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十章|美女救英雄

    女人肆无忌惮地仰头狂笑着,魅惑妖娆地身子随着音乐的扭动而渐渐地luolou出来,最后只剩下她神秘而若隐若现的情趣内衣,丰满火辣中带着不可一世霸气慢慢地俯身在男人的眼前。

    硕大丰润的隐而不漏的丰满缓慢地带着挑畔地划过男人因药物而逐渐涨红俊脸,着男人愤怒羞辱的绝美脸颊,一抹泄恨的快感拂过心头,纤白柔腻的玉手沿着他性感完美脖颈缓缓地下滑,带着盅惑的挑逗着男人逐渐紫青的脸颊。

    “滚,滚,不要妄想我屈服你!”

    床头束缚着他的****被他挣裂地咔咔直响,愤怒地头颅使劲地摇晃着想要躲避那屈辱的触碰。

    “哦~是吗?可是你的身体可不是这样想的。”女人媚笑,嫩白的柔缓地轻碰触着男人血脉喷张的巨硕,着他无法抑制的呻吟,禁不住仰头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舒启华,你不是狠man很骨气吗,干嘛要lang叫,干嘛要一脸**的享受地挺起你的硕大,嗯?哈哈哈哈,你可比欧阳朔那鸟要诚实的多,那丫的搞了半天就一太监,碰到女人居然挺不起来,哈哈哈。”

    女人轻蔑地站起身,拿起桌旁的鞭子,鄙夷地着床上难受地不停扭动着身子的男人。

    “还想要吗?”魅惑的眼眸仿佛散发着盈绿的光芒,一种叫做报复的很烈霎时划过她艳丽绝尘的脸颊。

    侧过身,t字形内内凸显着女人俏丽肥臀,带着盅惑的纤白玉手缓缓地划过她的丰臀,然后背对着他缓缓地弯下腰随着屋中轻柔的音乐慢慢地扭动着身子,弯下她完美的腰身,显露处她****的透点。

    不要说是一个被下了药的男人,便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也未必坚守得住自己的信念,除非……他是太监。

    男人在床上粗喘着气,屈辱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泪缓缓地自眼角流下,然后猛然地睁大眼睛怒喊:“桑琼,桑琼!我爱你,爱你,你懂不懂!”

    啪的一声鞭响,男人的身体一抽搐,血红的眼眸漾起一抹冷冽的冰刀,迸发着屈辱的怒吼与忿恨。

    “喊,喊啊,我倒要那个sao货能听见否,我倒要她是否能够把你从我手中就走。”说着啪啪又是数鞭抽裂在他白皙健美的身体上。

    一道道血印带着侮辱的鞭挞抽裂声镶印在他完美的身体上,一道道,一点点打磨着男人的自尊。

    嘭!狰狞张扬的喊声还未得到回复,就听到一声巨响。

    吓得身体一颤的女人诧然地回身着这个不束之客。

    一身简洁的黑,简约干练而又不失张扬的设计,又恰到好处地凸显出女人美丽而娇好的气质,神秘中带着高雅的素然,只是一条深褐色宛如蛇皮般的软鞭缠绕在她的手臂上,破坏了她整体的美。

    一甩她亚麻色马尾长辫,含水的凤眸迸射出利刃般的寒光,直射的乔雅芝狠狠地后退了一步,随即走廊里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十几个穿着黑色水印着骷髅图样的男子涌了进来。

    乔雅芝黑沉恐慌的脸孔显出一抹得色,拿起床头的睡衣披在了她妖娆绚丽的身上,邪魅地着床上一丝不挂难受的浑身紫红的男人。

    “再过一个小时,你男人就会血脉爆破而亡,而你则会成为新一时代最最冤枉的寡妇,哈哈哈。”

    咔的解锁声,让一旁狂笑的乔雅芝面容一僵,随即一条软鞭在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缠在了她完美白皙的脖颈上。

    虽然她乔雅芝会一些近身搏击,但到了人家专业人士这里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软鞭随手一拽她便如小鸡仔一般飞到了她的面前,素手一点她就如同木头似得怎么的都动不了了。

    “琼,你快带他走,这里交给我们。”从门外冲进来的欧阳朔和莫翰文他们一边和黑衣人厮打一边焦急地喊道。

    这时一只手臂如蛇般缠绕了上来,粗喘熟悉的气息萦绕在耳边,引得她身体一颤,娇俏艳丽的美颜霎时火红了起来。

    “桑儿,我的桑儿不要离开我。”沙哑黯然的嗓音带着无尽的隐忍和伤痛揪的她整个心都痛了起来。

    桑琼咬了咬柔嫩水润的唇,就着他缠绕上来的手臂将他扛起,快速地解决掉朝她攻击而来的黑衣人,闪身出了房间,随手进入了自己相隔不远房门。

    趔趄地将他扶进门,还不等站直身子,便听到嘭的一声关门声,怔愣的她还反应过来,便被铺天盖地的吻所覆盖,热辣火爆的索求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点燃,无措生涩的心被他一句句,“桑儿,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所揪痛。

