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十二章|憋屈哥的诞生

    “行啊,有种你就试试!我将来谁tmd后悔的直哭!”欧阳朔呲着牙瞪着眼发狠地指着畏惧的恨不得直跳脚,却又死撑着的小小吼道。

    一向情绪不外漏的欧阳同学,只要碰到厉小小这个死妮子非得破功了不可。

    “那你就等着好了。”厉小小同学不怕死的勇气堪比咱中国******党员,直恨得某男恨不得立马掐死这个拗的死丫头。

    “……”某男着无所畏惧的某女潇潇洒洒地走出地办公室,直气的头顶冒烟而毫无办法。

    六月的余晖如金般洒满大地,伴着晓晓的清风让人一下子忘记了白日的酷热难耐。

    着陆陆续续走出金色大厅的小小终于缓了一口气,还好这个阎王一下午不见人影,否则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

    快步地走出大厅,悲催的一抬头便到满脸黑沉的欧阳朔和她的秘迪文,顿时感到一排乌鸦从头上飞过,而且还伴着黑压压的一排鸟屎,衰透了。

    顿了顿脚步,低下头装瞎子聋子飞速地向门口奔去,一出门凉爽和煦的风伴着清脆悦耳的“妈咪”声,和凌枭阳光般温暖的笑容,浑身紧绷的身体也跟着飘飘然了起来,决然忘记了后面还有一个黑煞神的事实。

    “厉小小!”一声带着咬牙切齿的炮火声直轰的某女浑身一抖,迅速认清了事实,想也不想飞快地蹦上了凌枭那辆沉稳的路虎旋风般地离去,直恨得欧阳同学在后面直踹树,可怜的路边小树喂,它招谁惹谁啦。

    “欧阳哥,你怎么了?”司徒兰刚将车停靠在他的身边,就到某火爆男急速地上车喊道:“跟上前面的车。”

    不容置疑的命令,让某女一阵疑惑,但还?*怨缘靥又富印?br>

    “哥,你这是怎么了发那么大的火?哦,对了,今晚我哥生日让我过来叫上你一起去馨乐园庆祝。”

    司徒兰一边急速地开着车一边妩媚地笑道,一头墨绿色的大波浪长发炫耀地在风中飘荡,狭长的水眸微眯带着一种致命的盅惑,栗色的脸颊微微侧首着她心目中的神。

    “长毛不是说今天不聚吗,怎么又抽风了?”欧阳铁青着张脸紧盯着前面黑色的路虎,恨不得直接飞过去掐死那个干挑畔他抑制力的小妞。

    司徒兰一愣,明显没有想到欧阳朔会这样直接拒绝,干笑了一下,没有勇气告诉他这是她单方面的决定。

    这时着前面的路虎终于停下了,居然是一件海洋馆。

    着宛如一家五口的人一路欢笑地走进海洋馆,着那个身材健硕的男人手牵着他欧阳朔的孩子,怀抱着他欧阳朔的娃就有一种想要冲过去****的冲动。

    奸夫!某男在心里咒骂着,愤怒地就要冲下去找某女算账,却被一只麦白色的纤手拽住,回过头就到司徒兰讶然的脸颊。

    “哥,你不会真的对那个货动心了吧,要知道她只是你买来娱乐用的娱乐品啊?”

    “这不劳司徒小姐你费心,还有,只有尊重别人才是对自己的最好尊重,还有你不过是幸运地出生在一个良好地家庭里,否则你可能连她都不如,好歹她是靠自己的双手吃饭,你,除了有一张还算入眼的脸蛋外,还有什么?”

    愤恨地重重关上车门,也不脸色阴佞的司徒兰径直地向海洋馆走去。

    着前面一路欢笑欣赏海洋海底的‘一家五口’幸福美满的样子,想起自己那个冰冷无情的童年。

    突然之间顿住了脚步,他现在以什么站在他的老婆孩子面前,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连一个安定美好的环境都不能够给他们,又何谈一个温暖而又舒心的家。

    想到这里气恼的心平缓了下来,转过身压下心中所有的哀伤与气愤径直地向外走去。

    馨乐园高级vip包房内音乐声起伏,昏暗的灯光下司徒兰一边扭着她纤细的柳腰尽情地哼着那动人的情歌,而一旁的迪文则在那里疯狂地用手铃打着节拍。

    “干嘛把那奸细带在自己的身边,还嫌不够烦?”舒启华不悦地皱起眉着那个穿着墨绿色修身连衣裙的迪文。

    “冉小白,迪文你希望带哪个?”欧阳朔烦闷地眯着眼扫了一眼司徒兰,随后着半敞着衣襟的长毛哼道:“告诉你妹以后再给我+7当心我灭了她,哼!以为老子稀罕她呢!怎么想红想疯了啊。”

    随手抄起杯子里的酒灌了进去,咬着牙哼道:“也就是在你老弟的面子上,哥才一次又一次忍她背后的小动作,真还当老子是傻货啊,你以为老子像你那山货的老爸呀,放着自己的儿子不要替别人养姑娘呢!”

