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三十三章|吃不到的诱惑

    某男磨牙!原来一切都是这死妮子特意的!

    “你就不怕把我弄残废了,后半辈子幸福没找落!”

    “这样最好!最起码安全。”某女邪恶地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邪魅地盯视着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憋屈的满脸火红的家伙。

    “好,算你狠,死丫头。我都为你和孩子伤成这德行了,你还玩我!”硬的不行,咱来软的,示弱装可怜这一招可是屡试不爽。

    “所以,为了你的身体健康,我才要这样好好的‘照顾’您老人家啊!”

    ‘老人家’他很老,很衰弱吗?某男直接黑了一张俊脸,狠狠地带着无比的幽怨着某女,只求她能够一时心软牺牲一回,给他一个身心满足的机会。

    馋,肉肉啊!

    “要不要,我为你准备冰块敷一下。”某女坏心眼地挑了挑眉,着那高高支起的帐篷。

    某男哀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或许说的就是他此时。

    于是某男决定咽下这口气,哄得美人归再说。

    瘪了瘪嘴,可怜兮兮地着她说:“那你上床睡吧,我不碰你还不行么?”

    某女了眼他那副可怜的模样,以及有些渗血的伤口,无语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重新爬上床盖上被子睡觉。

    清晨的阳光带着缕缕的饭香飘进温馨的小屋,有些不满的欧阳朔微微皱起了他好的剑眉,鼻子狠狠地嗅了嗅,然后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慵懒地拥紧被褥试图继续喝周公先生下棋,但又是在耐不住着扰人的饭香,终于烦躁地睁开那双水波潋滟的眸子,半眯着打量着屋中的一切,终于回想起自己如今身在何处,然后慢慢地勾起唇角。

    “大懒猪起床了!”一个小家伙老实不客气地蹦到了他的大床上,从背后狠狠地揽住他的脖子,然后软糯红艳的唇瓣在他的脸颊上重重地香了一下。

    回身一,居然是冷酷宝贝惟愿,欣喜地仰头在他那稚嫩白皙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早安,我的冷宝贝。”

    冷宝贝?对于这个称呼,惟愿明显的不满。微皱着和欧阳朔差不多的剑眉,撅着小嘴使劲地着他。

    “好好,是爹地错了。不是冷宝贝,?*员p春貌缓谩!?br>

    面对着那样幽怨冷凝的眼神,欧阳朔很没骨气地直接缴械投降外加讨好谄媚。

    “大叔,你只到了哥哥,没有到我,萌萌好伤心哦。”

    得,这还有一个抱怨的,着一脸兴奋又幽怨站在那里的两宝贝,欧阳朔忽然感觉自己置身在一个幸福的花园里,暖暖的,十分的满足。

    抬眸着满脸温笑柔美异常的小女人,着她站在透过晨窗扬洒满屋的阳光中,娇美清雅的面容,还有那温情脉脉的眼眸,一颗冷硬了多年的心,瞬间融化成一潭池水,点点的泛着淡淡温暖的光泽。

    “发什么呆,赶紧起来吃饭了。”某女呲牙,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走过来扶起他一瘸一歪地向餐厅走去。

    “什么事?”刚刚拿起筷子,就听到电话的震动的声音,欧阳朔很不爽!但到号码之后快速地拿起手机,转身扶着伤腿走到沙发旁坐下,静静地聆听。

    “你家老头很是安静,连昨天寻找你的那帮人都撤回来了。还有,乔家全部被抓,而他们的子女则在三年前迁移他国。”

    “还有呢?”欧阳朔的脸色沉了沉,脸色铁青一片。

    当年就是因为外祖父阻碍他们这些贪官的财路,才导致他们联合欧阳德那个败类将他们残忍的杀害,如今报仇在即,他们却一个个的逃之夭夭,这让他怎能不恨!

    “昨天下令截杀你们的不是你家老头,而是你的弟弟,他以为你的文件一签就万事大吉了,却没有想到你居然在后面加了一天,如果孩子和你有任何不测,将直接所有财产转赠于中国希望工程,这不差点吓死那个老东西吗?所以……他们现在按兵不动,恐怕等的就是你的出现,然后他们好名正言顺地拿到所有的资产。”

    “嗯,继续坚持外围,利用这几天我的‘不在’加紧收索所有的股票,另外咱们的兄弟金融是不是也别干在那吃干饭了,该动的时候就得动了。”

