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十七章|以一对五的单挑

    欧阳朔无辜地眨了眨他黑灿的眼眸,着自己高高的雄起,不免有些尴尬。

    轻轻地抖了抖自己的裤子,坐到自己的办公椅上,拿起一份文件狠狠地研究了起来,只是……这眼睛嘛,有些不听使唤地不时地向门外飘去。

    其实她每天的工作量还是很大的,不但要打印文件还要不时给某高级领导翻译一些外国邮件,真的是有些忙的晕头转向,而某些老板似邪魅不羁,但真正忙碌的起来,那绝对是和魔鬼有的一拼。

    一整天下来,不是忙着批阅文件,就是外出巡查各个分属公司和各个工地的进展情况,还有一系列的主管会议,基本上忙碌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有些顾不上。

    这样忙忙碌碌中过的倒也踏实充盈,好过从前的每一天的在为找活而奔波,在为每日的薪水不够家用而愁苦。

    如此匆匆的一个月后,夏季悄悄的来临,天气也开始逐渐地炎热了起来,但小小依旧每日里习惯了短裤大衫的装扮,不光是为了随意,也是为了安全起见。

    伴着昏黄的夜色,小小背着她的帆布大包急匆匆地往家走。

    “伴你的夜色朦胧,伴你的风儿依旧憔悴……”凄凉温婉的铃音带着冷凝的哀叹在夜空中响起。

    小小匆忙地拿起电话一是陌生号码,愣了一下按了接听键,“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你好啊,小小,我是那天在办公室里见的乔雅芝,还记得吗?”

    “请问有事吗?”女色魔光临,难道……

    小小在这里yy时,电话里的乔雅芝慵懒地端起酒杯,着对面那个穿着绯色衬衫的男子抿起嘴角喝了一口酒,来今晚又有得玩了。

    “没事,不过是想请你一起过来喝一杯罢了。”娇柔的声音伴着柔和乐曲,仿佛是一只还未睡餍足的猫咪般眯起她狭长而又微蓝的狐狸眼。

    “哦。不好意思,今晚我还有事就不过去了。”警惕的小小总觉得好像是哪有些不太怎么对劲。

    再抬头,总算发现为啥不对劲了。

    尼玛,电话一响。迅速四五个穿着各色衣服的男子向自己了过来,在应声回答后,几个男人立刻扬起不怀好意的笑,向自己走来……

    这还用想吗,一就知道是那个贱女人的鬼主意,生怕他们认错自己不是她厉小小本人。

    “呵呵,几位大哥这样着我这是为何啊,毛毛的?”小小一边假装害怕哆嗦地后退,一边做出脆弱的捧心装。

    “厉小小!”一个男人露出他猥琐的笑,另一个男人很配合的告诉她可爱的答案。

    “你们要干嘛?”小小有些肝颤地着像直接走来的,强壮的如牛一般的男人。

    “你。”言简意赅,又带着无尽侮辱。

    气……晕。

    厉小小同学两眼直冒火,这帮畜生真***尿性!

    偷偷地包里拿出了前些日子防身用的防狼器,那个她很久以前改造在发明的防狼棒。

    只见她对着那几个恶男,按了一下手中只有巴掌大的防狼棒,立即神奇的一刻出现。

    一股散发着刺鼻气味的雾剂直奔几个恶男而去,毫无防备的几名恶男立即发出刺耳痛苦的嚎叫,随即捂着眼睛嚎叫了起来,只见小小在一按,那巴掌大小的圆柱物体立即变得长长的,成为一个棒槌形的木棍。

    顶端泛着淡淡的绯红的光亮,轻轻地在那几个混蛋身上一触,便听到了他们杀猪一般的嚎叫声,然后一切就这样的停止了。

    几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就这样倒在大街上,连路过的路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只是顷刻间,那几个凶神恶煞的流氓就都乖乖地躺下睡觉觉了。

    洋洋得意的某女傲娇地一扬下巴,扫视了一下全场,带着帝王的霸气背起她那土鳖的布包,迅速地向黑暗溜去,此时不溜更待何时啊,这几个男人要消停也就五分钟的时间吧,连打0的时间都不够,再说了,乔雅芝那妞那么牛,报了警有个屁用!

    所以某妞在第一时间内很没出息地选择了逃之夭夭。

    所谓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是指的有报复能力的人,她就一虾米,还是选择虾米的第一作态吧——掩埋自己。

    奔到自家楼下的第一感觉就是安心,不单单是因为那温暖的小区霓虹灯,更多是那一丛丛一盏盏明亮的灯光,那是家的印记。

    一推开门,一股扑鼻的肉香迎面而来,稚嫩清脆的欢笑声,清洗了温暖了她那颗恐慌疲惫的心,一股朦胧的潮湿,带着死里逃生的酸涩与不舍。

    “妈咪,你怎么了?”惟愿惶恐地瞪视着红着眼眶颤着身子的小小,眼眸也跟着妈咪开始红润了起来。

    在他的认知里,妈咪永远都是坚强勇敢的,何时到这样脆弱恐慌的母亲。

    “能够,再见到你们,真的很好。”哽咽的声音带着后怕的恐惧,一字一句的哼噎了出来。

    是呀,今晚的那几个男人明显就没存了好心眼让自己活着回来,如今自己能够这样完好如初的回来,是如何的庆幸啊!

