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三十六章|丫头的秘密****

    三个小家伙有些心动地着一脸算计笑容的某男,然后惟愿坚决地摇了摇头说道:“锦衣美食不过是让我们学坏的糖衣炮弹而已,你,欧阳朔一就不是一个好爹地。”

    那边的惟心也皱着一张包子脸说道:“我们有手有脚,不需要浮云的引诱,这么多年,我们跟妈咪,外婆相依为命,没有那些浮夸的东西,我们一样快乐的生活。”

    “一个不爱我们妈咪的人,一个不真心对待我们的人,我们才不要呢!”萌萌失望地嘟起小嘴,眼中含着蒙蒙的泪雾,伤心的都快要哭了。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家,一个可以给予我们温暖和爱的家,你的金钱即使能够打造一个富丽堂皇的家,却不能给予我们还有妈咪一个幸福温暖的家。”

    惟愿眨着一双水蒙蒙的大眼满是失望的着屋里惊愣当场的众人,拉着弟弟妹妹憋着一张小嘴向里间走去。

    往事历历在目,那些个的不堪回首,还有冷漠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扉!是啊,家,在过于富丽堂皇,若是没有了爱,那只是一间充满着冷漠的冰库,若是没有了亲情,那里便成为了人间的荒漠。

    抬起头认真地着面前一脸凝重的小女人,“谢谢你,将他们教育的如此好。”

    他心头一动,一滴泪盈满眼眶,却被他生生地给压了下去。

    他现在还不敢跟他们承诺太多,因为乔氏虽然已垮,但根系却未能拔出,在他还没有完全击垮之前,他不可以,绝对不能让他们抓住他的软肋。

    着神色越来越黯然的小小,心里一痛,却还是郑重地抓起他的手说:“我现在什么承诺都无法给你,因为我……有我必须要做的事情要做,但请相信我,是真的爱你和孩子们的,我想,在不远的将来,我一定,一定会给你和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全心全意爱着你们的好丈夫。”

    小小怔怔地着一脸郑重坦诚的欧阳朔,心中亦是一阵,她知道他这是在给她和孩子们一个未来的承诺,一个关乎着一辈子的承诺,他在意自己更加的在意孩子们。

    如果他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她愿意给他一个这样的机会,不为了别的,让孩子拥有一个完整的家的是她这辈子唯一能为孩子们所做的了,虽然她现在并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爱他,但这一刻的心动就够了。

    咬了咬唇,暗淡的眼眸水润了起来,“如果你能够做到一心一意,那么我和孩子都会等着你,不管多久。”

    铿锵有力的话语回荡在整间屋中,带着幸福的期盼和浓浓的渴望。

    欧阳朔温柔一笑,抓起她白皙的柔腻抬眸挑畔地着刚刚幸灾乐祸的某些人很不厚道地说道:“都这么晚了还在这杵着干嘛,赶紧回家各找各妈去。”

    “切,切,瞅你小子那得瑟样吧,走了,不跟伤残人士一般见识。”莫翰文一脸羡慕嫉妒地轻拍了一下某人的肩,然后起身和其他人一起向门口走去。

    夜色越发的深了,客厅里只剩下两个彼此对望的两人,说不上来的尴尬与忐忑,也说不上来有多暧昧的空气在彼此两人中旋转。

    “妈咪,你的防狼棒给你重新****好了。”萌萌兴奋地叫喊声终于打破了一室的静谧。

    “哦?给妈咪。”小小羞涩地推离某男温热的怀抱,果断地抱起小女儿,一脸宠溺地着她说:“好漂亮啊,萌萌,这是防狼棒吗?哦,对了,还要谢谢我们家宝贝为我做的防狼手镯呢。”

    “防狼手镯?”欧阳朔诧异地着自家宝贝手上粉红色玩具小魔棒,总共也就十厘米长左右,擀面杖粗细,粉红色带着白色的小碎花纹,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吗,有抬眸了眼小小手上的那个传说中的防狼手镯,开始皱起眉头来。

    这些东东是救命的绝密****?不是在开玩笑吧?

    着某男怀疑的眼眸,某萌很受伤,“不信你碰妈咪一下试试。”

    某男疑惑地了女儿,随后试探地伸出一个手指去碰触小小的手臂,随即一声闷哼直接将某人弹到地上去了。

    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在客厅里响起,伴着某男窘红**戾的狂吼:“闭嘴,不准笑。”

    然后又很没出息站起身,将自家小宝贝抱在腿上,无耻地腆着一张脸谄笑地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宝贝?”

    萌萌惧怕地抬眸着眼前这个阴晴不定地爹地,瘪了瘪嘴,最后还是毫无保留说道:“这是根据人体导电所设计的防狼手镯,呐,人体本身就具有导电和自带静电的,如果我们有一个带有电流的物体和它和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呢?”

