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十五章|逃

    刚刚掩藏好,就听到几个骂骂咧咧的人走了进来,一到那堆麻黄的尼龙绳子就开始慌乱的叫了起来,紧接着指着那个开着的天窗怒吼了几句就急急忙忙地冲了出去,好家伙她一个小女子居然让七八个壮汉着,还真是得起她。

    厉小小抿着唇轻笑地着下面不远处的一切,并没有急于离开,等到一切归于宁静的时候,在爬上天窗由高处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因为她输不起,如果被他们发现或是在被抓到,那么等待她的就只有死亡和无尽的屈辱。

    望着归于宁静的一切,望着那单一而又弯曲的羊肠小路,咬着唇的小小总算是放下心来,悄悄地从窗户上跳了下来,然后快速地奔出那间关押着她的破旧仓库,一路小心地沿着山路向山下走去。

    “在那里!”也不知是哪个瞎眼的居然在这个时候折回来,还偏偏地到她这个悲催女。

    着不断向这边聚拢的人,小小想也没想直接撒腿就往深林深处跑去,边跑边聆听着后面散乱的脚步声,还有叫嚣声,心如打鼓般猛跳着。

    “在那里!”又是这句让人心惊胆战的话语,厉小小在心中哀嚎,心想你老人家就不能眼瞎一点,什么都不着。

    小小缩了缩肩膀,将自己隐藏的更深一些,顺便将手里的刚刚在路上捡的木棍紧紧地捏在手里,紧张地着不断向自己走来的男人,狠狠地咽了口吐沫,在男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蹦了起来,照着他的头就是重重的一下……

    着闷哼了一声倒下的粗胖男人,又听了一下周围并没有跟上来的脚步,重重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听着不断向这边跑过来的脚步,迅速地朝着另一端跑去,如果没有记错,那边才是下山的路。

    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才到一个身上背着许多山药,大约有五十几岁的老人。

    “大爷,你好,我是攀山游玩的游客,刚才不小心和同伴走散了,能不能借您的电话用一下?”小小怯懦地叫住走在前面的老人。

    老人愣怔了一下,随后朴实地笑着点了点头,从他那泛着白的深蓝色布衣兜里掏出了一个磨损的,不出原来模样的老式电话给她。

    小小礼貌地道了声谢,然后按出一串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的熟悉号码,然后尴尬地转身用她最最甜美的声音说:“老公~,我是小小,刚才我在山上和他们走散,迷路了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一下,嗯,请问大爷这里是那里?”

    为了不暴露目标,小小只能这样套取她的所在地,虽说有点吃亏,但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吃点亏吧。

    “青龙山,你让他在青龙山下的龙王庙等着吧,我们一下山他就到了,从这里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老爷子笑着有些狼狈的小小,心想小丫头刚刚可能是遭难了否则不能这样一身狼狈,哎,真是一个可怜的丫头啊!

    “谢谢你大爷。”小小礼貌地将手机还给大爷,然后默默地跟着他顺着山路往下走,紧张地聆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一点也不假,越往下走山路越是湿滑,紧紧十几分钟,可怜的小小同志就已经跌了好几脚,一条天蓝色的短裤跌的全都是泥,都快不出本色了。

    好不容易坚持地走下了山,就到了欧阳朔那辆耀眼的黑色路虎,一种死里逃生的激动跃然而起。

    不顾浑身疼痛地冲了过去,想也不想地紧紧地抱住那个满脸焦急转为激动欣喜的男人,泪水,就那样打湿了黑色暗银色条格冰丝衬衫,重重地哽咽过后,不好意思地站直身子着一脸慈爱笑意的老大爷讪笑地点头说道:“大爷,谢谢你,我还以为我再也回不来了呢。”

    老大爷轻笑地摇了摇手说:“不用谢,年轻人以后还是不要轻易地一个人上山,毕竟这山上什么东西都有。”

    他老人家,就是没好意思告诉小小那个被废弃的仓库里,经常被警察叔叔作为第一现场排场,因为在那里已经有三个女孩被糟蹋死了。

    他们刚跟老人挥手告别便听到山里传来的脚步声,引得两人霎时变色,连忙上车启动绝尘而去,扔下后面二十几个拿着****追逐的人一路叫骂着。

    “你,没有将东西交给那个女人吧?”呆坐在车上的女人,一路着倒退的景物,一面皱眉担心的着紧皱着眉头佯怒的男人。着他腰间若隐若现的**支和一个白色的纸袋。

    “你说呢?”男人不答反问,到让女人的心提了起来,刚才在仓库里她可是听得非常明白他手里的东西,对那个女人以及她的家族有多重要。

    “你傻呀,这样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能够轻易地交给那个变态,怎么能够这样轻而易举放过这样一个坑害社会坑害全人类的败类!”

