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四十三章|到处惹桃花

    欧阳艳艳丽优雅的容颜瞬间扭曲狰狞了起来,阴阴地一笑,伸出一只脚来……

    “啊~”一声惨烈的叫声,响彻整个会场……

    众人不约而同地向这边来,有些好事的直接奔着声源地走了过来。

    “小姐,真的很不好意思哦,我没有,真心的没有到你把脚伸了过来让我踩!”要说厉小小同学不腹黑,天理何在啊!

    在到人家使坏的时候,不但毫不客气地照着人家的脚毫不留情地就是狠狠的一下,然后居然还一脸无辜地告诉大家,真的不关我什么事,是她把脚伸过来让我踩的,我不踩她都不愿意。

    凌枭憋笑地着满脸无辜愧疚的某小,玩味地着涨红了一张脸忍痛忍到脸色扭曲的欧阳艳,随后警告性地着刚要叫嚣的妹妹凌晨一眼,然后拉着小小越过众人向宴会中心走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清冷黯哑的声音让小小和凌枭一愣,随即回身着一席黑色笔挺西服的欧阳朔,着站在他身旁亲密挽着他胳膊靓丽优雅的女人,小小面色一暗,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来他的身边还真是从来就不缺乏女人啊!

    “欧阳,真没想到在这里会到你。”凌枭礼貌性地伸出手,却被他视为空气,一双鹰眸般的厉眼凌厉地盯视着小小那张绝艳美丽的脸颊。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悦的口气,再次引起周围人的注目。

    “哥,就是这个女人刚刚让我在大家面前出的丑。”欧阳艳傲娇地挤开司徒兰那如狗皮膏药般的身子,直直地搂着欧阳朔撒娇道。

    小小仰天望了望一望无际的夜空,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哈,一个欧阳平这样,现在连他的妹妹亦是如此,来她和他们欧阳家还真是犯克。

    “这里不是欧阳家,我想邀请我想邀请的客人不必经过欧阳先生你的首肯吧?”冷漠的话语直直地道出他的不悦,同时回身领着小小毫不客气地走入酒会。

    欧阳朔不悦地着无论是穿着还是身影无比匹配的身影,一双手狠狠地握成拳头,然后咬着牙慢慢地松开,抬眸着一脸玩味戏的欧阳德,终于漾起邪魅的小脸粗鲁地拽着司徒兰向会场走去。

    他们家与凌家是世交,在母亲那一辈时就十分的较好,所以今天家里人出来还在病中的付雅惠基本上都来了。

    “爷爷,这就是小小,我的女朋友。”凌枭来到寿辰的一个宴席旁向着一个正在打牌的老人,简单地介绍着。

    小小微怔了了一下,着停下码牌的老人,微胖的身材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虽说已经是年过半百,但那份久经沙场的煞气与威严依旧。

    老人慈爱地点了点笑道:“我相信我孙儿的眼光,嗯嗯,不错,不错。”

    随后站起身和凌枭一同想着主坐走去说:“我这孙儿啊,虽说脾气不怎么好,但绝对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你啊可一定要好好的珍惜他才是。”

    一扫刚刚的威严正气,一脸慈爱地推销起自己的孙子了,倒有一股子老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感觉。

    这时宴会已经开始了,凌枭让小小先坐一会,他去招待一下客人。

    “我说你怎么舍得离开盛世了,原来是搭上大款了。”清冷讥讽的话语自头顶响起,小小不用都知道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是谁。

    不悦地偏了偏身子,将身前的男人视作空气好了,因为此时的他就是不可理喻的疯子,说的越多就越错,索性就什么都不要说不要理会好了。

    这个举动无疑让本就恼火的男人更加的愤怒疯狂,一把执起她的手腕,狠狠地着她,“怎么现在才装作不认识,不觉得太晚了么?”

    狠烈咬牙切齿的话语让小小感觉莫名其妙,明明背叛抛弃她在先,现在装作一副吃醋癫狂的痴情种不觉可笑了一点吗?

    “我认识你么,先生。”疏离陌生的口气让欧阳朔一噎,心底的疼痛如洪水般迅速地蔓延。

    不认识,不认识?哈哈,真的好好笑。

    愤怒地抿紧唇,一把拉起这个该死的女人,不顾她的挣扎直接向人迹稀少的地方走去。

    “你,再说一遍,再给我说一遍!!!”血红的双眼恨不得一下子吃掉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说不认识他,不认识他,她的孩子是怎么来的,不认识他,那一夜的缠绵又是跟谁?!

