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四十二章|酒会

    原来爱过就是这样的滋味,心痛也不过如此。

    “怎么样,伤心难过了吧?”冉小白得意一笑。

    厉小小深深压住了眼中的泪,扬起笑容,“哦,是吗?那真是恭喜你啊,没想到冉大小姐竟然喜欢捡人剩下的。”

    “你!你!”

    小小不再去理会冉小白的叫嚣,快步地走向公车站,她真的没有时间去治疗心底的伤痛,因为她还有一大家子等这样。

    来到kt男士精品卖衣屋时,同事们已经早早的到了,顶着嘲讽的眼神无畏地换上工作服,听着他们谈论着他们昨天的收获。

    “呀,大助理,不知你昨天卖了多少件衣服啊?我们可是等着赐教呢。”

    一个长相清瘦的店员满脸鄙视地着,哪怕是跟她们穿着一样店服却依然清雅艳丽的小小,着她那纤细凹凸有致的身姿,嫉妒的火焰越是发狂。

    “她卖的多与少好像与你们无关吧?再说了开工资的是老板又不是你们,用得着你们在这里说三道四的吗?”

    另一位长相平凡的女孩直接站到小小的面前,理直气壮地着她说:“她昨天才来,什么业务都还没有熟悉,你们不关照她一下也就罢了,犯不着这样讥讽落井下石吧。”

    这时两位身高马大的外国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位长相极其俊美,精雕细刻般的完美容颜,当时就把店里的小店员们傻了眼。

    也不知是被欧阳朔锻炼出来的还是怎么的,小小居然一点晃眼的感觉的都没有,着一个个发呆花痴般的同事摇了摇头,面带微笑地用英语与他们开始交谈。

    这时,那几个花痴店员才反映了过来,一个个一脸艳羡地着小小用流利的英语与他们交谈介绍着店里的衣服,而店长则面带微笑地着这一切,从而给予肯定地点了点头冲着那几个店员说:“不要以为卖了几件衣服就了不起了,有能耐你们也给我说几句英语去!”

    说完翻着白眼潇洒地一扭头向楼上走去,儒雅清秀的面容上带着一种如沐春风的潇洒。

    在俊美男子让身旁好友进去换衣服时,转身深深地着小小说:“这就是你要找出贼的实质性行动吗?”

    带着质问口气的米瑟利十分不满地着小小,想着好友这几日的烦心与纠结。

    “你觉得现在再说这些还有必要吗?更何况那个帮助偷合同的女人,不是马上就要当你们的老板娘了吗?这些还有什么可查的吗,左不过是一家人的事情。”

    小小不屑地冷哼让米瑟利有些轻视,更加的有些想不通那样优秀的欧阳,怎么会上这样一个肤浅的女人,只是虚有其表?

    “对不起,我想我的辞职你早已经收到了吧?我现在已经不再是盛世的员工,所以……我已经没有权利再去管盛世的事情。”

    这些日子,小小真的想开了,一场大病让她的心平静了好多了,尤其是到他依旧和那个迪文出双入对,心中所有的伤与痛早已经开始麻木了起来。

    至于那一夜的放纵全当是她人生的一个嘲讽吧!

    “我想,即使你要离开,也有必要把前后的事情跟欧阳说清楚吧,毕竟你们的关系在那里。再说,这次的事情给欧阳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每天着欧阳那样疲惫的一个人支撑所有,又要惦记着这个女人和孩子的安危,还要每天落寞地忍受着外界的所有压力,他真的感觉欧阳好可怜,身为朋友他不能为他做些别的,但缓解一下的心绪总该可以吧。

    小小沉默了一会,最后终于郑重地点了点头。

    晚上下班时,小小的情绪依旧低落的难以自控,不知道是为冉小白早上的话语,还是为米瑟利的指责。

    “小小,你怎么才出来,快上车。”一出门就到凌枭那张明媚的笑脸,帅气阳光的容颜带着一抹温柔的宠溺。

    小小干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迈步上了车,着同事们那些羡慕嫉妒恨的各种目光,心中忽然感觉十分的好笑。

    “去哪儿?”小小关上车门,依旧可以清楚地到同事们背后的议论和指点。

    “陪我去参加一个酒会吧,就当是江湖救急怎么样?”凌枭明显出小小的抵触,轻笑地眨了眨眼。

    “在你抛媚眼电我的份上就勉强陪你一次吧,下不为例啊,最起码……也要提前一天报告。”轻柔妩媚的调侃声让凌枭一呆,怎么也不会想到一直淡然散漫的小小也有这样……

    “遵命。”凌枭也跟着开起玩笑来,一下子车子中的气氛活跃了起来,那件压在小小心中的憋闷在不知觉间飘散了许多。

    凌枭的车子在一家名叫lk形象设计的地方停下了车,然后拽着有些羞窘的她走了进去。

    “哈喽,我的大律师一切以为你准备妥当,只等你的哈尼了。”一个长相艳丽打扮时髦的女人走了过来,上去最多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

    小小礼貌地冲着那个不住地打量着自己的女人点了点头,随后就听到凌枭说:“威林,我女朋友小小,就交给你了,希望能够发挥你的极致。”

    她微微一惊,女朋友?这……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错愕,凌枭笑道:“女性朋友算不算女朋友?”

