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十一章|厉小小你一定要幸福

    一滴泪无声地从眼角滚落,心中说不出地疼痛与不舍,这毕竟是自己的初恋啊,坚持了整整十年的感情啊。

    “好好的,小小一定要好好的过,一定要比我幸福。”泪水打湿了小小的肩膀,耳边传来他的哽咽声,一声一声地敲打着她疼痛地心。

    快速地挣脱他温暖依赖的怀抱,不敢再回头他一眼,疾步奔向黑暗之中,聆听着身后撕心裂肺的喊声:“厉小小,你一定要找一个比我强百倍的男人,一定要过的幸福啊!”

    夜风缓缓地吹过,带着点点沙哑的哭啼和伤痛,一点点地落下了伤心的泪珠。

    次日,明媚地阳光洗涤着扬洒在角落的阴霾,芬芳花香依旧吹动着一身的洋溢。

    街市上三个并排走的小人儿一人拎着一个不算太大的方便袋,嘻哈地说笑着来到自家的楼前。

    “哎?哥哥,你那不是我们今天早晨在报纸上,到的那辆车吗?”惟心惊讶地着前面不远的车说道。

    想起今早,硕大的头版照片照着这位叔叔激吻着一个刚刚出道不久,清纯靓丽的女明星,还有下面一个夜会影后的小照片。

    惟愿冷冷地一笑,率先向那辆停靠在路边的深蓝色的悍马,毫不客气地将车门打开,愕然着里面还在激吻的男女,鄙夷地冲着车内愕然慌乱的人冷声说道:“大叔,这里是公共场合,请你不要在这里污染环境。”

    欧阳朔身形一震,不敢相信地着面前这个神情冷漠,眸含怨恨的小家伙,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上杆子强吻自己的女人喊道:“惟愿,事情不是你到这个样子的,相信爹地。”

    “爹地?你也配!”萌萌怒目相视地着急匆匆从车上蹦下来的男人,胖胖的小手无情地指责着。

    “大叔,发情请到兽站,不要在这里污染我们良好的环境。”惟心舌毒地冷哼了一声,牵起妹妹的小手向自家的小区走去。

    被打击的欧阳朔身形晃了又晃,回身着这个莫名其妙跑到自家车上发sao的女人,点了点头发狠地说道:“好,很好。既然你们一定要逼我,那么我们就好好走着瞧吧!”

    说完不顾风人的搔首弄姿与解释,直接将她拽了下来,跳上自己的名车呼啸而去。

    气恼的欧阳朔在高速上飙着车,着迅速而过的车辆,想着刚刚三个孩子一脸嫌弃厌恶着他的眼色,心就莫名的烦躁,气愤,可是那又能怎么样?

    他们终究是发现了他们的存在,终究是破坏了他们父子间还未建立起来的感情。

    想着自己年幼时,欧阳德愤恨与怒骂,想着母亲临去世的不甘与冷漠,心一下子冰冷到了极致。

    不知不觉间,已经将车子开到了市区,此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时期,挤公车的,骑车的,还有一些步行或贵族以车代步的,行色匆匆地奔至各自不同的方向,而他们统一的名字却叫做家。

    忽然间一个瘦削单薄的身影闯入了他的眼脸,那样的清晰明朗。

    裸粉色的大衫,紧身的半截牛仔短裤,行色匆匆中带着一份匆忙的执着,拎着的大方便袋子,摇晃着在人群中穿梭,是那样的吃力,却又是那样的坚定,每一步仿佛都带着对未来的希望与期盼。

    着她洋溢着青春朝气的身影,着她急匆的身影,着她带着爱意与温暖的笑脸,着她疲惫却依然坚毅的脸颊,着她永远带着奔头奋力前行身影,忽然之间心中仿佛略过什么,可是……却又无法抓住。

    懊恼地抓了一下头发,继续跟随着她前行的脚步。

    当行到她所住的楼下小区时,着孩子们一张张可爱的笑脸,还有他们亲热的拥抱与亲吻,忽然之间心豁然了,心底中那份最深处的阴暗敞亮了起来。

    原来,那是他从小从未体味过的母爱,从未感受过的——家的温暖。

    自从十岁那年母亲意外死去,父亲欧阳德将继母接到家中,就再也没有感受过这种让他早已陌生的爱,每天每时每刻着比自己大的姐姐在母亲的怀里撒娇,着同父异母的弟弟出生时那别样的温暖,孤寂沉默的他只会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地学着坚强。

    渐渐地,渐渐地,他忘记了温暖这个词语,忘记了‘家’这个名字的意思。

    每天每时每刻他只接受坚强和冷漠,从而忽视了人世间最最基本也是最为无私的感情。

    这一刻,他笑了,笑的张扬,笑的肆无忌惮。

    原来,这么长时间,他想要的不过是一个能够给他温暖和爱恋的‘家’!

