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三十一章|移花接木

    说着还拿眼睛瞄了一眼正在那里抱着他家小姑娘在那里臭美的某人,一点都没有被骂的阴郁,就好像这一切本来就该这样似得,你说这孩子能让他惯成什么样。

    “嗯嗯,老子死后也不用你们费劲花钱找墓地,只要啊一把火就好,到时候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把老子一扬就好,老子这辈子最渴望的就是自由。”

    至诚黯哑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悲伤,深深地着和自己有着亲密血缘关系的孩子们,着他们那稚嫩的脸庞,想着自己这么大时的遭遇,以及他们这些年在外面跟随小小所受的罪,内心之中浓浓的愧疚还有那浓浓的爱意,如黄河之水泛滥而来。

    幸福不是用金钱来打造的,虽然没有钱不行,但那份至亲的血脉亲情还有无私的父母之爱,却是无论什么都买不来换不走的。

    萌萌睁着大大的眼睛用一种儒慕的目光,亲切地着自己的父亲,嘴角微翘地依靠在父亲充满阳刚之气的怀抱里,然后弯起月牙般的眼睛着同样抱着父亲左右臂,依偎在他身旁的两位哥哥,幸福地咯咯地笑出声了。

    “小心!”

    话还没喊完,只见一辆承载着货物的前七后八的大货车直奔着他们而来,随后就在他们紧急转弯避过那辆大车时,后面不远处又跟过来了一辆小型的****头直奔他们而来。

    幸好长毛的车技技术过硬,即便是在如此突发事件中也能做出迅速的反应,只是苦了欧阳朔。

    不仅要顾及怀里的这个小萝卜头,还要紧紧的抱着身边的这两个娃娃,手上腿上的伤有还没好不说,头又在不断的磕碰中绷裂开始渗出血来。

    只是这些他全部都无法顾及了,因为他现在所要做的是要在最最危险和紧迫时将他的孩子们安置到最最安全的地方,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也无所谓。

    “哥,这次来他们是要赶尽杀绝。”长毛一边躲过****头不要命的撞击,一边加快车速,虽然只是眨眼而过的事情,但却也是生死存亡的一瞬间,车里所有的人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老头,是谁想要一次次的害你,为什么?”惟愿吓得吓得小脸煞白,紧抓着父亲的手,颤抖着身子偎进他的怀里,吸取着温暖安全感。

    “是我的父亲,你们的爷爷,为了你们奶奶留给我的遗产。”简明扼要的话语透着无限的恨与悲伤。

    几个小家伙同时抬起脸用一种悲悯的眼眸,着这个外表刚毅内心脆弱的家伙。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加狠毒的人啊!”这话说的到底是在夸他呢,还是在损他。欧阳朔汗颜,随即瞪起一双包含哀怨的眼眸着他的二宝贝惟心小同学。

    “后面的车追上来了,大哥哥。”萌萌惊吓的抖着小肩膀指着,后面的银灰色小面包车带着哭音喊道。

    “不怕,不怕。那不是坏人的车,是保护爹地的保镖车追上来了。”欧阳朔轻拍着女儿的后背安抚道,也真是难为孩子们了,又是绑架又是遇车袭的,不要说孩子,就是大人恐怕此时也吓得浑身颤抖哭啼不已了吧?毕竟这也是在死亡线上走了一回啊。

    “小家伙们放心吧,从现在开始安全了,没见前面那辆黑色迈巴赫吗,那是你莫叔叔还有你们的妈咪在那里等着迎接我们呐。”长毛带着一种凯旋而归的自豪欣慰地喊道。

    果然,从车里蹦下来的小小带着欣喜的雀跃,向他们这边招手奔跑了过来。

    “妈咪,妈咪……”车子还未停稳,几个小家伙就已经急切地开始往车门处奔涌,完全忘记了刚刚还拼死把命护着他们的爹地。

    欧阳朔下车的时候,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温馨的景象,小小一身银色的连衣裙迎着金色的晚霞,弯身将身边的三个孩子紧紧地拢在她温暖的怀抱里,带着宠溺温暖的笑容让她本就绝美无暇的脸颊,更添一分柔媚的灿烂。

    虚弱地摇了摇有些发晕的头,然后扶着有些疼的发木的腿向前走去……

    小小温笑地抬起头,怔然地着欧阳朔那壮硕高大的身子,如破败的风筝般摇晃地倒了下来。

    “欧阳朔!”

