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十四章|暗号?

    虽然尴尬,但终究是要说清楚的,这要是让凌枭的女朋友知道给人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好的,毕竟他不止一次地帮过自己。

    凌枭脸色黯然地着小小,深褐色的瞳眸里闪过一抹伤怀的暗光,随即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时间不早了,我们都回去吧。”

    说完又深深地了一眼桑琼,随后别有深意地轻点了三下车窗,然后轻轻地笑了一下,打开车门让小小和几个小宝贝上车绝尘离去。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西郊车库内聚集了十几个身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有男有女更配有轻型武器,和电脑程控装置。

    “头,这么急着把我们招回来到底有什么事?”榔头拨弄了一下他耀眼的黄发,一双浅蓝色的眸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乔老三又有行动了,这次的行动由乔雅芝负责压货,乔老三负责在兴东的码头提货,用的是当地地痞长毛的码头,这一点有点棘手。”

    凌枭一身优雅的黑色西服将他完美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

    “老大,什么意思?”一身火红紧身装的玫瑰皱眉。

    “这次,我们根本就无法抓到任何证据将他们惩治与法,最多也只是膈应他们一下,外加给兄弟们弄点外快。”

    凌枭冷魅地微眯了下眼,将手中的烟使劲吸到根部继续说:“乔老三是陆军c团的团长,提取军火随便找哪个理由都正当不过。

    至于乔雅芝更是身边带了一个安全套,陆军a区司令的侄子,也就是乔老三的部下,谁又能把他们怎么样,所以我们的任务是阻截欧阳朔干傻事,外加给自己搞点福利,懂?”

    “是!”

    “行动。”一声令下,众人做鸟兽轰然而散,如同从未出现过一样。

    “喂,哥,你好棒啊,居然成功地进入某公司的机密络系统里了。”惟心一脸小羡慕地着正在继续输入程序的哥哥。

    忽然皱起小眉头低声说道:“听说这一阵子老头子一直在被那个姓乔的女人玩,你说,我们要是把这份机密文件外加账本和资料给他,他会给我们什么好处呢?”

    惟愿皱着小眉头脸色认真地着电脑屏面,馒头般小手在键盘上上下翻飞着。

    “估计让我们住上漂亮的洋房和穿上漂亮的不能再漂亮的衣服还有好多,好多的好吃的是不成问题了。”臭美的萌萌又开始异想天开的做梦了。

    “哥哥啊,你说我们为那个生我们的人做这些,他会喜欢喝接受我们,会真心的给我们和妈咪一个温暖而又幸福的家吗?”

    惟心紧抿着唇,虽然明知道那个男人不是好父亲,但心底里还是期盼着自己的生身之父。

    “不是还有候补队员吗?如果他敢不接受我们,我们就叫凌叔叔爹地,就给他的后背染点绿,然后……哼哼,直接给妈咪打包送人,让他痛苦一辈子去吧。”

    一脸傲娇的萌萌同学,扬着小脸撅着小嘴不可一世地扭着她圆滚滚的小身子,向茶几走去,拿起一个火红的大苹果狠狠地咬了下去,仿佛那个可爱的红透的苹果就是她厌恶又好想念的父亲。

    夜风和缓地刮过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伴着阵阵的迷蒙缓缓地揭开新一天的篇章。

    几日来的炎热过后,终于迎来了夏雨的淅沥,透着湿雾的凄迷让人沉醉在小雨的沉思之中。

    透过车窗着人潮奔波在雨雾中的小小,微微地勾起好的弧度,随手拿起手中还未来得及的报纸,倏然瞪圆了眼睛。

    昨夜凌晨,龙门码头发生**战,一批军用物资神秘消失,乔氏财团不幸卷入其中。

    二十几个字直击的厉小小同学心里大爽特爽起来,娘的,这就叫做恶有恶报,叫你没事找人祸害我,找人打我,你这回还怎么得瑟。

    一阵舒爽的某女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地走下公车,着天空中绵绵的细雨,轻闻着伴着花香的微风,缓缓地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只是为什么才刚走了几步,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盛世集团二十八楼

    欧阳朔脚步轻快地向办公室走去,身旁的迪文着自己身边的boss弯着好的唇角,不仅有些脸红心跳起来,心想着,这样的男人不用说跟他那啥一次,就是亲一口那也绝对是的赚了。

