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十章|发疯了

    “哼,我的就是我的,飞都飞不走!”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底气不足地站起身往外走了,md别真变成真的了,到时候他哭都找不到地方去。

    “头,不好了。我们公司的系统有黑客潜入。”刚出包房门口,欧阳朔便接到自己秘的报急电话,想也不想的直接跳上车直奔的公司而去。

    电脑的另一头,三个小萝卜头在一起聚精会神地研究着另一方的反扑侦查追击。

    “大哥,我们被****发现了,赶紧撤吧。”萌萌站在两个哥哥身后紧捏着一双胖乎乎的小手,紧张地瞪视着不断闪烁的荧光屏,一颗小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啊跳。

    “不好,来了一个高手,好像不是我们这些菜鸟能对付的了得,惟心收手。”惟愿面色阴沉地紧盯着荧光屏,随即关上电脑拽着弟弟妹妹就往床上冲。

    门外的动静他们已经听清楚了,怎么的也不能让这个世界上的第五个人知道他们在做的事情。

    至于那个第四个人知道,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齐叔叔是他们的授业恩师嘛。

    “不要装了,刚刚我在门外已经听得一清二楚了。就你们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了其他人。”凌枭瘸着一条腿推门走了进来,今天出门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又将伤口抻裂了,到现在走路还疼呢。

    萌萌吐了吐舌头,率先跳下地去搂着凌枭软糯糯地喊道:“那,叔叔说说我们有什么秘密瞒着妈咪呢?”

    哼,想要诈我们,没那么容易!

    “鬼灵精!”凌枭宠溺地点了一下她白皙稚嫩的小脑袋瓜,心想小小那笨丫头怎么就生了这么三个死鬼死鬼的小家伙们呢?若是,他和她?是不是也会生下这样漂亮的令人发指又鬼灵精怪的小家伙呢?

    这个想法,着实地把自己吓了一跳,想了想这些日子总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俏脸,脸不自觉地红了。

    “说嘛,说嘛。”惟心也加入了进来。他们已经是很小心很小声地在讨论了,怎么可能被这位帅帅滴大叔听去呢?

    凌枭闷笑了一声,其实确切的说只是几个字而已,不过仅仅是那几个字就已经让他知道几个小东西在做什么了。

    “不过就是你们淘气,利用跟你齐叔叔那里学的电脑知识,潜入人家系统里,妄图偷鸡而已,只是……”

    凌枭揶揄地那眼睛瞟了一眼几个小家伙紧张到不行的面容。心想,孩子总归是孩子,无论他们的心智有多高,终究是斗不过大人的思维的。

    “只是,怎么样?”小手心里都已经积满汗水了,帅大叔为毛还不把答案告诉他们呀,急死了。

    “只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被人给反攻击了,还差点连老窝都被人给端了对不对?”

    凌枭促狭地冲着他们眨了眨他那双幽深冷潭的杏眼,虽然强挤出那么一点温暖,但还是有些冷。

    三个小人在听到终极审判后,无力地摔倒在绵软的穿上,衣服不敢相信地面容对视着一躺在床头的大个,衰号道:“大叔,你是千里耳吗,这么小的声音也能被您老人家听到,还是不是人啊!”惟愿尽管不愿相信,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残忍的现实。

    “不是人?是专门收拾你们这些小坏蛋的大恶魔。”说着张牙舞爪地化身为恶魔想几个小家伙扑了过去。

    门外的小小倾听着屋内欢快嬉闹的笑声,抿唇轻笑着向浴室走去,埋头苦干地和那一堆老的少的衣服奋战。

    “小小。”沙哑低沉的嗓音如大提琴般悦耳诱人。

    小小抬起头着倚着门,一身宽松浅蓝色家居服的帅男人,此时的他神谪般地俯视着她,有种让人难以抑制的压迫感,弄得她心里有些别扭,不更确切地说是自卑感。

    “什么事?那么严肃?”微触了下眉角站起身擦干手上的水渍,微笑地着他说。

    “我想,我想这一阵子孩子的功课由我来教。”凌枭认真地着柔和灯光下那张绝美的脸,心再次不可抑制的跳动了起来,脸也慢慢地火热了起来。

    “另外,我想,我会找好他们的学校,到时候……”我们就一起生活吧!后面的话,他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虽然他并不爱她,但他真的希望可以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不必像他的妈妈那样过的那样的艰难。

    小小此时也感觉自己的脸在升温,尴尬地轻咳一声说道:“谢谢你,凌枭。不过,我想孩子的学校还是由我来找吧。”

    说完,硬着头皮越过他向外面走去。

    他是那样的优秀,而自己?早已配不上他了。

    是拒绝吗?凌枭怔愣在那里。活了将近三十年,还是第一次品尝到被人拒绝的滋味,真心,不好受。

    门铃声响起,带着诸多的疑问打开门,就到多日来不见的齐梦辉先生。

    消瘦憔悴的面容,外加一身邋遢的身着,让小小的心中起了一阵波澜。

    “齐叔叔,你是刚从非洲回来么?”惟心很不给面子的一句话,遭来屋里人的围观。

    齐梦辉尴尬地抬头了一眼身穿粉白家居服的小小和他身边的气质冷冽刚毅的男人,瞬间如炸毛的刺猬般竖起身上的刺来。

    “来,我来的很不是时候,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是不是?”目眦俱红,苍白憔悴的面容瞬间铁青起来。

