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三十二章|同床共枕

    惟愿憋着小嘴,稚嫩的小脸上挂满地愧疚与担忧的泪水。孩子总归是孩子,即便心智在如何的成熟,在遇到危险与伤心的事情时候,总会脆弱无助地等待着大人的安慰与救助。

    小小抬眸了同样用无助伤心眼神着她的两个宝贝,心疼安慰地拍了拍他们的头。

    “不是的,我的宝宝是世界上最最聪慧善良的宝贝,只是在某些程度上误会了你们的爹地而已。”

    作为女人,此时的小小是最为无助脆弱的一个,但是作为母亲,作为此时家庭唯一支柱,她只能够选择坚强的面对,因为她还有孩子需要去保护。

    桑琼面无表情地着小小不住地安慰着她的孩子们,明明是那么担心那么难过,却硬要默默地将所有泪水吞咽进肚子里。

    突然之间想起了好友在临死之前,为什么将自己的生命献给还在襁褓之中的孩子和自己的老公。

    生,谁都渴望,可是在面临艰难抉择的时候,女人通常都会毫不犹豫地去选择为自己最最挚爱的人去牺牲,去坚强。

    低头,忽然想起绑架发生时,欧阳朔的抉择,或许这个腹黑的狐狸早已猜想到现在的结果,但他依旧毅然决然地选择去面对危险,为了家人,自己的爱人他宁愿去付诸一切,来他们都被欧阳朔浮夸的一面所蒙蔽了。

    当车子停靠在小小家楼下时,天色已经完全侵染上了浓浓的墨色,阴翳的云霭带着阵阵的冷风肆意刮裹着路上的尘嚣。

    小小抱起还在难过哽咽的萌萌,随手领着惟愿和抱着惟心的桑琼向楼上走去。

    打开门时,饭香阵阵扑鼻而来,可是谁也没有食欲坐到饭桌上去品尝那些美味。

    “小小,赶紧招呼你的朋友过来吃饭啊!”李丽华一进门就发现了他们明显不对劲,但碍于又外人在,所以将所有的疑问全部压在心里。

    “嗯。”小小轻嗯了一声,张罗着让桑琼和孩子们一起坐下来吃饭。

    “这几天,我会留下来照你们的。”不是询问,而是直截了当的决定,这绝对引起了李丽华女士的不满,微皱了一起眉头,抬头用眼神询问自己的女儿。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啊,到人家里做客也不征求一下主人家的同意,直接入住啊?

    “嗯,一会我将楼上的鸽子楼收拾出来,另外……也麻烦你帮我留意下,欧阳的下落,我,我很担心他。”

    “放心吧,只要有欧阳的下落,我一定会通知你的。”桑琼保证地点了点头。

    轻轻地嗯了一声,小小如同爵蜡般地将这顿饭吃了,随后收拾整理完一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有些疲惫地向浴室里走去,砰砰的敲门声,震得小小的身子一震,随即急急奔向门口,也不门外是谁,直接将门给打开了。

    这就是心有灵犀吗?

    小小有些惊喜地着浑身血迹斑斑,狼狈不堪的欧阳朔,一把将他紧紧抱住,带着一种失而复得,心疼外加要证实这不是梦的不切实际的感觉,急切地将他抱紧在怀里,感受着他那宽厚温暖怀抱,感受着他真实的存在感。

    “你回来了,欧阳,你终于回来了。”似呢喃,又似证实着自己不是在虚幻。

    “嗯。小小,让我先进去休息一下吧,我好累。”在到小小的时候,浑身上下的那股劲终于消了,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欧阳朔,直接瘫倒在她的怀里。

    “你是怎么回来的?”小小将他放置到自己的床上休息,回身给他倒了一杯温水给他喝,着他干裂苍白无色的唇瓣,心疼地着极度虚弱的他。

    “呵呵,其实我一直都是清醒的,只是因为身体太过于虚弱而懒得睁开眼睛罢了。”欧阳朔勉强地喝一口水,润了一下自己干裂的要冒烟的嗓子,嘶哑地说道。

    “后来,一进急救室,听到他们要给我打睡眠针,让我永远沉睡过去,就知道了老东西的打算,于是……等到那人靠近的时候,把针扎在他的屁股上,然后换上那个人的白大褂混进人群逃了出来。”

    小小知道他说的那么简单,无非是让她安心罢了。

    欧阳朔着一脸心疼担忧的小小,微微地一笑,“亲爱的,你老公快要饿死了,给我弄点吃的吧。”

