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十九章|垃圾处理器

    欧阳朔深深地着她良久,终究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他现在什么都不能给他们,空许口头的愿望到后来只会换来跟你高深一层的伤害。

    欧阳朔这一觉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也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身子因为昨天太过于疲累,居然连梦都没有做,直接睡到现在。

    微眯起那双水波潋滟的凤眸,着外面明媚的阳光,聆听着外面不远处游泳池里孩子们欢乐的笑闹声,微微弯了弯了好的唇角,掀开毯子抚着那条受伤的腿向窗户走去。

    “你醒了。”苏启华弯着嘴角着倚在窗台的欧阳朔,拿出一颗烟递给他点上。

    随后自己也点了一根,吐出烟白的烟抿着唇角说:“这事惊动主席了,主席下令严令查办,并派出了我国王牌特种兵来对付乔家私下养的打手,听说连重型武器都用上了,你说这事闹的大不?”

    “那贱货又是怎么处理的?”欧阳朔脸色阴沉,眼睛微眯地着下面欢笑玩耍的孩子们。

    “乔氏财团被封,乔雅芝被抓,但因她患有精神分裂症儿被保外就医,现在正在华山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这事让苏启华也感到郁闷不已,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患上精神病了,分明是她外祖那面使得劲。

    “好歹算是断了她的根,这也算是不错了。面对敌人,一下子捏死不觉得特没意思吗?咱们的慢慢的玩,才对得起他们这些年对我们的精神折磨不是?”

    苏启华怔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老兄到时候别玩火自焚,我想还是斩草除根比较稳妥。”

    轻笑着走出门,临出去时还很好心地告诉他:“一会我就将你家的几个宝贝带走了,现在还有半个小时,能多聚会就多聚会吧,毕竟你家那只老狐狸还没有完全解决。”

    欧阳朔磨了磨牙,然后仰起头深呼了一口气,终于忍下了要摔东西的冲动,最后整理了一下情绪,带着他最最温柔的笑意向楼下走去,没有人可以理解此时欧阳朔复杂难平的心绪。

    “叔叔,我们要走了,虽然萌萌不是很喜欢你,但,但还是不舍得你,麻烦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你瘦的像个骷髅似得,让人感觉好心疼。”

    穿着一身粉嫩公主裙的萌萌皱着一张胖嘟嘟的小脸,红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可怜兮兮地说道,说到后来清脆软糯的声音居然有些哽咽起来。

    情不自禁地他一眼深深地一把投入他的怀抱,照着他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他一下,带着亲情的留恋与血浓于水的不舍。

    后面站着的两个小男子汉眼睛微红了起来,所有要说的话语全部哽在了喉咙里,咬了咬唇,最后吐出几个字。

    “我们走了,照顾好你自己。”然后三个迅速地转身向门口跑去,只剩下一个像似将整个心都挖走的欧阳朔。

    “我也要回去。”欧阳朔干巴巴的话语惹来站在门口的长毛和苏启华的一声轻笑,随即哥俩摇了摇头将他大爷地架了出去。

    “你们两个臭小子,没事就拿我的短处戳我,一个个的不好意思在我养伤的时候回去,却用这法子治的我自己回去。”

    说着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坐在黑色加长凯迪拉克上的母子四人,唇角不经意地扬起若有似无的笑意,这样的笑容是他活了二十几年从未有过的,但在这短短的两天里却是他脸上最多的表情。

    长毛有些羡慕地抬头了一眼车上的女人和孩子,想想和自己家庭遭遇都差不多的人都可以这样敞开胸怀的笑,那么是不是他的幸福也会在不远的地方在等待着他。

    迎着海的高速公路上,刮得风都禁不住带着淡淡的咸味,迎着路边随处可见的月季树上盛开的万紫千红更是别有一种风情。

    只是前面的几辆车却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有碍市容,残破不堪的车身伴着几个不着调的年轻人,手拿着钢棍和****,怎么都是地痞混混之类的人物。

    萌萌有些恼,白嫩的包子脸抽抽着,低头拿起手中的淡粉色的米奇包翻啊翻的,最后拿出一个可爱的白圆球来,坏坏地一笑就顺着车窗使劲向前滚去。

    说来也怪,那可爱的粉球没有向着后面的惯力滚动,而是很听话的向着那个破烂聚集的人群滚去。

    随即人们好奇地转过头一脸好奇着车上,嘟着粉红唇瓣的小丫头手拿着那个粉红色的形状宛如太阳花的遥控器在那里左按右按的,最后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一声震天的巨响。

    众人登时目瞪口呆地着前方刚刚还是破烂聚集的地方,登时冷汗就落了下来。

    夷为平地了!带这么血腥的吗?好歹那也是十几条人名啊!

