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六十七章 有死人啊

    第六十七章 有死人啊

    我睁大眼睛,想放肆大声尖叫,迅速用手捂住嘴巴不敢喊出来。

    心跳加剧,嘭嘭嘭跳个不停,冷汗从额头沿着脸颊落到下巴,滴在衣服上。

    她一口乡下口音对我说:“大妹子,你看见孩儿他爹回来了没。”

    我吓住了,等反映过来慌忙的摇摇头。

    她看见我摇头,好像很伤心,全是眼白的那只眼睛留下几滴血泪。

    她声音凄凄的说:“怎么还不回来呢,说去出去干活了,说让我在家做饭,下午干完活就回来,我都等了三十年了,还没回来。”

    三十年……

    我脑子轰一声,炸了,当成楞在那。

    她是七十年代女鬼,怎么办,如果她缠住我怎么办?

    叶霜又不见了,我根本任何保命的能力,我不想理她,如果她缠着我怎么办?

    她继续朝我哭泣道:“大妹子,你帮我抱抱孩子,我去找娃儿他爹,行不。”

    我含着泪摇头,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转。

    “大妹子,你帮我抱一会把,娃儿他爹不肯回家,一定是跟那个老相好的去山里私会了,我要把他找回来。”

    她不顾我的意愿,把手上一裹孩子放在我的身上。

    我没敢去接,连忙后退道:“大嫂,我不敢帮你照顾孩子,我从来没有照顾过孩子,怕把他弄哭了。”

    “娃儿很乖,从来不哭不闹,你帮我带着一会,我一会就会来。”

    我身子吓的瑟瑟发抖,那里敢帮她抱孩子,对鬼婴的阴影,我恨不得立马逃了。

    她见我拒绝,咬牙凶道:“你抱还是不抱?”

    她一步一步的向我靠近,不快不慢,就要走到我面前,我大叫一声撒腿就跑。

    边跑边哭:“啊……小霜救命啊,有鬼啊,你在那啊。”

    跑了几步,女鬼瞬间出现在我面前,拦住我的去路,发黑的嘴唇掉出一直肥蛆!

    太特么的恶心惊悚了。

    她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敢不帮我抱娃儿,我把你永远的留在这里,陪我的娃儿玩。”

    我一步步的往后退去,颤抖的把脖子里的扳指取出来。

    她敢强迫我,我就用扳指套在她手上。就算死也要把拉下水。

    她朝我走近,双手乌黑,强行把手心的娃娃想放到我手上。

    我看不到娃娃是长什么样,天色太黑,我看不清楚。

    我直觉不是个婴儿,她靠近我时,我能问出恶臭的腐烂味。

    那种味道太浓郁,就像动物内脏腐烂。

    我捏着绿扳指,全身发抖。

    她走到我面前,刚想把娃娃往我手心塞,先触碰到绿扳指,绿扳指散发强大绿光,碰到她的手瞬间一阵烧焦的其味。

    她凶狠的脸瞬间变成惊恐,张大嘴巴往后退去,化为一缕黑烟瞬间消失在我面前。

    我差点瘫在地上,手袖把额头的汗一抹。把绿扳指直接套在无名指上,宽大的绿扳指缩小,在无名指上很合适。

    带上扳指后,石桥坑坑洼洼变平,河水清澈,可以听见细细水流声。

    天上被乌云遮蔽的星月,全部显现出来,今晚月亮很大很圆。

    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封灵村那一排排的房子,整整齐齐的坐落小村内。青瓦白墙,很整齐。

    偌大个古村落,我却看不到半点灯光。

    这时,前面叶霜朝我喊道:“小幽,你怎么这么慢啊,我等你很久了。”

    我把手电抓紧,朝她走过去,手指不由自主的触碰绿扳指,每触碰一下,绿扳指上莹绿色更亮一分。

    对于刚才失踪,小霜就像个没事的人一样,笑嘻嘻的把手伸过来想牵我,刚刚触碰到我的手。

    她脸色变得煞白,站在那像是被定住一般,朝我说道:“你是不是带了什么东西?”

    我朝她呵呵的一笑:“没有。”

    现在我总算明白了!

    不管她是什么居心,我隐隐有种感觉,她是刻意把我骗过来,虽帮了我两次,刚才桥上的女鬼我就不信她看不见。

    她却玩失踪,把我一个人丢在桥上。

    大晚上时间,让我陪她找什么古庙。我真是智商欠费了,我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

    荒郊野外的,那里来的能开光的古庙,古墓还差不多。

    她脸色很白,面上全是汗,像是受了什么内伤,拼命的隐忍着。

    说话都没有刚才那般笑颜,冷冷的对我说道:“记住,进了这个村,就出不去了。”

    出不去了?

    为什么?

    我想问她为什么,她转身就走,步伐很快,我几乎是小跑的,都追不上她。

    我在后面拼命的喊道:“你等下我?”

    她在我前面几米说道:“你看见中正中心那个大房子了没有,那就三婶她家,快点,她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我们怎么还没到。”

    我朝村正中心望去,几个几栋房子中间果然有栋在亮着。

    那光线太暗了,就连乡里的五瓦灯泡都不会这么黯。

    她也不等我,直直的朝这三婶家里奔去,走的不是村里的大路,是长满杂草的碎石路。

    那草有半人高,碎石不平,石头有的大有的小。

    夜风一吹,杂草高高低低沙沙的响,听着特别渗人。

    路很难走,等我跟上她的速度,我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走到一半时,我干脆站在原地歇气,她爱咋咋地,在不行我自己找个农家去留宿,简直莫名其妙。

    前面,她跑的没影了,我打着手电慢慢悠悠的走,突然踩到个什么东西。

    把脚挪开,手电往脚下一看——

    人手!

    是只人手!

    黑色的人手,手电余光看见黑手从草丛里延伸出来,手臂很粗,穿着军绿色登山衣,体形是个成年男人,趴在地上,看不清楚正脸。散发着阵阵的腐臭味。

    在他身旁边有个大背包,包里开了一个口子,我看见有帐篷和照相机。

    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

    我瞬间凄疯尖叫:“啊……有死人啊。”

    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死人,唯一一次还是和凤子煜在一起,挖陈晓美的尸体。

    我怕急了,牟足劲朝叶霜的方向跑去,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要走的这么快。

    这个村子太诡异了。

    我跑了十多分钟,见叶霜在一个老房子下面等我。

    我惊慌失措的说道:“小霜,报警,快打电话报警,草丛里有死人!”

    她嘴角阴笑着,看起来很不自然,没有了青春阳光的感觉,却不说话。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