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十六章|狗血的误会

    “什么事,这个时候打电话?”欧阳朔一边噼里啪啦地打着电脑一边沉声地问,冰冷的声音隔着电话冻得某人直打哆嗦。

    “额,嘿嘿,是绝对重要的事情。”某人自认为此时打扰了某人的好事,yu求不满的暴躁呢。

    “说!”终于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眼睛盯着荧光屏低沉地威胁道:“如果是白开水,我怎么涮你!”

    “有关你让我找的那个妞的。”先试探比较好,兰博在这方面可以说是行家,着老板脸色做事活着才会长久一点不是?

    在听到电话那头沉闷的回答后,立马小心肝跳跃了起来,就知道爷这些日子为这妞烦呢。

    “现在那主领着咱家少爷们在ktv娱乐呢,听说三个小家伙今天过生日,您要不要来捧捧场?”

    “聪明,这个月给你全额奖金,记住以后这样的事多做点。”某男阴霾的情绪一下子飘散,嘴角不觉上扬了起来,心情也叫做那个无比的好。

    ok一号防火墙终于突破,阴阴地笑意,立马让整个办公室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潇洒地站起身,向自己的换衣室走去,今天他终于要和他家宝贝们见面了,怎么的也得好好臭美臭美不是吗?

    选了一套自己认为最为喜欢的粉蓝色的衬衫,和一条银灰色的休闲裤,照了照镜子,然后无比风**地摆了个pose,旋风般地刮出办公室直奔儿童玩具店。

    某男一脸得意地先去儿童玩具店买了一堆孩子的玩具盒和衣服,随后美滋滋地开着他的旋风兰博基尼一路旋风地开到他的皇家ktv,结果一进门就碰到他前几个月刚包的小影星kaiv。

    某女在到许久未见的金主后,小眼睛就冒出了星星,无比热情似火地奔了过来,什么都还没说就给了他个法式热吻。

    “欧阳,太感谢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

    “妈咪呀,你清楚了,这样的男人,宁可你这辈子守寡都不要嫁,懂吗?”

    一个稚嫩清脆带着无比冷凝的声音,轰的正在厌烦摆脱八爪鱼的某男一阵眩晕,厌烦的一巴掌将某只鱼呼到一边,转过头就到那两个熟悉魂牵梦绕的身影,想也不想地地就奔了过去。

    “小小,听我说。”磁性的声音带着焦急的解释。

    “还用听吗?事实胜于雄辩。再说,我们认识你老大贵姓啊,从我们出生以来,你又为我们做过什么呀,收起你的脏爪子,别碰脏了我们的衣服。”

    惟愿厌恶地甩掉拍掉欧阳朔抓着他们的手,鄙夷地眼神,深深地刺伤了他欧阳朔的心。

    抬眸带着求助的眼神了一眼满脸失望的小小,心又是一痛,好笑地猛然抬起头,保留着自己的最后一份自尊。

    点了点头说:“好,很好。从今以后你厉小小和我欧阳朔再无任何的瓜葛,我的钱也权当给你和孩子们的赡养费,这样你们满意了么?对了,我在这里就不污你们的眼了。”

    说完红着眼眶,转身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掏出电话说:“翰文给我全面封杀kaiv,我要让她在这个世界上无站脚之地。”

    说完冷凝地了一眼呆傻在当地着他的kaiv,随即传来她猪嚎一般的嘶叫:“欧阳,你不能这样对我呀,我们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吗?”

    只是还没有跑到欧阳朔的身边,便被后面上来的几个保镖给拖了出去。

    夜,还继续,只是无尽的璀璨光芒不知被谁给掩盖。

    等到小小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了,一进门四个人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全部惊呆了。

    各种经典的玩具以及惟愿他们这么大孩子精致的小衣服,鞋子整整的堆了一地,桌子上还放了一个三层高的大蛋糕,上面写着‘日生快乐,我的孩子们。’

    到这些,小小的心一酸,想到今天晚上惟愿的话,还有自己所做的事情,忽然感到了无比的愧疚。

    再低头了眼三个小家伙,眼眶俱都是红红,抱着手中各自喜爱的玩具吧嗒吧嗒地掉着眼泪。

    原来,他们并不是排斥着他们的父亲,是渴望,时时刻刻的渴望着那难能可贵的父爱,期望着他们的父亲能够正眼他们一眼,能够正视他们的母亲,尊重他们的存在。

    压抑地抬了抬头,将即将奔薄而出的泪水咽了回去,轻轻地摸了摸老大惟愿的头,着他一脸愧疚的小表情,就知道他现在已经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的要死。

    “妈咪,我今天是不是做的很过分,其实,其实我早就到他手里的包裹了,可是,可是,我就是生气他和那些烂女人搞到一起,妈咪~”

    轻轻地搂着自己的小宝贝,心想,即便是思想在成熟也是一个孩子不是,这么一丁点就知道争宠吃醋了。

    “宝贝今天做的虽然说有些武断,但宝贝没错。毕竟你们的爹地没有给你们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要说错也是妈咪的错,妈咪不该只因为眼前的一幕,而一竿子打倒一片,连一个给他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不是吗?”

