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三十章|豁出去了

    “小小,没事的别怕。只要我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他们,相信孩子们就能安全的回家了。”温声的安抚一瞬间让小小的心平静了许多。

    “是不是那个变态,她到底有完没完啊!”小小坐在楼梯口的竹椅上直接激动的泪奔,“呜呜,都怪我粗心大意没有照顾孩子,欧阳朔你说我们改怎么办啊?”

    那是个变态女,而且还心狠手辣,这孩子要是有个万一,她厉小小不得抱憾终身啊。

    “放心吧,我就是豁出去全部,也要保护好我们的孩子,那是我们的宝宝,唯一的。”

    轻嗯了一声,小小擦干自己脸上的泪水,这是千万不能让老妈知道,她本来心脏就不好,这要是让她知道了,那还得了。

    整理了一下心绪,小小给她老妈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她这几日带着孩子在一个朋友家住几天,然后匆匆地就往欧阳朔那里赶。

    欧阳别馆

    设计精美华丽的大厅内坐着这几日又发福了不少的欧阳德老先生,还有他那即便已到了不惑之年仍旧是妖娆艳丽的夫人付雅惠女士,和一脸坏笑的儿子欧阳平还有自认为美丽如孔雀的女儿欧阳燕,还有一个陌生面孔的男子。

    啧啧,还真幸福美满快乐的一家哈。

    欧阳朔心里闪过一抹刺痛,因为这里本该是属于他和母亲的家,这里所有的一切的一切本就该是属于他的,如今鸠占鹊巢却又要恬不知耻光明正大地向他讨要他的所有一切资产,可笑可悲至极。

    抖了抖身上穿着名贵卡威尔牌的粉蓝衬衫,一脸痞色地眯笑着正经危坐地众人,掀唇一笑冷魅邪气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无线悠闲地说:“怎么截杀不成改成绑架了,出息点呀,要绑也应该绑我呀好歹我现在还是病号啊,没有反抗的能力,呐,这头都被人打傻了,胳膊也残了,就是这条腿不也伤了吗?”

    说着,欧阳朔扬了扬手指着自己被裹得如粽子一般的头和受伤的胳膊和腿。随后又一脸坏笑的着众人晦暗不明的脸讪讪地说:“你们大概是太过于急名求利了吧,忘了我妈所谓的遗嘱了吧,没有了我欧阳朔这条贱命,你们,连同盛世集团和那银行里所谓的钱一样都休想得到。”

    欧阳朔咬着牙扬着下巴狠声说完,泄愤地着他们忽变苍白的脸色笑了起来,带着一种悲凉与伤蹶。

    “说吧,要怎样才能放人?”言简意赅,不在和他们这些人废话。

    “你名下所有股份,还有盛世的经营管理权。”这话欧阳德老先生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好像欧阳朔跟他压根就是陌路人。

    “我要我的孩子们毫发无伤。”欧阳朔危险地眯起眼睛,冰冷的气息瞬间席向屋里的每一个人,对坐的几人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警惕地着这个危险气息极重的男人。

    欧阳德一摆手,电视机放出三个小豆丁漂亮愤怒的面容来,着几个小家伙生龙活虎的小模样,揪着一颗心的欧阳朔终于放下了,微叹了一口气,欧阳朔站起身抿唇着面前这个生养了自己的父亲点了点头:“如你所愿,一手交人一手交钱。”

    正在说话间,外面传来了小家伙们稚嫩绝强的声音,还有凌乱踢打的声音。

    一瞬间,欧阳朔的脸色阴沉到几点,转身快步奔出大厅,着三个小家伙一边挣扎着辱骂者抱着他们的几个人,一边不停地喊叫着。

    可就是在这样一个极为陌生的地方,小家伙们依旧不畏惧,不妥协,依然这样勇敢顽强,虽然有点冒傻气,但更多的却是孩童般天真的憨然可爱。

    “老头,你在哪儿干站着干嘛,没他们欺负我们。”惟心到直奔过来的欧阳朔登时就来精神了。

    几个穿着黑色保安制服的男人,在到欧阳朔的时候已经将三个小家伙放了下来。

    欧阳朔面色微缓地着他们奔腾着向自己跑过来,带着欣喜和亲切的笑容,突然之间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值了。

    即便是下一刻露宿街头,伸手乞怜又能如何,有老婆和孩子围绕在身前,从此不再一个人孤单寂寞地活在这个世上,不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吗?

    阳光柔和地照在他的身上,苍白憔悴的面容上带着一抹慈爱和宠溺,直直地着冲到他怀里的宝贝们。

    “大叔,这个时候你还站在这里发傻,怎么等着那个老爷爷请你吃大餐啊。”萌萌抬起蒙蒙水雾的大眼,一脸嫌弃地嘟着小嘴摇了摇他的手臂说道。

    回过神来的欧阳朔一脸宠溺地揉了揉她有些她的柔软的发丝,将小女儿带着浓浓奶香的柔软小身子抱在怀里,抬起那只受伤的胳膊捋了捋她有些凌乱的头发温柔地问道:“萌萌刚刚有没有害怕哭鼻子啊,有没有和哥哥们一起挨坏人打呢?”