    邪魅痞气模样再次跃上他那精致俊美的脸颊上,让人莫名的安心,不知怎么的,这一刻的小小爱死了他这副面孔,因为他让人在这一刻特别的心安。

    欧阳朔终于回来了,带着无限的惊喜与欣慰,急忙给各方忙碌的人打了报告,然后进厨房给那个妖冶邪魅的男人做一顿好吃的。

    其实大晚上的,根本也做不了什么好吃的,碍于某男失血过多,又是饥饿非常,某女做了一大碗海鲜面来。

    然后,静静地坐在一边,着某人狼吞虎咽的模样,忽然感觉自己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感到从心底里迸发出一种叫做满足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语,只是在到这个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着他吃着自己亲手为他做的饭菜,还有那份满足欣慰的笑容,就感觉到这个词语真真正正的含义。

    即便此时的他满是血污,狼狈不堪去在意,只是因为他这个活生生的人存在在自己的生命里,像是已经镶刻在骨髓里,轻易地根本就无法去发现,直到生死一刻,快要彻底地失去他时,才知道原来他早已是自己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揪心刻骨的疼痛一次就好,她不想在去经历那让人恨不得整个人都扭曲的疼痛,所以此刻她厉小小格外的珍惜眼前这个名叫欧阳朔的坏家伙。

    窘红着一张脸给他擦洗完身子的时候,桑琼已经从外面买好了男士衣服回来,顺便也将他的电脑和电话带了过来。

    因为有了欧阳朔的嘱托,所以他的那几个哥们目前只能在外围放迷烟,一副挖地三尺非要找出人的模样,而实际呢,人他们早已经知道人在何方了,为了他们的安全,几个人合计只能先这样暂时地稳住对方,然后他们接下来的动作。

    “怎样了,欧阳?你这个死狐狸,我就知道你不会就这样轻易挂掉的。”桑琼戏谑地斜倚着门笑着一脸窘红隐忍的某男。

    “死狐狸?不也有死的时候么?你不同情我老人家被人害成着惨样也就罢了,居然还敢站这里笑话。”某男无比哀怨地给了她个大大的白眼。

    “熊样,你就继续使你的苦肉计博取同情吧你?”某桑无语地直接还给他个特大号的白眼给他,随后又了满脸心疼不舍,认真处理伤口的小女人直接走人,不再做这特大号的超级大灯泡。

    “没事的,不用担心,只是……”某男深潭般的黑眸闪过一抹算计,强抿着薄唇怯怯地着某女,带着难以言喻的味道。

    “只是什么,说啊?不要让我干着急。”小小急的瞪大着眼睛直直地着某狐狸男,完全忘记了刚刚桑琼叫他的外号。

    “只是……”某男继续难以启齿地装,“只是怕……夜里万一发烧……或者难受的时候……”

    顿时某女想到凌枭受伤的那个晚上,顿时想也不想答应道:“没事,晚上我会陪你的。”

    某男的奸计得逞,然后继续恢复成虚弱装,然后不着痕迹地让出一半的床位着坐在床上的某女。

    深邃的眸光带着某种盅惑,沙哑的嗓音更是一种不容拒绝的邀请。

    “睡吧,就在我的身边。”

    某女不知道是被他精致魅惑的俊脸还是被他性感沙哑的声音蛊惑,竟然真的歪了歪身子躺到了他的身边,静静地,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聆听着他有力而紧张的心跳。

    “小小……”欧阳莹亮的黑眸闪烁着熠熠的光彩,带着一份异样的惊喜着怀里那个同样紧张的恨不得心要跳出来的小女人。

    “你,在乎为我的受伤而担忧牵挂对么?”

    着她默然的沉默,缓缓地弯起唇角,慢慢地靠近她馨香的脸颊,见她并没有躲避,内心更是欣喜的收紧手臂,直直地吻上他思念依旧的香唇蜜津。

    久违的感觉席上心头,某男毫不客气地袭上攻城略地,手也四处探索地豪取强夺起来,带着难以忍受的灼热和难以抑制的渴望与悸动迅速包围着两个人。

    制热的呼吸与喘息声让人脸红心跳的难以忍受,而正当某男再也无发压抑束缚已久的情yu之时,小小终于拦住了他探深幽泉的双手。

    “不要,欧阳。你身上还有伤呢!”软糯无力的轻吟,直让某男差点血脉喷张,着俏脸妩媚娇喘嘘嘘的小女人,清凉的眸子带着蒙蒙的雾色让人想要的更加的深切。

    “没事,只要我注意一点就好,小小,我憋不住了,给我好不好?”欧阳朔感觉紧绷的都快要炸开了,可是那个固执的小女人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喊停!

    “不行,谁知道你这几年在外面都沾染了什么脏病啊!”某女腹黑地咧嘴,再叫你花心,再叫你四处留情,这就叫做报应!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