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二章|龙凤斗

    大厅内,小小一边随着dj的乐曲跳着性感的舞,一边又小心地躲过一次次猥琐袭来的狼手,然后继续摇摆,继续艰难地一步一步地邪魅地穿梭在人群之中,不时地引起场内一阵阵的轰鸣和**乱。

    妖冶生涩的步伐,带着极致妖艳的蛊惑引起场上男人极度的兴趣,不少人已经开始按耐不住了,伸出手开始叫价,并直接准备将美女抱进怀中,好好的抚弄玩乐一番,却不料被她巧妙的躲避,滑腻的犹如水中的泥鳅一般,轻易地从男人手中溜走,进而更加了引起了男人们的占有欲与轰鸣声。

    欧阳朔微眯起眼眸着这样带着妩媚又野性十足的小小,冷魅地勾起唇角向着那最为热闹地地方走去……

    抬眸挥手得意间,已经落入了一个宽阔却又香水味很重的怀抱,小小厌恶地回眸了一眼站在灰暗处不清面容的男人,抬起她那高达十二厘米的高跟鞋,恶狠狠地就踩了过去。

    得意地着男人闷哼了一声,随后准备挣扎出他那有些熏人的怀抱……

    “放开我!”小小厉声地用肩肘对了他一下,却被他用手臂勒的更紧,愤恨地抬眸着这个完全将自己置身在黑暗里的男人,想着好不容易跑到了这里,绝对不能在被这个男人耽搁她的逃跑计划。

    抬眸着不断向这里涌来的保安,小小的心越发的焦急了起来。

    咬了咬唇,换上一副娇媚讨好的容颜,仔细地观着这个在黑暗中越显神秘的男人,勾唇一笑,然后慢慢地抬起双手勾勒住他的肩膀,踮起脚魅惑万千地嘟起她饱满的唇向他吻去……

    小野猫?他喜欢!

    男人玩味地着她,他可不相信刚刚还对他厉色跺脚袭击的小老虎,这么一小会就变成一只温顺的猫向他献吻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随着她的靠近,那种若有似无的馨香靠近,以及胸前温软的贴近,让他冰冷多年的心开始雀跃跳动了起来,甚至有些期待的感觉。

    “小妖精,真是够勾人的啊。”

    说着大手向她的翘起摸去,猥琐的笑声带着一种霸气的妖媚,随即手臂一用劲,弯下腰对着他那渴望已久的樱唇就亲了下去……

    唔~一声闷哼的欧阳朔,弯下腰死命地捂着下身涨红着一张俊脸,愤怒地瞪视着那个突然袭击他老二的死丫头。

    谁知那个死丫头非但不怕,居然还站在离他不远处对着他又是做鬼脸又是扭屁股的,随后在场所有抱着戏的观众响起一阵轰鸣声中,随后,她着疾奔赶来的保安,急忙消失在人群中。

    只恨的欧阳朔咬碎一口银牙,忍着下身传来的剧痛奔着哄闹的人群就像外面不断堵截的小妮子的保安奔去。

    小小着从四面八方本来的黑衣保安,还有穿着深蓝色制服的酒保嘻嘻一笑,“呵呵,几位哥哥不忙哈,走到那边坐坐去,我渴了去喝点茶水,不用招呼我哈。”

    圆溜溜的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寻找着那可以溜出去又不被抓的出口,说着后退着,观察着,随后一个不小心跌倒在地上。

    在趁着众多保安直奔着他扑到而来时,迅速地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一心想要先抓住的那名保安撂倒,随后一边拼命的叫喊一边着疯狂扑向那名保安的那些人,然后趁乱躲进帷幕下。

    着来往奔腾热闹的人群轻蔑地一笑,随后趁着一名啤酒妹不注意,迅速地使出一个刀手将她劈晕,然后美美的换上那妞的衣服,正大光明的走出帷幕,直奔着门口而去。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一直有双眼睛玩味地盯着她,着她狡猾如狐的小模样,请翘起凉薄的唇瓣微微的一笑,随后拿起手机说道:“盯住07号啤酒妹,轰到我房间去,老子要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随即,门口处传来了震天的喊声:“她在那里,给我追。”

    一抹火红色的身影如风般刮过他的身边,被她一把拽住,捆在自己的怀里,不顾她的挣扎,直直地着面前这张姣好的近乎完美的精致面容邪邪地一笑,“怎么样又被我给抓住了吧?哼哼,那一顶之仇,你说我们应该怎么算呢?”

    “呵呵,我想大哥你一定是认错人了,像我这样的鸡眼妹,你觉得很漂亮么?”某女在他抓住她的一瞬间,化身成为斗鸡眼,还使劲地眨巴着她那双水润无辜的大眼,以求得到释放。

    “装,继续装,我你能装到什么程度?”头顶传来一声闷笑,某男十分不给面子地直视着某女搞怪的神情。

    波光潋滟的水眸瞬间一转,纤瘦如藤般缠在了他的脖颈上,带着妩媚的娇嗔邪邪地说道:“哎呦,这都被你老人家给发现了,还真不是普通地衰啊!”

    说着那带着阵阵馨雅香气的小脸就慢慢地向着他靠近,忽然让欧阳朔老先生有种心跳如鼓,口干舌燥的期待感,紧抿起那微薄的唇角等待着一亲芳泽美妙的触感却发现一阵冷风突袭,遂然地抬手抓住那只欲袭向他后脖颈的刀手,冷冷地一笑,“有了第一次,你认为我还会中第二招吗?”

    话还未说完,突觉他的小弟弟又是一痛,顿时有种想要掐死这小妮子的感觉。

    “你,找死!”

