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十三章|遇袭

    着他郑重地点了点头轻笑了一下,转头又对着长毛说:“你派人**扰就好了,生意与舆论都不好,还怎么做生意?”

    阴阴地一笑,眯起他那双勾*魂的桃花眼笑道:“至于商业方面的挤兑就全凭着和四少他们的合作了。”

    “欧阳,最近总有黑客袭击你们的电脑系统……”莫翰文轻笑地着某男得意洋洋的模样,心中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

    想他黑客的鼻祖,敢动他歪脑筋的那几个人无非是他老兄最最亲近的那几个人,而敢使坏又让这老兄洋洋自得的无非也就是这小子的种。

    “呵呵,才几岁呀,就敢这么嚣张,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哈~”后面那句话打死他也不敢说,谁人不知欧阳那小子蔫坏蔫坏的。

    “哥们就不信,你小子有那良好地因子?”欧阳朔挑眉,坏坏地着莫翰文。

    着欧阳那浑身上下的得瑟样,某人就有一种想要将他拖出去扁踹的冲动,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可不想到了最后挨揍的那个人变成自己,而且他也不想和国宝作伴,因为这小子打人专门打脸。

    轻笑了一下,“我这不是还没有找到可以和我匹配的良好伴侣吗?否则一定不比你小子差。”

    说完,心里居然也开始期盼了起来,若是他将来有了宝宝,会不会也像欧阳家的几个小布丁一样聪明漂亮啊!

    “先说好了啊,若是兄弟我有了儿子一定得把你家小公主给我做儿媳,那小丫头腻精腻精的,一就是个揣着满肚子坏主意的小人精。”说完美美的就笑了起来。

    “那我们家就生姑娘,好歹基因好,而且你老兄也有钱。”捞不着姑娘,儿子也不错,就是可惜孩子的上人家去。

    旁边的两人一起起哄,剩下眼泪巴巴的长毛在那里憋屈着,“哎,你和你老婆还生不生啊,现有的咱没份了,再说我媳妇儿还不知道在谁家丈母娘肚子里打转呢,所以咱只要小的适当的。”

    “喂喂,你们有完没完,别忘了你们连媳妇影都还没见呢,着什么急?”嘴上是那么说,但紧抿的唇角却弯起了好的弧度,但是,一想起今天下午的情境,心,又开始堵了起来。

    冷漠地站起身着自己的兄弟说:“你们随意玩,该找乐子找乐子去,所有的帐报我身上去。”

    抬腿准备走的时候就听见身后的舒启华叫嚷:“得,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老子可不敢在危险的时候碰地雷。”

    说完旋风般地刮走到欧阳身旁,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抱着膀往外走。

    “有那泡妞的功夫都不如回家,好好伺候伺候自己的媳妇了。”莫翰文说着也站起身回头瞅了眼,呆坐在那里发愁的长毛。

    “怎么,你那妞还没摆平呢?”

    “妈的,就是惯得。嫌老子脏,不让老子碰。窝囊死老子了。妈的你说老子花钱玩妞,怎么到了那丫头嘴里就成了老子花钱让人轮了,啊!你说说,有这理讲吗?”

    气闷的长毛重重地吸了一口烟,抬眸着哥几个像是瞅怪物一般的眼神着他,然后深表同情地点了点头。

    “其实吧,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只不过我们是自己挑选人让人干,而且还是花大价钱的那种,说白了就是sb型。”

    莫翰文郑重地点了点头,满脸赞同地答道:“还好,我洁身自好,从来不做sb事。”说完哈哈大笑地着曾经疯狂游戏花丛中的某男,直气的欧阳同学直接撩蹄子。

    晚风徐徐,伴着阵阵的花香让人陶醉舒爽。

    “爹地,今天的鱼头汤真的好好喝呀,还有松鼠鱼真的不是普通的好吃哦,呵呵,爹地,哪天再领小宝贝来吃好不好。”

    “还要大鲨鱼。”得,一顿饭。这三小家伙直接卖国求荣。厉小小同学有种捂脸的冲动,心说宝贝呀,你们的妈咪就这样不值钱吗,一顿饭就直接打包送人了?

    “妈咪,你还是你家大宝宝好吧,都到这个时候了还监护国土,没卖妈求饭。”

    一脸小严肃的厉惟愿绝对不放过任何讨好卖乖的机会,扬起那张酷似某人的脸颊期盼地着抱着自己的妈咪,稚嫩的小脸居然还撒娇地轻蹭着妈咪粉白的小脸。

    “那大宝贝想要什么奖励呢?”小小哼笑,他家这几个小混蛋心里打得什么主意,她还能不知道?

