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八章|打架

    “真的。就是那个我们每天都在娱乐头条到的那个家伙。”惟愿认真地说,一张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受伤的阴郁。

    “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说他是我们的爹地?”萌萌到哥哥一噎,随即不屑地横了他一眼,“没有,就不要瞎想了,那个无耻的家伙绝对不可能是,我们这样聪明漂亮宝宝爹地的,因为……她没有那么好的,那什么来着?”萌萌自恋地扬着小下巴说着自己的哥哥说。

    “基因。笨蛋,叫你跟齐叔叔学习非不干,哎~没知识的人真可怕啊!”惟愿睨了一眼爱臭美的妹妹一眼,凉凉地甩了一句。

    “你好!每天好的不学,偏偏学人家什么系统程控,还要做什么黑客,你以为这是古代吗?”萌萌不甘示弱地反驳了回去。

    惟心再次悲哀地抚了一下头,心道,这就是没有知识的可怕啊!侠客和黑客她居然都分不清!

    “男人之间的事情女人少插嘴。”惟心恨铁不成钢地睨了妹妹一眼,大男子主义地抱胸说道。

    然后赌气地越过萌萌的身边,径直向不远处焦急叫喊着自己的妈咪走去,脸上也恢复了孩童们常有的稚嫩天真。

    萌萌咬了咬她嫣红唇,最后决定不再理这两个无理家伙,转身越过两个哥哥直接奔着小小就跑了过去。

    “妈咪~”萌萌冲着惟心调皮地吐了吐舌,撒娇地喊了一声,先一步投入了小小温暖的怀里。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小小宠溺地轻捏了下晚了一步嘟着嘴惟心柔声说道,随后牵起站在自己身边懂事又谦让的惟愿推着购物车向外面走去。

    “妈咪,宝贝今天好开心哦。”萌萌扬起甜甜的笑脸认真地着母亲脸上的愁容。

    “哦?为什么?”小小回头着牵着手的小兄妹疑惑地问道。

    “因为我们今天晚上可以大开吃诫啊!”美美的水眸泛着潋滟的光芒,水润润的小嘴里好像有不明液体流出。

    典型的小馋猫一只。

    小小好笑地轻拍了一下女儿的头嗤笑道:“馋猫。”

    结完帐,要出门时,一双带着疑惑的鹰眸狠狠地着远去的那四个身影,居然是她?那?这三个孩子是不是就是他六年前遗落的种!

    时间,年龄全部匹配,还有比这个更令人震撼的消息吗?

    微眯着一双眼,完全忽视了身边的八脚女,甩开了缠在自己身上的手,不理会柔美焦急的呼喊,一路跟踪而去,只是……到了地铁站还是给跟丢了,懊恼地轻捶了一下铁栏才晦暗地离去。

    妈的,欠了我的钱,睡了我的人,偷了我的种,居然还敢在他的面前逃走?厉小小!最好这辈子别让老子到你,否则你死定了。

    第二天,天色阴霾,出门时居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虽说春雨贵如油,但是对于大城市的人来说,还是不怎么喜欢雨天的。

    “妈咪,今天我们吃棒棒糖一定会馋爆了那些无耻的家伙,再让他们拿好吃的不给我和哥哥们吃。”一身粉色公主裙漂亮的宛如洋娃娃的萌萌撅着小嘴赌气地说道。

    小小一愣,微皱着眉头蹲下身子问道:“幼稚园里不是每天都会发好吃的吗?为什么还会有小朋友拿好吃的馋你们?”

    惟愿瞪了一眼说漏嘴的妹妹嘻哈地拉着母亲的小手说道:“妈咪,不要听她胡说,每次都是她把自己手上的好吃的吃完了挨个的去抢骗别人的,整个就一小骗子。”

    萌萌刚要反驳,就到了大哥警告的眼神,忙低下头憋着一张小嘴委屈地着自己的二哥。

    惟心不忍地将淡紫色的伞偏了偏挡住妈咪的视线悄声地说道:“不要让妈咪为我们的事情担心,我和大哥是小勇士,会保护好你和妈咪的,最多我将我的棒棒糖给你吃好不好。”

    惟心小心地哄诱着妹妹,脸自己最爱吃的糖果都牺牲了,心中一阵疼痛。可是,若是不这样,让妈咪知道了他们在幼稚园所受的欺负,妈咪一定会很难过很伤心的。

    想想妈咪已经够不容易的,为了能够支撑起这个家,一个人在外面风里雨里的没日没夜的上班劳作,如果再让她为了他们而担心心疼,那他们还有心没有啊!

    没心没肺的萌萌开心地接过二哥奉上的糖糖,坏心眼地扬了一下眉头,然后甜甜地笑着自己的妈咪说道:“妈咪,放心吧,我们在幼儿园很好的,小朋友都很‘有爱’我们。

    有爱的大头鬼,哼!今天她就让那几个大头鬼好!

    小小慈爱地揉揉她乌黑长发,随后又正了正她头上的小蝴蝶结说道:”萌萌在学校要乖,不要没事总给哥哥们照麻烦知道吗?

