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十六章|逃2

    “好,如果,我们能够活着冲出去,就去海洋馆庆祝我们的死里逃生,凯旋而归。”

    这句话对于他来讲真的好温暖,好渴望。如果他可以活着到a市的时候,一定就是乔氏灭亡的之时。

    “长毛,还没到吗?老子要死在你小子手里了。”欧阳用语音拨通电话,咬牙咒骂着。

    “我在你前方一千米处,和他们接火呢。”

    砰砰的**声预示着前方战火的激烈,听得一旁的小小抖了抖瘦小虚弱的身子,着欧阳朔越来越苍白的脸,担忧更加深了。

    “我没事,不用担心。”

    砰,一辆桑塔纳撞了上来,使得小小的头一下子撞在了挡风玻璃上,疼的她忍不住呲起牙来。

    欧阳朔担心地了她一眼,手腕陡地一转车屁股毫不留情地将那辆车紧挨着高速护栏的车扫下了高速的护栏下,然后从后视镜中着那辆车翻滚地摔了下去,随后轰地一声爆炸声惊得小小禁不住降头探出车窗外。

    “找死!”欧阳朔气恼地一把将那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拽了回来,气恼焦躁的吼声直吓得女人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着他,完全忘记了曾经那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邪魅又痞气滔天。

    随即又有一辆不知死活的车冲了上来,与欧阳朔的路虎互相碰撞的,震得小小感觉五脏六腑都要撒了一般,胳膊和腿在不断与车身的摩擦碰撞下感觉像是要寸寸断了一般的专心疼痛。

    再前面拐弯处隐约中到有人正在那里进行**战,而且横在路中央碗口大的横木正在细雨中炫耀着它拦路虎的霸气。

    回身着后面仍在穷追不舍的两辆车,狠狠地眨了眨眼,心道,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否则电影里的场景怎么会那样现实地跑到她的生活中去,她可不相信会有一个英勇无敌的男主如神兵天降般将自己解救出这万民于水火之中。

    一声急刹车震得小小将所有的神思收了回来,瞪圆了眼睛悲愤地面对现实。

    愣愣地着欧阳朔着那两辆车再冲自己半头时,猛然旋转车头直接将还在急速行驶的两辆车直接摔到高速护栏下,和山底悬崖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随后拿着****利用车身作掩护,向那些还未来得及注意到他们的杀手直接射杀。也只是眨眼间,形势突然逆转了过来,刚刚小小还以为他们腹背受敌必死无疑,只是转瞬欧阳朔便将所有不利变为有利同时也给了她一个生的希望。

    双眼冒星的小小眼带崇拜地着,自己身边这个不管到何时都保持着冷静睿智的男人,着他为了救自己不顾一切的男人,内心不知不觉涌上一股感动于依赖。

    晃神之间,外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着欧阳朔对着自己扬起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和前面不远处光着头长相粗犷的男人说着话,随后神情冷魅地走上车,在一群黑衣人将那拦路虎搬离时如旋风般刮了出去。

    车子并没有进市区,而是进了一处挨着海边的别墅区停下,着那一栋栋华美景色宜人的别墅小区,小小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眼睛不够使地拼命地着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及景物。

    终于,车子在一处开满蔷薇花的别墅停下,欧阳朔苍白着一张脸神色有些扭曲地打开车门,脚步缓慢地走进别墅门前,在指印的地方按了一下,随后按了密码回头了一眼刚要跳下车的小小,打开了别墅的门。

    “欧阳朔,你受伤了。”小小惊呼,虽然黑色的衬衫根本不出血迹,但顺着手指滴下的血液却是那样的让人触目惊心。

    “我说女人,你这神经还真不是普通的大,是不是等我死了你才知道原来我是为你牺牲的啊?!”半是责怪半是宠溺的神情直击的某女汗颜,微咬了下粉红的唇瓣,眨着那双带着愧疚的大眼雾蒙蒙地着他,让他忽然之间有种犯罪的感觉,这女人没事示什么弱呀,他又没责怪她。

    摇了摇有些晕眩的头,招了招手让一脸愧疚的小小过来扶着,他走进那充满花香弥漫的世界,随手拿出电话说:“苏过来给他处理一下伤口,顺便找个女大夫之类的给小小也。”

    没办法,他这人就是这么的霸道,就是大夫也不行觊觎他的女人。

    小小呲着牙忍着身上的刺痛扶着他沉重微晃的身子进屋,无心再去欣赏院内那百放齐放的景色。

    疲累地将他放到华美的银蓝色沙发上,然后自己一个人跌坐在一边大口喘着气,随后很没形象地抓起茶几上的凉水壶,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md,从早上一直到现在就没喝过一口水,嗓子都感觉要冒烟了,如今终于见到水的影子了,她在在哪儿装淑女,纯属是傻子,自找罪受。

