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三十八章|关键时刻

    “海马。笨哥哥。”惟心嫉妒地着怀抱着惟愿的欧阳朔,嘟着一张小嘴抬头着欧阳朔等待着他老人家的夸奖。

    惟愿抬起头着欧阳朔等待着他所期盼的答案,见欧阳朔点了点头,眼眸中有些暗淡低落,却依旧是沉默着。

    “惟心,很聪明,但这样说话时是很没有礼貌的,不要说惟愿是你的哥哥,即便是而是旁人也不该如此说话,你知道吗?惟愿,你的这一句话会伤害到别人的自尊心的。要知道每个人的见识不同,优点亦是不同,他这方面不如你,但并不等于你在他其他方面就比他强!取长补短益正己下懂不懂?”

    惟心心虚地低下头,怯懦地着蹲下身子认真着他的欧阳朔说:“对不起,哥哥,我错了。其实……我也只是好想要叔叔抱!”

    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欧阳朔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抬眸着抱着萌萌过来的小小,又瞧了瞧一脸可怜兮兮的惟心,莞尔一笑,原来他家小家伙吃醋了。

    刚要伸出手臂将两个小家伙一起抱在怀里,就听到小小的惊呼:“欧阳,你手臂上的伤还没有好,怎么可能一下子报两个孩子!”

    “叔叔,你抱弟弟吧,我可以自己走的。”惟愿懂事地眨巴了眨巴眼睛,神情无比认真坦然地说道。

    惹得一旁的惟心小脸一红,“叔叔,我……”

    欧阳朔好笑地着一脸紧张的小妻子和懂事谦让的儿子,心里顿感温暖,宠溺地摸了摸他们的头,然后一把将他们搂进自己的怀里,在他们的小脸上每人重重地亲了一口,感觉身心特满足。

    然后站起身,将惟心抱在怀里,大手拉着惟愿,一副好父亲的模样领着老婆孩子继续参观海洋馆,直得一旁的李丽华心里美滋滋的。

    参观完了海底世界,几人又去观了海豚和海狮,海豹的表演,直把几个小家伙乐的前仰后合的,在海洋馆附近的海鲜城吃过饭后已经是深夜了,三个大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有些疲累的回到了家里。

    小小将孩子都安顿完之后,又冲了一个澡出来时,就见欧阳朔坐在沙发上整理着文件拍打着键盘,着他认真工作的模样,又想起在海洋馆里那慈爱宠溺孩子的模样,忽然感觉如果以后可以和他生活在一起,那么他一定会是一个好父亲。

    “怎么还不睡?”慢慢地走进沙发,坐在他的身边,轻闻着他身上那股淡淡的烟草香气,忽然感觉这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就这样安静地着他做事,陪伴在他的身边也是一种莫大的满足。

    “将这些文件整理一下,最近我家老头子的动作不小,若是我在不做点事情,恐怕就要被他给吃了,所以……明天,我就要走了,接下来的几天我会很忙,另外,明天你也回去工作吧,公司上许多的文件我还是比较信任你去做的。”

    欧阳朔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眉宇,认真地着她,为这一分钟的温柔而感到满足欣慰,抬起他温热的大掌紧紧地握紧她柔软冰凉的小手,轻轻地一笑,然后紧紧地将她揽在怀里,心中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那种信任与心与心的沟通让她心中一暖。

    因为,那是心灵之爱!

    第二天,小小睁开眼睛的时候,欧阳朔已经走了。

    着饭桌上冒着热气的饭菜以及孩子们一个个委屈不舍的面容,小小的心一酸,险些掉下眼泪来,短短的六天相处,居然让她感觉到了久违的家的温暖,如今他的离开不但是那种简简单单的不舍,更多的那种失去的惶恐与悲伤。

    匆匆地招呼着孩子们吃饭换衣服,然后背着自己的大包步履匆匆地往公司赶。

    到达公司后,并没有如预料的到我们的大boss,而是无比悲催着冷气外冒的迪文小姐和米倩那只发情猫,不过这些并没有让我们精神力无比大的小小同学感到压力,反倒是对着办公桌上那如山的文件感到一阵头大。

    最后努力地安慰着自己,谁让你没事休假那么长时间呢,如今活计全部堆积了上来,只能无限哀怨地埋头苦干了。

    夏季的炎炎烈日并没有因为昨日的细雨洗涮掉一点酷热,反而越演越烈!