    “就会产生电流,在按下这个按钮时,物体中蓄有的电流和人体本身静电组合在一起,瞬间可以产生击飞人或物的电流对吗?”某男瞬间眼眸一亮,像是抓住了某些商业的契机。

    “对哦,对哦,就是这个原理,那次我就是因为妈咪身上的静电电了我一下,才想到这个的。”萌萌开心地拍着手掌大声喊道,水蒙蒙的大眼散发着熠熠的光彩。

    “那这个呢,表面上就是一个超大版的魔术棒嘛。”欧阳朔拿着防狼棒左右也不像什么有杀伤力的防狼用品。

    小小不满地撇了撇嘴,然后从某人手里拿了过来,对着客厅按了一下那个好的蓝色花朵,瞬间一股辣鼻的刺激味扑面而来,直呛得某男咳嗽了起来,心里暗暗想着,还好自己不是在小小正喷的方向,否则相信他的那双眼睛一定不瞎也残。

    随即着小小又按了一下粉红色的按钮,瞬间棒子突升起来一结,只是一瞬间那棒子就有一个棒球棍那般的粗细长度了,顶头还有红色的光线在闪耀,不用问也知道那是电棒的聚电点,那里的电流量没有三百瓦可也差不多。

    随后又惊异地发现那些白色的小碎花突起无数根刺刺,散发着莹绿色光芒的刺刺,着就让人胆颤心寒。

    “丫头,你没事搞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东,就不怕将来没人敢娶你。”欧阳朔突然有些可怜将来娶他闺女的人来了,你说这要是一不下心得罪了她这个小恶魔闺女还不得变着法地折磨死人啊!

    这或许就是未来十几年后,为什么某人要花数百万要将他家花痴女打包送人的真实想法吧。

    “哼!”某妮子生气地将小脸一扭,不去理会这个上坏爹地,然后十分坏心眼地拽着自己的妈咪说:“妈咪,我屋里还有好多好多的好玩的,跟我一起去,好不好啊?”

    果断踹掉便宜爹,叫你说我嫁不掉。

    某男瞪眼,着一脸萌然做着小鬼脸的小宝贝,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还真像他老子的个性,有仇必报,都不带过夜的。

    “老板,盛世的股价有上升了,我们还要继续买进吗?”

    正在宾馆抱着小美人的欧阳德,脸色微沉地了一眼如水蛇般缠过来的美人,转身chi裸着身体向客厅走去,阴沉着一张脸点了根烟,重重地吸了一口吐出烟白的云雾,最后咬了咬牙歇斯底里喊道:“跟进,跟进,老子要跟他来个鱼死破,就不信这小子会有老子的家底厚!”

    “另外,找人通知乔雅芝那娘们,让她的凯子们给我从外围上打压那小子的盛世与帝豪,另外给我盯紧了兄弟娱乐公司和帝豪皇家。”

    连着发了几道命令,铁青暗沉的一张脸终于露出了阴冷狡诈的笑意。

    袁微,你个贱人,老子一辈子没有斗过你们爷俩,就不信还斗不过一个奶毛还未长全的臭小子。

    嗡嗡,手机的震动声再次响起,欧阳德烦躁地拿起电话,按了接听键沉声地问道:“喂,哪位?”

    “老爷不好了,少爷被抓了。”

    “你说什么?”欧阳德震惊地站起身吼道。

    “警方不知道怎么查到前几天少爷派人袭击大少爷的事了,刚刚在伦巴夜店吧少爷给带走了。”

    “方律师没有去保释吗?这么晚了为这点小事打扰我。”欧阳德没好气地哼道。

    “警方不予保释,说此次事关重大,要仔细调查。”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又了眼在床上哭泣的夫人,无奈地说道。

    “你告诉夫人和小姐不用担心,我这就过去。”说完挂掉了电话,转身换了身衣服直接走出房门,连都没床上妖媚艳丽的小女人。

    与此同时,另一方慌乱的还有冉氏闺房里的小白同学。

    “雅芝姐,我表哥被警察给抓走了,求你救救他好不好?”冉小白一边擦拭着脸上惶急出来的泪水,一边拿着电话哀求着。

    “我现在都自身难保了,那里有精力去救他去!”乔雅芝凉凉的一句话差点把冉小白同学急的晕过去。

    从小这个哥哥就对她比任何一个人都好,如今他身受牢狱,她更是比任何一个人都着急。

    “雅芝姐,我知道你行,你一定能够救他的,小白在这里求求你了还不行么,只要你能够帮我把表哥救出来,以后小白什么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