    听到他的解释,小小心里一松,只是笑笑不言语,凌枭到她的表情知道自己还需要在加把劲。

    “没问题,不要说你女朋友本身就是一个绝世美人,就是丑女一个我也有信心将她变成天仙。”

    威林满脸自豪地说道,柔媚较好地身段随着她罗紫色的妖娆旗袍更加妖冶地摆出了一个完美的pose。

    随即热情地拉着一身朴素牛仔休闲装的小小向楼上走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慢慢过去,凌枭有些焦急了起来,因为再有半个小时,酒会就要开始了,这次是祖父的八十岁寿辰,他怎么都不能迟到的。

    也正在这时,咔咔高跟鞋踢踏声从楼梯处响起,一个身着蔚蓝色裸肩及膝礼服的女人走了下来,一头亚麻色大波浪带着性感的飘逸,与高雅的自信笑容淡淡地着这个惊艳在当场忘了反应的男人。

    着他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地呆着自己,瞬间羞涩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气恼地走过去照着他的胳膊狠狠地就是一下。

    真是的,至于这样么?

    “怎么样?我就说一会你下去后一定将全世界的男人迷倒。”威林骄傲地显摆着自己的硕果。

    尴尬地笑了笑,凌枭很不客气地给了威林一个超级大白眼控诉着这个死妮子的不道德行为,随即亲密地牵着身旁艳丽四射的小女人的手向门外走。

    “我突然有些后悔了。”上车急速启动车子的凌枭依旧不住地瞄着艳丽绝艳的小小,心中真的开始涌现出一抹后悔。

    她本来就是那样的清雅艳丽,如今这样的她更如尤物般出现在大家面前,不会被别人抢走吧?

    “后悔什么?”小小的大脑有些跟不上这个男人的节奏,茫然的大眼泛着水润的波光,让人进去就不能自拔。

    凌枭低吼了一句,将车子的车速有加快了一些,阴沉着一张脸不再说一句话,因为……他怕控制不住自己,在这里就把她给……

    该死的低胸,该死的半裸酥胸!这样那个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又有哪个男人能忍住不向她靠近,没有非分之想?这个该死的威林你给我等着!

    着瞬间暴风骤雨的男人,小小有些不知所措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后又了自己的衣服,感觉也没有呀,干嘛这个男人这么一会的功夫像似吃了炮药似得,要吃人!

    “你怎么了?”小小不满地皱起了柳叶般的秀眉,嘟着裸粉色的杏唇如芭比般灵秀可爱,这让正在开车中的凌枭感觉火气再次上涌了起来。

    今晚也不知吃了什么,怎么感觉火气这样的大呢,他一项****力不是很好嘛,怎么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就要掉链子了。

    “没什么,今晚……是我爷爷的生日,所以……”

    “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连一份礼物都没有给老人家买。”小小一听当场就埋怨了起来,第一次上人家,空着两只手多失礼啊。

    斜眸着她急迫紧张的模样,烦躁的心绪突然感到甜蜜踏实了起来。

    “不用,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只要……你人到了就好。”温润磁性的嗓音如同一股甘泉慢慢地滋润着小小忐忑不安的心。

    车子渐渐地驶进了一家豪华的别墅,着夜雾中辉煌的院落,想必就是露天酒会的场地吧。

    小小慢慢地走下车,着附近一辆辆不知名的豪华的名车,想象着名家荟萃场面,突然有种胆怯地想要逃走的冲动。

    “不要怕,一切有我。”凌枭亲密地挽住她纤细的腰肢,温笑地着有些恐慌的样子,慢慢地安抚着她躁动的情绪。

    小小抬眸着一脸温润的他,慢慢地跟着他步入会场,着众人惊讶羡慕的目光,淡然地回复着礼貌性的笑容。

    “三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女人?一就是低级货,哪里比得上艳姐这样优雅大方的千金小姐。”

    一个梳着一头短发俏美靓丽的女孩,身后跟着一个身穿纯白色低胸礼服,长相艳丽高雅的女人,说这话便将身后的女人推到了身前,如老bao拉皮条一般推销着。

    凌晨身后的欧阳艳,脸色羞红地了一眼凌枭,刚要说话,便被凌枭冷冰冰的话语截了回来。

    “哼哼,那你又是一个什么货?”

    凌枭不屑地睨了一眼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凌晨一眼,略带鄙夷地斜了一眼满脸涨红的欧阳艳,然后轻蔑地拉着小小的手越过两人向前走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