    嘴毒一向是欧阳前辈的优点,埋汰人更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长毛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拿起一罐啤酒眯着眼着在那里洋洋得意献唱的妞冷声说道:“她就是一个屁,以后哥不用我的面子,不行就扇,甭跟我讲绅士风度,他娘地,老子这辈子恨得就是她这样鸠占鹊巢的biao子。”

    “哥,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兄弟这亏可不能白吃啊。”苏启华面色冷沉地着欧阳朔,口气更是冷的活冻死个人。

    “兄弟,我觉得咱们几个兄弟中最最占便宜的就是老兄你了,即抱得美人归又了解了当年的事实真相,哪有你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啊!”莫翰文满口不赞同地嚷嚷。

    “要不你试试让你最心爱的人着你最怂窝囊的模样!”一句话让苏启华的脸彻底黑了,站起身一副要揍人的架势,同时也让现场献歌献舞的俩美女停了下来。

    “怎么了苏少,干嘛动这么大的肝火啊?”迪文娇笑地走过来扶住苏启华微晃的肩臂,媚眼清扫着坐在那里喝闷酒的欧阳朔。

    “滚滚,都给我滚出去,爷们家的事情不用你们这些娘们搀和,听没听到!?”

    苏启华借着酒劲吼了起来:“***长毛,老子你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有种刚才那句话你再说一遍!”说完站起身一把将迪文推到了一边,指着长毛微眯着眼睛吼道。

    一旁的莫翰文愣怔了一下,随即反映了过来。站起身对着迪文和司徒兰说:“我们哥们经常这样,不用挂心,打过吵过就完事了,你们赶紧回家去吧,别到时候一眼照顾不到再碰到你们。”

    “欧阳哥。”司徒兰不情愿地拉了拉欧阳朔的手,说什么都不愿意走。好不容易有一个和他近距离的机会,就这么措施了岂不是太过于可惜了。

    “妈个怂包蛋地,老子不收拾你,来是你皮痒了是不是。”苏启华怒了,报着****,拎起酒瓶冲着司徒兰身旁的长毛就打了过去。

    长毛一偏身子躲了过去,吓得司徒兰惊叫地抱头跑开,抬起一双狭长的水眸委屈地着在最最关键时对自己置之不理的某男,哀怨地喊了一声“哥哥。”

    某男权当没听到,烦闷地挥着手像赶苍蝇般的吼道:“还不赶紧给我滚,真想在这当叉烧包啊。”

    吓得一众美女迅速撤离场地,离开这个危险十足的地方。

    “终于安静了,吵死了。”苏启华一下子失去了刚刚暴躁男的嘴脸,一脸的温润柔和,清澈的眸光也散发着淡淡柔和的光芒。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那个贱女人这一阵子一直在对我们的公司施压,工商,公安,质检以及环卫不停地在找我们麻烦,搞得我?*镜男庞约靶蜗蟛煌t谠诖笾诿媲盎倩怠!蹦参耐讶ソ艟墼谏砩系耐馓祝表懦了贾械哪衬小?br>

    “我说就聘请天使盟的人将老乔家的人一窝端了完事,何必这样大伤脑筋费尽周折。”长毛揉着自己刚刚剃完的秃头说道。

    “然后呢,等着中南海那些人查到你头上,去吃**子?”欧阳朔不嗤地哼道。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老乔家的势力那么大,那死丫头又那么的狡猾,难道真到要她将咱们哥几个都玩到她床上去?”

    长毛烦躁地喝了口威士忌,俊美狂野的剑眉不耐地皱紧着,烦躁地狠抓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

    “我发现你这脑袋剃了,多了个玩具了是不是,没事就上这脑袋上抓两把。”莫翰文狠敲了长毛一个暴戾笑道。

    “赶明个不要叫长毛了,叫秃驴吧。”苏启华也跟着起哄,完全忘记了刚刚的要打人的人是谁。

    “滚滚,麻溜的给我消停了,没三儿在想事情吗!”莫翰文摆了摆手,认真地着稳沉坐在那里的欧阳朔。

    “朔,你什么时候摆脱你那个破家。”长毛点燃了手里的眼,忽明忽暗的火光让他的整个人起来有些狰狞。

    “不急,慢慢来。”欧阳朔也就着他的火点了一颗烟。

    “搬家吗,总不好太过于大张旗鼓,否则就不好玩了,就像对付乔氏是一样的,等到她掉以轻心的时候在全面出击,打她个措手不及。”

    “要我们怎么做?”苏启华眯着眼等着他一报前耻的机会。

    “哼哼,你先联系京城四少,你们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想情分是绝对在那里吧。”欧阳朔弹了弹烟灰瞅着莫翰文说:“媒体和络这一块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