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十二章|还债!

    “为什么?你恨我!”欧阳朔咬牙,他都已经让步给他妻子的位置了她还想怎么的?

    要知道这世上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洗干净了pigu等着做他欧阳朔的女人,她倒好,一副好像是受了莫大屈辱的模样,他有那么差劲么?

    厉小小冷哼了一声,表示不愿意在到这个变态的家伙。

    “好,再给你最后一条路走。做我二十四小时贴身秘,一年后自动解除你所有的债务。”

    退后而求其次,总该不会拒绝了吧?在这一年里他就不信他不能为自己某点福利,到时候可由不得她离不离开。

    再说了这一年他应该会解决家里那一堆的麻烦吧?

    “不行,我得照顾孩子,另外你所说的自动解除债务,又没有说不会要孩子的抚养权?”

    欧阳朔咬牙,你说这好好的一个女人,没事那么聪明干嘛?居然将他话语里刻意遗漏的漏洞都被她补全了。

    “行,只要你在我身边带足一年,我就会放你彻底的离开,连抚养权都放弃,另外……每个月我还会奉上一万元的赡养费如何?”

    目光灼灼地着一直在审视着他的小女人,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真不愧是他欧阳朔上的女人,聪明,时时刻刻提防着他,谨防着他被自己拐进坑里面去。

    慢慢地凑近她的肩胛,轻闻着他想念了许久,那个独特魂牵梦萦的馨香。

    小小的身子一僵,随即狠狠的将他推开,愤怒地瞪视着这个稍不留意就很占她便宜的臭男人。

    着他无赖的模样,从心底里厌恶排斥,但一想到她的孩子们,心又是一抖,最后闭了闭眼睛无奈地说道:“好,但是在这个期间,你绝对不能对我性侵犯,或者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还有我每天只能工作8小时,因为其他的时间,我要照顾我的孩子们。”

    “当然,不要忘了那也是我的孩子。要知道我同样也会付出我的爱,去关心照顾着他们,小小不要忘了我是他们的父亲,血缘亲情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欧阳朔收起自己的邪魅猥琐,郑重认真地着她说道。

    这样的欧阳朔可以说是让人值得信赖与依靠的,与之前的无赖痞气完全不同,沉稳高贵中又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霸气,王者的风范在这一刻被他体现的淋漓尽致。

    “好,我答应你,也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

    小小拍开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臂,与他拉开了一点点的距离,用眼睛小心地斜瞄了他一眼。

    话说这丫的真有骄傲的资本,瞧瞧那帅气迷人的如同妖精一般的脸蛋,如果不是那股子冷气与男人的阳刚味,她真以为是哪家美女呢。

    再抬头时,猛然间不知何时这鸟居然已经到了她的眼前,而且不知何时他的手居然已经放到了自己的腰间。

    ****就是****,一分钟放松的都不能有,否则他立马就给你灿烂起来。

    娇俏的小脸一黑,盈润的水眸一立迸射出冷魅的寒光,“放手。”

    “闭嘴,让我抱一会。”懵,不,你们见过这么无赖有霸道的人吗?

    某男唇角微勾,趁着某女晃神的时候,照着她白嫩馨香的小脖子就是狠狠的一口。

    先留个记号再说!

    咬牙,“如果你不想死的太难大可以继续。”小小曲腿就准备进攻。

    耳边传来他的哼笑声,还未等他说话,剧烈的敲门声响起,惹来他懊恼的诅咒。

    心不甘情愿地放开她,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就开到门外闯进来一个一身红衣时髦穿戴的漂亮女人,还来不及回身清她的模样,就挨了狠狠的一巴掌。

    只打的她眼冒金星,茫然无措时,同样的一声响亮巴掌在那个漂亮的红衣女人脸上响起。

    “你敢打我,欧阳朔!你居然敢为了这个狐狸精打我?”红衣女人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着他,这个他爱了十几年的男人。

    “给我滚出去!”

    咬牙切齿的语调让红衣女人的身子颤了一下,随即跺了跺脚捂着脸喊道:“欧阳朔,我会让你后悔的!”