    萌萌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转身牵着大哥惟愿的小手心道:老妈就一千里眼,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绵绵的细雨让路上的行人更加的行色匆匆,可是……为何自己身后那两只鸟一直在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呢?

    警觉心一起,小小立马停住了脚步,就在身后的两个人隐藏起的时候,收起伞快步躲进了一家游戏厅,十分钟后悄然从****奔出,带着愉悦的脚步一路直奔回家。

    刚要推开家门,便到一个黑色衬衫西裤的男子,暗紫色的条纹衬衫勾勒出他笔直完美的身材,俊雅冷峻的面容犹如神谪般地出现小小的面前,一时晃花了小小的眼。

    照顾了他这么长时间,知道他帅,够男人味,但是也不能这样毫无预兆地惊艳了她一回吧?

    好歹~咱也是美女是吧,长得不比您老人家差对啊?

    某女好不容易收回了花痴般的眼神,狠捏了一下大腿收回了刚刚被某人勾走的魂,干笑地问道:“一大早上神色匆匆的这是要去哪?”

    “去幼稚园,刚刚园里打电话来了,说惟心把园里的孩子给打了。”

    凌枭利落地将小小手上的菜放到门口,然后自然地拉着她的手向门外早已停好的黑色超炫的路虎走去。

    讶然的小小狠狠的吞了一口吐沫,指着门口那辆黑色旋风路虎说道:“你的车?”

    嘴直接惊得咧开了,好几十万啊,这人不会又是一个不干好事的富二代吧?

    没办法,她对于富人一直没有好印象,**债的欧阳朔就算一个,耀武扬威的像什么的,一她就烦。

    “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上车。”凌枭到她那种厌恶的表情,一怔,推着呲牙的小小不耐地喊道。

    小小不明地怔了怔,然后乖顺地坐上副驾驶的位置,要不说好车就是好车,你这设计,这舒适度就是比公车和桑塔纳舒服。

    嘿嘿,小小在心里小小的自豪了一把,但转瞬间又想起了在学校里的孩子,眉毛皱了皱眉,思绪也跟着飘了回来。

    而一旁开车的凌枭则所有的思绪和心,都被刚刚接到电话里孩子的哭声所深深的牵绊,揪抚着。

    他曾经和这三个孩子一样,一个被冠上私生子的孩子,上学时受尽同学和老师的欺压与嘲笑,那时的他只会一个人偷偷地躲在墙角处哭涕。

    晚上回家时整理好所有的思绪,挂着甜美的笑容迎接辛苦了一天的母亲,那个时候的他真的很苦也很委屈,却更加懂得单亲母亲的不易与辛苦。

    所以,他并没有任何低或是鄙夷的想法去待小小及她的三个孩子,要知道一个人对一个人的爱是没有错的,去用她毕生的感情与付出更是莫大的勇气,所以在这里着小小满怀笑容,坚强绝强面对生活的她,感到由衷的敬佩。

    一路沉默,到了幼稚园,小小率先打开车门冲了进去。

    吵嚷的走廊里隐隐地还可以听到稚嫩的反驳声和哭声,一声声,一句句字字敲打着她的心。

    野种,没有人管的孩子,有娘养没爹教的杂种?

    她可爱聪明的孩子们,哪里能够承受的起那样不堪侮辱的话语。

    心,在这一刻疼痛的无以复加,终于懂得了女儿今早那未说完的话语,终于懂得了他们为什么每一次上幼稚园车之前的踌躇与忧郁。

    泪水不听话地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流下,一滴滴带着心疼和愧疚还有那难以言喻的灼痛;手不自觉地紧握了起来,怒目瞪视着屋里所有各色嘴脸的人。

    身体不听使唤地开始颤抖起来,怒火,紧紧地盘旋在心间,想要将这里所有嗤笑指责过她宝贝们的人一一粉碎瓦解。

    但有一个人比她的速度还要快,比她的动作还要猛烈。

    一把将幼稚园3班的门给踹开了,将被包围在人群中受吐沫淹没的孩子一把抱紧自己的怀里。

    然后带着野兽的愤怒地怒视着这里的每一个人,最后停驻在惊艳呆傻的老师身上怒吼:“我出钱是让你们教我的孩子们知识,不是让你们这样肆意的侮辱,还有你们这些活了半辈子的人欺辱,这样一个半岁大的孩子很**是不是?”

    着围观囧红的家长们低下了他们高贵的头颅,凌枭的怒火更胜吼道:“刚刚是你在说我的孩子是没爹要的野种是吗?

    那你又算是什么东西,我的孩子是野种,那你呢?请你告诉我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还有你,老师?你也配!

    我会向校方以及你们这些曾经侮辱过我孩子的家长们,讨一个说法的。还有,请记住,我叫凌枭,是华裔国际律师团的首席律师,他们的爹地!”

    众人在听完他的自我介绍后,终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约而同地抬眸着满含热泪倚在门口的艳丽清雅的女孩,同时不约而同地奔了上去,想要解释一下刚刚的所有。

    小小冰冷地推开他们,不给他们一丝解释的机会,急急地推开所有的人查着她的三个宝贝,有没有受伤或是什么其他的伤害。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