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七章|意外发现

    凌枭着这一切,感受着从他们身上流露出的浓浓情意和温暖,忽然感觉心内的一根弦在不知名的地方轻轻颤动着,虽然很是平淡无波,但他却深深地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爱意。

    着桌前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和散发着浓浓香气的瘦肉粥还有一碟碟精致的小菜,凌枭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引得桌上的三个小萝卜头同时喷笑出声。

    “叔叔快吃吧,我妈咪做的饭菜最香了。”萌萌添起她圆润白皙的小脸笑着眼前这个帅气的叔叔,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闪耀着奕奕的光辉,圆润嫩红的小嘴勾起好的弧形萌萌地着他,说不上来的可爱漂亮。

    凌枭怜爱地揉了揉她乌黑的头发,嘴角勾起一抹温馨的笑意柔声说:“好,叔叔一定好好尝尝你妈咪的手艺。”完全忘记了刚刚的尴尬。

    一旁的惟心夹起一个包子放在他的盘子里笑着说:“叔叔,尝尝我妈咪包的包子可以和天津的狗不理媲美。”

    一旁的惟心也不甘落后夹起小小做的八宝真味小菜献宝地喊道:“我妈咪做的这个菜才叫好吃呢,不信你尝尝!”

    鄙视,小小无语地给了这三小鬼一个大大的白眼,心想她厉小小好歹也是美女一个,怎么就被自己这三宝贝当成剩货给推销了呢。

    没好气地照着这三萝卜头头上一个狠狠地爆栗,呲牙说道:“哪来那么多废话,吃饭,吃饭,一会晚了可不准跟我叫唤啊!”

    说完自顾自地开始坐下吃饭,不时地给一旁的伤号凌枭夹菜,然后狠瞪了一眼笑的很暧昧的三娃。

    吃完饭,紧赶慢赶地将三个小家伙送到了幼儿园,随后准备向她所上班的那家快餐店走去,一路上便发觉身后有人跟踪,一下子想起昨晚那个变态男的话语,打了一个激灵,提步就像远处跑去,想身后的那几个男人会不会追自己。

    结果,果然不出她所料,于是拼了命地向前跑,心中也不停地在祈祷,千万不能让变态男抓到,否则这一家老小以后可要怎么过,她的三个宝贝又该怎么办?

    想象着孩子被他带走,从此母子分离的撕心画面,小小的脚步越发的坚定了,速度也越来越来快了,几个转弯便牢牢地将几个尾巴给轻松地甩开了。

    “哼,跟姐比赛跑下辈子吧。”小小回身到没有人跟上来,双手支着膝盖喘顺了气,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带着无比傲娇的语气说道,完全忘记了刚刚狼狈四处逃窜的情景。

    想了想也不敢再在街头晃悠,便给老板打了一个电话请假,一路做贼般地摸回了家。

    一打开门就傻眼了,自己的老妈如临大敌般拿着扫把菜刀,着躺椅在沙发上一脸无奈解释的凌枭,好笑地摇了摇头心想,老妈这些年让赌鬼老爹弄得都有些神经抽条了,大惊小怪的不说,连脑子都有些不好使了。

    抚了抚额,希望自己不认识这虎妈,最后轻咳了一声喊道:“妈,你这是要干嘛呀?不就是我这朋友在咱家养几天伤吗,您老至于这么激动么?”

    李丽华愣怔了一下,瞪大着眼睛着站在门口一脸无所谓的女儿喊道:“你朋友?你朋友!你让你朋友在咱家你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你想要吓死我是不是!”

    气怒的李丽华禁不住拔高嗓门一手掐着腰一手拿着扫把指着女儿喊道,那形象整个一个大碗茶壶。

    小小强忍住喷笑的冲动,一脸的小心弯着嘴角走进老妈身边撒娇地躲过母亲手中的扫把,厚着脸皮地往她身上蹭道:“哎呦,老妈,错了,错了,都是你姑娘我的错还不行吗?你瞧瞧把你给气得,把他给吓得,好歹人家也是咱家的客人不是,您可千万别因为您姑娘我的疏忽把您给气着了,把人家给吓傻啊?”

    说完了,小小还不忘冲着凌枭不好意思地眨巴了两下眼睛,随后带着安慰性地抚摸着李丽华的背将她安置在旁边的座椅上。

    然后自己屁颠屁颠地又去给他们倒水又去冰箱里拿水果,殷勤讨好的小模样,让坐在一旁的凌枭感觉到了一条讨好卖乖的哈巴狗。

    低头轻笑了一下,弯着眉眼,尽量降低自己周身的冷气说道:“伯母你好,我叫凌枭是华裔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因为一些事情招人报复……所以想在您这住几天,不知道您方便与否。”

    李丽华沉默地着一直淡然坐在那里的男人,凭心说这个男人无论是从长相还是气质方面都是万中无一的,只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会是小小的良人吗?

