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十一章|休想离开

    老大惟愿则文明很多,走上前安慰地揉了揉妹妹黑亮的头发哄宠地说道:“衣服不过是一张皮而已,不穿又不会缺些什么。

    呐,你我们从小穿着地摊货的,长得是不是比那些穿名牌的家伙们都漂亮啊,是不是比那些花大堆钱买好吃的家伙都聪明呢?”

    说道漂亮聪明,小家伙们美了,因为他们一直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最漂亮聪明的孩子,所以每次受到欺负和辱骂的时候,他们都会很自觉地认为那些可恶的家伙,嫉妒他们比他们聪明漂亮,要不怎么会有天嫉英才这个词语呢,话说这句话好像是那个厚脸皮不要命的某女的口头禅吧。

    “嗯。”小丫头很有信心地点着头,雾蒙蒙的大眼睛霎时恢复了莹亮的光芒,她是英勇美少女,不必在意那些虚浮的东西,霎时虚伪的小心灵被一个名叫美名的词语给填满。

    叮的一声提示音,打破了小家伙默默的欢呼声。

    回头一,几个小家伙不自觉的有些傻眼。

    “下次记住做完事擦屁股,省的警察叔叔找你们喝茶。”

    着荧屏上晃上来的消息,惟心无声地擦了一把冷汗,来做事情还真是不能太得意,否则真的一定会出错误的。

    查了一下消息来源,居然是……

    被发现了,而且还是他们偷盗不到五分钟就被现场抓包,来自己的这个种猪老爸也不是表面那么的无用是不是?

    有些不服气地微嘟起小嘴,胖乎乎的小手迅速地打了几个大字。

    “拿自己家的钱不犯法,这是一点点小利息而已。”

    “小子,长能耐了是不?”某男在荧屏的另一面翘起了冷魅的唇角。

    “儿子教训老子是必须的,谁让你是不争气的猪呢。”某小孩有些不道德地直接骂人,因为他通过********头到了某个角落里穿着暴露的女人。

    某小孩的心登时就是一痛,愤恨的心越发的冷酷起来。

    欧阳朔面色登时阴沉了下来,“着荧屏上的那句‘儿子教训老子’唇角又不知不觉地勾了起来,微皱起的眉头想着这小子为什么那么大的火气?

    “欧阳哥哥,你我刚买的这件衣服好么?”妩媚狭长的眼眸带着三千瓦的电流直奔欧阳朔而去,直电的某男心里直突突。

    “欧阳哥哥~”司徒兰纤长的手臂缓慢地勾勒住欧阳朔僵直的脖颈,缓缓地在他性*感的薄唇上印上自己的香吻。

    欧阳朔的身体一阵,急忙躲开她的香吻,关上笔记本,推开她香艳柔软的身子站起身向窗台走去。

    忽然想起某小孩的话语,脸色一沉,推开缠过来的温香软抱,“你和你哥说完话了,我天色也不早了,赶紧回去吧,别到时候被小报记者报道出你的不良绯闻。”

    “欧阳哥哥,不嘛,人家今晚就要留下陪你嘛。”司徒兰直接坐到欧阳朔的腿上,心想你能包那些小明星,我差啥。

    “兰兰,别闹。跟哥回家去,太晚了。”说着毫不留情面地拉起死赖在欧阳身上的司徒兰就走。

    “哥~”

    第二天,几个小家伙一起床就到了放在茶几上的报纸,着那张硕大的头版头条。

    盛世集团总裁夜会女星,又是一个缠绵夜的报道。照片上的欧阳朔扬着他特有的邪魅笑容,怀抱着一个浅紫色穿着浅紫色连衣裙的长发女人,等待着她热情地献吻。

    撇了撇嘴,“尺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昨天不是还和那个名叫什么salve的清纯女星吃饭,你侬我侬的吗,怎么今天就又换人了,还真不是普通的快哈。”

    惟心嘟着一张小嘴,心里说不出的气馁与失望。

    他们时刻提醒着他他们的存在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将他们的接回家,能够像其他的孩子一样拥有一个温暖而幸福的家,可是他们的爹地呢,除了花心还剩下什么?

    回头了一脸沉闷的老大惟愿,恼火地说:“哥,我忽然觉得将妈咪交给那个种猪是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你齐叔叔,还有凌叔叔哪个不比他强啊!”