    女人怒了,火红着一双眼睛闪烁着无尽地怒火,想起那个女人变态的誓言,都感觉丢人,你说这女人怎么还有这样败类的呢?

    欧阳朔佯怒地了气的满脸霞飞艳丽非凡的女人,咬着牙吼道:“你以为我愿意呀,不这样我tm能换回你这条小命吗,不这样你能现在还活蹦乱跳地冲着我大发脾气吗?不这样,我们的三孩子还有机会在到他们的妈咪吗?”

    霎时,某女蔫了,不复刚才怒火冲天一副要吃人的架势,憋着一张嫣红的小嘴,怯怯地着正在那面色黑沉开着车的男人。

    轻轻地拽了拽他的衣角,表示自己已经严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希望能够给一个改正的机会。

    某男斜眸睨了她一眼,终究忍不下那颗为她柔软的心,深叹口气,长臂一身将她拽进自己的怀里,柔声安慰:“我没那么傻,其实也是你电话打得及时。”

    说着话随手指了指车台前的白色纸袋。

    一句话,某女笑了。

    笑的阳光灿,银牙闪耀,艳丽苍白的小脸上霞飞满天。

    “这么紧张我,是不是被姐给迷惑了?不是吹的,我上学那会老招风了,我隔壁那小黑子成天地站在我家门口等着接送我上学……”

    某女调侃地先摆着自己的光荣历史,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关系又近了一层。

    “不会是一只哈皮狗吧,?*纷潘家⊥肺舶突蔚馗抛摺!蹦衬屑欢窳拥卮蚧髯牛涣诚园诘蒙哪撑?br>

    “欧,阳,朔!”某女咬牙,要不是在他还在开车,她非扑过去将某人给生吞活剥了不可。

    正在这时,着前方十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打横拦住了前方的路,一就知道是乔雅芝派出来的人。

    “趴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起来。”欧阳面色沉重地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咬着牙着前面十几个三八式****的男人,手急推车档加快车速低着头就冲了过去。

    砰,砰,震耳的**声声声震裂着小小的心上,担忧地微抬起头着始终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的人,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鲜红的血液,心跟着颤抖了起来。

    “欧阳,欧阳,你不要吓我好不好?我还没活够呢,不想和你一起车毁人亡。”

    “趴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起来。”欧阳面色沉重地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咬着牙着前面十几个三八式****的男人,手急推车档加快车速低着头就冲了过去。

    砰,砰,震耳的**声声声震裂着小小的心上,担忧地微抬起头着始终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的人,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鲜红的血液,心跟着颤抖了起来。

    “欧阳,欧阳,你不要吓我好不好?我还没活够呢,不想和你一起车毁人亡。”

    说着眼泪就不争气的地掉落了下来,而且还有更凶猛的发展趋势。

    “别哭了,还没死呢。”抬眸了已经穿过人形墙,也在听不到放**的声音,虚弱地轻笑了一下,坐直身子斜睨了一眼身边一脸担忧焦虑的女人说:“没事,就是贴着头皮擦破点皮,但这其中到底有多凶险恐怕就只有他们当事人知道了吧。

    咬了咬牙忍住身上的疼痛,垂眸了眼左臂和左腿上那汩汩流着鲜红血液的伤口,染上一抹凄迷的笑,女人如果用我的生命换取你和孩子的未来,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回头,着那紧追来的车辆,着那凶神恶煞般不停开**射杀这他们的人,小小突然有种的绝望的凄迷,宝贝们,要是老天能够再让我你们一眼,再让我抱一下你们柔软的小身子,妈咪一定再也不会吝啬兜里那几毛钱,为你们,我深深爱着的孩子们狠狠地奢侈一把。

    “欧阳朔,如果我们能够活着回去,你,你能不能陪着我们娘们吃一顿真正意义上的家餐,你不知道,孩子们有多渴望这一天。”

    虽然他们从未说,但那次去海洋馆,小小已经深刻地体会到了孩子们对父亲的渴望。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