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十七章|逃3

    “这次闹得动静这么大,我就不信局里没有一点反应,将我电脑里的这个以及邮箱里的东西全部发到上还有各大媒体上去,还有把今天我和小小被人绑架截杀的事情也给我捅上去,我就不信他乔万成当年的功劳再大,中央还会在这样姑息他做这为非作歹,叛乱谋反的事去。”

    深喘了口气,神色蔫蔫地垂下眸继续说:“另外把他各大美男,以及她杀害钟汉良的事情,也给我发出去,我就不信这样,还弄不死她老乔家。

    没了乔家的依仗,我我那老爹还拿什么来****我,我倒要害死我妈咪和外公舅舅的人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苍白着一张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胜利感轻笑着,泪却是流了下来,那时积压了将近二十几年的仇恨与悲愤,那是亲情与伤痛的纠结,更是压服了心中少年时期的屈辱与愤懑。

    坐在一旁的苏启华为他点上止血针和葡萄糖后,张了张嘴想要安慰他几句,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化为一声叹息,轻拍了拍他的肩转身向电脑他的房走去。

    小小出来的时候,欧阳朔已经被人移到他的房间里去了,着沉睡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他,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一点都不讨厌,甚至是有种让人感觉心疼的感觉。

    抿了抿唇,转身退出房门,想着他为了自己伤成这样,又想到他每次到孩子们时都是那种渴望怜爱的神情,便兀自给苏启华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和桑琼把宝宝们送过来,顺便买一些菜过来。

    傍晚的时候,沉睡中的欧阳朔隐约中听到孩子的嬉闹声,带着一种暖暖的气息侵袭着他整个心脏。

    挣扎着坐起身,微眯着眼睛着窗外染上一片橙色的夕阳,聆听着那悦耳清脆的欢笑声,还有,还有那阵阵扑鼻的菜香,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不顾腿上的伤口,扶着墙一瘸一瘸地走向门口。

    走到楼梯口时,就到几个小家伙在纯白色的大厅里好奇地观望着嬉闹着,时而还用手好奇地去拨弄着电源开关观着,充满着男性阳刚之气的吊灯。

    “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够男子气概,另外和这个屋子的整体搭配很配。”惟愿嘟着一张小嘴皱着眉头仔细地着那盏外圈银灰色,设计简约大气的吊灯,那萌萌的小模样起来说不出的可爱俏皮。

    “我喜欢那盏水晶壁灯,晚上开灯时如梅花盛开般夺目耀眼,还有阵阵的花香呢,简直太逼真了。”到底是小姑娘,无论何时都喜欢花。

    “厨房的那盏灯才叫好呢,一打开暖暖的带着一股温暖的感觉,而且还是一个汉堡型,着就眼馋。”惟心这吃货到了哪里都想着美食。

    “客厅,厨房,客房的灯你们都过了,那,我主卧的那盏你们过没有哇?”欧阳朔站在楼梯口笑眯眯地着他想了许久的孩子们,宠溺地问道。

    “没有,妈咪怕我们吵到你休息,就没有让我们上去。叔叔,你……还疼吗?”

    萌萌歪着小脑袋担忧地着脸色苍白的欧阳朔,好奇地着和自己的两个哥哥长得差不多的男人,心想着哥哥长大了也像她这个爹地一样帅气吗?

    “老头……谢谢你这次救了我们的妈咪,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会喜欢你。”惟愿眯着眼睛一脸阴沉地着手扶着楼梯口的父亲,那小模样简直和某人如出一辙。

    “她是我的女人,保护她是我的责任,这一点不用你们感谢,还有不管你们接受不接受我,我都是你们的父亲,这一点你们是无法改变的。”

    欧阳朔挑眉,面色有些阴沉地着行动一致站在他身边叫板的小家伙们。

    臭小子,这么一丁点就敢跟老子叫好,你等大了还想怎么地!

    “那也得你老小子有没有当父亲的德行,否则……哼哼,就是流着相同的血液,我们也不会鸟你个一二三来,不信你就试试。”

    够硬气,老子喜欢!得意的欧阳大少,并没有因为孩子的挑畔而气恼,相反倒是有些得意洋洋起来。

    “呵呵,如果老子能够成功虏获你妈咪的芳心,你们是不是就可以接受我这个不受宠地爹地了?”

    “那要你以后的表现,否则,我们绝对会将妈咪打包送人,要知道我们的妈咪有好多市场哦。”

    直接被叫上号了,这世间还有比他更悲催的爹吗?

