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六十五章 世代抓鬼

    第六十五章 世代抓鬼

    叶霜走到我面前,掏出一张灵符,鬼婴看见她,拼命的乱叫却动弹不得,吱吱吱乱叫着,诡异的血瞳露出骇人的惧怕。

    那样子就像关在牢笼里的野兽,面对即将死亡的恐惧,极力冲破牢笼。

    鬼婴口中的血腥臭气喷向我,我难受的扭头,没办法,他卷爪子插在我手臂上,我不敢动,动一下我疼的眼泪溢出来。

    叶霜看着我和雯雯道:“怎么会沾染上这东西,煞气很重,一旦跟了你,不把你害死是不会走的。”

    “小霜,他爪子伸进我手臂了,划了三个大口子,你有没有办法把他弄出来,我快顶不住了。”

    手臂疼痛传来,身上的汗又覆上一层。血越渗越多,把半个手袖然红,落在地上砸出梅花图案。

    她从怀里掏出一张灵符,和一个金印八卦图的阴阳袋。

    那鬼婴看见,凄厉的尖叫,比那晚上在君无邪手中叫的更凄惨。似知道死亡即将来临。

    她看向鬼婴,手中黄符朝它头上飞去:“太微玄宫,中黄始青,内炼三魂,胎光安宁,急急如律令。收……”

    黄符一收,鬼婴尖叫着离开我的身体,手臂的尖爪抽出来。

    他黑色的脸憋的更黑,激烈的尖叫着,反抗着,极其不情愿被小霜收进袋里。

    叶霜打开八宝袋,不管鬼婴在怎么挣扎于事无补。他被八宝袋吸了进去。

    叶霜把袋子上的黑色绳系好,朝我说道:“好了,搞定。”

    她朝我安慰道:“别怕,幸好没有抓进骨头里,我帮你把鬼气和毒血逼出来。”

    我咬牙不敢动,她把我长袖一下撕开,雪白的手臂三条长长的血痕,血痕很深,周围皮肤泛黑。

    黑色范围在慢慢扩大,我和雯雯大骇。

    雯雯紧张叫道:“糟糕,真的中血毒了,有没有办法把黑毒阻止扩散。”

    “没关系,交给我。”叶霜拿出一张符,符自燃了,符灰落到我手臂上,血冒的更凶。黑色的血全部被逼出来,伤口周围变回红色。

    她身上掏出中药粉末和绷带,撒在我伤口周围,在帮我缠上绷带,双手俐落,像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好了,应该不会在流血,不过你明天最好是去医院看看。平时我手上都是自己缠的。”

    她说出这番话,缠绷带动作行云流水,我和雯雯都惊叹的不得了。

    这个叶霜到底是什么来历?是女道士吗?

    连雯雯的张嘴惊讶道:“你是茅山道士?”

    “哈哈,不是,我们家族世代抓鬼,有很多年了。”小霜把手递到雯雯面前,朝她笑道:“我叫叶霜,你呢?”

    雯雯朝她笑道:“我叫陈雯雯,你好厉害啊。是新来的学生吗?”

    “嗯,我听说这里很多鬼怪出现,还听说有个传奇人物,叫龙小幽,所以来会会。”

    我脸一红,很尴尬:“你现在知道了把,其实我什么都不会,你才是真正的高手。”

    叶霜挽着我的手臂,笑道:“你也很厉害,吸引鬼魂,我经常跟在你身边,就能抓到更多的鬼,可以在我爸爸面前邀功了。”

    她把我们送回宿舍门口,叮嘱我明天一定去医院,把我和雯雯的电话号码给留下来。叫我们有事给她电话话。

    进了宿舍,雯雯还在感叹:“唉,小霜好厉害,比我奶奶强多了。我要是有她一半本事就好了。”

    我笑着说:“人家是世家,抓了好多年了。”坐下,雯雯把电话还给我,我问:“你拨出去了吗?”

    “打……没呢,电话打不出去,当时没信号。”

    我没放在心上,准备躺下睡觉,手臂的疼痛感一直都在,我挺难受的,睡不着。

    一阵阴风刮进宿舍,君无邪一脸苍白的站在我床头,我吓的赶紧起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他一下把我抱起来,搂紧怀里。广袖一挥,四周景色变换,我瞬移进一套很宽敞的豪宅房间。

    装修豪华的房间内墙上挂着水晶壁灯,头顶白色水晶吊灯,壁柜,床头柜,书桌都是雕花梨木所制。墙上挂着巨大山水墨画。

    我从君无邪怀里出来,惊愕道:“这是那里?”

    君无邪皱着眉看着我的手臂,问道:“不是叫你来这里住吗?怎么又回学校了?”

    我才回想起他给的钥匙,这个房子我一直没有回来过,低头对他说道:“我在宿舍住的挺好的,改天把钥匙还给你。”

    君无邪把的手臂抬起来,纱布拆掉,伤口的血已经止了,萧严的问我:“那个鬼婴来找你了?”

    “嗯,已经被小霜给收了。”

    他轻叹一口气道:“为夫还是来晚了,对不起。”

    指尖一道灵光落下,手上覆盖一沉淡淡华光,我的手臂渐渐愈合了。

    我看着手臂愈合,听到他的道歉,对他一笑:“没有关系的。”

    此时,我才注意到他的脸色特别惨白,神色憔悴。

    我检查他的披风和外袍,没有血迹,我问他:“怎么了?”

    “北冥之地近来有些小事,近些日子都是为处理这些琐事,冷落了你。”说着,他冰冷苍白的手环抱我的腰身,从后面抱着我。

    我背后贴着他的胸膛,冷冰冰的,像冰雕。

    他吻我的头发,到脸颊,到下巴,我的心砰砰的直跳,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我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亲热了,心理还是紧张害怕的。

    我尝试推开他,摇头拒绝道:“不要。”

    他声音低沉,想极力隐忍着:“娘子,为夫想你了。”

    吻愈加密集,手覆上我的领口,把衣服解开落在地上,我想躲开他,他却把我抱起放到床上覆了上来。

    ……

    第二日醒来便发现自己睡在宿舍里,身子很酸很痛,起来看手臂,伤痕已好了,身上并没有吻痕和淤青,我松了一口气。

    去上课的半道,遇到了小霜,她朝我打招呼,很惊讶我的手臂居然好了:“原来你是深藏不露啊。”

    我尴尬的抿着嘴,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跑过来热情的攀着我的手臂,说道:“今天晚上我要去买点东西,小幽你陪我去把。省城我不太熟悉。”

    我问她:“你要买什么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