    想到这里,忍不住慢慢地向他靠近了那么一点点,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就在走路时不经意地,假装不经意地轻触了他的手腕一下,瞬间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酥麻了起来,一张艳丽非凡的小脸也跟着速度低艳红了起来,抬眸深深地了一眼脸色黑沉的boss,瞬间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对不起,总裁,我……”迪文尴尬地咧开了嘴,不知道该怎样解释好,这会儿她可不再是在超市里面逛超市的那个八爪女。

    “迪秘,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职责和抄手。”尖利的话语,伴着冰一般冷然的凌厉让在场所有的人顿住了前行了的脚步,一副好戏般的模样着这位公司里第一风**的女人。

    着她脸色如调色板般不断地调换着颜色,着她羞窘的恨不得一下子钻到地缝里的模样的人顿时耻笑了起来,哼!丫的再叫你丫的仗势欺人,再叫你丫的没事卖弄风骚,这回好,没色好,踢到老板这块铁板了吧。

    冷漠的转身走进办公室内的欧阳少爷,也不呆愣在走廊里的人,烦闷地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开始阅览。

    悦耳的铃声悄然响起,一来电显示居然是还债女,唇角再一次不可抑制地扬了起来。

    “喂……”悦耳柔缓的声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那声音里带着一股子温暖的味道。

    “如果想要在到这女的,就乖乖地将手上所有关于乔氏的证据送到乔氏大楼里去。”冰冷狠辣的声音瞬间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

    “你是谁,我凭什么相信你,叫小小听电话。”压下狂乱心的欧阳朔,黑沉着一张脸上写满了焦急与担忧。

    “啊~,欧阳朔,我没事,不用搭理他们这些,啊~”

    “小小,小小~”这回欧阳先生是真的体会了一把心急如焚的滋味。

    “听准了?就立马乖乖地给我送过去,否则,半小时以后,我就会让你到她身体的某一个部件。”

    “证据?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这里根本没有你们所要的东西,你让我拿什么来换人。”

    “别tm的给脸不要脸,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后就等着给她收尸!”

    一句狠话过后,就是让人心颤的忙音,气的欧阳朔恨不得将电话摔到地上去。

    愤恨地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了起来,咬着牙站起身着窗外如蝼蚁般的车辆,尽量低平缓疏松自己紧张的心绪。

    “苏,小小让他们绑架了,怎么办?”遇事向来冷静的欧阳此时终于丧失了以往对事情的判断能力与睿智,这或许就?*匦脑蚵野伞?br>

    “什么价?”对方言简意赅的答复明显让某人不满起来。

    “要乔氏的犯罪证据,我tm哪知道啊,要是有那个狗屁证据我们也不会只是发那么一点点狗屁照片不是?”

    欧阳朔有些急了,还有四十八分钟就一个小时了,如今他两眼一抹黑,难道真的着小小她去送死吗?

    想到这里,心揪痛的的恨不得窒息了起来,紧紧地抓住胸口煞白着一张脸咬紧牙关着一片茫然的电脑屏。

    “怎么会有邮件发过来?”焦急地点开文件夹,瞬间恍然,一抹笑容慢慢地爬上了他的眼角眉梢。

    着那上面所有的内容以及记录,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乔氏在这当间为什么这样疯狂了,还是他家宝贝最厉害!

    此时某人却忘了一个更为残酷的原因,如果没有此次事件,相信厉小小同学也不会遭受人绑架,更加不会危及到他和她生命危险不是?

    当厉小小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破旧的仓库里面。着从三米高的露天窗,动了动有些酸麻的身子,响起刚刚在和欧阳通的电话,心里已经明了了一切。

    她不想做他的累赘,更加不想就这样丧失了自己的生命,要知道她厉小小同学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一身轻,她还有孩子要养,还有一个年迈身体不怎么好的老妈要照顾,怎么能,怎么可能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为了那个不知道能够救自己的渣男儿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动了一下手腕,发现绳子并没自己想象的那样紧绷,凭她逃跑多年来的经验,这点捆绑小把戏简直就是小cose。

    两只胳膊抖了抖,又转动了几下手腕,轻轻松松为自己松开的绑绳,随即站起身抖了抖自己酸痛的腿,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一个助跑接着一个堆了几代水泥的垛奔住了那个三米多高的窗台。

    只是,刚刚打开天窗,就听到了门外****的声音,想也不想推开窗户后,直接跳向另一边水泥堆,将自己的身子躲藏了起来。

    声东击西一项是她的强项,而且从未失手过,希望这一次也一样能够逃出魔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