    “呵呵,再请宝贝去一会海洋馆吧。”叔叔那里是肯定不行的了,只有从抠妈这里下手了。

    “行啊。”一句话直接让三个小宝贝眼里直冒银光。

    “第一次先把惟愿卖了,谁让他是老大呢……”话还未说完便被某小孩直接嘟嘴,哀嚎声直接在耳边响起。

    “妈咪,你怎么这样啊!呜呜,你不要宝贝了。”扭着圆滚滚的小身子不满地使劲撒娇。

    “妈咪,不带你这样的。”旁边那俩也立马加入战壕之列,一副你不答应就闹给你的模样。

    在地下车库里几个穿着花里胡哨的男人,抱着胸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着他们。

    “厉小小。”

    “有事吗?”这些人她认识吗?

    “保护好孩子。”凌枭警惕地着几个男人眼眸中闪过的一模寒光,着他们从背后拿出的铁管钢刀,值吓得某女脸色煞白起来。

    她厉小小一没gouyin人家老公,二没抱谁家孩子下苦井,干嘛要要下这狠手啊。

    “妈咪,我们保护你。”别说,到了这真章的时候就到男孩了,不像某小孩吓得直接躲到妈咪身后偷着哭去。

    可是当妈的哪能真的让自家的宝贝,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自己去性命去保护自己去。

    如老母鸡一般将孩子们护到自己的身后,,一双眼紧盯着正在和那些家伙打在一起的凌枭,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帮着他们打坏人的人,哎?那个穿着一身浅蓝色休闲装的女人怎么着那么眼熟呢。

    “妈咪小心!”一声稚嫩的怒吼总算将神思漂游的小小拉了回来,着自己家俩大宝贝上下夹击地飞起他们的无影脚,直接将那个穿花格子衬衫的偷袭男打到在地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骄傲,同时也抱着自己的小公主上去狠狠地给了那个家伙几脚。

    抬眸着凌枭旋风般地打跑了几个混混,眼睛眯笑地走上前说:“谢谢你们救了我们。”

    “老同学,你不会是忘了我这个昔日的好友了吧?”桑琼有些伤心地睨了小小一眼,样子虽然有些冷冰,但眼眸中却是深深的挂念。

    她身边的帅哥好笑又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抬眸带着审视探究的模样着厉小小同学。

    “桑,桑琼,真的是你!你不是去国外了么,怎么会一下子出现在我眼前。”

    “哈哈,臭丫头总算是想起我了。”桑琼狠狠地拍了她一下肩膀,疼的她直呲牙。

    “姐姐,你的身手好棒啊!不像某女胆小如鼠,遇到危险就往后躲。”惟心一脸鄙视地着嘟着嘴翻着白眼的小不点。

    “人家是女孩胆子小很正常啊,再说了,保护女士是你们作为男人的职责懂不懂?我在给你们一次表现的机会,居然都不感谢我。”

    强词夺理一向是萌萌的拿手好戏,这不立马拿着理亏当成本讨人情来了,一般人谁能做得出来这厚颜无耻的事情来。

    “李萌萌同学,厚颜无耻强词夺理到你这种程度,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了,你老人家就不怕来阵雷直接将你劈死,省的你没事在这里荼毒我们这些善良的人。”

    厉惟愿表情严肃地一口气说完,这恶毒骂人不带脏字的话语,直接将身边的几个大人乐的喷笑出声。

    “呵,你说这么一点点的小家伙脑子里,怎么装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啊。”舒启华轻笑地摸了摸惟心的小脑袋,一脸宠溺的笑说。

    其实他更笑说的是欧阳那个冰山,怎么会生出这样聪明可爱又漂亮的不得了的小家伙。

    一直在闷笑的凌少欣喜地一把抱起惟愿,在他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之后,“嗯,真没想到我们家小宝贝这么英勇无畏,才这么一点点就知道保护妈咪和妹妹了。”

    一句话让三个宝宝瞬间点亮了希望之光,同时也让某女瞬间红了一张俏脸。

    我们家,多么暧昧的词汇,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还要不要活啊!

    桑琼和舒启华则各怀心事地互了一眼,带着担忧和复杂的情绪让人说不清道不明。

    “凌少哪天办喜事啊?”桑琼挑了挑眉,坏坏地笑着说。

    “要不要通知一下玫瑰姐。”一句话成功地让凌枭黑了脸,警告地瞪了她一眼冷哼道:“我的事情不用任何人管。”

    “我想,你们都误会了。”小小好像从中出了点什么,探究地着面色各异的几个人。开口说道,语气更是尴尬的想要钻进地洞研究一下地球是怎样构成的。

    “凌先生是我孩子们认得干爹,他也非常的喜欢孩子们,所以……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关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