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十四章|女魔头来了

    “可别,以后的事情还要你在老板面前多多提携呢?在咱这啊,你有什么事直接找我或者虎子就是。我们和老板呐都是铁哥们,有时候毛哥也会来给咱们震场子的。”

    小小乖巧地点了点头,心想真没想到,胖经理人长的凶了一点,说话还真挺和气的。

    那是,对于他们的未来老板娘,他们不和气一点不长点眼力价,等着喝西北风去啊!

    “丫头来了。”亲切温柔的召唤立马找来了大厅中的女士一致的刀眼,那叫一个齐啊,直叫厉小小同学汗颜,心想这或许就是有钱有款男人的魅力吧。

    “嘿嘿,首长大人有什么指示,直接吩咐小的就是。”小小立马换了一个狗腿的脸色,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

    欧阳朔讶异地着她那不复往常的嘴脸,玩味地挑了一下眉。只是连他自己都未发现那幽深的眼神中不知何时多了那一份宠溺与真心的笑意。

    轻揉了一下她梳的柔顺的黑发,一招手向楼上走去,顺便听着迪文的日程安排,以及一些人员的调配。

    而跟随进去的小小则开始打扫他办公室里的卫生,以及打印一些资料和文件。

    着小小那忙碌的小身影,欧阳朔就想笑,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到这妞在自己眼前晃悠,就会心情十分愉快,连他的大板营也懒得去,就只想坐在这里这样着她,欣赏着她就好,奇怪的是居然百不厌。

    不过,这一上午他也忙的够呛,总公司的电话,客户电话,外加外面养的小蜜的电话,还有各种想要和他攀关系各色女人的电话。

    只是,让他郁闷的是为毛这个死女人在他接到异性电话的时候,用那种厌恶的眼神着他呀,他有得罪她吗,或者某人已经吃醋了?想到这里,心情不自觉的又好了很多。

    “总裁,外面有人找。”清脆娇柔的声音听得某男心里一荡,舒服,享受。

    他现在终于知道啥叫人顺眼了,这人啊!要是合了眼缘了,说什么做什么都感觉顺当,听听这声音都感觉在飞。

    只是,高兴的有点太早了,有点乐极生悲的感觉,这不一到推门进来的某人,脸一下子就黑了。

    “你来干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滚!”冷然地站起身指着门外吼道,冰冷狠烈的气势恨不得直接将人撕碎。

    他着眼前这个玩遍四九城内所有名少的女人,堂而皇之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就一阵恶心

    “呦呦,乖乖,干嘛对我这样的冷酷无情啊,姐不就没经过你允许将你吃干抹净,外加……哈哈哈”

    “滚!”欧阳朔懊恼地指着门怒吼道。

    乔雅芝仿佛没听见似得,娇媚的一笑,扭着妖娆的身子倚在欧阳朔的身边办公桌上轻蔑的笑道:“不就上了次床吗,有那么大惊小怪的嘛,再说了,我的滋味……可不是人人都能尝得到的。”

    说着话,纤细白腻的手指就要去碰触他棱角分明精致俊美的脸。

    欧阳朔厌恶地歪了歪头,微眯着眼睛阴佞地着她,冰冷粗暴地一把将她要靠过来的身体推到一旁,脸色铁黑地着她咬着牙控**着自己的情绪说:“你最好别太过分,我不告你,是完全在老首长的面子上,别给脸不要脸!”

    “哈哈,告我,告我什么,强*奸未遂,还是性****扰?欧阳朔,你要是不怕丢人,随你告去,我今天还真就实话告诉你了,我乔雅芝这辈子上定你了,不信咱走着瞧。”

    乔雅芝狂妄地仰着头,一脸得色地着恨不得一把掐死她的男人。

    这时小小敲了一下门,端着两杯热咖啡走了进来。

    “你瞎啊,给她倒咖啡,你要是不想干赶紧给我滚!”一股邪火没处发的欧阳朔先生,这回可是找到出气筒了,只是这代价是不有些大呀?

    某女了冷凝气氛下的男女,转身端着她的宝贝咖啡就走,不想喝是吧,我还不给你们喝了呢!

    “拿来吧,美女。他这人呐,时不时的就会抽风,你甭给他一般见识。”乔雅芝这货倒是会装老好人,直接无视某人的无名火。

    哼!她呀,今天还就要喝他欧阳朔的免费咖啡怎么地吧。

    小小在外面打工这么些年,要是连这点眼色都没有那不白混了,一听就明白这妞啊,是老板讨厌的人,不过人家那雍容高雅的气质和温柔体贴的话语,还真是有点不忍心拒绝,但为了某男的小心眼,她厉小小同学还是狠了一把心。

    “呵呵,对不起哈,乔小姐。这咖啡刚刚飞进去了苍蝇,我这就给您换一杯去。”说完速度地离开这间冷冻****间。

    乔雅芝恼怒地瞪视着,消失在办公室的身影,换来欧阳朔放大般报仇的笑容。

    乔雅芝,这个政界没人敢动的大姐大也有吃瘪受气的一天,哈哈,他家小小还真是天才,那么婉转的一句飞进去苍蝇了直接给回了,你能挑出她什么错来?我即不得罪你,又不直接拒绝你,真是高啊!

