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章|再遇渣男

    男子理解地点了点,随后到小小拿着一盆水缓缓地将他的身体冲洗干净后,就开始着手给他按起摩来,手法很娴熟也很到位。

    一瞬间就让他有种放松舒服的感觉,尤其是那柔嫩柔软的小手带着一股子钢筋准确地按下那缓解人疲劳的穴位时更是让他舒服的有种想要喟叹的感觉。

    忽然一声巨响传来,两人讶然地着浩浩荡荡进来的黑衣人。

    “好久不见啊,凌枭,凌大少爷!”一个长相乌黑凶狠的男人一边洋洋得意地说道,一边指着小小吼道,“你,给我马上滚出去。”

    “你先出去吧,一会小费我会让吧台的人结给你的。”那个叫凌枭的男人温笑地着她说。

    清澈的大眼如水般来回打量着几个人,最后报给他一个但愿你安好的眼神点了点头快速向门外走去。

    前面的门一关,后面便传出来打斗的声音,吓得小小转过头,瞪大着一双眼眸着那紧闭着的门。

    抚了抚恨不得冲出口的心,转身就要像走廊的另一头跑去……

    突然她停住了脚步,着眼前那个……男人!

    “啊~”悲催的孩子,一转身就碰到恰巧出来热闹的某男。

    两个人,登时惊讶的长大了嘴,紧接着一个想也不想地转身就跑,另一个恨声地咒骂了一句,紧接着一把拽住要跑的某女,不顾她的挣扎和喊叫直接扛起了她,就往他的包房走去……

    欧阳朔一脚踢开门,狠狠地将小小摔在了硕大的水床上,然后不等她反应直接压在她娇小柔软的身体上,直直地瞪视着这个整整逃跑了六年的小妞。

    两人默默地瞪视着彼此,呼吸着彼此间的气息,这时感觉时间在一点一点停息了下来。

    小小有些慌乱地瞪视着面前这个让她憎恶的面孔,着他俊美妖娆的脸颊,幽深染着阵阵寒气的深眸,以及那紧抿的薄唇,随后转为妖娆的一笑。

    “我就说嘛,为什么外面这么热闹,原来竟是你这个小妖精在作怪!”欧阳朔咬着牙着面前这个不断挣扎的小妮子,突然之间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小小愤恨地着那张和自己两个儿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想着就是因为他的强bao而使自己与幸福擦肩而过,从此她和梦郎是路人的人,心中的委屈与愤恨就越添一层。

    手,牢牢地被他掌控住,眼着他毫不留情地要将自己的紧身裤退下,那种说不出的屈辱自心底油然而生,猛然地抬起腿对着他那张扬的凸起猛地袭去……

    “妈的,你想让老子断子绝孙吗?”

    恼火的嗓音自头上响起,小小抬眸着满眼冒火的欧阳朔,妖娆地一笑咬着牙哼道:“断子绝孙是我这辈子对你最大的期望。”

    说完恶狠狠地使劲回抽了一下被他夹住的细腿,一双潋滟的水眸如冰般瞪视着他。

    “哦?是吗?六年了,我找了你六年。”他抚摸着她的脸颊,眼中带着浓浓的占有欲。

    “没想到六年以后你还是这么辣,不过我就喜欢辣椒,越辣的本少爷就越喜欢。”说完俯身照着她包裹在内衣里,圆鼓的嫩兔就是狠狠地一咬。

    疼的她闷哼一声,厉眸越发犀利地着在自己身上逞威风的恶劣男,一滴泪就这样屈辱地流了下来。

    “呵,哭了?”欧阳朔掀唇一笑,带着报复的冷冽与得色着自己身下,这个满含委屈的小女人。

    “放开我!”小小使劲地挣扎着,奈何自己的体力不如人。

    欧阳朔扬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倔强又充满攻击性的小野猫。

    然后慢慢地贴近,贴近她那张清丽素雅的没有一丝化妆痕迹的小脸,轻闻着她身上那独特淡雅的芬芳,慢慢地贴近她那,也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害羞而火红的耳朵,慢慢地说:“你,是我第一个想要亲吻的女人。”

    说完,灵巧的舌便添上她那饱满小巧的耳垂,随着她身体地轻颤而扬起他那冷薄的唇角,如影随形地亲吻着她不断躲避的,白皙而完美的脖颈,一只手则悄然地探进那玉女高峰,狠虐地蹂躏着她的饱满,任随着她拼命地挣扎唾骂。

    热流在不断地在下腹集聚膨胀,一种久违了兴奋让他这一瞬间达到了极点,这他开心地笑了。

    手不自觉地松了下来,一面奋力地揉虐着她的柔软,一面极尽所能地脱着她的衣裤……

    正在某男极尽雀跃地想要享受一下他久违了幸福时,忽然脖颈一痛,陷入了黑暗之中,在临陷入黑暗之时,心中还在不断地暗叹,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品尝到那就为了的滋味了。

    小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狠狠地将身上这只大尾巴狼给踹下床去,随即蹦到地上照着他就是一顿猛踹,感觉算是出了点气,才勉强地整理好了一下衣服,缓缓地向门外走去。

    踏出洗浴中心的那一刻,小小感觉浑身的骨头都酥了,短短的十几分钟,就仿佛是打仗一般,惊心动魄胆战心惊啊!