    欧阳朔换了一个姿势斜躺在舒软的沙发上,然后挂了电话着还在桌子上猛吃的小家伙们,心一下子柔软了起来。

    “快吃吧,都凉了。”小小没好气地用手指拍了拍他的胳膊,指了指不知什么时候放到茶几上温热的饭菜。

    早餐并没有他平时吃的早餐丰盛,两个包子,一碗瘦肉粥,但那里却承载了浓浓的温馨,家的味道不知不觉地在心间流淌,比那华丽而冰冷的皇宫别墅要强上百倍。

    抬眸深深地了一眼,满脸温柔的小小,幽怨地地抬了抬自己受伤的胳膊和另一只似健好的手臂。

    “昨天,逃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把他给抻了,整个手臂都不敢……”动字他并没有说,但小小已经明了,无奈地撇了撇嘴角,坐下,然后端起温热的碗拿起小勺像喂孩子般,开始喂着眼前这个满脸孩子气的大男人。

    “妈咪,你真的好偏行哦。”虽是埋怨的话语,但那张白嫩的小包子脸确实满满的喜悦。

    “妈咪,咱不能有了男人就忘了宝贝,这叫做见色忘宝贝。”萌萌对于妈咪对自己的忽视,深感不满,嘟着一张小嘴满脸的幽怨,但眼底确实满满的笑意。

    欧阳朔唇角微微地勾了起来,着跟自己争宠的三宝贝蛋,挑了挑自己好的浓眉喊道:“桑琼,上课的时间到了。”

    叫你们这几个小家伙给我抢老婆,一个个的都给用小绑绳捆起来。

    腹黑者,可谓欧阳是也!

    桑琼哀叹地从桌旁站起身,心想着没事那么爱钱干什么,现在被腹黑死狐狸当**使了吧。

    慢腾腾地走到三个瞬间黑了脸的小家伙面前,恨铁不成钢地轻拍了一下三个小家伙的头说:“你们呀,你们正果都没修成,就想着跟千年狐狸斗,不死翘翘才怪。”

    说完也不等小家伙控诉,直接拉着几个小屁孩走人,她可不想成为某人的下一个祸害对象。

    “你什么时候聘请的琼琼做孩子们的家庭教师的?”

    小小有些惊讶,要知道桑琼在上大学时那可是学校的校花高材生,又因为她是豪门千金更加奠定了她日后的不俗地位,如今……让这样一个名门闺秀充当她孩子的家庭教师,不是在开玩笑吧?

    “昨天。”有那么值得惊讶么,作为一个婶婶教自己的侄子侄女们还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么?

    “条件?”小小更言简意赅,外加奉送一个白眼和一口热腾腾的饭。

    某男心满意足地喝下最后一口粥,然后不屑地瞥了某女一眼说:“将所有苏的照片和底片全部毁掉。”其实从他在乔雅芝那里偷回来之后就被他给删除了,虽然他欧阳朔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是拿着人家把柄要挟人的那种小人。

    “你威胁人?”小小当即瞪圆了眼睛,一副你不给我合理解释,绝对让你好的模样。

    “喂喂,厉小小同学,你我像那种卑鄙的小人吗?”就知道得误会,该死的死丫头这么不信任我。

    “是他们为了还我这份人情,外加……他们有孩子的时候,让我教他们家宝贝it。”

    小小囧囧有神地了一眼黑了一张脸的欧阳,默默地转身撤走碗筷,然后又无限讨好地送来了一杯热牛奶,希望能够得到缓解……

    “我不喝牛奶!”清冷的声音打击的小小刚刚还干笑的一张脸,直接僵硬的变成树皮。

    磨了磨牙,最后某小决定不跟病号一般见识,潇洒地扬起杯子,咕咚咕咚当着某黑面煞神的面喝个光光。

    然后挑畔地一扬眉转身去厨房继续和自己的锅碗瓢盆作战,至于客厅还是留给那个残疾的黑面煞神做战斗场地吧。

    在小小从厨房再出来时,着依旧阴沉着一张脸的欧阳,手指翻飞地敲打着键盘,阳光缓缓地照耀着那张明媚妖娆的俊脸,微触的眉角带着几分忧郁的哀色,让人有种想要保护开解的冲动。

    奶白色的睡衣衣袖上隐隐有血色沁透,让人更是担忧着他身上的伤。

    “明知道自己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还这样的瞎得瑟,难道真的想做一辈子的残疾!”明明是一句担心的话,可是到了她的嘴里不知道怎么的就变了味。

    欧阳不悦地抬起眸,着面前这个如爆豆一般训斥着她的小女人,微眯了下眼睛,继续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小小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说话的方式有些冲,吐了吐舌头,然后很小女人的挨着某人坐了下来,着认真工作中的他。

    没办法,自从某人不顾一切危险的将她从青龙山救赎后,又用自己的全部身家去换回她的孩子们,她就感觉她亏欠了他太多,太多,多到用自己的全部也无法去补偿身边的这个男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