    众人登时傻眼啦,带着异样的眼光着这个才不过年仅五岁的小萝莉。

    “不要这样着我,我会害羞的,不过也不用担心那些垃圾叔叔,因为我刚才投的是垃圾处理器,而那些垃圾人则全部都在道路两边的月季树上,不信你们自己,树丛草地还有……哦,在那个悬崖边挂着的,这是特意为妈咪做的,省的他们总是想要欺负我妈咪。”

    月季树上?众人汗,那么多刺,扎也扎死了。

    微嘟着小嘴一脸骄傲的小模样简直是爱死人了。

    厉小小同学一个没忍住,抱起女儿的小脸吧唧就是一口,惹得对面而坐的三人羡慕不已。

    为啥?人家小妮子五岁就能发明这样彪悍的武器,儿他们这些大男人岂不是白活了这些年了吗?

    只是这里不包括某男,因为他此时正在臭美呢,谁让这是他的种来着,这叫做精品。

    “这批人的战斗力,明显就不是乔氏那一队的人马。老爷子也是的,要做活怎么的也得找点精兵强将啊,连这点钱都舍不得出,还能要你欧阳大少爷的命?”

    苏启华撇了撇嘴,不屑地瞥了一眼挂在树上当欣赏物的垃圾们。

    “他以为我残了,好对付,再加上上回乔氏的截杀正好给了他一个栽赃嫁祸的机会,那个老狐狸怎么可能失去这样好的机会,你说是吧长毛。”欧阳朔说着一挪屁股直接做到了小小身边,借势靠在了她的肩头,一脸虚弱地说:“我累了,借我靠会。”

    望着其他两人的坏笑,她厉小小还能不明白这老小子打得什么鬼主意,只是,到他那过于苍白的脸颊,心里生出了不忍是真的。

    只是她没有到的是,那个装虚弱的家伙,在偎进柔软馨香怀里时漾起的那狐狸笑容足以让一个人想要直接将他按到地上乱棍打死。

    一路除了那个小小的插曲还算顺畅,只是到了欧阳朔的别墅小区时,小小无论如何都不进去,实在无法苏启华他们只好将那个别扭的小女人,还有孩子们送回了平民区。

    刚刚走进楼梯口就听到尖利的辱骂声,什么狐狸精,贱货,破鞋的一股脑地往耳朵地钻,这还不算,居然连三个孩子都骂上了。

    “你不贱,送上门男人都希要,你不要干嘛跑我这里撒疯卖泼,你不贱为什么要给凭着下药爬上梦辉哥的床!”小小站在楼梯口掐着腰一口气将何子清的老底从里到外翻了一个遍。

    只说的她满脸羞窘,恨不能一下子钻进地缝里,愤恨地瞪了她一眼,狠狠地推开小小纤细苗条的身子冲了下去。

    满脸胜意的小小得意地着还在生气的老妈嘻嘻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向楼下走去,去找她可爱的孩子们,刚刚她之所以没有他家小宝贝上来,是因为害怕何子清那个疯女人发疯碰到或伤害她家宝贝们的小小自尊心。

    所以,所以现在她只好下去接她家的宝贝们了,顺便再给他们买点好吃的,犒劳一下小家伙们。

    只是,只是为什么楼梯口空荡荡的,不要说孩子,连个人影子也没有到。

    登时小小就懵了,大脑一片空白,连着身体都跟着抖了起来,想也不想地就冲出楼梯口开始四处寻找,同时也拿出手机给欧阳朔打电话。

    所有的恐慌和害怕一起齐聚到心头,让她有种恨不得历时死去的感觉,明明知道有人要害欧阳朔,要对她的孩子们不利,为什么还要和孩子们分开,为什么还要孩子们单独去面对所有的危险。

    想想孩子那张稚嫩单纯的小脸,小小的心就宛如针扎一般,一揪一揪的恨不得懊悔的直接将自己砍死比较容易。

    懊恼地揪了把自己的头发,直奔小区的警卫室而去,查着刚才的小区的摄像,从那里能不能够找到一点点线索。

    也正在此时,悦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小小急忙抓起电话接听。

    “喂,欧阳朔……”带着哭声的嗓音让欧阳朔感到了揪心酸涩,想想刚才还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欢声笑语,此时却是揪心的惶恐。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