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四十一章|他要订婚了?

    “是,刚刚您和欧总吃饭的时候,我怕你忘了,就帮您收好了。”说着她反身走进屋里从床头柜上拿起那款黑色的世界限量版手机。

    欧阳朔狠狠瞪了她一眼,随后按了一下手机键,只见莹亮的荧屏里出现了一家五口幸福的笑脸,那是那日在海洋馆里照的,一家五口人,幸福而又美满的笑容瞬间填满了他那颗冰冷如山的心,带着暖暖的笑转身回到他的房间。

    突然一条彩信发了过来,疑惑地打开收件箱,一瞬间脸色阴沉了下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戾气。

    漆黑的雨夜中,一对男女忘情地拥抱在一起,无论是从身材上还是侧脸上都像是厉小小,而那个黑暗中的男人的侧面却是……凌枭!

    随后是两人相拥回家的画面,还有在暗光中小小伤痛欲绝的表情。

    伤痛欲绝?她好好的在家里带着有什么事情能够伤害得到她?

    带着疑惑和酸涩将电话打给了胖经理。

    “胖哥,今天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阴沉着一张脸的欧阳朔拿起一根烟给自己点上,带着隐忍的愤怒。

    “哟,老板您总算是肯接电话了,您不知道哟,我们电话都快给您打爆了,迪文哪个死娘们就在那里死劲的发sao,都快气死人了。

    欧阳朔不悦地皱紧眉头,没有想到那女人这个时候跟他玩这套?

    “说!”

    “今天冉小白到公司里了,不知道怎么的到小小就打,后来被我们给拉开了,结果欧亚城的那个开发方案却丢失了,现在我们正在四处收索找寻那个合同呢。”

    “嗯,明天我调米瑟利回去,另外告诉小小让她这一阵子在家好好的呆着吧,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上班。”欧阳朔阴沉着一张脸发出最后的指令后,直接摔掉手机,不知道是着恼自己中了迪文的道,还是恼怒彩信上的场景。

    第二天,绵绵的细雨依旧没有停。

    小小穿了一条牛仔裤和一件纯棉的大格衬衫就出了门,脸上带着病弱的苍白。

    一进公司便到了一个月未见到的胖经理,心里很是惊喜。

    “胖经理,你的伤好了?”

    胖经理欣喜的点了点头,与她来到办公室,这时米瑟利一身黑色的笔挺西服走了进来,着一脸严肃的西方帅哥,小小有些傻眼地了胖经理一眼。

    “咳,米瑟利,我们盛世新来的总经理,也是负责文件丢失案的主要负责人,这位就是厉小小小姐,总裁的特别助理,昨天就是她丢了欧亚城投标合同的责任人。”

    米瑟利冷凝地扫了小小一眼,礼貌地点了点头随后冷漠地说道:“昨天朔已经下达了通知,相信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小小疑惑地了一眼胖经理,下达通知?她不知道啊,也没有人告诉过她呀,还有最最关键的是,欧阳朔既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不应该打电话问一下她事情的经过吗?这样直接下达命令又算什么!

    “小小,老板决定让你停职接受调查。”平静无波的话语如同闪电一般直接击的小小重重地后退了一步,这算什么?!

    前天还跟她你侬我侬的,一转身他就搂着别的女人上床不说,居然还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将她打入地狱,连一丝申诉的机会都不给她。

    “你说什么?”

    “停职,接受调查!”

    “好!”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抓紧手里的包冷冷的说:“不管如何,我都会将这个陷害我的贼抓捕归案的,让他还我一个清白。

    堵着一口气的小小拼命地跑出了公司,一个人默默地坐上了通往回家的公车,完全不知道身在异国的欧阳朔正在面对着一场异常艰巨的商业斗争。

    “欧阳。你家老头子今早被放出来了。”莫翰文一脸沉重地握紧电话说道。

    “我知道,盛世股市还在继续抬高。”欧阳朔一边接听着电话,一边往车上走,身后跟着迪文疾步匆匆。

    阴寒的冷眸凌厉地扫了一眼一旁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的迪文,薄唇狠狠地紧抿着不发一言地低头打开他的电脑继续自己手边的工作。

    而这边的欧阳德的处境也不是那么的乐观,一边不停地盯着股市显示屏,一边不停地打电话传输指令平仓,脸上的汗水更是不知是热的还是紧张的,爆红不已。

    而站在他身边的欧阳平则焦躁不已地来回踱着步,“爸,收手吧,在这样下去我们不但要赔上我们手上的下属公司还要将这些年所赚的全部财产赔上去的,为了那个贱种,为了赌这口气不值得的。”

    “不值得,好一句不值得!你知不知道袁家那几个老匹夫,当年是如何逼迫的我祖父跳楼的,是如何将我们欧阳家那样一个跨国事的公司在一夜间摧毁的。

    你又知不知道你爹为了等这一刻是如何的忍辱负重,又是如何狠心将你交付于那个毒妇,让你的母亲,我最最心爱的女人委身于他人的!?你不知道,你们永远无法知道掩藏在我心里的恨与屈辱!”