    她随即奔向他,撑住了他的身体,急急地一把将他的身子揽在怀里,心砰砰地紧张地随着她的动作开始狂跳起来。

    “欧阳朔,欧阳朔,你醒醒,醒醒啊!”带着哭腔的声音,吵得欧阳朔俊眉微皱,不耐地挑了挑沉重的眉眼,虚弱地着抱着自己掉着金豆子的女人。

    “别哭,我只是累了,想要休息一下而已。”宠溺地抬起手臂,想要轻揉一下她那轻扬飘逸的黑发,可是那血红鲜艳刺眼的液体却一点点地随着他的动作,慢慢地滴落了下来。

    血,带着夕阳金色闪亮金辉滴落在她的白皙纤细的手腕上,一滴滴的,着就刺痛了人的心扉,而它却依旧无法制止地滴落着……

    “欧阳,欧阳你要挺住啊,为了我,更要为了你的孩子们啊!”

    小小怕了,这回事真的害怕了,害怕欧阳朔这回真的会离开自己,因为她真不知他伤在了哪里,为什么会这样一直,一直的流血不停。

    “欧阳朔张了张嘴,无力地闭上了双眼,慢慢地失去了知觉,无论小小和孩子们怎样的叫喊……

    “没事的,小小,小小,欧阳只是伤口崩裂,失血过多而造成的短暂性昏迷。”

    桑琼一边劝慰着悲愤不已的小小,一边将她和孩子们拉进车子里面,他们将欧阳抬进汽车里,随后从车里拿出医药箱来,将他的伤口简单地做了一下处理。

    众人也不敢耽误,一路狂飙里将欧阳朔送进临近的医院里,可是谁又能知道,不远处的医院里居然还有人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一路还算顺畅地到达了医院,一进医院门口,众人着迎接而来的众多医生大夫不觉愣怔在了那里。

    “你好,我们x医院的医生,应欧阳先生的家属在这里等候救治。”冷硬淡漠的介绍后,不顾众人的惊诧直接将还处在昏迷中的欧阳朔抬到担架上去。

    在下车时,一名医护人员一不小心趔趄了一下,要不是长毛在身边接了一下,相信欧阳朔绝对会从担架上拽下来。

    小小紧张地将孩子们委托给一旁的桑琼,直接跑到担架旁,一路护送到急救室门口,不住地向里面张望着。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小小神情有些不安地着苏启华和桑琼。

    “你说,我们在路上危险,欧阳的家人怎么会知道,未卜先知?还是这次的围堵截杀本身就是他们刻意而为之?”她皱眉,心中满是疑惑。

    苏启华和长毛等人恍然,瞬间想到了什么,瞪圆了眼睛急忙转身奔着急救室而去……

    “急救重地,闲人免进。”一名护士神色紧张地将他们推了出来。

    “我是病人的家属,我想问一下,我先生现在怎么样了,伤在了哪里,可有生命危险?”小小急中生智地上前缠住护士。

    苏启华等人急忙趁着护士不注意,直接挤进了急救室,四处查找着欧阳朔的下落。

    可是急救室内,空空如也,哪里有一个人的影子,急的苏启华和长毛在那里直跳脚。

    “糟糕,真的不见了!”

    “欧阳若要是真的落在了他们的手里,恐怕只有九死一生了,要知道欧阳现在是最最虚弱的时候,利用这个时间段让他永远的无法睁开眼睛又不死不活地在那里,不是刚好完全符合遗嘱的条件了么?”苏启华懊丧地直拍自己的脑门。

    “这样他们就可以完全将盛世把握在手里,原来从一开始策划绑架,就已经计算好了一切。”长毛迟钝地恍然。

    “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小小有些失控了,她完全无法接受那个生死未卜的男人就这样消失不见了,她真的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踉跄地后退了一步,泪水直接滚落了下来,回头着三个泪眼婆娑的孩子,咬了咬唇,将所有的眼泪吞咽了下去。

    回过身着自己有些绝望心痛的孩子们说:“放心,你们的爹地福大命大,绝对不会有事的,你们要相信,相信叔叔和妈咪的能力。”

    这时脚步匆匆奔过来的莫翰文冷沉地着众人说:“医院里根本没有几个人,刚刚那个小护士也是他们临时收买的。”

    “该死的!”

    “我们现在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要知道我们晚一刻,欧阳就多一份生命危险。”

    兄弟三人郑重地点了点头,回头着压抑着所有的悲伤与无助的小小,倔强地挺直身板着他们说:“欧阳就拜托给你们了,我相信他一定会完好如初地回来的,因为他曾经说过,在他还没有完成任务之前,绝对不会离开我们的,所以他没事,我坚信。”

    坚定自信的语气让几个手足无措的男人的心安定了许多,抿唇着她点了点了头,带着几路人马分头前去寻找。

    而小小则领着孩子和桑琼坐车回家,着三个小奶娃焦急担忧的小模样,心里一阵疼痛。

    “妈咪,我们是不是很坏啊,以前那样的对待爹地,结果他却为了我们而受伤,将自己出身于最最危险的地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