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十九章|美女救英雄

    抬眸深了一眼一脸焦急的他,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

    “不了,家里真的还有事,改天我做东请大家好了。”说完冲着胖经理笑了笑,向门外走去。

    “这样做你就不怕三少收拾你。”着小小渐渐远去的身影,刘乔阴沉着一张脸怒瞪着一脸得意的胖经理。

    “我已经照他的话做了,人家不给脸我有什么办法。”胖经理轻蔑地了一眼面色有些狰狞的刘乔,兀自拿起电话向门外不远处走去。

    “老板,饭店被我搞定了,小小现在已经安全出门了,剩下的就靠虎子他们了。”胖经理走到无人的地方压低了声音轻声地说道。

    “是吗,还真是一条中心的狗哈!”欧阳平咬着牙签恶狠狠地吼道,回头就给了胖经理一拳,只是那拳头停在了半空中,侧首便到了小小阴冷的娇颜。

    小小怒视着一脸阴狠狰狞的欧阳平,终于想起了那个被劫的晚上,狠狠地一甩手抬腿照着他的肚子就是狠狠的一脚。

    “md,害我一回不够,居然还贼心不死哈。”

    说完又不解气地狠踹了他几脚,直痛的他满地乱叫。

    胖经理一把拉开小小,“快走,他们的人来了。”

    想也不想,拽着她就往暗处跑去,肥胖的身躯,随着跑动动作整个身体的肉肉震动了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在滚动的球体一般,拼命地移动着,汗水也随着他肥胖的圆脸的晃动滚动了下来。

    粗喘的气息,让一旁奔跑的小小听着都心疼。本来今天的事情就是针对这她厉小小来的,如今牵连着胖经理跟着受累,而且工作能不能保住还是两句话说,愧疚地回头了还蹲在那里喘气的胖经理,想起刚才在饭店里对他的态度,小小的心就更像是被针扎的一般。

    夜风缓缓地吹过,浅蓝色的短裙伴着她娇俏的身影,屹立在一群身材魁梧的大男人之中,堪堪扶住的圆滚身躯与她的羸弱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她却依旧倔强挺立在茫茫的黑夜中,伴着嬴弱的昏黄,宛如精灵般炫耀着她的独特。

    这一瞬间周围的男子不得不承认,这样倔强而又美丽的她给迷惑了,震撼了。

    便是一直心怀鬼胎的欧阳平,此刻也感觉到自己的心居然漏跳了一拍,懊恼地爬了一下他凌乱的短发带着懊恼地诅咒说:“md厉小小,今晚你要是识相就乖乖地陪老子一夜,否则老子绝对让你不到明天的日出。”

    “真没想到,你堂堂的帝豪三少爷居然用这样恶劣的手段对付我这样的一个嬴弱小女子,还真是让我佩服之极啊,哼,可真是人贱之无敌啊!”

    小小掀起一抹嘲讽的笑,手则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秘密武器,时刻准备着这个贱男的下一步行动。

    “小小,不用管我,你赶紧跑,他们不会把我一个糟老头子怎么样的。”

    终于缓过气来的胖经理推着小小鼓足了勇气喊了出来,其实他真的很怕死,但是如果不保护好身边的这个姑奶奶,相信大少爷绝对会有生吃了他的冲动。

    俗语说得好,得罪了三少还有活的希望,得罪了大少绝对比进入地狱还要悲惨,因为他会让你活的生不如死。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他没能将倒霉的小小同学推离开危险之地,而是悲催地着那些如狼似虎的家伙在不断地向着他们走进,一点点,一步步,时时刻刻地踩动着他的心。

    哎~老婆,儿子永别了,如果您老子今天能够活着回去,一定tam的辞职不干倒霉窝囊地活了。

    小小缓缓地将胖经理推离开自己的身边,带着傲然的凛冽之气怒视着周围的所有,“想要我陪你,也得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说完狡狯的黑眸中闪过一抹寒光,扬起手中的防狼棍对着对面的人就是一顿猛喷,随即又是一按,只见原本还算光华的棍棒上居然出现一层尖刺,在昏黄的夜色下泛着幽绿的光芒,紧接着朝着人群不停地开始挥舞着,猛打着,所到之处一片哀嚎和躺倒。

    这时一个从后面爬起的男人,趁着小小不注意,一把从身后紧紧地保住了她,而前面的几个一机会到来想也不想地就扑了上来……

    小小狠狠地挣扎了几下未果,急忙将防狼棒反搥向身后紧抱着自己的人,并按下了强电压电钮……

    嗯,一声闷哼,还未将那个男人完全挣脱,就见扑面而来n个不知死活的男人。

    气恼地抡起防狼棒直击男人的身体,只是顷刻之间,所到之处哀嚎一片。

    重重地舒了口气,挑畔地扬了扬眉着对面仅剩的那几个目瞪口呆的男人,刚刚的那股戾气全部消失殆尽。

    欧阳平僵立在当场,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状况,他们堂堂的十几个大男人居然被一个小女子给撂倒了,而且还很没出息地疼的躺在地上打滚地上打滚。

    “哦,忘了告诉你们了,我这棒子上莫得是一种让人痛的痛不欲生的毒药,这个毒药狠毒,是一种罕见的草上飞的蛇毒,据说中了这种毒的人一个小时以后会浑身皮肤溃烂而死,所以很不好意思地奉劝各位珍重哈。”

    潇洒地收起防狼棒,得意地了一眼疼的在地上乱滚乱爬的男人们,拽起呆坐在地上的胖经理。

    一回身就到不远处含着笑的欧阳朔还有领着他那一众,被小小异常举动震得目瞪口呆的人,无声地着他渐渐扩大的笑容,那是发自心底的笑。

    这种感觉很好,真的很好,欧阳朔。因为不论有多危险,有多么的痛苦艰难,只要,只要一回身,便可以到你,站在我的身后,默默地保护着我,护着我,守护着我,这种感觉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谢谢你,谢谢你欧阳朔!