    狠狠的一推,将她狠狠地推在那个隐秘的墙角处,随后高大的身躯直接逼近,深邃的瞳眸带着灼热的烈火直直地喷向她。

    “……”

    小小深深地咽了一口吐沫,这样烈火肆燃的欧阳朔她还是第一次到,有些惧怕地望着他,擂鼓的心再次剧烈地跳了起来,随后想起那一夜暧昧的声音,心底剧烈的委屈猛然袭来,心底的怒火也跟着飙升地起来,也不管眼前的男人此时有多可怕,直接不顾死活地就喷薄了出来。

    “我认识你吗?欧阳朔!”将他庞大的身躯推开,虽然他只是动了动脚步,身体依旧紧贴在她身上,却依旧气势不变地怒吼了回去。

    “前一刻为我舍生忘死,后一刻领着小蜜温柔缠绵,前前后后的电话不接,短信没有一个,千盼万盼的,最后等到的是让我听你叫chuang是不是?!

    我,厉小小虽然贱,但还没有贱到这种让人不耻的地步,想要让我离开早说呀,用得着这样找人陷害殴打辱骂的方式吗?用得着用这种方式侮辱我的人格吗?”

    半月来的委屈顷刻间的爆发出来,恨恨地着一脸呆愣的欧阳朔,然后狠狠地将他再次推开,快步地向宴会走去。

    欧阳朔仔细地回味着她的话语,平复着内心的焦躁与不安,随即像似想到了什么似得恍然睁大了一双眼睛,随后阴翳地微眯起眼睛,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迪文!”

    压下所有怒火的小小再次回到会场,着依旧三五一群的名门千金豪门贵胄聚在那里,杯盏交筹间的那份高雅华贵,恐怕是她这辈子也无法比拟的。

    “乌鸦,就是乌鸦,永远都不会变成凤凰的,那些妄想着一夜之间飞上树枝变凤凰的人啊,永远都是大有人在的。”鄙夷轻蔑的口气,在小小身前响起。

    抬眸去,还真是阴魂不散。居然是欧阳艳和司徒兰这两个极品。

    不耐地抬手扇了扇眼前的臭气,随即着微笑着向自己走来的一个一身银灰色西装,气质儒雅温润的男人说:“环境污染太厉害,像这样一个清雅秀丽的高级地方,没有想到也会被一群臭气熏染。”

    男人怔愣了一下,随即到身旁不远处咬牙切齿的几个女人,好笑地摇了摇头,心想这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啊,不但长相绝美,还……

    “呵呵,卢亚轩,很高兴认识你有趣的女士。”卢亚轩礼貌地点了点头,随即伸出手说:“那我们可以到那边去坐一会么,远离污浊。”

    “你……”这话可气坏了一旁的司徒兰,气恼地扬起纤手就要打厉小小,却被旁边的卢亚轩一双凌厉的冷眸吓得缩回了手,不愤地瞪视着了那个男人一眼,最后气哼哼地跟随着其他三人走去。

    掌控全市股市命脉的股神谁敢惹?除非他觉得他们家的钱太多烧包了。

    “刚才,谢谢你。”小小羞涩地低下了头,不知道该怎么和人攀谈,一眼前的男人就不是一般人物,否则那几个女人又怎么会因为那个男人的一个眼神而吓得灰溜溜地走了。

    “客气了,如果可以,可以像你这样漂亮的小姐交个朋友吗?”温润的话语,如清泉般悦耳动听。

    “厉小小,很高兴能够认识你,并与你成为朋友。”娇而不作的话语更给卢亚轩增添了几分好感。

    “是啊,我的女朋友能够和卢先生成为朋友还真是我的荣幸。”清冷的声音带着易冷易怒冷沉。

    温热熟悉的怀抱,霸气张扬的语气闭着眼睛都知道,站在自己身边宣示着主权的人是谁。

    卢亚轩抬眸深了一眼满脸霸气巍然的欧阳朔,好笑地疑惑问道:“哦?厉小姐是你的女朋友?那不知道刚刚的那位司徒小姐又是你的什么人呢?女伴?还是……”

    欧阳朔低头了眼瞬间冷凝的小小冷魅的一笑:“无足轻重的人罢了。”

    说完毫不理会卢亚轩接下来要说的话语,搂着小小就向别处走去。

    “卢先生,下次我们有缘再见。”小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对一旁一直保持温笑的卢亚轩说道。

    着卢亚轩欣然地点着头,气恼地欧阳朔咬着牙冲着小小低吼:“放心,不会让你们有这个缘分的。”

    该死的女人到处惹烂桃花!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卢亚轩,然后收紧了他放在小小腰间的手。

    拖着不甘不愿的小小就向外面走去,该死的凌枭,居然带着我家小小来见家长了,真是活腻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