    小小此时真的有些要崩溃了,这男人到底要干嘛呀,一会儿针锋相对,一会又这样恶狠霸气,难不成她上辈子该了他的,就应该这样让他予取予求为所欲为了不成!

    “……”男人冷漠相对,阴沉着一张脸完全不知道此时他在想着什么,只是身边的冷气只感到浑身的鸡皮疙瘩在往外面冒。

    当汽车开到了海边时才停了下来,带着咸咸的海风透过车窗直直地扑面而来,冷的她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然后很是可怜地了一眼依旧阴沉着一张脸在那里沉默的男人。

    凭心说,小小有的时候真的很惧怕他的,例如此时,真的不知道他下一步究竟想要干什么,有时候那股狠绝的模样像是要吃人似得。

    着他烦躁地点起了一根烟,重重地吞吐着,久久地侧首着身旁发憷的她。

    “那天,我之所以让迪文陪我去x国,是因为那个案子一直是她负责的,再说她和威廉总裁是朋友,比较好说话一点。”

    终于欧阳朔打破了两人的沉寂,率先解释了那晚的所有,他真心的不希望和她有任何的误会,更加不想做出一些事情来伤害,彼此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一点点的感情。

    “那晚,因为我的一时疏忽,让迪文把我的电话拿走了,后来拿回来给你打过去时你已经关机了,再后来……有人将你和……凌枭在一起的照片发给了我。当时……我很生气,有一种背叛的感觉。”

    小小惊怔了一下,疑惑地望着欧阳朔,着他掏出手机翻出里面的照片,惊愕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欧阳朔舒了一口气,深深地望着她说:“我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人在暗中操控的,所以为了你和孩子们的安全,我选择了让你离开公司,因为那里的水太过于深,我不想让你去趟浑水,不想让你在受到一丁点的伤害,你懂么?!”

    小小有些动容地着欧阳朔,心中的那个结也终于解开了,又有些疑惑地问道:“既然明知道迪文是那个暗控者的一只手臂,又为什么不把她直接切掉?”

    “如果那样做的话,你认为我们还能顺藤摸瓜找出那只黑手吗?”欧阳朔黑沉的脸色缓和了许多,身上的那股戾气也在不知不觉地化解。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就不怕我也是那个暗中害你的人的一只黑手?”小小娇嗔地横了欧阳朔一眼,甩开他悄悄伸过来吃她豆腐的手。

    “世上哪有你这样笨拙的贼呀!”

    欧阳朔没好气地伸手将她揽在怀里,趁着她不注意,在她那白皙的俏脸上香了一下,然后郑重地警告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穿成这样,这不是考验我们男人的****力吗?”

    刚刚在宴会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的小女人,弄得他整个人都快妒火中烧了。

    想想也就凌枭那个没心没肺的男人让小小穿成这样,但凡有点良心的男人绝对不会让他的小小穿成这样出来见人的,这不揪心吗?一晚上提心吊胆的,哪还有心思应酬打理生意的事情去。

    “也就你这****这样想吧!”

    小声的呢喃传进欧阳朔那敏感无比的耳朵里去,霎时阴暗染满他俊逸邪魅的脸颊。

    “你再给我说一遍!”

    “……”好吧,不得不说她厉小小还是怕这位煞神脸色阴暗的时候,所以只能憋闷着不言语。

    到她憋闷的模样,欧阳朔不由觉得好笑,散去脸上最后的一抹阴沉,微翘起嘴角推开车门,然后将她也拉了下来,慢慢地拉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在海边上散步。

    小小抬眸了一眼唇角微抿,散发着淡淡温柔的男人,着他被海风吹乱的发丝,着一望无尽的黑暗,聆听着大海扑打海面的声响,忽然感觉甜蜜悄悄而至。

    “你老公是不是很帅?很迷人?”坏坏的笑容顿时破坏了整体美感,小小同学顿时哀嚎自己刚刚感觉到的那点浪漫。

    “自大。”两个字直接将他英俊神武的自豪感打击掉,随后是更加恶毒的批判。

    “哎,你就是那外表披着美丽羊皮的狼,一颗黑恶的心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摧残着我们这些美丽善良的少女的心,如今我已洞察了你那颗邪恶的心,所以一定会不遗余力逃离你的魔抓,揭露你丑恶的面孔,然后代表月亮消灭你,这只……唔!”

