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四十章|**风雨来临

    微微的冲着自己一笑,拿起自己的大布包和床头静静站在那里的和衣服配套的纯白色爱马仕包包,想了想最后还是将自己的包包换成了欧阳朔特意为她准备的名款包,然后潇洒地向外面走去。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公司里还有一场更大的风暴在那里等候着她。

    一进公司就被告之欧阳朔带着他的秘迪文去国外出差了,心里不知怎么的感觉涩涩,心想既然要出差为什么一早不告诉她一声啊,再说了明知道迪文对他的心思,为什么还要带她去,公司里又不是没有别的秘了。

    压下心中的不快来来到办公室里,继续处理昨天压下来的文件以及资料。

    “厉小小!”一声愤怒尖利的怒吼让一直专心埋首于文件堆的小小,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那迅雷不及的巴掌乎的满眼冒金星,随后便被人一把撕扯住头发一把了起来的捶打……

    有些晕眩的小小,照着那个不明的白皙手腕就是狠狠一口,趁着她松动惊愣的时候,一把挣脱了她的抓挠,抬起头来清了那个面色狰狞的女人。

    冉小白,那个撺掇欧阳平截打她的女人。

    “冉小姐你有病吗?拽着人你就打!保安,公司的保安是干什么吃的,没事放只狗进来随便咬人!”

    “厉小小,你个贱货,没事你除了会勾引男人,你还会做点什么!”目眦俱裂的冉小白此时就像一只疯狗一般,不顾旁边的拉扯疯狂地想要再次奔到小小身边踹她两脚。

    欧阳朔表哥那样完美的男人,她都没有碰触过,居然没这个无耻的女人给提前睡了,今个一早她一听说就恨不得蹦上来活撕了她,不过她确实也是这样做的。

    厉小小理了理被她拽的烂八七糟的头发,然后又整理一下她洁白美丽的裙子,扬着无比妖娆的笑容,心里暗想虽然欧阳没有到今天自己最美的一面,不过让情敌过过目也是不错地。

    “冉小姐真是客气了,再怎么样也比某些人屁颠屁颠送上门都没人要好得多吧!再说了,你有资格来指责我,他老婆?还是他的女朋友?”

    凉凉的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差点让冉小白崩溃。

    “你,你……”冉小白气的浑身颤抖地指着小小,然后一口气没上来后两眼一翻直直地向后面倒了过去。

    众人在一片唏嘘声中将小白同志送进了医院,随后办公室里终于恢复了一片清宁,同时也获得了不少异样的眼光,有鄙视,暧昧的,更有羡慕嫉妒恨的。

    总之,这一切对于小小来讲都是不重要的,自从她六年前未婚先孕生下了她的三个宝贝之后,这样的恶言骂语,甚至是更加难听毒辣的辱骂,她都已经感受领教过了,换句话说她早就已经麻木到习以为常了。

    摇了摇头,弯下身子捡起刚刚被她扑拉到地上的文件,一件一件地按着顺序摆放了起来。

    嗯?怎么会少了一份?一共是三十二份文件,怎么现在就变成了三十一份了。

    一滴冷汗不知不觉地从她那苍白的脸上流下,心也跟着打起鼓来,要知道欧阳让她处理的这些文件,都是他近几日要洽谈的重要合同,一旦丢失或者流失,对于公司的损失可是相当的大的。

    找,继续找。一份一份的核对。结果确实是缺了一份,而且是十分重要的那一份,欧亚城开发投标的那一份。

    当时小小就感觉头嗡的一声,大脑也在瞬间一片空白,身子也瘫软无力地一下子做到了地上。

    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颤抖的抓起电话,想要给欧阳朔打电话,打了几遍都是无法接通,最后才猛然想起,欧阳朔此时应该在飞机上,怎么可能接电话呢?

    按耐住心中所有的不安,最后将文件一件一件的全部放好,然后叫来保安部的部长,将刚才的一切跟他说了一边,随后到****室调出刚刚的****,可是刚才的场面太过于混乱,根本就无法查出谁才是那个偷取文件的贼。

    深深地叹了口气,小小迷茫地瘫坐在那里等待着欧阳朔的电话,短信她已经给他发出去了,一切都要等待着他的进一步处理。

    漫长的等待,如同将人放到烤炉里慢火烘烤煮炖,一分一分一秒一秒让人难熬的想要疯掉,最后索性拿起包包,锁上办公室的门出去透气。

    炎热的太阳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酷热,带着一点点的清凉慢慢地席卷着大地,小小了时间,终于再次鼓起勇气拨打了电话。

    通了,只是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了柔媚尖细的声音。小小皱了皱眉,然后听到一个甜腻娇媚的女生:“喂,你好,请问您是哪位?”

