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三十九章|完胜

    一场剑拔**张的股东会议只在谈笑间轻松而过,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带着满脸的问号,小小不解地着弹了一下她脑崩的男人,然后懵懵懂懂地跟着他走出了会议室,再然后就被他拉着叫上几个哥们去了帝豪就开始庆祝了起来。

    “喂喂,你说你家的那个老头子怎么就那么傻呢?啊,在那里坐着擎等着坐在那里当他的首席不就得了,非要没事控制一下股份起升干嘛呀,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一旁的苏启华端着酒杯疑惑地直撇嘴,心里想这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吗?

    “你懂什么呀,他这叫没有安全感,安全感懂不懂?你也不想想这么些年了,他跟欧阳俩对战什么时候赢过?这样干坐着等的好事,你打死他,他都不敢相信,在他的心里,如果这回他不真的做点什么那才叫做对不起自己呢。”

    莫翰文点了一支茶几上的烟,狠狠地吐出烟白,然后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着小小唱歌的欧阳朔。

    “是呀,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在那种情况下签下合同的朔,还能在合同上写下那样极品的条例。”长毛也是一阵感慨,他要是有欧阳那样的心智,怕是早就将母亲留下的遗产给拿下了,何必受这瘪肚子气。

    “乙方必须保证在不危害气公司的利益以及乙方和宝宝们安全之后,此合同方能生效。这话让他唠的太经典了,也就说如果他做出任何伤害到公司利益的事情或是你们的人身安全出任何的差错,那么这纸合同都是作废的。”

    莫翰文咬出了其中的重点,“这也就是说,这股份给与不给他都是两句话说呢,你说他可能有安全感吗?狐狸这个代名词用在朔的身上实在是太恰当不过了,而之前他吃定的欧阳德的那些钱,却又是那样的光明正大,理所当然,其代名词就是你给我送上门的钱,我不要白不要不是?”

    小小听到这里,抬头了在那里得意洋洋的欧阳朔,深感其腹黑实在是无法比拟的了。

    “相信此时那父子俩气的不吐血估计也活不多久了。”苏启华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心里明确表示还是不要轻易地和欧阳作对,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谈笑之间将人置于死地是欧阳的一贯作风,只是乔家是个例外。”莫翰文是哪壶不开非要提哪壶。

    欧阳朔将一串葡萄递给小小,随后慵懒地抬眸了淡漠清冷模样的莫翰文,嗤笑了一声说道:“您老先生嫉恨她就不要把兄弟我带上,您也不想想,现在兄弟我好歹现在也是有家有业的人了,哪能还没事惦记着人家小姑娘啊不是,咳咳,话说那乔雅芝也不算是什么姑娘了,最多……也就是厕所,还是带病毒谨防感染的那种。”

    这话够毒,还是那种不带一个敏感词的那种,这男人真黑呀,小小今天才发觉,不知道晚不晚?

    “那如今他单方面违背合同条例,是不是……”小小对于法律这一块并不了解,所以问这个问题明显有些幼稚。

    “那还有问吗?当然不成立了,要不我怎么说欧阳黑呢,赚了人家的钱,毁了人家的名,摔了人家的饭碗不说,还一脚将人家一家老小全部踹出了公司,下一步……嗯嗯?”

    长毛坏坏地挑了挑眉,其中含义不说自明。

    “不就是将他们再从欧阳别馆里给踹出去吗?用得着你搞得那么神秘么?”莫翰文不嗤地横了长毛一眼,感觉好像自己有多聪明似得,其实每次遇事都是他最后一个明白过来。

    不过这次特例,因为还有一个呆呆傻傻的厉小小,倒不用长毛这家伙垫底做傻瓜了。这倒让长毛那小子臭美了不少。

    着满脸鄙夷的莫翰文,小小一瞬间感觉额头上的黑线直线飘下,因为他们刚刚说的这些她还没有完全搞懂,但她知道的是欧阳朔这次与他父亲的对战完胜,而且胜得漂亮。

    尴尬地端起一杯酒准备饮下,却被欧阳朔拦住,将一瓶饮料递到她的手里,“在这里轻易不要饮酒还有喝饮料不要喝打开瓶盖的,你知道这里太过于杂乱,一旦出点什么事,就是一辈子的大事,你和孩子都是承受不起的。”

    欧阳朔有些不悦地了她一眼,然后随手将那杯酒给身旁的小姐灌了下去,直呛得那个漂亮妹妹面色涨红,却又不敢太过于造次,只能那样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因为只有这样安静的坐在这里才不会被他们这些人驱逐。

    旁边几个跃跃欲试的则见身边的男人们高兴了,直接往身上扑,却被苏和翰文他们直接给甩了出去,不悦地瞪视着她们说:“我让你?*词堑被ㄆ康模皇亲霾匏亩欢觯「献庸鲈兜悖鹪谡舛献臃懦羝 ?br>

    长毛直接不客气的喊道,半敞着的怀,模样格外的狰狞恐怖。

    “既然不是来找乐子的,为什么还要叫小姐?”小小有些搞不懂了,她们不是a市有名的纨绔子弟吗?