    喊完,气恼的冉小白红了一双眼睛,咬着牙,捂着脸气冲冲地冲了出去

    屋内,寂声一片。

    只有微乎及微的喘息声,伴着走廊急速的奔跑声。

    “我,先出去了。”还是回家比较安全,上流社会永远都是这样的复杂不讲理。

    今天这样白白的挨了一巴掌,算是长了一个教训。

    “嗯。”哀伤的嗓音,让小小一怔。

    他居然在难过?是因为自己挨得那一巴掌,还是……

    带着满脸问号的小小点了点头,转身默默地走出他的办公室,说不出此时是一个什么心情,总感觉这个男人的有些让她不懂,或许自己本身和他就不在一个阶层吧。

    晃了晃脑袋,抬眸着他如星辰般的黑眸黯然神伤,心中不知道浮上一抹心疼,咬了咬唇转身向门外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心境居然和她刚刚进来到他时的咬牙切齿完全不同,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再说冲下楼去的冉小白同学,怒气冲冲的直奔四楼的豪华会所包房,打开门也不顾房里还有其他的客人,直接冲着欧阳平就是一顿怒喊:“欧阳平,你哥欺负我,呜呜……”

    欧阳平讶然地站起身,抱住了冲进来怒吼的冉小白,安抚地说:“宝贝,放心哥给你出气去。”

    回头了眼自己的好哥们“你们现在这坐一会……”

    “去吧,去吧,安慰你家嫂子最主要。”旁边的一些喝得有些大舌头的黄毛摆手说道。

    其余的人也跟着起哄,一旁的冉小白脸色微涩白眼一翻,“谁是他老婆啊。”

    “不是,不是。你说咱是什么就是什么,啊?”欧阳平诱惑地语调更是遭来一阵哄闹,直羞得冉小白直接跑了出去……

    夜雾深深,带着丝沁凉的舒爽,慢悠悠地走在人行道上有着几分惬意。

    景阳路是富人的天下,名车豪车不停地穿梭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只为到帝都一夜豪挣。

    “这景阳路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哈,公车没有不说,连最起码的出租车都不到。”小小哀嚎着,四处啥么着,能不能好运的搭上一个出租回家,总不能这样走回去吧。

    “就是她么?”一个突兀的声音打破黑夜的寂静,也让厉小小的小心肝颤了一下,心里不住的怒骂欧阳朔这个混蛋,又一次把她这个无辜的小白鸟给牵连了。

    “对,就她。平哥哥,给我报仇,你我的脸到现在还肿着呢。”无耻的冉小白直接把欧阳朔的罪证栽赃在小小白兔身上。

    着对面向自己不断走来的三五个五大三粗的,染着各色头发满脸痞色的男人,心哆嗦了下,但还是下意识地鼓足了勇气反驳。

    “喂,我说美女同学,咱不带这样栽赃嫁祸的,我和你不认不识的,干嘛要打你,还有从始至终都是我们老板打得你训的你好不好?还有啊,我脸上的巴掌好像也是拜你所赐,这……喂喂,帅哥,对待美女要温柔一点,温柔一点你懂不懂。”

    懂不懂还没有说完,她这边已经行动了,着几个‘色男’正被她所说的话分神时,一脚踹向男人的老二,一脚反踢男人的膝盖,然后转身就向来时的路跑。

    跑吧,再不跑她厉小小今天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哼!欧阳朔同学,老子这辈子记住你了,下辈子一定找你报仇。

    心里还没嘟囔玩呢,就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可以让他安心的怀抱。

    抬头一,靠!正主来了这回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吧,管她何事!

    小小心里美呀,心想,欧阳朔这厮还行,好歹还知道出来她是不是被人给凌迟了。

    抬头着快要将周围空气整个冻结住的某人,小小打了个冷颤,这是要变天了,吗?居然这么冷。

    “欧阳平,你还能再能耐一点吗?”咬牙切齿阴翳的眼神仿佛要将他们,冰冷狂傲的煞气瞬间让周围所有的人一颤。

    小小茫然地着怒火交加的男人,聆听着他繁乱的心跳,无所谓的心开始正式面对这个,一直以来自己讨厌憎恨的男人了。

    一直躲在欧阳平身后的冉小白畏缩地低下了头,眼角不时地瞄着对面紧抱的男女,眼中闪过一抹阴毒的目光,唇角微咬,不耐地推了一下身边的男人。

    “怎么地,我就想祸害她,想让她知道知道得罪了我家宝贝的后果!”

    得意地了眼躲在自己身后,等着自己保护的小女人,心情就格外的爽,完全忘记了这个女人心里可是惺惺念念的可是他对面的男人。

    着不断向自己走来的五个男人,欧阳朔仅有的那一点兄弟间的感情也被生生地掐灭,冷然的点了点头说:“哼!我倒要,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祸害你们?他也要有那个胃口。”后面传来了长毛自嘲的冷哼。

    一身黑色骷髅大衫,高束的马尾辫,张扬狂傲的气势,虽然不是凛冽霸气的那种男人,但是浑身上下的那种煞气还是让人的心不禁一颤。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