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六章|辣手摧花?

    粉嫩嫩胖嘟嘟的小脸皱成一团,粉红圆润的小嘴微撅,配合着那双雾蒙蒙的水眸里闪烁着泪花,让人着说不出地怜惜疼爱。

    总算有个正常的,而且还是一个超萌超可爱的小美女。

    凌枭笑了,虽然脸色依旧是惨白虚弱,但仍旧是一脸的慈爱。轻轻地伸出手掐了掐她水嫩圆润的小脸疼惜地说道:“没事,一会你妈咪给叔叔包扎完就好了。”

    “好了,好了赶紧回去睡觉去吧,明天还得上学呢。”小小不耐地打发着她家的这几个小人精,心里透明白他们现在在想什么。

    不死心的小萌萌憋着一张嘴‘好心地’回身提醒道:“妈咪,叔叔现在是伤残人士,一定不要辣手摧花哦?”

    一句话,让厉小小有种想要撞豆腐的感觉,抬头再沙发上的那个大男人居然有种被轰炸的傻掉的感觉,顿时捂着嘴大笑了起来,同时脸上也升起了一抹嫣红。

    轻咳了一声带着无比的勇气怒目圆立地冲着几个小萝卜喊道:“马上给我消失。”

    几个小家伙还真别说,挺听话的,那速度绝对可以和刮旋风相当比美,一霎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凌枭怔愣地着这一瞬间所发生的一切,半晌发出震天的爆笑声,不顾肩胛伤口的伤痛咧着嘴大笑着,感觉这十几年的笑在这一瞬间迸发了出来。

    笑吧,笑吧,有益健康!

    小小囧囧有神地瞪了沙发上那个爆笑的美男,低下头继续处理他腿上的刀伤,然后站起身去拿消炎的药类给他吃,一眼也不敢身边的男人,感觉都快别扭死了。

    凌枭好像也发觉了她的尴尬,很乖顺地任她摆弄着,就连药也是问也不问地吃了下去。

    随后便着她逃也似的跑进了里屋,自己则舒心地仰望了一眼平滑的棚顶,翘起好的唇角,多少年没有这样放松舒心地过着这样平缓而安心的一天了。

    夜风缓缓地划过窗口吹拂起淡粉色的窗幔,带着丝丝的凉意与安逸游遍屋中的每个温暖的角落,带着淡淡的草木馨香与安逸进入那甜美的梦乡。

    夜色飘渺的梦里,烟雾缭绕,带着心悸的颤动和恐慌的小小不停在这恐怖的黑雾之中奔跑着,身后则是长得一身妖孽气息的欧阳朔在不停地追赶着她,吓得她颤着一双小腿不停地不停地奔跑着,绝望深深滴在心头缠绕……

    这时,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撕碎了她的心扉,木然地回转过身着一脸狰狞的他,立眸冰冷地着对面的恶心男,冷声说:“放下他们,我跟你走。”

    “哈哈哈,你想的美,孩子是我的种,你想要也得有那个资格。”

    一句轻飘飘的的话语,顿时撕裂了小小最后的希望,带着撕裂的绝望与疯狂怒喊道:“不!”

    猛然坐了起来,睁开眼睛,才发觉那不过是一场梦,一场噩梦罢了。

    摸了摸脸上冰凉的泪水,不安地敞开门直奔宝宝的屋里走去。

    打开壁灯,静静地凝视着熟睡中孩子纯真的睡脸,一抹温暖的笑凝上她俏丽的脸颊,安静中带着一丝满足的安逸。

    慢慢地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关掉那昏黄温暖的灯光,让一切回归于平静,带着温暖的疏松缓缓地将门关上,准备回房继续她的春秋大梦。

    “快走,不要管我。”似梦呓又似焦躁的模糊喊叫声搅扰了小小那颗安逸的心,打开客厅里的灯,着沙发上那个俊逸带着些粗犷面容的男子,脸颊一片不正常的潮红,眉宇间不安地轻皱着,痛苦的神色让人的心内一紧,不好,这个男子居然发烧了。

    此时她的那大脑真的有些发蒙,也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而无法原谅自己。

    迅速的跑到屋里拿出母亲平时买的高浓度酒,然后开始为他擦身子,一边又一遍,不顾自身的羞涩尴尬地机械地擦拭着他火烫而又完美的身体。

    “这身子都被你给光摸遍了,来我这辈子的幸福也只能由你来负责了。”一句沙哑虚弱的话语凉凉地在小小的头上响起,让正在为他擦拭胸口的小小脸红个彻底。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却在某人的眼中宛如媚眼般直击入心中那片最柔软的地带,带着翩翩的涟漪荡的心神一震恍惚。