    “家里逼的。我们这些豪门子弟有些时候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虽说偶尔也会玩玩,但在大多数的时候还是想要借着这个由着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好高深的感觉。”

    小小有些不懂了,但却聪明的没有深究,豪门深似海,她一早就知道这个道理。

    着小小懵懂不知的模样却聪明的没有深究的模样宠溺地一笑,伸手狠狠地将她揽在怀里轻轻地贴在她的耳畔说:“今晚,我可以当新郎么,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肉肉了。”

    性感低沉的声音,瞬间让小小红了脸颊,窘迫地照着他的软处掐了一把,然后愤愤地瞪了他一眼。

    着媚眼潋滟的小小,欧阳朔直感觉腹火狂烧,想也不想地搂着小小站起身就向他的vip贵宾包房走去。

    “哇,果然是有家的人,随时随地可以吃肉啊,可苦了我们这些光棍们了。”

    “边儿玩去!”说完,欧阳朔用脚踹上房门。

    小小顿时感觉大脑轰的一声炸响,不受控制的心跳恨不得立马从嘴里蹦出来,来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的反抗,已经被那匹狼给拐带到房间里了……

    砰的一声关门声,紧接着就是迫不及待地吻雨,让她躲无处躲,藏无处藏,炙热的空气直烧的小小大脑一片空白,一团团明晃晃的火焰从身体里不受控制的燃烧起来。

    一朵两朵……然后是……慢慢的融化,回吻着他所有的热情与干渴,不知何时两人的衣服脱落,随即屋中的暧昧喘息声跌宕起伏了起来……

    一阵暴风疾雨过后,小小瘫软地望着棚顶,耳朵异常敏感地听到了浴室的门声,还有可气的闷笑声,囧,各种囧飘到小小的额头,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都快羞死了。

    欧阳朔好笑地着藏匿在被中的小小,然后宠溺地将被子掀开,坏坏地低声说道:“完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交代在你手里了,你可得为我负责啊!”

    腾的一下,小小感觉自己这脸都快赶上火山爆发了,一瞬间的火烧火燎差点没把她整个人都给点燃了。愤恨地坐起身怒着面前这个一脸坏笑却依旧妖冶俊美的男人。

    “你,无赖!”似娇嗔又似撒娇的一句话,再次让小小羞红了整张脸,抬眸了眼瞬间痴傻癫狂的某人,猛然发觉了什么,再次愤怒地一脚将那个无耻之徒给踹下了地。

    随手把被往身上一围,转身下地忍着身体的酸痛向浴室走去。

    而坐在地上的欧阳朔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地着那个行凶者,然后又低头了早已扛**装炮的兄弟邪魅地一笑,然后无所畏惧地向浴室走去,新的一场战争来临了!

    第二天小小是被一阵扰人的电话铃声给吵醒的,揉了揉酸疼的老腰,一脸不情愿地睁开了酸涩的眼睛,昨天晚上给欧阳朔那只狼战斗的太过于惨烈,以至于到今天早上天快亮了时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喂……”慵懒的沙哑的嗓音让电话那头的凌枭怔愣了一下,“小小么?你在哪?”

    “嗯?”温暖磁性的声音瞬间让小小清醒了过来,猛地坐起身子来,惊愕地瞪圆着眼睛,半天才吱唔地说:“在朋友家,昨天喝多了,就在他那睡了。”

    “哦,怪不得,那……一会你回来么,我在家等你。”声音依旧温暖圆润,让人舒服的感觉。

    “不了,一会我就要去上班了,晚上,晚上吧,我们晚上见。”小小低头着自己满身紫青的痕迹,突然有种怯懦的感觉。

    匆忙地挂了电话,走进浴室迅速地洗了一个战斗澡,然后拿起欧阳朔给准备好的衣服匆匆的穿上,着镜子里一身洁白连衣裙的自己,清华淡雅中带着一股子小女人的妩媚,心中不知怎么就感觉甜甜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