    刚要挣扎地手就这样尬在了半空中,随即在天旋地转中迷失了自己。

    此时,套房中的另一个房间内,则是另一番景象。

    女人穿着洁白的睡衣优雅地坐在椅子上,身后站着十几个她的保镖,面带讥讽地着站在不远处的三个气质各异面容极为俊美的男子。

    “欧阳总裁好巧啊,又见面了。这个场景是不是很熟悉呢?想一起来玩玩?嗯,np我还真就没有尝试过,相信滋味一定不错,到时候要不要邀请你呢?呀,我怎么忘了,您~那方面有缺憾,根本就玩不了,最多,也就做个受,你说是不是呢?哈哈哈”

    “你!乔,雅,芝,你这个无耻的女人。”欧阳朔咬牙切齿地着她,真恨不得一下子将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掐死,挫骨扬灰是最好。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身后的小动作,今天的事情不过是给你们一个警告罢了。哼!也不长脑子想想,我若是那样好告的,还能玩这些年?

    想要联合把我搞倒,也不想想他们的家族会同意吗?你们男人虚伪的面子不顾及了,社会的影响力,舆论等等不会波及到你们公司,家人,以及你们高贵的名声?哼,真是愚蠢之极,被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给玩了,居然还要大张旗鼓的告我,真是无用之极,无趣之极。”

    鄙夷地站起身,毫不理会地越过他们向浴室走去。

    “虽然是愚蠢之极,无用之极,无趣之极,但我还是要用法律手段还我们这些被你欺辱过的男人们一个公道!”熠熠生辉的幽潭黑眸泛起苒苒火焰,浑身冰冷如山的冷气仿佛要将整个世界冻结,冷冽地转身地向门外走去,带着毅然决然。

    “欧阳,不叫苏了吗?”长毛从后走过来,一把拽住欧阳朔。

    “人家和老婆好不容易才洞房花烛一回,你也忍心打扰?”莫翰文一脸嫌恶地瞅着这个没长脑袋的家伙。

    长毛尴尬地挠了挠脑袋,随即扬起一脸的坏笑,挑着眉说:“这么说,今晚还要好好的谢谢那个变态妞了,否则还真就没法**出桑琼这个冷山。”

    “要不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晚才出手?”欧阳朔不屑地睨了他一眼,郁闷地坐上自己的路虎,都怪那该死的乔雅芝,害得他都没能温香软抱。

    “哎哎。”长毛幽怨地瞪视着消失的车身,“真是的,就这样走了,难道乔雅芝那biao子就这样放过了?”

    “哎,你干嘛打我。”随即长毛捂着头冲着莫翰文吼了起来。

    “你没长脑子吗?人家都已经知道咱们要干什么了,你还顶风上,也不想想你现在手头上的证据够么,还有这件事情闹大了你让欧阳和苏以后怎么在家族还有业界上呆?一天天像没长脑子似得!”

    莫翰文鄙夷地斜睨了他一眼,坐上自己的保驾飞驰而过,只剩下在黑夜中咆哮的长毛。

    “哥哥,好了没有,有没有被人发现啊!我好紧张啊,这是不是就是做贼的感觉啊?”萌萌坐在电脑机旁,嘟着一张可爱的小嘴,神情紧张地着电脑屏前,白皙的小脸上挂着一层蒙蒙的细汗。

    “做贼?小丫头懂个屁,我们这不叫做贼,顶多,也就回家去把钱而已,是不是啊,哥哥。”老二惟心心虚地了眼聚精会神盯着电脑平面,小手不停操作的惟心。

    “嗯。操作成功,这只是取了一点点他欠我们的利息罢了。”

    一?*礁醋拍谛募ざ奈┰福跻醯囊恍Γ婕丛谄聊簧洗蛏稀盏闵难选?br>

    然后回过头,小脸红扑扑地着自己的弟妹,有种想要欢呼的冲动,但是若是他一喊叫,那么妈咪一定会在隔壁听见的,到时候又免不了一顿挨罚。

    所以他们只能默默地欢呼,举了举小拳头表示成功,然后无法抑制地在地上扭起了小屁股,萌萌则开心地蹦着高抱紧了二哥低喊:“那我是不是就可以穿新衣服买爱吃的棒棒糖了,是不是可以买爱死人的米奇包了,学校里同学们都有,我都馋死了。”

    “你傻呀!”一个爆栗重重地打在了小丫头的头上,打的她闷哼了一声,眼泪汪汪地着历时凶神恶煞的两位哥哥身上。

    “你买了那些面子上的东西,还不得被妈咪发觉啊,到时候你怎么解释?做事一点都不动脑筋,就爱那些虚浮的东西。”惟心鄙夷地揪了下小丫头的白皙粉嫩的小脸宠溺地说道。

    腹黑宝宝坑爹记2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