    “其实妈咪,你们都没有错好不好?呐,这个男人本来就很过分啊,我们都六岁了,请问他有给我们一分钱吗?有给我们过过一次生日吗?这些?不过是一点补偿而已,我想大哥,你不会只为这一点点小小的补偿,就感动的稀里哗啦了吧。”

    萌萌不以为然地撅起了她粉嫩地小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逗得李丽华直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狠狠地亲了起来。

    “你说说,你怎么就养了这么三个小人精呢,而且啊,还一个个的长得还像画上似得那么漂亮。

    小小无语地摇了摇,转身向屋里走去。

    第二天,天阴沉沉的透着压抑,街上行人也大都拿着雨伞。

    小小依旧背着自己的大包,领着三个小布丁向新找的幼稚园走去,虽说和以前的那个幼稚园已经私了了,但还是真心的不想让宝宝们再去那个曾经伤害过他们的地方继续求学。

    于是通过熟人又找了一个,无论是条件还是收费都要比之前那个好一点的学校——皇家幼儿园上学。

    这是一所私立幼稚园连同小学中学高中甚至是大学的学的的学校,要求的素质当然也是相当的高。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只是一个随便的答辩考试,居然让三个宝贝们直接进入了小学,而且是以满分的优异成绩,小小心里这个高兴,美呀。

    送完了宝贝,不辞辛苦的孩儿他妈,又一路急赶慢赶地奔去一天的工作地方,一进门就到了满脸鄙夷地职员,不悦的小小斜睨了旁边那个一直找她麻烦,浓妆淡抹的妞一眼,直接准备向楼上走去。

    “你又迟到了,怎么?仗着有个靠山还就豁出脸不要脸了怎么的?瞅瞅长得那个狐狸样吧,没结婚就生孩子,真给你爹你妈丢人!贱人,还真是永远的贱人,真是人贱无敌哈!”

    小小回头笑笑,“你想要靠山没有很嫉妒了是不,你想迟到不挨罚没资本是不?你想要长张狐狸面,偏长了一张大妈像嫉妒了是不?告诉你最好给我放老实点,当心哪天路没走好摔死你!”

    “你说谁呢,臭不要脸的,你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说着愤怒扭抬起手就准备打小小巴掌,却被人牢牢的给握住了。

    她抬起头来,瞬间感觉到冷气压瞬间压了下来,当时一张火红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了起来。

    “老,老板。”

    欧阳朔冷凝地瞪视着她,以及周围刚才还七嘴八舌一起围攻小小的职员和部门的精英。

    “怎么,录用她,你们有意见?可以,马上给我滚!还有你,梁梅是吧,你可以马上走人了,我帝豪集团装不下你这位大神,滚!”

    其实他现在更想说的是,她厉小小是他欧阳朔的女人,是他的老婆,是她三个孩子的父亲,可是……他现在还不能说,因为只要一共开他们将要面临着他家族的封杀,所以他现在所要做的只能是忍。

    烦躁地瞪视了顷刻间静默的人群,示威般地执起她的手向楼上走去,一进门反手就将她软糯馨香的身子抱在怀里,想着她这些年一个人带着孩子们在外面所受的苦,与像今天这样的冷讽与嘲骂,心莫名地酸楚疼痛了起来。

    “对不起,以后,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想,我,一定会有让你和孩子们光明正大站在世人面前的一天的。”

    他以为昨天他说了那样绝情的话,以为从此以后他们便都成了他的陌路人了,失而复得的惊喜让他在这一瞬间变得脆弱了起来。

    沙哑轻颤的声音让茫然无措的小小一阵感动,他是在自责吗?还是在……为自己许诺。

    良久深深埋在她颈项的人动了,缓缓地抬起眼眸,受气眸中所有的脆弱哽咽道:“对不起,刚刚我失控了。”

    俊逸邪魅的脸颊上染着妖娆的绯色,让人浮想联翩,不自觉地眼眸扫视了一眼他身下傲然的彭起,顿时脸上一片色然。

    心想,这家伙还真是色心不死啊,只是在那样的时候抱着自己也能这样浮想联翩。

    羞窘的将脸别向一旁,尴尬地转身说道:“我去给你沏杯茶去。”让你清一下心比较好,省的你总是这样色yu熏心。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