    乔雅芝恶狠狠地回头着笑的一脸得意的某人,阴阴地一笑,“帅哥,你笑起来还真是好哈,总有一天,我,乔,雅,芝,会让你在我的身下……笑的更笑意盎然的。”

    说完扬起他孔雀一般的头颅,高傲地拎起她的爱马仕包走起她优雅的步伐,扭着她水蛇般的腰走出了他的办公室,直气得某人直接将他办公室的东西砸了一个变。

    铁黑着一张脸的欧阳朔颓废地瘫坐在沙发上,无力地仰视着天花板,半晌抓起手中的电话,

    “黑影,是我。嗯,给我加大力度收缩外围帝豪股份,对,另外帮我进入xx电脑系统,窃取一切有关乔部长的机密文件和资金来源,嗯,对,越快越好。”

    打完电话再低头时便到了茶几上那杯冒着盈盈香气的茶杯,一歪头到那个轻手轻脚试图悄无声息离开‘犯罪地’逃犯抿唇微微一笑,下一刻心中的阴霾消失了不少。

    “记住,下一次要先问一下来人的姓名,在考虑要不要见我。”声音虽冷,却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暴怒。

    站起身洒脱地拎起沙发上的衣服像门口走去,顺手拍了一下还在那里呆愣的小小,轻笑地摇了摇头,连最后的那点戾气也消失了,只是对于乔雅芝的愤恨却是丝毫没有少。

    这时他没有能力与她抗争,并不等于他永远都是一个任人欺凌的人。

    小小一脸莫名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心想这人变化可真够大的,刚才还像似地狱罗刹似得,这么一会就春风化雨了。

    摇了摇头拿起自己的大包向楼下走去,现在已经十一点半多了,在不赶着跑回家,怕是连午饭都没找落了。

    因为这里离公司比较近,所以她也就没有带午饭,谁知道这上班的第一天,这老太爷就给她上演了一出河东狮吼,妈妈咪呀,都快赶上十二级地震了,不过还好来得快,去的也比较快。

    她哪知道啊,今天这事要是出在任何一个人的头上,恐怕都要夹着行李卷,滚蛋了。

    在走到楼梯口时,就听到几个不屑声音。

    “哼,不就占着长得好那么点点的份上,有什么可傲气,充其量也就一花瓶,玩物,灯老板稀罕够了,那下场恐怕还不如我们呢?”

    一个长得妖娆艳丽浓妆艳抹,身穿裸粉色吊带长裙的女人捋着自己金黄色长毛轻蔑地说道。

    “可不是吗,谁有咱们艳艳姐吃宠时间长,哼,着吧,这货啊,用不上三天就得被咱老板踹,这a市大大小小的会所舞厅,谁不知道咱老板稀罕性感尤物。”说着将自己傲人的挺了挺,心道,你们有我的美美大吗?

    粉衣女子不悦地横了她一眼,撇了撇嘴:“刚才我老板黑着一张脸出去,明显是对楼上那货不满意,我就说嘛,这雏怎么跟咱们这些经验老道的人比。”

    “是呀,千人睡万人枕的,青涩的我怎么跟你比?哎呀,真的好奇怪啊,这世道就是吃不着葡萄硬喊葡萄酸的人多。人老色衰不承认也就罢了,还要人人都像她那样炫耀被多少个男人睡过了,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jian,靠出卖自己活着么!”

    一句话登时让站在楼梯上的两人变色,说也不说,伸手就要过来扇小小的耳刮子。

    “放肆,谁让你们在这里胡闹的,要是不想在这里干,就给我滚!”胖经理不知道何时从门外飘过来了。

    着站在楼梯口的小小立马换上无比温柔的脸庞憨笑着说:“厉小姐,老板在外面等着呢,让你快点和他一起吃饭去。”

    小小点了点头,无限鄙夷地冲着两个妞做了一个鬼脸速度地向门外跑去。

    因为她知道,此时的欧阳朔脾气不好,她可不想成为第二次的炮灰,所以只有乖顺点比较好。

    出了门,就到坐在蓝色豪华悍马的欧阳朔,着他阴沉着一张堪比锅底的脸,讨好地笑了又笑,然后乖顺地坐了上去,并从包里拿出自己在家冲好的蜂蜜水说:“呵呵,喝点水吧,这是惟愿给我冲的蜂蜜水,对身体特别有好处。

    欧阳朔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他的大儿子叫厉惟愿。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