    迪文?小小可以肯定,因为满公司甚至整个a市,除了迪文没有第二个人拥有这样嗲的声音。

    “请你把电话给欧阳朔。”小小口气生硬的说道,心底有些泛酸起来。

    “哦~那真是不好意思哦,朔……在洗澡,要不,一会你在打来吧。”

    娇嗔发嗲的声音让小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匆匆地挂了电话,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然后走到一处大树下的长椅上坐下。

    着周边缓步散步的情侣们,还有那些悠闲的老人们凑在一起打着太极,心底里居然升起了一抹羡慕来。

    望了望渐渐灰暗的天空,抬手了表,一时不觉竟然已经到了晚上六点多了。

    打了个电话,告诉老妈今天公司里面有事就不会去吃饭了,然后继续发呆地坐在人潮繁杂的广场上,继续卖着单。

    一分钟一分钟总算是熬了过去,小小咬着唇,带着那份不安再次拨通了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小小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

    “嗯~慢点,慢点,朔~啊……”

    暧昧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如一盆冷水直接从头到尾的将小小一颗炙热的心浇了一个透心凉。

    狠狠地挂断电话,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泪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强捂着那颗疼痛不已的心,重重地闭上了眼睛,压抑住自己想要愤怒喊叫的冲动。

    如木偶般僵硬地站起身,一步一步地向着远方走去,行尸走肉般的穿过游荡在闹市街头,漫步在公园幽深之处……

    最后来到她每次遇到委屈都会来的山头上,冷冷地望着山下的灯火辉煌,想象着这两个多月与他的相处以及他奋不顾身的救赎,愤恨地嘶喊道:“啊~~,为什么,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啊!呜呜~难道老天还觉得我不够可怜么?让这个祸害了我一生的男人再次狠狠地伤害我!呜呜~为什么呀?”

    雨,应声倾盆而下,狠狠地打在她瘦削脆弱的身体上,伴着那撕心裂肺的哭喊,风雨更加的猛烈了。

    濡湿的墨发紧紧地粘贴在她苍白的面颊上,伴着泪水……

    “小小。”心疼而干涩的声音,让她的身子一僵,茫然地抬起她那双暗淡无光的眼眸深深地着他。

    随后整个人便落入他温暖的怀抱中,深深地闭上眼睛允吸着他身体中的那一点点的温暖,伴随着心底的伤痛和冰冷雨水的击打。

    “凌枭?你怎么在这?”半天总算找回了自己声音的小小,微抬起头着黑暗中依旧温暖的他。

    “刚刚在闹市街头到一个身影像你,就想个究竟,结果……你的情绪有些不对,这才一路尾随到这里。”

    是这样吗?刚刚在电话里听出了她情绪的不对,火烧火燎地整整找了她半个多小时,结果却发现她一个人如游魂般飘荡在接头,好几次差点被车撞倒都不自知。

    “谢谢。”小小收起了自己所有的脆弱,站起身有些颓然地点了点头,然后摸着黑向来路走去。

    “等等。”凌枭一把拽住从自己身边越过的小小,深深地着一身狼狈的小小,沉声说:“如果真的遇到风雨,我希望我能和你一起扛,相信我,我是一个值得你去信赖依靠的好男人的。”

    小小回头深深地着他苦笑了一下说:“我,不需要别人的可怜与怜悯。”

    深深地叹了口气,着幽深黑暗的前方,还有磅礴的雨雾靡靡地笑道:“无论前方有多坎坷难走,我相信我总会闯过去的,因为,我的世界里没有过不去的坎。”

    倔强挺直的身影在这一刻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望着她蹒跚瘦弱的身影,心中有一股强大的力在推脱着他赶上她前进艰难的脚步。

    小小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了。

    狠狠地冲了一个热水澡,还是没有洗掉一身的清冷,有预感的她直接吃了些感冒药来预防,可是……到了半夜还是发起烧来,头痛欲裂,嗓子也跟着凑起热闹来,沙哑的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c国的总统套房内,迪文洋洋得意地挂掉小小的电话,随后又按了串熟悉的电话号,:“喂,雅芝姐,一切都按你说的办妥了。嗯,文件也已经拿到手,到时候只等着那个老头联合几家公司一起对他发起总攻击。”

    “迪秘。”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直吓得迪文差点将手中的****给扔了,匆匆地挂断了电话,起身假装无比镇静地打开门。

    “我的****是不是在你那里。”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寒气直逼心虚无比的迪文。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