    “我也要喝。”欧阳朔睁开那双幽深无底的深眸,干裂的唇瓣泛着点点的血丝,苍白无色的脸颊上去有点吓人。

    小小愣怔了一下,“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冲杯糖水去。”说着就要站起身。

    “不要,那么麻烦。我,只喝白水。”

    欧阳朔虚弱地指了指她刚刚喝过的那个凉水壶,这倒是让刚刚牛饮的小小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毕竟这里是人家嘛,她刚才那样的举动确实是有些不够礼貌。

    “没关系的,我不嫌弃你,口水都被你吃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某男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调戏一下神经大条的某女。

    某女怒,是你丫的占我便宜吃我口水好不好,怎么一转眼变成我是色*女*流*氓了。

    怒瞪了某男一眼,忽然发觉某男身上的一些潜质跟那家的那几个小魔怪有些类似,忽然之前就有那么一种找到根源的感觉。

    不过,想归想做归做,抬眸着某女心不甘情不愿伺候自己的小模样,心里还是超级的爽。

    某男十分邪恶地抿了抿唇,装似无意又十分虚弱地随着某女的搀扶仰起头,然后很不厚道地将头一歪整张脸颊蹭到了那带着馨香美丽柔软的峰峦上。

    某女囧,但又没有什么办法,谁让人家现在是病号呢,而且这伤貌似还是为自己受的。

    忍着心里的怒气,缓慢柔顺地喂着某男喝水,着他那只受伤的胳膊染红了银蓝色暗花纹的布艺沙发套,恐慌的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眼泪也禁不住地流了下来,轻轻地揭开他湿成一片的衣袖,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心就疼得在颤抖。

    “欧阳,怎么样?怎么此时的气色这么差呀?”苏启华敞开门几步走到沙发前,不顾小小在身前直接将某男拉了起来,让他依靠在沙发上开始给他查伤口起来。

    “他,没事吧?”

    略带哭腔的声音,终于引起了一旁两位男士的注意。

    “不用怕,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不会轻易被阎王老子叫去的。”欧阳朔虚弱地扯动了下唇瓣,无力地抬了抬手臂想要安慰面前这个着坚强,其实脆弱的如同瓷器的小女人。

    身后不知何时多出来的美女终于出声了。“都这德行了,还逞能呢。”

    “桑琼你怎么过来了?”此时的小小有些发懵,桑琼是医生吗?为什么她手里拿的都是医生必用品啊?

    “呵呵,我老公是医生,我?*创蛳率值摹7判陌桑⌒。兴赵诓换嵊惺碌摹鄙g砦匏降厍崤牧讼滦⌒∈萑醯募绨颍参康厮档馈?br>

    小小眨了眨眼,明显有些不信她的说词。点了点头专注地着正在消毒取****的苏。

    “他头上的伤严重吗,用不用去医院,我他流了好多的血。”

    “还好,没有只是擦破头皮,着凶险罢了,要是再深一点恐怕就要命了。不过,欧阳失血过多,这一阵子你要多给他炖些补汤喝。”

    终于取出那两颗要命的****了,替他仔细地处理包扎好伤口后,着沙发上的人隐忍到极致的苍白透明脸色,苏启华开始有些佩服起这个和他玩了二十几年的同伴了。

    要知道取**子剜肉刻骨,又在没有任何麻药的情况下,不是哪个汉子能够坚持住的,可眼前这位,不但没有畏惧,甚至连声都没吭,真是让人敬佩啊。

    站起身,擦了擦脸上的汗,着面前这个自己好友视为生命的女人,想着那日黑暗中的情景,勾唇一笑,想来这个也是和琼一样的野性小猫啊。

    “欧阳没事了,以后就要拜托你来照顾他了。”

    温润疲惫的嗓音让小小怔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他们这次很可能同时出击对付的乔雅芝,而了然地点了点头,同时对他身后一直担忧地着她的桑琼点了点头。

    “我们上楼去吧,我你身上的伤也不比欧阳的少。”

    桑琼微笑地走到小小的面前,轻轻地扶起她,着她赤luo的胳膊上肿青一片,担忧地抬眸了眼满脸担心着欧阳朔的小小说。

    “来你是对这妞真的上心了,居然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苏启华两人上了楼,回过身着好友唇角轻抿直直地盯着楼梯口的某人,调侃的的说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