    回身扬了扬手,对着大门说了一声“拜拜!”后潇洒地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出租车很忙也很贵,对于一项以节约为主的小小来说,能省一分是一分。

    抖了抖身上那件宽大的毛衣外套感觉真的不是普通的冷,环抱着胳膊,拎着从老妈那里拿的饭盒加快着脚步往家里赶,并没有注意到前方的移动物,等到了跟前时,老实地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只见微弱的灯光下,一身血污地男人趴伏在地上,虚弱地着自己,一瞬间愕然地后退了一步说道:“老兄,这才多大一会功夫,你就把自己折腾成爷爷奶奶样啊?”

    语气虽是调侃,但面上却是实实在在的担忧,一面说着还一面伸出手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讶异地目光着这个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不断的男人,心想着这人到底得罪了些什么人啊,居然下手这么狠,想想刚刚在洗浴中心时他并没有刻意地为难自己,还在最危险的时候让自己先走,终就是有些不忍地问了一句:“要不我把你送医院吧?”

    凌枭无力地了她一眼,“不要,你家在这附近吧?”

    小小有些无奈地着虚弱地躺在地上的那个自称凌少的家伙,着他满身血污有些狼狈的样不忍地说:“嗯,我家就在前面,你能走吗?”

    凌枭点了点头,苍白的脸上显出一抹温润的笑容,虽然有些僵硬但还是一样的刚毅俊美。

    小小吃力地将他从地上扶起,然后用肩膀半拖半抱地她家的方向走去。

    男人有的时候长得太过于高大强壮真的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就像此时的凌枭。

    重重庞大的身躯整个压在小小身上的时候,忽然就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重的直让她感觉下一瞬间被这可恶的家伙拍在地底下去。

    强撑着一口气,慢慢地将他拖到楼梯口处,扶着楼梯的扶手重重地喘着气,着他渐渐虚弱惨白的容颜和还在不停地躺着血伤口,最后咬着牙继续拖着他向前走。

    “放我下来吧,谢谢你肯救我。”凌枭虚弱地睁开眼睛,慢慢地说道,嘶哑的嗓音带着一种苍茫的诱惑。

    “放你下来?做梦!”小小咬着牙地哼了他一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继续拖着他向前走。

    凌枭一噎的抬起头,透过黑雾着一脸坚毅的小姑娘微微地一笑,然后尽量的跟随着她的脚步向前走去。

    小小微喘着气将门打开,然后费力地将这个庞然大物拖了进来,不顾他满身的血污,慢慢将他放到沙发上,随后瘫坐在地上傻笑地着沙发上那个同样对着她虚弱傻笑的男人说道:“你,是吧?只要不放弃就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

    “呵呵,是的。只要不放弃就会有成功的一天,我想你一定是被失败之母给磨练出来了。”

    凌枭很不客气地调侃着地上放赖的小女人,昏黄的灯光下,湿捋的发丝紧紧黏附着她满是霞飞的脸。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是被这样一个身材娇小瘦弱的小女人给拖到了七楼来。

    那么瘦小的一个人儿,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与毅力,把他这个将近一百五六十斤庞然大物给拖到七层楼来。

    晃神间到那个小女人居然拿着医药盒走了过来,毫不羞涩地将他的衣服往下扒,吓得他不自觉地将一只手挡住前胸一只手拽着自己的裤腰,一副不许非礼我的模样着她。

    “喂,你个大老爷们怎么比个娘们还要磨叽啊!说吧,你是想流血致死呢,还是赶紧包扎留着你那条小命以身相许?”

    小小好笑地着眼前他那副小媳妇模样,坏心眼地调侃道。

    “喂,妈咪,你就算想男人也应该找个身强体魄的啊,这样半死不活你就算是拽回来不也是干着吗?”

    厉惟心揉搓着一双睡眼,拖着一双粉红色的猫咪小拖鞋倚着门,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死不休的小模样,直恨得厉小小恨不得一脱鞋将他打到哇哇国去。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只不过这死孩子速度相当的快,一眨眼面就溜回了屋里,而那只可怜的拖鞋则准确无误地砸到了门上……

    砰地一声巨响,直接将另一个屋的两个小东西给砸了起来,揉搓着小眼睛不满地打开门,着掐着腰,俏丽地站在沙发旁的老妈不满地道:“妈咪,你找男人是好事,但请不要有了男人就虐待孩子好不好?”

    噗嗤。凌枭一个没忍住喷笑出声,这一家孩子个个都是极品好不好,尤其是这个,长相堪称极品中的极品啊,可爱漂亮至极。

    厉小小扶额,忽然间感觉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感觉这么丢人过。无奈地转身继续为沙发上的人包扎那些血肉模糊,深可见骨的伤口,完全将这三个小魔头视为空气。

    “叔叔,你受伤了,好可怜啊!”萌萌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满脸怜惜地着凌少,柔声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