    虽说办公室内开着空调,却依旧是汗水淋漓,抬眸了眼在那里垂死挣扎叫唤的手机,赖赖地抬手按下了接听键。

    “喂,嗯,嗯,好。”表情凝重的小小抬眸了眼手机的重点,心一下子提了上来。

    一点钟召开股东会议,盛世怕是就要变天了,欧阳……会赢吗?

    深舒了一口气,加紧将欧阳朔所用的那几份文件整理好。

    时间在她的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音中一闪而过。

    小小焦急地站在楼梯门口等候着那个本该早已来到的人,可是,会议已经开始了,她亲眼着欧阳德洋洋自得地和一群高层管理以及股东,走入会议室,可是……欧阳朔却到现在还没有来。

    不会是遇到什么事缠住了吧,不会再路上遇到什么危险吧,各种不好的假想随之而来,直困扰的小小的心都快蹦跳出来了。

    抬腕了手表,已经是一点十分了,大爷,你再不来盛世真的是要易主了。

    “不就晚了十分钟吗?把你给急的。”不知何时欧阳朔如幽灵般从小小的身后飘了出来,直吓得小小差点没惊叫出声来。

    其实他人一早就来了,只不过想要让那老爷子多得瑟一会罢了。

    小小捂着嘴大口喘着粗气,狠命地瞪视着他,最后抬脚在他的小腿肚子上狠狠地就是一脚,“电话你不接,短信也不回,真想让人担心死是怎么的!”

    “你,在担心我?”一张欠扁的俊脸伸到她的面前,让她有种想要一把把他撕碎的冲动,但是此时英勇无畏的小小同学忍住了。

    欧阳朔笑笑也不为难她,抬腿就向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内欧阳德一脸的势在必得,站在会议室的主桌前演讲着当前盛世的形势,以及前进要领,随后又指出欧阳朔多年以来的管理不足和企业的亏损及发展情况,最后又拿出他的股份转让,以及近日来他所掌控的股份等等。

    最后洋洋得意地着沉默中的各大股东们,抬眸给了一下坐在下面的心腹一个眼色,微微地一笑。

    “下面我们欢迎欧阳德先生担任我们的……”心腹的话语还未说完,就到欧阳朔迈着方步怡然自得地走了进来。

    瞬间,一室安静。

    欧阳朔邪魅地挑着眉着自己的父亲,漆黑的眼眸中带着淡然,而身后则跟着他的好友莫翰文还有两个陌生的男子。

    他随意的坐在空位上,“我之所以把我所有的股份乃至于盛世的管理权交给你,是因为你是我的父亲,血脉至亲,百分之百的信任与依赖,可是……你都做了什么,嗯?!”

    “你虽然不喜欢我和母亲,但你也不需要拿着公司里成百上千的员工饭碗开玩笑吧,不要忘了这里一草一木可都是他们用血汗和自己的全方位信赖支撑着这整个集团公司,更是这些叔叔伯父们对你能力的肯定啊,可是你呢,你都做了什么!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为了自己的一时虚荣,居然将整个公司陷入了危机之中!你,你觉得这样做,对得起我死去的母亲,对得起那些信任你的股东叔叔伯伯们么,觉得对得起我们公司最底层的工人么?”

    他着欧阳德说道,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说过将所有的股份转让给你,就转让给你,你不该怀疑,从暗中股控整个公司的股市掌运,更不应该恶意的炒作,害的公司差一点濒临破产!”

    “什么?”众人听到这一番,不禁开始哗然。

    “欧阳朔你说的都是真的?”

    “抱歉了,因为欧阳德先生个人行为导致公司差点亏损,不过还好发现的早所以各位股东们无须激动。”

    说完闭了闭眼睛,抬手示意后面两位陌生的男子做该做的事情了。

    “欧阳德先生,我们是商业调查科,请随我们到商业调查科走一趟。”两名面无表情的男子在欧阳德面前出示了一下自己的工作证,随后就准备带欧阳德走。

    “慢着,我是盛世的最大股东,我有权随意控制股市的增涨你们无权过问!”欧阳德涨红着一张脸愤怒道。

    “你是有权,不过那是要在这份转让文件生效之后,还有你纵然是在盛世权大滔天,也不能随意地将公司的重要机密泄露给其他的公司,你这样严重地危害了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利益,这些如果还不够你去商业调查科喝咖啡,那我真的是太佩服你了!”

    凉凉的几句话直接将欧阳德打入深渊,直气的他面色铁青一脸不甘地转身向门外走去,一旁呆坐的欧阳平阴毒地着面带春风的欧阳朔,咬了咬牙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