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一章|被卖了!

    夏日的热风席卷着整个大地,带着它奔放的热情猛烈地拥抱着蒸炉下的人们。

    来去热气腾腾的人们或是手拿着遮阳伞,或是头戴着遮阳帽步履匆匆地行过来往的街

    市。

    也只有厉晓晓这个异类,一只手拿着一张录取通知单,一只手拿着电话满脸通红地咧着一张嘴在这蒸炉般的街市上横晃。

    纯净微红的脸颊挂着甜甜的笑,让路过的每一个人都晃花了眼。

    “梦辉哥哥,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啊,考上大学了,你们学校的,到时候哥哥你就成为我名副其实的老师了。”

    “那真好,我在学校里等你。”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传出,简单的几个字却带着深深的宠溺。

    阳光明媚的笑脸再绚烂绽放,带着不容置疑的坚毅说道:“一定。”

    迈着轻快步子的小小,此时根本就不知道残忍的恶魔正在悄悄地向她伸出魔抓。

    欣喜地推开自家破旧的黑色脱漆的大门,吱嘎一声,便听到母亲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小小,快跑!”想也不想,拿起手中的扫帚就向正向她扑来的男人扔去,随后慌乱地夺门而去。

    身后穿着各色五颜六色衣服的人尾随而来,只吓得她三魂丢了两魄,哪里还管得了家里被虐打的老妈。

    一只手从身后拽住了她的胳膊一个趔趄顺着劲道,小小想也没想地回身就是一拳,刚好打在那个魁梧男人的眼睛上,登时,我们国家就又多了一个保护级别的动物。

    随后一群穿着各色半截袖的染着各色彩发的混混们围了上来,一个个面露着**邪笑容斜着她,宛如是被毒舌叮咬上一般,让人浑身散发着冷气。

    小小瘪了瘪嘴,露出一副可怜的小模样着众人哀求地说道:“各位大哥大叔啊,小妹又怎么得罪你们了让你们这样劳师动众啊?”

    “厉无悔是不是你父亲?”一个啤酒肚蛤蟆眼的胖男人洋洋自得地走了出来,此时一双狭小的眼睛盯着她直冒着绿色的光芒。

    这妞,这身段,这小脸,!哈哈,这下发达了。胖男人满眼散发着人民币的光芒直得小小浑身打起了冷颤。

    “不是,我不认识厉无悔。那个没人性的,谁认识他谁倒八辈子血霉。”昂首挺胸,坚决不认识这个道德败坏狠心外加无耻的家伙。

    “那你到厉家来干嘛?”胖男人一怔,没有想到女孩会有这样的说辞。

    “给他女儿厉晓晓送录取通知啊!他姑娘考上大学了,大哥,我都快让你们吓死我了。”

    小小赶紧从兜里拿出通知单晃了晃,随即状若恐惧地轻拍着胸,一副美人抱胸的虚弱状。心里却是在佩服自己这说谎的功夫又精进了不少,心想这要是不念大学改行去拍戏也一准的能红。

    胖男人面容有些松动了,刚要挥手准备让人撤,便听到身后气喘吁吁喊声。

    “他就是我姑娘,可千万不能放了她!”

    妈的,真***是败家的爹!小小在心里怒喊了一声。

    趁着众人不注意,拎着包向一旁的混混打去,趁他们忙着躲闪之际转身像门外跑去,哪知离最近的小个子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她了的衣服,‘千万不能被他们抓住!’坚定的信念给了她莫大的能量,‘刺啦’挣扎间衣服被小个子的魔抓撕碎,小小现在无比庆幸庆幸衣服的质量,给了她生的希望。

    狂奔出门口,迎面就到跑的气喘嘘嘘的齐梦辉,着他那张俊美异常的脸颊,炎热汗水淋漓的面孔,心酸涩了起来。

    顾不上自己破碎的衣服,忍住心中所有的情绪的小小,一把抓上他急切的喊道:“快跑”

    有些气喘的齐梦辉拉着小小的手奋力地向街头跑去。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齐梦辉着衣衫凌乱,脸颊因奔跑而凸显的红晕的小小做了一个决定。

    “小小,你快跑,找个地方躲起来,不管怎样都不要出来。”说完甩开小小的手,转身向身后的来人奔去。

    小小愣怔了一下,赶急地了一眼纤瘦的他,咬了咬唇转身继续向前跑去,身后不断传来众人的打骂声,还有齐梦辉痛苦声,一声声一下下生生地敲碎了厉小小前进奔跑的脚步。

    直听得她心碎不已,哪里还能在跑出一步,烈阳入伙地照在大地上,却让她冷的浑身发抖,咬着牙着那群恶煞挥舞着手中的棍棒还有狠戾的拳脚,心仿佛被抽裂了般的疼痛起来。

    深叹了一口气,多少的不甘再次在心中流淌,但终究是抵不过命运的捉弄,抵不过现实的残忍,终于睨了闭眼睛,用尽身体所有的气力,含着泪咬着牙转身跑回来冲向了那群凶神恶煞之中……

    在拳打脚踢之间,将那个萎缩在人群中人人殴打的齐梦辉解救了出来,将他紧紧地拽在自己的身后,迎着那喷薄的骄阳,迎着那烈日的暴躁,迎着那不敢的人生和无尽的耻辱,愤恨地着那些围着他们满脸**邪笑的人,着满脸惊讶,站在父亲身旁的,穿着笔挺黑西服的男人!