    涨的紫红脸色的欧阳朔恨恼地蹲在地上,抬眸着这个居然手脚并用袭击她的死丫头。

    “哼,蠢货永远是蠢货。我可没告诉你,打了你上面就不攻击你下面了,话说就是他该打,谁让他没事出来瞎惹事来着!”

    说完,无限傲娇地一甩头奔着沸腾的大厅幽暗处跑去,这会儿她也不着急跑了,先缓缓装再说。

    穿过沸腾汹涌的大厅,躲过四处查找她的保安,一路顺畅地走向厕所,那个最最清冷又隐秘的地方,趁着人不注意钻进了男厕里,因为她刚刚听到了里面极为暧昧的喘息声。

    冷冷的一笑,随即悄然地猫着腰将散落在地上的衣裙捡了起来,趁着别人不注意,直接潜入了女厕中,过了不消几分钟,一名打扮时髦的俏丽的女人走了出来。

    只是,一出门……小小就有一种想要回去再回炉改造的冲动。

    md,这妖孽还真是阴魂不散哈,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他。

    “先生……”话还未说完,就悲催直接被某男给头冲下的扛了起来。

    “放我下来,你丫的土匪强盗啊,打劫啦,救命啊!”悲剧的孩子认她喊破了喉咙也没人上前管一句。

    话说谁敢管啊,这地都是人家的,更何况是在这里的人啊!所以,凡是到,或者听到小小声音的某些人,一致将头高高抬起,或者直接无视掉。

    “叫,再叫啊!”某男憋了一肚子火,终于得到发泄了,照着那诱人的小屁股就是一顿狠拍。

    “你放手,打女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某女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做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句俗语,还在那里不知死活的叫嚣着。

    “好,我今晚就让你爷到底是不是男人!”说着狠狠地将某不知趣女摔在了床上,直摔得的某女眼冒金星,头昏脑涨地在床上弹了起来,随即便被一个巨大的身体突然侵袭压住……

    被震得有些晕头转向的小小迅速地一个翻身,直接抬腿向欧阳朔的小腹踹去,快准狠的袭击,却还是好死不死的被男人一把擒住,随后他邪邪地挑了挑眉,着直接向自己扔拳头的女人邪魅地一笑。

    “怎么,一到床上就迫不及待了?”他玩味地将她的小手接下,然后直接翻身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着她爆红着一张脸,愤怒地瞪视着自己,怒骂着自己,反而身心愉悦了起来。

    低下头想也不想擒住他期待已久的红唇,攻城略地般汲取着所有的甜汁,一只大手一边掌控者她不老实的小手,一边四下里煽风点火外加卸去她身上的多余物,一边又震撼于她身体如丝绸般极致的嫩滑与白皙。

    一阵阵扑鼻的香气随着她挣扎的汗液越发的强烈起来,如合欢香般吹拂着他加快蓬勃的脚步。

    “啊~”撕心裂肺的叫声让他瞬间飘进云层的顶端,那是一种极致的美妙,是他纵横情场这些年从未体验过的一种感觉,一种如神仙般飘忽的感觉,让他感觉流连花场的这些年白活了。

    “出去,求你了。”疼的脸色煞白的小小,终于拉下脸求饶了。

    那种极致的疼痛,让她有种想要死的感觉。

    “出去?嗯?”欧阳朔恼怒地瞪起了眼睛,身体随即狠狠地一挺身,引来小小更尖厉的叫声,然后咬着唇狠烈着疼的差点背过去气的小小,低头怜惜轻轻地吻了吻她有些苍白的唇瓣,慢慢地开始动了起来……

    一夜的纠缠与疯狂的索取,终于在天亮前休息了……

    小小无力地呆坐在床前,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泪水奔涌而下,悄声地拾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忍着身上的撕裂的酸痛,悄然地走出房门……

    “你,要干什么去?”低沉黯哑的声音宛如魔鬼般侵袭着小小所有的神经,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给了他一个比哭还要难的笑容。

    “去洗澡。”小小紧绷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颤颤转过身回答道。

    男人也不知道是困极了还是太过疲劳,只是轻嗯了一声,又转过身去,又睡了过去。

    小小紧张地呼了一口气,然后悄悄地打开门向门外去,登时心一跳,急忙将门关上拍了拍紧张的差点跳出的心,伸头了眼还在床上沉睡的魔鬼,向里间的阳台走去。

    外面躺了两只门狗,走门来是不行了。

    小小咬了咬唇,最后趁着微弱的灯光向阳台走去,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阳台的窗口和另一间房间的阳台只有一臂之隔,而且vip房间都属高层,有灯带。

    鼓了一鼓自己的鼠胆,慢慢地打开阳台的窗户,趁着微亮的天色清窗口与那一扇窗户的距离,然后小心翼翼地翻过窗户,艰难地一步一步地迈向另一扇希望的窗口,一点点地扒着灯带沿向那个希望的窗口慢慢地爬去……

    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地透过虚渺的纱帘照射进卧室内,床上绝色邪魅的男人慵懒地翻了一个身,牟地睁开深邃如潭的黑眸,邪佞霸道的剑眉微微触起。

    带着起床气狠狠地拥着被坐起,着空荡荡的屋子,狠戾地抓起身旁的枕头摔到地上,然后气恨抓起电话:“兰博,我们帝豪什么时候让人随进随出了?”

    “……”兰博无声的呜咽换来他更大的怒火。

    “因为你的疏忽,害得我白白损失了三十万!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我把那妞给我抠出来!否则,这辈子你别想再我帝豪混!”重重地吼完,狠狠地将手中世界限量版的手机给重重地扔到地上……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找就是六年的时光。

    在这六年里,他也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是和尚般的日子,因为那种食髓知味的感觉让他再无心去碰触其他的女人,这也让他在贵族圈里成为了嘲笑与讥讽的对象。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