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三十七章|阴魂不散的乔雅芝

    冉小白瘫软着身子坐在床上,感觉身体所有的气力都快要被抽干了。

    “哼,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我就试试吧,不过……要记住你说过的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乔雅芝阴阴的一笑,以为把她弄出a市就掌控不了那里的天空了吗?

    哈哈哈,想象的太过于完美了吧,欧阳朔,抄家灭族之恨,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清晨,暗沉的天空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伴着阵阵的闷雷让人的心也跟着沉闷了,欧阳朔微皱着眉头着窗外淅沥沥的雨滴,收了收手臂。

    轻轻地勾起唇角,着怀中紧紧依偎在怀中的小女人,慵懒中带着一种娇憨,纯净天然绝美的脸颊,泛着淡淡的霞飞,那样的美丽而又自然,幽深的黑眸染上一抹宠溺,低下头轻轻地在她的额间印下自己的吻,随后悄悄地起身向屋外走去。

    打开厨房的门,着冰箱里面的食材,抿唇微笑了笑,随即开始挑选自己要用的食材。

    已经差不多有将近十年没有动手做过饭了,而这辈子唯一吃过他做过饭的那个小女人也早已经成为了他人的妻子了。

    苦涩地抿唇笑了笑,有多少年没有想起那个永远淡然的女人了,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从未想起过她,亦或者他当年根本就从未爱过她,所以在离开时才会感觉那样的无所谓。

    饭香飘散满屋,带着温馨的亲切与引诱将屋里的那三个小赖猫给勾了出来,如小狗般抽抽着小鼻子,闭着一双还未睡醒的眼眸就飘出来了。

    “好香啊,闻着就让人的口水流了出来。”

    惟愿使劲地抽了抽小鼻子,揉了揉还未完全睁开的小眼睛,眯缝着向厨房去遂地将眼睛瞪得老大,一脸惊讶地着还在厨房里收拾的男人,最后转身狠狠地掐了一把离他最近的惟心。

    “啊!”一声惨叫,将屋里所有的人从沉梦中惊醒,顾不上穿戴整齐的就奔出了房门,惊唔地着捂着胳膊呲牙咧嘴,瞪大眼睛着厨房的小哥俩,还有完全成石化状态张着小嘴成o形的小萌妞。

    “你们一个大周末的不睡懒觉,在这里大吼大叫干什么?”李丽华责怪地轻拍一下惟心的头笑骂着说。

    “外,外婆,外面是在下红雨吗?为什么,那个男人在厨房啊?”惟心讶然地指着从厨房里面出来的罪魁祸首。

    欧阳朔愕然地着一致向他的几人,“怎么了?这么早起来了就赶紧洗漱出来吃饭吧。”

    小小惊讶地了眼欧阳朔,又了眼自家的宝贝,最后在实在舍不得在自己宝贝身上拧一把,又不敢在老妈身上动武,又不敢相信这不是梦,最后了外面的天空,然后十分悲催地在自己的身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伴着自己惊天的哀嚎声,她哭丧着脸:“天上没下红雨,你没事出来吓什么人啊?!”

    虽说他之前也给她做过饭,但那只是简单地不能再简单的饭,像这样隆重又丰盛的西式早餐,她还真就第一次到。

    悲愤呐!某人无声的呐喊着,你说这十几年没表现自己的厨艺了,如今心血来潮居然如洪水猛兽般,把人一个个的吓成这样了,你说他屈不屈吧,感情他讨好卖乖还出错了啊?

    这世界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

    脸色铁青的某人没好气地横了那几个呆若木鸡的家伙,最后咬牙切齿地转身说道:“不吃拉倒,一会儿我全部倒掉!”

    “那怎么行!”惟心一听,当时就急得蹦了起来,刚才他一闻就知道是他的最爱,培根乳蛋派,而且还是非常地道的那种,爱死他了,怎么可能就这样糟蹋了!

    一旁的萌萌也直接跳脚地向厨房奔去:“我的树莓派,馋了好久的。”

    还是惟愿比较稳重,不慌不忙地向厨房走去,只是那步伐却是比往常都要快上数倍,小小好小弟着自家宝贝天真的样子,一脸温柔地着好笑又好气的男人,这一刻……真的好温暖。

    一行人走出了小小的厨房,只剩下瞬间安静下来的两人有些尴尬地着彼此,脸颊慢慢地染上了难得一见的霞飞,暧昧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慢慢地流转侵袭,闷燥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你们俩在那里傻站着干嘛?赶紧过来吃饭啊,呵呵我老太婆可是从未吃过这些西洋玩应的。”

    即便是当年在蒙古的享有盛誉之时也未曾过品尝到过,想到这里,眼里有着说不出的伤感与伤痛还有那弄那浓浓的愤恨。

    “哇!老妈,好大一个笑脸啊,吃了以后保准您以后笑口常开,每天乐不停。”