    怒瞪着几个个头还没有他三分之一高的小豆丁们,心里这个气啊,可是他这个做老子却又愣是一点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某男只能含冤带屈地硬憋着,更是将一张惨白的脸憋得火红起来。

    “宝贝们,吃饭了。”带着围裙从厨房地走出来的小小,有些愣怔地着客厅里用眼神互磕的父子四人,大眼瞪小眼互不相容的姿态,那叫一个精彩啊,直叫人感觉在斗鸡。

    哼笑了一声,某女很不厚道地摆了摆手,“来来,宝贝们,咱不惜的和伤残人士计较啊,全当是照顾残疾人。

    舌毒的,你见过这样舌毒外加诅咒人的吗?怕是厉小小同学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了吧。明明是劝慰的话,到了她这就变味了。

    “厉小小!”恨得某男咬牙切齿,还不能把她怎么地。这就叫做什么来着,自作自受。

    谁让你没事假好心救了这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来着。

    某女直接当自己是聋子是瞎子,完全没有到某男的暴怒与咆哮。

    还一脸讨好地走进扶着他那未僵的身体向餐厅走去,边走还边一脸埋怨地帖耳,“你也真是的,还能跟孩子们较真赌气,也不想想他们那么一点点懂什么。”

    明明就是一句埋怨发牢**的话语,听在某男的耳中不知怎地就那么受用,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享受的感觉。

    刚刚走进客厅,便觉饭香扑鼻。着孩子们的欢呼声,还有女人细心招呼自己吃饭的模样,温暖瞬间打湿了他的眼眶,微微翘起了久违的唇角,还有那份尘封已久的心在一点点的复苏。

    忽然感觉自己这伤,受的实在是太值得了。若是可以,他宁愿让这种感觉包围着自己,哪怕一世清苦残缺。

    “老头吃这个,补脚,省得你总是瘸瘸的,着就让人揪得慌。”尽管不爱承认,但小小的惟愿还是心疼他这个爹地。哎!血缘这个关系还真是一门奇怪的学问。

    着欧阳朔微翘的唇角,漂亮的萌萌不自禁地抽了抽唇角,为难地着同样夹了一块的猪脚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把这碗汤喝了吧,猪肝汤很补血的,听妈咪说你为了救她流了好多的血,很可怜的,也不知能不能变成瘸子。”惟心一脸担忧的着这个自己又爱又恨的父亲。

    微皱眉头的欧阳朔抬起黑眸深深地了自家宝贝一眼,忽然黝黑的瞳眸里闪过一丝狡黠,苍白的脸颊忽然间黯淡了下来,带着一股子沧桑凄声说道:“我亲爱的宝贝们,如果有一天你们的爹地残了,落魄的身无分文了,你们还会这样不离不弃的照顾我关心我吗?”

    “当然了,你是我们的爹地,当然要照顾了,不然岂不是成畜牲了。”三个小家伙想也没想的就异口同声地答复了,笑的某男差点变成大脸猫了。

    不过面上他是一点都不显,只能在心里偷着乐,心里还在想孩子总归是孩子,单纯的心思不夹杂一点点的杂质。

    “只是,我们要这个爹地,到底值不值得我们付出这份心血。”惟愿一点也见不得某男那得意样,直接泼了盆冷水给正在得意呲牙的某男。

    某男瞪了瞪那双黑黝黝的大眼,最后只能将心里所有的苦水咽进肚子里,埋着头开始和碗里的饭菜做决斗。

    这时,一双柔嫩白皙的小手轻碰了一下他的手臂,一碗乳白色带着红枣枸杞的艳色的汤映入了他的眼帘。

    “不要光吃饭,多喝点汤对身体好。手臂还疼吗?有没有伤到骨头?”小小温柔关心的话语让欧阳朔坚硬了十几年的心开始变软了起来。

    脱掉冷魅阴狠外壳的他就像是一个居家小男人般温暖柔和,只是那暖暖的一笑便让在座的美女冒起了小红心来,虽然只是瞬间却也鼓舞了某男强大的自尊心。

    “妈咪今天你和老头受了一天的惊吓,就赶紧各自休息去吧,剩下的由我们干。”

    着三个还没有桌子高的小家伙自发地干起来大人们的活计,还贴心地为他们着想,要说不敢动那真是假的。

    “不用了,这些就放在那里,明天有钟点工来干就好。”温暖直击心腹,欧阳朔和蔼地抚摸了一下惟愿的头,细细地俯瞰着这个无论从外貌还是个性上都像极自己的孩子。

    这一次他们没有反驳,而是直接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冲向他们的房间,因为他们还有一件大事情没有做呢。

    欧阳朔有些讶然地着一直勾着唇角露着宠溺笑容的小小。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