    说着,危险地眯着眼睛着站在自己身边不远的三个穿黑衣的家伙,然后又了眼地上一脸羡慕的着自己怀里妹妹的两个小家伙,冰冷沉静的面颊瞬间又柔软了许多。

    “没有,我们很勇敢,谁都没有哭鼻子。哥哥说过,即便是我们哭嚎破嗓子,他们也不会可怜疼惜我们的,那样做只会给干爹和妈咪丢人而已,所以,我们谁都不哭,专心地做一个坚强的孩子。”

    “老头,你拿什么跟他们交换的。”要不是一心想他们在这家伙心里的位置,他们才不要在这里受这鸟气呢。

    惟愿冷冷着自己的爹地,内心有些动容,但嘴上却还是绝强的死不承认。

    欧阳朔笑了笑,宠溺地摸了摸他的头,牵起他柔软胖乎的小手喊着惟心向大厅走去。

    绿色的草坪带着泥土的芬芳缓缓侵入人得心脾,带着一股沉醉的迷蒙渲染着阳光的灿烂,斜斜将四人亲密无间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起来是那样的美好和谐。

    惟愿认真地着欧阳朔签完桌上的合同,着他毫不犹豫坚决的样子,心里冷封已久的心开始松动了起来。

    “我们可以走了么?”欧阳朔毫不留恋地了欧阳德一眼,带着阴狠的犀利,“一个用自己的孙子的生命威逼自己儿子的人,根本连禽兽的不如,要知道虎毒还不食子呢。”

    “等等,盛世里为什么不包括帝豪的股权和管理权!”突然之间,欧阳德感觉有些不对劲。

    “帝豪?呵呵,忘了告诉你了,帝豪是属兄弟集团的分属公司的,不关你欧阳家一毛钱的事。”微扬起下颚,欧阳德邪魅轻笑着转身领着自己的宝贝们向门外走去。

    欧阳德气恼地着他开着那辆黑色的路虎飚驰而去,心中说不出的那股子气,转身着一脸气恼不甘的欧阳平就是一顿神骂。

    “你还给老子杵在这里干嘛,你小子要是有那个没心的家伙一半的能力,也用不着老子这样处心积虑的算计谋划。!”

    “够了,你要是真的有那个能耐,当初就不应该卖身给袁家,更加不会到现在为止连人家一个毛都没拿回来!”付雅惠站起身满脸怒火地吼道。

    “现在有能耐冲着儿子吼了,刚才干嘛去了!”转身拉起女儿向楼上走去,也不一旁哑口无言的欧阳德。

    “打死你个臭女人,叫你骂老子,叫你没事给老子扣绿帽子,叫你没事再在老子面前装!”

    也不知是受刺激过度,还是此时的欧阳德气愤到极点,上前一把抓起刚上楼梯的付雅惠的头发就是一顿猛打狠踢。

    “够了!你有打我妈那功夫还不如赶紧想办法对付那个小杂种!”欧阳平一把推开和付雅惠缠打在一起的欧阳德怒吼道。

    欧阳德愤恨地冲着她吐了一口口水恨声说道:“乔老三现在倒了,我你以后还拿什么跟我硬!”说完照着付雅惠的肚子又是狠狠的一脚。

    “你个畜生,你用着我的时候,百般哄溺,如今我没用了就恨不得一脚将我踹开!”头发散乱鼻青脸肿的付雅惠,抱住上前安抚着自己的女儿奋力地哭嚎着。

    “当年若不是为了他欧阳德,她付雅惠至于未婚生子,至于到后来腆着个脸给那个肥的像头猪一样的人当****吗?”

    至于将刚刚出生的小白送给姐姐抚养长大吗?如今亲生的女儿向别人叫着妈,她这个当妈的心里能好受吗?如今她徐娘半老用不上自己就开始加脚踹了,想到这里付雅惠心里这个恨啊!

    一旁的欧阳平不耐地瞪了母亲一眼,转身拿起电话按了一组号码向院子走去。

    与此同时,坐在车上的三个小宝贝满脸欣喜地着车外的景物,着父亲俊美温和的侧脸,以及那析长充满阳刚的身姿。

    “老头,今天你失去的,我会加倍补偿给你的。”包括欧阳老头在背后开的那个皮包公司。

    “好啊,等我老了的时候,就全部摆脱给你们,到时候你们几个小家伙要是敢把老子给扔出来,老子怎么收拾你们!”咬牙切齿的一句话,却被某人说的带着浓浓的宠溺味来。

    “老头你放心好了,我们是不会将你扔出来的,因为……”萌萌添起脸坏坏着欧阳朔一笑,“因为那样你会污染环境的。”

    “哈哈哈,你小妮子腻坏,不过老子喜欢。”这下课乐坏了长毛那小子,多少年了就没见欧阳朔那小子这样憋屈过,被人骂了还得捧着个笑脸对人家,话说这也就是他姑娘。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