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十三章|为了小命,我要辞职!

    哗啦啦一群二三十个拿着长刀铁棍穿着各色衣服的小混混,将围攻他们的几个人给围了起来,带着不屑的冷哼着那几个人,然后在他们的畏缩和求饶中拿起了手中的棍棒就是一顿猛打。

    “现在是和平的时代,要和谐,所以不能随意的剥夺他人的生命,留口气就行!”

    危险解除,欧阳朔邪魅地挑了挑眉,不疾不徐调侃的话语让众人一阵滴汗,还有比这鸟更腹黑无赖的人吗?

    小小撇了撇嘴,着不远处一群人的殴斗,捂着小心肝颤声地说道:“是不是有点残忍啊,要知道那里还有美女啊,这要是****了,是不是很不好啊,要知道人家可是一颗心地想要给你做老婆啊!”

    这妞比他还腹黑!欧阳朔狠狠地眨了眨眼他那双黝黑如潭的凤眼,凉薄性*感的唇慢慢弯起。

    宠溺地睨了她一眼揉了揉她有些散乱的长发心道,你那点小心眼,我还能不清楚?凉凉地回头了眼打得正激烈的人群说道:“长毛,对于那些不要的脸的人,就不要给他们留脸。”

    这厮?原来比她更加的不知道怜香惜玉啊!小小撇嘴。

    平民区内

    凌枭在接到那个让他心跳的****后,紧皱的双眉越发的深拧起来,带着焦灼的担忧和不甘,最终深深滴叹了口气对着****的那头说:“放弃a市的调查,明天见。”

    虽是言简意赅的话语却透漏出诸多的无奈。

    “爹地明天你就要离开我们了吗?”萌萌不舍地上前搂住凌枭的脖子,眼中蕴含着浓浓的泪水。

    “是。”凌枭深深滴着依附在他怀里的孩子们,心中有些酸涩起来,他能够感受到孩子们对他的真挚情谊,不仅是冲着他将会成为他们的继父。

    唇角微抿,带着郑重的口气说:“记住你们是天使盟未来的小主人,要学会坚强,保护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将来更是要将我们的天使盟发扬光大。”

    “爹地,什么是天使盟?他们是做什么的?”惟愿抬眸认真地着他,眼眸中满是好奇与认真。

    “是一个专门维护正义的组织,是在法律无法将坏人惩治于法时,专门维护社会正义的组织,懂了么?”

    慈爱地抚摸着他们的头,着兄妹三人懵懂地点了点头,了然地笑了:“萌萌以后不准在贪吃,那样会使你变胖的,更加不能为了美色与美食而出卖了挚爱你的亲人,知道了吗?”

    萌萌唇角微撅有些不满叔叔的‘赞扬’,但却无法反驳他的话语,其实她却是是这样的不是吗,一见到美食和美男就没有抵抗欲。

    最后经过挣扎,还是郑重地点了点头,知错能改才是好孩子嘛,随让她现在还小呢。萌萌美美地想。

    到萌萌乖顺的模样,凌枭宠溺地在她的头上亲了一下,随后又摸了一下老二厉唯心,“还有心心,不要总是对待事情那样的暴躁,保护妹妹和兄长一点错误都没有,但有的时候也是要事情对错的,不是吗?

    人无完人,谁能一直保证自己做的事情就一定是正确的,就像是昨天吧,明明就是萌萌欺负了亚蕾,结果你居然还不分青红皂白的帮着妹妹助纣为虐,你说亚蕾多委屈啊?”

    “嗯,爹地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惟心认错的态度倒是蛮快的,一脸愧疚的小模样惹笑了一旁的惟愿。

    “还有惟愿,不要总是冷着一张脸,我们惟愿笑的时候多好呐,虽说你是家里的老大,但是将过多的负担压在自己身上,会让你负担不起的,有时候和家人一起分担也是一种幸福,知道吗?”

    他怜惜的将一直伪装成小大人的惟愿抱在怀里,柔声地着他,抚摸着他幼小的后背,有怜爱,更多的是心疼。

    因为此时的惟愿正如年幼时的他!

    惟心抬头了半个月来真心相处的男人,幼小的心灵开始酸涩起来,从不知哭是何滋味的他,居然眼眶湿润了起来,瘪了瘪嘴,将整张脸埋在了他宽厚的怀抱里。

    “爹地,一定要早点来娶我的妈咪啊,我会将这个位置好好的为你保留。”如果这话要是被在大街上得瑟的某人听到,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模样呢?

    哈哈哈,有些期待中……

    小小回来的时候凌枭已经走了,带着依依不舍的心绪着他给自己的留言,还有一款时尚的手机,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是满满的怅然与酸涩。

    不过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多糟糕的事情,新的一天却是怎么都无法阻拦地来临了。

    顶着一个猪头的冉小白同学,一早上起来就开始疯狂地砸着自己病房里的所有东西,懊恼地哭喊着:“姨妈,我不活了,呜呜……”

    “哎呦,宝贝喂,你说说你也是的,没事去遭惹那阎王干什么呀,好了好了,咱不哭啊,等你姨夫回来,怎么收拾那个小兔崽子。”

    付雅惠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地安慰着,眼底闪过一抹狠毒的寒光,微微一笑。

    “姨妈,我不管,不管,这辈子我一定要嫁给朔哥哥,一定。”

    一直坐在一旁沙发上的欧阳艳霍地站了起来,怒气不平地指着床上的冉小白怒吼道:“嫁给欧阳朔,嫁给欧阳朔,这世界就他欧阳朔一个人男人吗?我就不明白了我哥到底哪点不好,啊?