    想了一想,李丽华颇有些尴尬地着凌枭,“刚才我有些失礼了,你不要见怪。你也知道,我们这一家除了老的就是小的,冷不丁的一个大男人出现在家里,难免会让我紧张。”

    说着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审视地着尴尬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轻笑地问道:“你今年多大了,哪里人啊……”

    “妈,你干嘛?”此时的小小真的感觉有这样一个妈丢人,这怎么一个个的到个男的就想将她往外推呢,她难道真的到了千人烦万人弃的地步了吗?

    小小头疼地着自己一心想要将自己打发出去的老妈,无力地坐在沙发上着一脸尴尬的凌枭,气恼地说:“他是我朋友,不是那种关系,请您以后不要见人就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说完扶起他向宝宝的屋里走去,其实那里还有一张大床,是她和宝宝的屋,今晚来只有和她老妈挤一挤了”

    李丽华也知道自己唐突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身说:“哦,那你们聊,我去菜市场买菜去,另外啊,今晚我要帮你李姨值班,就不回家睡了。”

    “那您不吃饭了啊?”小小着老妈匆忙的身影,讶然地问道。

    随后又尴尬地着一脸好笑的凌枭歉意地说:“我妈就那样,成天地盼着有个人将我领走。”

    说完老脸一红,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嘿嘿地干笑了几声,扶着一直低头不语的他向屋里走去。

    晚上的时候,小小领着三个小不点在超市里晃悠着,希望能买点好吃的给几个小家伙。

    萌萌牵着她的手向童衣区走去,指着一件裸粉色的公主裙腆着一张天真的小脸说道:“妈咪,你说宝贝要是穿上这件衣服会不会成为天下最漂亮的小公主呢?”

    惟心嗤鼻地撇了一下嘴,拿起标签一,手一哆嗦说道:“你会不会成为天下最美丽的公主我不知道,但我一定知道的是,妈咪为你买这件衣服的后果是一定会成为,天下间最穷苦的妈咪!好家伙一件衣服一万多,金子做的啊!”

    鄙夷地了一眼一脸委屈装可怜的萌萌,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向小食品区跑去,不顾小小在身后的叫喊。

    忽然间,不知道被什么不明物办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一双黑亮的皮鞋前。

    一抬眸,小家伙整个人愣怔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啊,朔,这个,这个孩子长得好像你啊!”站在欧阳朔旁边的迪文一脸惊讶地着,慢慢站起身同样惊讶地着他们的惟心。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惊得半天才找到声音的欧阳朔,慢慢地弯下身子,认真地着这个几乎和自己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孩子。

    “是谁,你管不着!”惟愿惊愕地了一眼站在弟弟身前的两个大人,一把拽起还处在呆愣下的弟弟就走。

    “啊!不是一个喂!居然是两个年级一样大的小萝卜头!”这回迪文彻底傻掉了,捂着嘴呆然地着两个小小的翻版欧阳朔,又了大版的欧阳朔,忽然感觉这个世界还真***奇妙了。

    在欧阳朔身边当了五六年秘的迪文,一直知道欧阳朔在外面的所作所为,心里禁不住有些在怀疑,这两个孩子不会是他在外面遗落的孩子吧。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妈咪在哪里,叔叔领你去找妈咪好不好啊?”欧阳朔僵笑着说道,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和蔼可亲些。

    妈的,不是老子以前一不小心留的种吧?不能啊,他的安全保护一直都是非常牢靠的,除了那个要账女?

    “嘿嘿,不劳叔叔费心了。”

    惟心厌恶地回身了眼无比慈爱,着他们的欧阳朔,心想这个男人还真是讨厌哈,有事没事就出现在报纸周刊上不说,现在居然还妄想打听他们的姓名,讨厌,真的很讨厌!

    厌恶地了他一眼,在临跑之前还不忘在那位大叔铮亮的皮鞋上,狠狠地留下自己标志的痕迹——彩色的小脚印。

    “哥哥,快走了。妈咪等着急了。”

    前面传来萌萌不耐的声音,着两个哥哥气喘吁吁,不时回头张望的模样,坏坏地一笑,凑近两个兄长面前霸气地说道:“说,你们刚才又做什么坏事了?”

    三个宝贝是差不多同一时间出生的,彼此之间的心灵感应可是可怕到吓人的地步,所以刚刚的一幕,萌萌一便知道两位哥哥又不知道做了什么好事,让人穷追猛赶了,或者说,又不知道哪个可怜的家伙被她的两个调皮哥哥给祸害了。

    “我们到爸爸了,那个制造我们却不肯负责的家伙。”厉惟愿面色冷硬的说,虽说是猜测,但父子间那种血脉相通的熟悉感,让他一下子就认定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萌萌惊讶地瞪大了她那双水蒙蒙的大眼,愕然地长大粉嫩的樱唇仔细地着面前的哥哥。

    “真的,假的?”好奇地眨了一眼大眼,然后狠狠地掐了一下惟心,着惟心捂着胳膊呲牙,才呼出一口气来。

    “还好不是做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