    狰狞狠烈的眼眸直吓得欧阳平倒退了一步,这样杀气凛然的父亲他还是第一次到,这样满腹的仇恨他也是第一天的听说。

    一直以来父亲对欧阳朔充满着敌视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只因为他血液里流着袁氏的血脉,就将这满腹的仇恨施加在一个年仅不到十岁的孩子身上,难道他不知道那个孩子身上流的也有他欧阳德的血液吗?!

    “可是爸,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把我们的资金牢牢地套牢,一旦发生意外就会玉石俱焚的,还有你这样做真的觉得值得么,别忘了他欧阳朔身上流的也是你欧阳家的血液啊!这样鱼死破的结局只会让乔雅芝那jian人幸灾乐祸的。”

    这一切恐怕只有此时的欧阳平的最为清楚。

    欧阳德颓然对坐在沙发上,眼眸暗淡无光地着还在继续上涨的显示屏曲线,冷冷的一笑:“开弓没有回头箭,一切都太晚了。怪只怪当年他袁家害我欧阳家太过凄惨。”

    “可是当年你不是已经将袁姨和那个老匹夫惩治于法了吗?”欧阳平此时真的有些不解,按道理来讲,欧阳朔的能力比他要强不知道多少倍,一般的父亲都会感到无比的欣喜和欣慰,可是到了他家老头子这里却是无比的痛恨外加着恼。

    “可是,盛世一直在那小子的手里,可有给过我们一分的权利,换一句话说,盛世一直都在袁氏子孙的手里,你知不知道!”

    欧阳德恨铁不成钢的怒视着欧阳平,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这小子怎么就还不明白呢。

    靠,原来就是这个老家伙要掌权,说的那么华丽干什么吗?吃饱了没事撑的。

    还好,自己留了点后手,不至于被这老东西把钱都败光了。

    冷冷地撇了撇嘴,然后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一副另打算盘的模样。

    这边的小小一出门便到了冉小白那个扫把星,很是无语地斜眸了她一眼,感觉着空气都被她给污染的无法呼吸了。

    “厉小小,我这么大个人站在这里你不到眼瞎吗?”打扮的如花孔雀一般的冉小白趾高气昂地瞪视着如今上去有些颓败的小小同学。

    小小很是气人的四处啥么了一圈,然后旁若无人地继续朝前走,边走还边气人地呢喃,“这世界还真稀奇哈,连臭气都会说话,只是有些污染环境。”

    唔~,这还让不让人活啊!这简直快要把某女气崩溃了,相信这世上赚气人值的,她厉小小敢喊第一,没人敢喊第二了。

    “你……”冉小白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然后阴狠地指着小小喊道:“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被人玩烂了的烂货而已,你以为欧阳哥哥会把你当做手心里的宝娶回家啊,做梦去吧你!”

    一句话狠狠地刺中了小小心中的那块伤疤,连血带肉给撕了下来,痛的她挖心剜骨,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却依旧云淡风轻地着身前的那个高傲的如同花孔雀般的女人。

    “娶与不娶又能如何?爱与不爱又能如何?我只要开开心心的做我自己就好,不像某些人急功求利不择手段的,为了谋取自己做尽卑鄙下流的事!”

    清冷淡漠的话语直指小白同学的软肋,直气的她火冒三丈吼道:“厉小小,我告诉你,这辈子你休想得到欧阳哥哥,休想!”

    小小凉凉地回头了一眼在那里张牙舞爪地的冉小白,感觉名门千金不是很有素质的吗?怎么到了她冉小白这里就像是一个让门挤了的泼妇,一点头脑没有不说,还竟说胡话。

    无畏地摇了摇头,凉凉地哼了一句,“谁家的疯狗没拴住,怎么跑到大街上来狂吠了。”而后,继续向前走。

    “你,你,我告诉你厉小小,我和欧阳哥哥一个月后订婚,到时候他就是我的未婚夫,而你,永远都是那见不得人的小三,小三!”

    这句话成功的让小小停住了脚步,心底的那抹疼痛也越来越深刻,压下眼底的泪,并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