    车子缓缓地启动,奔向那不知名的未来……

    夜雾缓缓地来临,带着朦胧的薄纱和迷人的芳香。当然,那更是繁华热闹的刚开始。

    帝都俱乐部门前,华车奔涌而至,打扮的帅气迷人的公子名媛更是络绎不绝。

    踌躇的小小了自己一身廉价的泛白大衫牛仔裤还有运动鞋,自嘲地抿嘴一笑,心想,就这一身,怕是连门都进不去吧,还谈应聘?

    最后,转过小巷,从****走了进去,问了个后台的服务生,总算找到了这里的经理,一个三十几岁,地中海十足的肉球男人。

    “你好,我是今天下午给您打过电话的应聘者厉小小。”小小怯怯地点了下头,着对面一脸探究的她,随后点了点头指着环形的金色楼梯说道:“三楼,左边经理办公室。”

    “哦。”小小讶然地点了点头,不解地着转身还在思索的胖经理,心想不就是应征一个酒水员吗,干嘛还得要经过大老板的同意,他这个做经理的是做什么的呀。

    摇了摇头,最后还是迈步向楼上走去。

    这是一个金色与白黑两色巧妙结合的世界,大气中带着高雅的华贵,古典完美的贵族气息无时无刻不充盈着你的视觉,却又是那样亲和典雅。

    小小匆匆地略过心中的视觉冲击,一步一步地向走廊的尽头走去,一声声哒哒清脆的脚步声声声地敲起心中的胆怯。

    慢慢地走到那扇黑檀色的木门,聆听着因紧张而烦乱的心跳声,最后深喘了一口气,抬起手臂轻轻滴敲响了她人生的门。

    “请进。”沙哑中带着不耐的嗓音从里面响起。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小小居然觉得有些熟悉。不自觉地扬起唇角自嘲地轻笑了一下,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推门向里面走去。

    一个长相帅气冷沉的男人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讶然地微皱起眉头,怎么感觉那么像变态男啊?

    但是?气质绝对不同,因为那个男人的气质邪魅猥琐,不像眼前这个男人这样冷静内敛,也不像眼前这个男人这样高雅贵气。

    “厉小姐,我们又见面。”欧阳朔扬起唇角,着一脸沉思中的小女人。

    着她一脸愕然的恐惧,外加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轻笑了一下,转动一下转椅继续盯视着她笑道:“你认为从你进了这个门后还有跑出去的机会吗?还是你认为六年前能够逃脱我的魔掌,六年后依然将我当做白痴一样顺利的逃脱。”

    “你怎么知道我会到帝都来应聘?”悲催的居然自己往牢笼地钻,厉小小此时悔啊,连肠子都快悔青了。她怎么就一时财迷心窍,贪图那一点月薪往陷阱地蹦呢?

    “哈,你打求职电话的时候,刚好我就在你的身边。”更确切的说是在她的身后车里。

    谁让她没事那么不小心倚在他的车边打电话来着呢?

    “你!”呲牙,小小恶狠狠地着对面那个离自己不远的猥琐家伙,着他那张帅的有些近似狐妖般帅气的脸颊吼道:“老娘不伺候你总行了吧?”

    无奈中,谁让人家是大爷呢,野不起,咱躲着总行吧。

    “可以。交出孩子的抚养权,外加三十万的借款,否则一切免谈。”男人腹黑地使出了最后杀手锏,一招毙命。

    晃了晃身子,小小强自扶住墙回转身子恨恨地着,坐在那里笑的肆无忌惮的流氓指着他吼道:“孩子是我一个人的,你无权过问!”

    “呵呵,那好啊。做个dna相信所有的一切就都明了了,到那时我倒要,是穷人打官司比较容易呢,还是富人说话比较有震慑力。”欧阳朔抱胸着门前被她打击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女人,心中不知道为何涌出一抹的疼痛。

    但是,现在可不是心疼她的时候,那可是他一辈子的幸福。绝对,绝对不能放弃一丝一毫的机会,哪怕是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

    想到这里,阴阴地一笑。站起身向着正在于门奋力作战的小小走去。

    “不要开了,那门是指纹和遥控的,没有我的指令,它是绝对不会开的。”冷寒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戏谑的调笑。

    恐慌的小小紧张地贴着门,一双涟水般的大眼如受惊的小兔般死死地盯着离自己仅有一指之隔的俊脸。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歇斯底里的怒吼,希望能够给自己带来勇气。

    “呵。”欧阳朔轻哼了一声,站直了身子,不在决定不在恐吓她。

    “你,我的目的很明确。要么乖乖地做我的女人,孩子有爹有妈组成一个完成的家庭,要嘛,还我三十万外加孩子的抚养权。”

    反正他离不开她的身体,孩子也有了,给孩子,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家,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做梦,除非我死!”让她和一个强bao过她的变态生活在一起,她宁愿现在死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