    橘黄色的灯光温暖地照在两人的身上,暧昧的光线仿佛要将两个人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凌少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苍白憔悴的脸颊再次染上一抹红润,吓得小小不顾刚刚的尴尬与羞窘,急忙伸手罩住他的额头,却被另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带着调侃的语气轻笑地说道:“放心,我,没事了。”

    一个大男人,居然也会红脸,可真是出息到家了。凌枭暗骂自己没出息。

    不明所以的小小一抬头便到满脸火红凌枭,讶然地愣怔了一下,随后担忧地急忙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无心地嘟囔道:“也不发烧啊。”

    一句话说完,再我们伟大的凌枭,整个人像似被煮了似得,脸红似火。

    小小张大嘴巴好笑地了一眼炯炯有神的凌枭,抿着唇走进厨房,不多时厨房里米香四溢。

    躺在沙发上的凌枭着开放式厨房里,穿着睡衣忙忙碌碌的身影,倾听着菜刀有条不紊的声响,忽然有种温馨的感觉,那是十几年从未有过的,家的感觉。

    幸福,温暖而又让人眷恋的温馨感觉。

    心,在这一刻不可抑制的悸动了。

    唇角,不自觉地慢慢翘起,冷硬刚毅的面容不知不觉间爬满了一个叫温柔的词汇。

    一个卧房的门悄悄地开启了一个小小的缝隙,透出三双充满着好奇的眼眸,带着弯弯的微笑与探索来回地打量着外面的两个大人。

    充满着希望的的晨曦悄悄地将它所有的温暖光亮洒满整个房间,带着充满芬芳抚慰的微风将整个房间填满。

    “我觉得这个叔叔可以胜任我们的爸爸一职。”萌萌撅着一个小嘴,充满骄傲地昂着小脑袋着对面的两个哥哥说道。

    粉红的米奇小睡衣随着她的小身子骄傲抖了抖,像似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一般,傲视着宠她爱她的哥哥们。

    老二厉唯心不赞成地撇了撇嘴,满脸鄙视了一眼自己的小妹妹道:“只要是帅哥你着都可以,视觉动物。”

    一句话成功地激起小公主的怒气,刚要据理力争,便听到大哥淡然的声音。

    “齐叔叔那个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现在呢,还不是因为我们这三个小萝卜头而低了我们的妈咪?所以说,我们现在的为今之计是找到我们的亲爹,让他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否则……哼哼,我们就叫这个光吃不负责任的爹付出血的代价。”

    老大厉惟愿斜倚在淡粉色的墙上,抱着胸微眯着一双眼睛着自己的弟妹狠声地说道。

    刚刚从床上起来的欧阳朔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懊恼地想着昨夜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而让那个该死的小妮子又得手了。

    愤恨地抓起床头柜上的电话,脸色阴沉地问道:“找到了那个妞了吗?没有?你手下的那帮人是吃屎的吗?”

    愤恨地挂了电话,站起身,紧皱着眉头着窗外那缕灿烂的阳光,咬着牙阴翳地说道:“丫头,咱俩没完!”

    “惟心,惟愿,萌萌起床了,快点,速度!”

    阳光洒满整个小屋的时候,传来了小小惊天的狮子吼声。

    “知道了,知道了。每天都是这几句就不能换点新奇的。”

    刻花的玻璃门懒洋洋打开,凌枭倚坐在沙发上,好笑地着假装睡眼迷蒙的小家伙们,其实早在他们开门偷听时,就被他发现了他们可爱的小脑袋,只是……没有点破罢了。

    眯着眼,着小家伙们做戏地揉搓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妈咪,现在才五点半好不好,干嘛叫人家这么早?”

    “是呀,是呀,睡眠不好会变成国宝的,那样就不漂亮了,不漂亮就没有帅哥喜欢萌萌了。”

    萌萌瞪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可怜兮兮说道,还不忘冲着坐在沙发上的凌枭,眨巴眨巴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一副我很悲惨的小模样。

    “少装萌,这招对我不管用。”

    小小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她圆润的小脑袋瓜,着她不满地撅着嘴,一脸委屈地反抗道:“已经够笨的了,居然还拍,哪天变成傻子一定坐在家里吃你一辈子。”

    小小不满横了他们一眼,掐着腰怒道:“早,早,洗漱穿衣服半小时,吃饭半小时,坐车挤公车又要半小时,谁能告诉我这个点起床叫做早!”

    说完也不他们,一边自顾自得转身将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一边着他们各自洗漱,抿着唇去扶凌枭到桌旁吃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