    “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小,告诉我。”孩子身后的凌枭还有李丽华从屋内奔了出来,扶着有些激动的小小教基地问道。

    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小小抬眸着自己憋着嘴哭涕的孩子们后,勉强地一笑说:“没事,就是几个地痞流氓罢了。真的没有什么的,呵呵呵,你们不知道那几个家伙被我整的有多惨。”

    说着拖鞋拎着大包就走了进来。

    虽然腿还是有些发软,但还是勉强地走了进来,只是最后还是跌进了凌枭温暖宽厚的怀抱里,虽然有些冷,但还是一个坚实的怀抱。

    “你怎么来了,事情都忙完了吗?伤怎么样了?”

    一连串的问题让凌枭的心一暖,轻笑地拍了拍消瘦的脊背柔声说道:“今天下午回来的,都差不多忙完了,你放心吧,我的伤啊早就好了。”

    说着将她安置在桌前,将桌上早已烤好的五花肉和着生菜放进了,小小那噼里啪啦不停的小嘴里。

    这下消停满足了,小小满足地眯了一眼,开心地指点着头,完全忘记了刚刚那个胆战心惊的时刻。

    “好好吃哦,依然你的手艺堪比大厨哦。”鲜香滑顺,还有淡淡的菜香真的是超好吃。

    “妈咪,吃我的。”萌萌一妈咪一脸享受的模样,立马插了一脚进来分宠分宠啊!

    “嗯嗯,宝贝最乖,最可爱了。”小小立马给了她一个大大香吻。

    “今天她才不乖呢,为了一个男人居然和薇薇大打出手,真丢人。”惟心立马揭底,外加一个挑畔的斗鸡眼。

    恨得坐在小小身边的萌萌直瞪眼睛,随即怒举起拳头昭示着她要暴力了。

    一旁的惟愿嫌丢人地捂了一下眼睛,随即抬起手,一人给了一个标准的厉氏大爆栗,然后饭桌上的几个小家伙消停了,彼此之间也不在斗嘴了。

    的一旁的凌枭嘴角直抽,这才这么一点点就有大哥范了?

    一旁的李丽华好笑地将身边的惟愿抱在怀里狠狠的亲了一口说道:“还是我们的惟愿啊有大哥样,都不用说话,就把这两个小的给收拾了。”

    一旁的萌萌不愿意了,但也不敢挑畔大哥的权威,憋屈地夹了块五花肉送到外婆的嘴里,“外婆,快点吃肉肉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吧,这嘴立马就给你堵上了,生怕你在说出点别的来。

    坐在对面的凌枭夹了一块烤好的鱿鱼放到小小的盘子里,仔细观察着小小的神态,这时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歉意地笑了笑,转身向厨房走去,再出来时,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了起来。

    吃完饭后,小小一个人在厨房里刷碗,着凌枭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笑着说:“还没去休息啊?”

    “告诉我怎么惹上乔雅芝那个女人的?”

    着脸色阴沉的凌枭,小小知道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无法隐瞒他了,便低下头低声说:“我也不知道,只是那天在办公室里到过她一回,让我给她拿咖啡我没给她拿。”

    凌枭点了点头,按照那女人睚眦必报的个性绝对有可能对小小做出这样事情。

    想了想又抬头着她那张沉静如水清雅靓丽的无暇脸颊,脸忽地就是一热,轻笑地低下头发现她依旧沉静在洗碗的活计中,心内虽然有些失落但更多的却是释然。

    转过身默默地走出厨房向阳台走去,手中却不停地按着电话键盘,像似在发短信?

    小小歪着头着背对着自己的某男,抿嘴轻笑了一下,心中更多的却是被人关心的温暖。

    第二天的清早伴着连夜的细雨,打开窗一股潮湿迎面而来,晶莹凉润的雨滴瞬间将还在朦胧状态的小小,从困乏中唤醒。

    走去洗手间狠狠滴用凉水冲洗了一下脸的小小顿时彻底清醒了过来,了自己拿浓重的熊猫眼,想起梦中恐怖的画面,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像似下了极大的决心般拿起桌上的大包和手机向外面冲去。

    “欧阳朔吗?嗯,你在哪,我找你有事,嗯,。”挂了电话,想也不想直接打车向欧阳朔的别墅奔去。

    “有什么事非得这一大早上说,你不知道打扰人好梦是很不道德的事情吗?”欧阳朔带着浓重的起床气从里面出来打开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