    “可是,他毕竟是我们的亲爹啊!”萌萌大眼湿蒙蒙的上去格外的惹人怜悯。

    “虽然他比较的差劲,但萌萌还是希望能够会到爹地的怀抱。”

    “那你就跟着后妈过去吧。我和惟心是不会搭理他这种人渣的。”惟愿气哼哼地吼道,吓得萌萌眨巴着大眼,憋着小嘴巴巴地着他不敢吱声。

    “那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惟心跳下沙发一脸严肃地着自己的哥哥。

    “偷偷地收购他的股票,慢慢地挖空他的公司,让他彻底变成一个穷光蛋,到时候他还拿什么去保养明星,勾搭小妹去。”

    惟愿脸色阴沉地说道,幽深的眼眸,冰冷的神情居然和某人在处理事情时的模样如出一辙。

    同一时间,我们可怜的小小同学顶着办公室呼呼的冷气辛苦地工作着,胆战心惊的小模样一度让旁边的小秘和业部经理抿唇低笑,但是她也没办法呀,今天欧阳少爷一来公司就跟抽风一样,瞅哪都不顺眼。

    虽然针对的不是她,但那也够让人胆颤的了,她可不想在这样美好的一天光荣地成为黑兮兮的炮灰同志。

    下午的时候,小小同学率先吃完了午饭,想着还有两份文件没有整理出来,于是就直接进了她和欧阳朔的办公室……

    那一霎那,小小感觉天雷碰上了地虎,轰轰的撞得自己的脑子直发晕,这是神马情况,椅震还是办公室粉红事件。

    性*感妖娆的公关经理米倩同学衣服半脱地跨坐在欧阳朔的身上,忘情地舌吻着某男,一双纤细白嫩的小手顺着他洁白半开的衬衫伸了进去,吱吱的亲吻声环绕着整个办公室,可谓是绯色撩人啊!

    张目结舌地欣赏了一会限制级的场景,直接呼了一口气向转身向外面走去。

    “站住,把这份报表给我打印一遍。你可以给我滚了。”

    欧阳朔冷漠地推开身上的八爪鱼,脸色阴沉的可以捏出水来。

    心里像赌块棉花似得厉小小涨红着一张脸,狠狠地了一眼无处不发春的某男,顶着米倩那恨不得****的目光向办公桌走去,快速地拿起桌上的报表,转身旋风般地离开令她尴尬气闷的空间。

    也不知道为什么,出来后就觉得自己的两只眼睛发胀发酸,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想想或许是了不该的东西了,所以要起针眼。

    烦闷地着手里的报表,对着它发了一会呆,憋闷地瞄了一眼整理好衣服出来一脸警告意味的米倩低下头,继续手里的活计。

    再进去的时候,就到他们的种马头在里面刷牙洗脸,心里一阵愕然。

    这是怎么一回事?美女啃完不是应该回味无穷吗,怎么还一脸的嫌恶啊?既然如此,干嘛刚才还一脸陶醉呢?男人啊,真是一个难以理解的生物。

    摇了摇头,将报表放到办公桌上就准备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带着恼火的磁音。

    “在我受到别人非礼时,为什么不主动站出来而选择逃离!”

    这是质问吗?“丫的,你们一脸享受的在那里互啃关我毛事,你爱做受与我何关?难道说你跟你老婆上床还得我在旁边着不成。”

    这话有点恶毒,但某女感觉解气。

    欧阳朔阴黑着一张脸着她,然后猛然站起身,吓得她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随即撒腿就像外跑去。

    勒了个去地,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位爷要吃人她还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

    只是,到了虎嘴,还有逃生的可能吗?

    一只如铁钳一般的手臂紧紧地抓住了她,一带便撞上了那堵肉墙,撞得她眼泪都差一点掉下来。

    刚要抬起一双泪萌萌的双眼控诉,就被突袭而来的俊脸怔呆在那里。丫的,这家伙欲求不满,是报复我刚才打扰他的好事了?

    反抗,我反抗,我使劲反抗。可是为什么无论自己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这家伙的铁钳啊!

    气恼中曲起右腿对着男人的宝贝就袭了过去。

    “你认为,我有那么蠢吗,被你一而再地袭击中标?”咬着牙,脸色阴沉的像是要****的欧阳朔,死命地钳制着她的双肩,不顾她疼得发白的脸阴狠地着她。

    爹个尾巴的,这妞是不把他折腾残了就不肯罢休是不是!还是准备另搭灶再找小白脸啊!

    狠狠地将她推开,眼着她重重地撞到门上,从兜里掏出一颗烟来,点上,重重地吸了一口,抿着唇着她说:“不要肖想那些没用的,你给我记住厉小小,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我欧阳朔的女人,不死不休,不信,你就试试!”

    小小很怂地缩了缩脖子,又十分愤恨地回视着他,“你认为这样有意思吗?纠纠缠缠一辈子,两个人一起痛苦,搞得孩子们也跟着揪心。或者你认为你老人家的魅力大,一定会让我拜倒在您的萝卜裤下?再或者您认为您是杨贵妃美丽压锥,迷倒一片啊,嗯?”

    舌毒的小小在这一刻全然忘记了自己还处于人家的地盘上,全然没有嚣张的资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