    小小欣喜地着盘子里那个用鸡蛋饼做成的圆形的蛋包饭,着用番茄酱画成的大大笑脸,心里更是感动不已,他是在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昨天的话语与对自己的在意。

    “是啊,是啊,托了欧阳公子的福了,让我这个老太婆吃了一顿这样美味又可口的西式早餐。”李丽华美滋滋地喝了一口牛奶,然后又将一口饭放到嘴里细细地品尝了起来,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满意。

    小小笑笑,又抬头了眼墙上的挂钟,抓起盘子里的三明治拎着兜就准备往外面跑。

    “你不好好的在家吃饭,干嘛去!”欧阳朔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不悦地皱起眉头着她,带着浓浓的疑问。

    “额,想要出去再找一份工作,虽说外面的天气不是很好,但这个时候擦车场是最最忙碌。”某女很是呆愣地直接将肚子里的话语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面色一沉,欧阳朔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随后想起,过去的几年里她就是这样用自己的一双辛勤的双手养育着自己的三个孩子,如今的自己有什么权利去管她!

    “以后不要那样勤苦了,安安静静地坐下吃饭,一会我们一家人去海洋馆,晚上直接在那里吃饭,你们想要吃什么可要赶紧想好哦,过了这个村可是没有这个店啊。”

    欧阳朔调侃地将小小拉到座位上,然后将自己盘子里的一块火腿夹到她的盘子里,眼里全是心疼与宠溺。

    欧阳朔的这句话引来饭桌上孩子们的共鸣,一阵欢呼声急速地扒拉着盘子里的饭,然后快速抵天下餐桌奔进卧室里换衣服去了。

    小小好气地摇了摇头将盘子里最后一点面包放进嘴里,然后冲着那个始作俑者瞪了瞪眼,也乖顺地进屋去换了一件闲散的衣服。

    一件草绿色的圆领t恤衫,配上休闲的牛仔裤,上去既精神又清闲,小小满意地冲着镜子里满是青春朝气的自己笑了笑,一回头就到了不知何时换上了同样颜色t恤衫的欧阳朔,当时就是一愣,怎么感觉像似刻意穿的情侣衫呢?

    那样青翠的颜色穿在他那样高大健硕的男人身上,不但丝毫不显的娘,反而更增加一股青春的活力,妖冶邪魅的面容带着难得一见的卷之气,清雅淡然之中而显出了出尘的味道,这是她所认识的欧阳朔么?

    “够了么,妞。爷的风采有没有迷住妞的心神,遂而想要一亲芳泽扑身相许呢?”抱着膀斜倚在门框上,怎么怎么一股子痞气,亏她刚刚还感觉清雅出尘呢,完全是自己的眼神不好!

    撇了撇嘴,越过自大狂的身边,便到早已等在客厅里多时的李丽华和孩子。

    而欧阳朔则无比愉悦地弯起了嘴角,来翰文还是有些眼光的,他和他女人穿起这件情侣衫还真是无比的般配。

    于是某男迈着无比欢快的步伐领着孩子们一路欢畅地开车到海洋馆,下车后着身后忙着停车的欧阳,小小忽然感觉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羞涩地摇了摇头着他依旧缓慢地行走着,不免有些担心起他腿上的伤口。

    “怎么样,腿,还疼吗?”

    “没事,只要你每天给我熬补汤喝,相信再过不久我又能生龙活虎的了。”欧阳朔脸皮超厚地冲着她眨了眨那双潋滟似水的凤眸,其中的暧昧暗指不言而喻。

    因为是下雨的关系,所以来海洋馆参观的人很少,面对着置身于深蓝色一片的海洋海底,小小有些迷醉着海底中各色鱼尽情地游动,不自禁地着回头着他,领着孩子站在自己的身旁面带温柔地跟孩子们解说着海底的动物。

    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但心境上却是完全的不同。

    “妈咪,妈咪你鲨鱼,鲨鱼哦!好大,好凶悍哦!”萌萌在她的怀里兴奋喊道,完全没有上一次的束缚。

    “妈咪,妈咪那个浑身长满刺颜色丑丑的家伙事什么鱼?好奇怪哦!”惟愿皱着那双好的剑眉指着不远处的刺豚鱼喊道。

    “刺豚鱼。”欧阳朔温声拉着他的小手说,随后弯下腰将他抱在怀里,指着旁边不远处的一摇一摆慢吞吞滑动的海马问:“惟愿,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惟愿抬头了眼欧阳朔,又抬头认真地着从自己头顶划过的东东,微抿着嫣红的唇瓣摇了摇头,随即又认真地思考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