    可恶的狼还没有来得及说,我们悲催的小小同学已经落入了某只邪恶狼的嘴里,轻揉允吸中带着霸道的汲取,认我们的小小如何的挣扎。

    带着喘息的慌乱与迷茫,慢慢地在她灼热的掠取中化为一滩春水,慢慢地跟随着心回吻着她,品尝着他那带有烟草的馨香,压抑着内心的悸动与喷薄而出的呻吟。

    “小小。”沙哑而动情的呼唤,伴随着那只灼热的大掌急切的索取,微凉的海风缓缓地划过,瞬间让还处在萌动状态的小小清醒了过来,有些无力地瘫软在他的怀里,一双柔软的小手急切地握住他**动的手。

    “别,欧阳朔……”娇软微喘的话语让他的整个身体陷入了一种更加疯狂状态,急切地垂首吻着她的软糯的唇和耳垂,双手更是急切地将他抱在怀里,想要在这一刻深深地将他镶嵌在骨血里,省的那些不知死的男人们继续惦记着他的女人。

    “小小……”

    小小感受到他的急迫,紧紧地咬着唇,狠狠地将他推开,直直地着深陷在情yu中的男人。

    “我说过不要,欧阳朔!你把我当成什么,泄欲工具!”小小生气地着还想要奔过来非礼自己的欧阳朔,警惕地着他所有的动作。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只要一到自己就想要动手动脚,刚刚若是自己没有推开他,他是不是就想自己在这里把她给……

    一想到他对自己的不尊重,小小的心便如针扎般的疼痛了起来,当初她便是如货物般的卖给了他,如今依旧是逃脱不了这种境界。

    小小的话同样也狠狠地刺痛了欧阳朔的心,也瞬间熄灭了他所有的躁动与情yu。

    不悦地着一脸警惕的小小,“你觉得我对你是泄欲工具?厉小小,你有没有良心?!你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为什么要这样侮辱我!”

    小小沉默地了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的欧阳朔,心知自己刚刚的话语说的过了,歉意地了眼还在那里冷着脸的欧阳朔。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歉意,欧阳朔良久叹了口气说:“上车吧,我送你回家,再晚孩子们好担心了。”

    小小无言地向车子走去,这时小小精致的银蓝色手提包里传出悦耳的铃声。

    “喂”小小抬眸了一眼脸色阴沉恐怖的欧阳朔,怯懦地转过身去按下了接听键。

    温柔沙哑的声音让欧阳朔本就黑沉的脸越发的难了,不悦地狠瞪了眼别过身去专心听电话的小小,愤怒的手握紧松开,松开握紧,最后狠狠地照着方向盘就是一拳。

    一声刺耳的车鸣声,吓得小小差点将手里的电话扔掉,回过头着开着车灯直直照射着她的那个男人,着他那张堪比包公的黑脸无奈地结束了电话那头的话语,然后迅速地坐上车,赌气地将脸别到一边去,这时心里那一点点的愧疚也转为无边的怒气。

    在生气,小小从心底里在生气,再生自己的气。

    气自己的制止力太差,差点被他的花言巧语所哄骗,差点被他吃干抹净,更加的生气自己的一颗心在到他的示弱时会那样的心疼与担忧。

    毫无底线,毫无立场的去相信一个男人,一个花心无度的男人。

    “谁的电话?”清冷沙哑中喊着隐忍的怒气。

    “惟愿。有事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却让某男的心开始雀跃,黑沉的俊脸也泛起点点的霞飞,再为自己不知名的怒气而羞愧。

    “没有,我哪敢对您老人家有怒气啊,就是有点小脾气这不也被您一张冷脸给打压下去了。”这会儿,不生气的某人立马换了一张嘴脸,嘴贫的都快淹死一只大象了。

    某女抽了抽嘴角,十分怀疑地着一脸邪魅邪笑的男人。

    “真的?”

    “真的,比珍珠都真,不信你试试。”某男立马变身成为哈巴狗,不过如果她听到某女后面的话,估计会吐血。

    “好,那我就试试。”某女腹黑地点了点头,随即拿着手机按了一组号码拨了过去。

    着某男一脸警惕的模样,挑畔地挑了挑眉,随即示威性地温柔哼道:“枭,嗯,是我小小。我临时有事就先走了,没有来得及和你打招呼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嗯嗯,好,改天我们再见,嗯嗯,明天再见。”

    挂掉手机,侧首就到一张黑脸阴沉沉地注视着她,也不说话,就那样瞅着你,连车都不开了,只到的某女浑身起鸡皮疙瘩,寒毛直竖。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