    为你,他从小到大掏心掏肺的,生怕一不小心伤了你,可你呢?却一直心的扑在了别的男人身上,你,你怎么对得起他?你还有脸在这里冲着我们娘俩发火,你去隔壁房间,我哥为了你伤的有多惨,有多重!”

    “艳子,你说什么呢?别忘了你们是表亲!”付雅惠惶恐地着女儿怒吼道。

    “那又怎么样?又不是姨妈亲生的。”

    欧阳艳怨愤地瞪了一眼抱着冉小白的付雅惠,开开门向门外冲去。

    付雅惠满嘴苦涩地了眼还在那里委屈的冉小白,又了摔门而出的女儿背影,烦闷地转身向门外走去。

    突破晨雾中的阳光总是炙热而明亮的,带着淡淡芳香的清风更是让人浑身的疏松惬意。

    “三哥,最近乔氏在公司的外围可是没少活动,联合着屋外的姘头好像是大有一口将帝都吃下去的决心。”

    莫翰文边和欧阳朔晨跑着,边说着最近调查的结果。

    欧阳朔挑眉一笑,好的俊脸在金色阳光的映衬下带着一抹诡秘的邪魅,“我倒是很希望他们能够早些动手,要知道总是这样静寂会很没有意思的。”

    “以静制动?要知道这一阵子你家的老爷子好像也是不安分啊!”莫翰文着依旧巍然不动声色的欧阳朔,心知他早有了对策,了然的一笑,“别忘了到时候分给兄弟一杯羹哦。”

    “当然,有福同享嘛。”呵呵的冷笑一声,加快速度向晨雾中跑去。

    刚刚进门就到陈嫂不住地冲着他使眼色,欧阳朔冷冷地一笑,抬眸向里面走去。

    走过碧绿柔软的草坪。着稳坐在碧蓝游泳池边白色凉亭的欧阳德笑道:“呦,今天刮得是那阵风啊,居然将您这位大神给吹到我罕见的悠然山庄了。”

    话刚刚说完,果然迎来了预料中的皮鞋,好笑地一弯身轻巧地避过他欧阳德家的暗器攻击,随后便听到老爷子的狮子吼:“你个死兔崽子,我还没死呢,你就想手足相残争夺我半辈子挣来的家业!”

    邪魅英挺的眉角微皱,优雅地伸出手指轻摇道:“no,no_。盛世今天的辉煌还有他所有业绩与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它,是属于我母亲的,就算今天她死了也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一点希望你要搞清楚,否则你今天也不会仅仅在帝都只认副总这个位置,你说不是吗?”

    “欧阳朔!”欧阳德气闷的脸色紫青,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所说的话全部都对。

    这也是他这辈子最最痛恨硬伤,原以为除掉袁紫薇就可以轻松拿下盛世集团。

    却没有想到那个死女人居然还给他留了一招,并且只要这个死小子一死,那么她的所有产业就只能全部捐给红十字。

    这一点可是当初他万万没有想到,所以他们为今之计,只能,只能忍气吞声地让这个小祖宗好好地活着,活到有一天他们全面掌控这个集团为止。

    “那,那你就可以残害你的亲弟弟吗?”欧阳德眼冒火光地着这个不孝子,着这个和她亲生母亲相似的容颜,着这个打不得骂不了小畜生。

    欧阳朔嘲讽地着距离自己不远肥胖如猪的男人,随手脱下自己的衣服,指着身上遍身深浅不一的疤痕,“那我身上的这些伤痕造成时,你又在哪里?当我一次又一次生命垂危,边临死亡时你又在哪里?”

    话说到后来时冷冽的话语,居然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讥讽地了一眼哑口无言的肥男人,嘴角一撇将自己的全部投入到那蔚蓝清澈的泳池里。

    “走吧,我不想到你们,也请你告诉你那可爱的宝贝儿子还有外甥女,以后少招惹我欧阳朔和我所要保护的人。”

    温暖的阳光照在他修长健美的古铜色的身体上,带着一种雄性的健美和张扬的霸气。

    欧阳德直直地着如鱼般欢快畅游的欧阳朔,着这个自己虽然不亲甚至有些愤恨的儿子,但心里不得不承认,这是他最为优秀的一个儿子。

    狭长如墨的黑眸闪光一抹冷厉的寒光,最终愤然地转身向门外走去。

    六月的天气,已经开始渐渐变热,街市上不少人已经开始穿短袖衣服。

    今天的小小和以往有些不同,因为你她今天臭美的穿了一条显腰身的,裸粉色的连衣裙,将她粉嫩白皙的小脸映衬的越发靓丽出尘。

    着五官清秀端庄的秘与职员,无时无刻不用那双带着有色眼镜,着自己的鄙夷眼眸,心中冷冷的一笑,从今天往后她怕是要扣上xx小蜜的头衔了,但那又能怎么样?

    本身她的孩子们就是他欧阳朔的种,只要她自己分寸,懂得进退就好,其他人嘛,就让他们尽职地说去吧。

    “小小,你来了。”一个圆球在小小还没来得及注意时移到了她的身边,吓了她一跳。急忙点头“你好,经理。从今往后我就跟您老人家混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