    小小面色微沉地了一眼齐梦辉,依然装作没事人似得伸出手介绍道:“这位是我朋友凌枭凌先生,这位是孩子的干爹齐梦辉先生,他是a大的老师。”

    凌枭唇角微抿,讥讽地了一眼对面的齐梦辉大方地伸出手道:“很高兴认识你。”

    齐梦辉微皱起眉头,也不凌枭,伸手一把将小小拽到自己身边,然后霸道地着面前的男人宣誓自己所有权的说道:“我,是她的未婚夫,你懂?”

    不逊的口气以及前几日传出他订婚的消息,让小小的内心对他起了一阵厌恶,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搂抱,淡笑地将他推到沙发上说:“他喝多了,你别介意。”

    从前的他不是这样不懂礼貌不知分寸的,他到底是怎么了!

    却不料她的这一举动彻底地激怒了压抑了十几天的齐先生,他噌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如一个野兽般愤怒狰狞地着她,似是要将她撕碎扯裂一般紧握住她的手臂,紧紧地着她吼道:“你,究竟还有多少男人在等待着你的宠幸?一个又一个,究竟将我们之间的感情放置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之中?而我,这个天字号的大傻瓜对于你来讲又是什么?”

    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强压抑住心中所有的悲伤,努力地着她说:“十年的爱,十年的守护,难道不如,不如这个小子一个星期,甚至他一天的爱护安慰吗?”

    “梦辉哥!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小小强忍住内心的难堪,努力地压服着心中的委屈喊道。

    凌枭抱着手臂站在孩子的身边,抿着唇笑着这个打破醋坛子的男人。

    “我们家的醋味可真不是一般的重哦。”萌萌站在惟心的身后悄悄地跟自己的哥哥咬耳朵。

    “去去,你懂什么,大人的事情小孩少管,进屋去。”惟愿推着自己的好奇弟妹,竖着耳朵听着身后的动静。

    “谁说与我们无关了,那事关我们今后的命运和妈咪的幸福好不好?”惟心不愿意了,不满地横了自己的老哥一眼,不过还是乖乖地进了屋。

    过了一会,就见他们的凌叔叔也进来了。

    “宝贝们,过来来。”凌枭扬起凌氏最完美的笑,虽然还是有些冷,但他在他的感觉中却是最最温柔亲切的笑了。

    着三孩子懵懂地着他,单纯信赖的小模样,让他一阵满足。“你们想不想更深入学习电脑和……一些其他技能,例如搏击散打之类的能够更好保护你们所爱的人的基本技能?”

    诱惑的声音让惟心和惟愿如打了鸡血般,一下子振奋了起来。

    “真的?凌叔叔。”惟心立马闪着他的心心眼一脸炙热地着他。

    “什么叔叔,是爹地,爹地你懂吗?”惟愿很不厚道直接将老妈给卖了出去。

    齐叔叔虽然对他们很好,可是他的内心还是有些嫌弃他们的妈咪,而且齐奶奶好像也很不喜欢他们,既然这样,倒不如让凌叔叔来做他们的爹地,反正这个叔叔怎么都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

    心地单纯的惟愿,在幼稚园被凌枭抱如怀中喊爹地的那一刻就身心接纳了这个外表冷硬的男人。

    “对对,是爹地。爹地。”惟心很狗腿地爬上了凌枭的床,搂着他的脖子在他刚毅有些粗犷的脸上吧唧了一口,然后很不厚道地呵呵傻笑了起来。

    “叛徒,小恩小惠就把祖宗给出卖了。”萌萌在那里不满地嘟着小嘴小声说道:“都没有一点实质性的好处给我么?”

    凌枭怔愣了一下,随即爽朗地一笑:“这个期间,如果你们学习出色,会有……”

    他刻意地拉长声音,着三个小家伙一脸迫切期待地小模样,神秘地一笑喊道:“如果学得好,经得住考验就会满足你们一小小地愿望。”

    “高价的美美衣服和一大堆的口味各异的棒棒糖也可以么?”小美女坐不住了,直接从自己的小床上跳到凌枭他们坐在的床上。

    “当然,必须地。”得到了肯定答复的小家伙这下彻底沸腾了。

    夜雾的风带着迷茫的昏黄缓缓地吹过街道,摇曳的树枝发出沙沙的响动,一直静默在街头两人互相了许久,最后又无言地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梦辉哥,不要在执迷了。我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许久,久的让齐梦辉觉得这一刻永远就停止在这里的时候,终于听到了她清冷无情地话语。

    “为什么?我妈?还是因为之前的云清。”此刻的他完全冷静了下来,再不是那个客厅里无理取闹的齐梦辉。

    “梦辉哥,不要在自欺欺人了,如果可以我们五年前就已经在一起了。好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祝你和,和云清姐幸福。”说完潇洒地转身向黑雾中走去,却被齐梦辉一把拽住,从身后紧紧地紧紧的抱住。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