    着哭倒在街头不停地喊叫的母亲,着踉跄站在自己身旁,满脸自责的爱人,泪慢慢地从她那清冷绝艳地脸庞流下,凄绝地扬起了她手中那个自己奋斗了多年才拿到的录取通知,然后重重地将身旁那个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男人推开。

    “梦辉哥,忘了我吧!”小小仰起头,不让泪水流下来。

    “小小……”齐梦辉眼中带着满满的震惊,“你……”

    “对不起。”小小艰难地抖动着双唇挤出这几个字,然后决然地转身向人群走去。

    “嘿嘿,兰博哥,你我家丫头已经……是不是……”

    男人鄙夷地了他一眼,将手中的条子往他的脸上一扔哼道:“这张欠条给你,以后再有这样的漂亮的妞记得找我,我保管她红!”

    “一定,一定。”男人着手中的条子,终于松了一口气,笑容猥琐地点头道。

    “拿到欠条开心了?”小小站到他身后,冷漠讥讽地道:“拿我的身体给你还债,感觉是不是特别的爽!”

    “你……你个死丫头……我养了你那么多年,现在你还给我是应该的。”男人着她刺人的笑有些心虚。

    “应该的……”她冷冷的一笑,渐渐地笑声越来越响,听得格外的渗人,“叫爸了那么多年,现在想想还真的让人恶心!”

    说完,她带着命运的不公与残酷走向那辆面包车里。

    帝豪夜总会,人声鼎沸,震耳的音响更是此起彼伏。

    “老板,又来新货了,要不要来个新鲜的给您尝个味儿?”vip贵宾间内传来帝豪总经理兰博讨好的声音。

    男人冷魅眼眸,慵懒地张嘴吃了一个身旁女人喂过来葡萄,抬手狠狠地掐了一把女人傲人的高峰,不悦地轻皱了一下他的英挺的剑眉,随手就是一巴掌呼了过去,然后也不那个被他打倒在地的女人,随手拿起一支烟点燃。

    “什么来历?你知道的,我,不要脏东西。”低沉黯哑的声音宛如大提琴般低沉舒缓悦耳。

    犀利的凤眸微眯,带着一股王者的冷厉,直射人心脾般地向兰博,“这次,可不要再像上次一样给我个挂着补丁的来糊弄我。”

    “不,不会的。这次绝对是个纯货,而且还是一个刚步入大学的妞,只是,只是性子烈了一点,刚才打伤了我们好几个手下。”

    “哦?这么说还是一个小野猫了,我喜欢。”轻轻地抬起手臂抚弄了一下微皱的衬衫,邪魅地了一眼还呆站在那里的兰博,“不是六个吗?让他们都出来过过眼。”

    说完将手一挥,屋里的几个陪酒女郎和兰博退了出去,只剩下他们兄弟几人。

    “放心大胆的挑,除了我要的那个,其余的都归你们。”欧阳朔冷魅地端起桌上的酒杯,嘴角带着丝丝邪笑,冲着自己的几个好哥们扬了扬,一口喝了进去。

    这时,展示屏忽然一暗,随后灯光在度亮起时,走进了五名花样般年华的少女,一身嫩粉色三点式内衣尽显少女们姣好性感的身姿。

    随后激烈的鼓点响起,几个少女伴随着主持人的介绍一个个的扭摆着腰肢,向台下的观众展示着自己最美丽的一面,与傲人的身材。

    这时,台上忽然一阵**动……

    一个身穿着淡粉色三点式暴露内衣的女孩和几名酒保打了起来,“别过来,我再说最后一遍。”小小瞪圆了眼睛,呲牙地拎着把椅子吼道。

    “死丫头,你是自己去,还是等着老娘把你给直接扒光了扔到男人的床上去!”妈妈桑怒了,冲着后面的打手使了个眼色。

    小小有些慌乱着慢慢向自己走来的保安,一边想着如何才能逃出今天的境遇,一边又在留意着身后琉璃灯光下,不停走动卖弄身姿的几个女人以及场上奔腾的观众,忽然狡黠的一笑,计上心来。

    “妈妈咪呀,你不就是想让我到台上去卖弄一番,引起下面男人的注意,到时候好把我卖个好价钱吗?”

    着妈妈桑眼底闪过一抹欣喜与疑惑的光芒,刻意地耸下肩膀面带妥协又不甘地说:“我去,去还不行么?左右也是卖,倒不如卖个好价钱早点还清你们的钱。”

    说完瞪了一眼站在她身边,随时都想要掐死她的保安,转身向台上走去。

    着台下哄嚷的人群,小小僵笑地挺直身板强迫着自己挂上她自认为最为美丽的笑容,随后学着刚才的那位扭动腰肢卖弄风人,向t台的另一端走去,边走边观察着场上的一切,边邪魅地勾弄身边向她伸出猥琐双手的男人。

    欧阳朔玩味地着场上的一切,邪魅地挑了一下眉,“明明生涩的什么都不会,居然还要在那里东施效颦!”

    而就在这时,他居然到场上的那个该死的女人大胆地跳到了台下,直接去挑逗……弄得场下顿时混乱一片。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该死的小妮子准备跑路!

    欧阳朔有些玩味儿地直接站起身,向鼓声震耳的大厅内走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