    迎着暗夜风,伴着戚戚的惨叫声,小小如黑夜中误入仙尘地仙子般,屹立在茫茫的黑夜中,带着纯洁灿烂的笑容,还有绝美面容上的那抹温暖,闪烁着异样光芒的眼眸直直地向他。

    “我的到来让你很感动是不是?”欧阳朔邪邪地歪着头着某女,目光深沉而狡黠,“要不咱来个以身相许的戏码。”

    逗弄的话语,让某女心底里那点感动登时飘散,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直直地向他的座驾走去,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命令道:“开车。”

    某男愣怔了一下,随即欣喜地眨了眨他那双潋滟璀璨的凤眸,勾着薄唇打了个立正敬礼的标准手势。

    某女带着撒娇地嗔怪与娇媚,扬起手就要去打他,却被他一把抱紧怀里,紧紧地感受着怀中温暖柔软的身体,感觉整颗心都快被融化了,随即也不管身后的哀嚎求救声,搭上他的超牛悍马飚驰而去……

    夜巴黎酒吧内,暧昧辉煌的灯光下闪烁着糜烂的酒香。

    优雅温柔的旋律里,歌手轻唱着不朽的情歌。

    “乔小姐您可来了,您,他在那里呢。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正是好时候呢。”一名穿着黑色吊带迷你裙长相妖艳的女子,见今天打扮的格外清雅艳丽的乔雅芝欢快地跑过来,指着不远处一个穿着银灰色蚕丝衬衫的男子轻声地说。

    乔雅芝艳丽无双的杏眼微微一笑,不着痕迹地躲开女子的五指神爪,抖了抖今天刚买的还没有喜欢够的宝蓝色连衣裙,精致嫩白的小脸上显出一抹艳丽的狰狞,白皙修长的手指对着那名女子一摆手,随即着她了然地转身向他走去,而显出一抹冷冽的讥讽的笑。

    “帅哥,一个人喝酒呢?”黑衣女子的手轻轻地搭上男子的肩,柔媚地着不停向嘴里灌酒的男子,狭小的眼眸里划过一抹寒冷的讥诮。

    男子缓缓地抬起他黑沉的冷眸,犀利如锋的冷光冷光直射的女子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僵硬地维持着刚刚的媚笑。

    “滚,最好给老子滚远点。”不耐地皱起眉头斜睨了这个打扰他喝酒的搭茬女子一眼,继续捧着自己钟爱的威士忌,烦躁地趴着他精短的黑发怒吼:“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给我一个理由好不好!”

    男子恼恨地锤了一下酒桌,狠狠地抓起酒桌上的酒瓶猛灌起来。

    女子狭长的小眼一亮,一抹得色爬上她画的精美的脸颊,小手一划一小戳白色的粉末撒进酒杯,随即端起对着那名男子柔媚地说:“喝了它,我就告诉你她为什么离开你?”

    男子显然酒劲已经上来了,冷沉精致的面容一片霞飞显得格外的艳丽盅惑,轻轻抬起手腕拿起那杯装着暗红色液体的酒杯一笑,迷乱中带着一抹迷惑人心的冷酷艳丽,霎时晃花了搭茬女子的那双芝麻大的小眼,在回神时,那杯酒早已倒入他红艳性**感的薄唇中。

    着他无力地趴伏在桌上,终忍不住伸出她那厚颜无耻的五指神耙在他那古铜色散发着男子阳刚气概的脸上狠掐了一把,随后转身与一脸得色的乔雅芝交错离去。

    “哼,舒启华,你也有今天。你不是挺聪明挺厉害的吗?”说着尖细的指尖勾勒着男子精雕细磨的脸颊,一张精致完美的脸颊由开始的冷凝慢慢的变成骇人的狰狞。

    讥讽的眼眸带着征服的炽热,微微一笑转身扭着水蛇一般的纤腰晃悠地向外走去。随后两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将晕倒的舒启华扶起向外走去。

    白炽的灯光下,柔缓的音乐缓缓滑过,一个身穿着宝蓝色暗花连衣裙,身材妖娆的女人一边扭动着她性*感纤美的身体,一边慢慢地滑动着她薄如蚕翼的衣裙,酒红****感火辣的大波浪长发也随着她的轻舞曼歌舒缓地飘荡着。

    抬眸魅惑地轻笑地着躺在床上浑身ciluo地男人。

    “乔,雅,芝”黯哑低沉的声音宛如大提琴演奏般悦耳动听,刺激的女人俏丽的脸颊越发的红润起来。

    “我说过,你是不会逃过我的手掌心的,人你家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哈哈哈,终究要躺在我的床上任我揉虐,哈哈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