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六十四章 君无邪是谁

    第六十四章 君无邪是谁

    雯雯一听小孩,吓了一大跳:“大学女生宿舍怎么可能会有小孩呢。就算是未婚先孕的天天要上课瞒不下去啊,自从出了天台自杀事件后,宿管阿姨现在查的很严。男生根本上不来。”

    她掀开被子下床了,披上一件衣服:“我和你一起出去看看把。”

    我觉得这事有蹊跷,大晚上的学校哪来孩子的哭声!

    其实我挺也害怕的,是不是那个鬼娃娃来寻仇了。

    毕竟那天晚上把它妈捆住时我也在场,鬼娃娃小说里我看过,没有人性,嗜血,复仇心极强。

    他对教导主任那变态的残杀方式,让我不寒而栗。

    我不能让雯雯摊上这淌浑水,劝她留下:“别了,你好好歇着把,我去看看。”

    雯雯不依:“不行,一起去看看。”

    我扯下脖子上的绿扳指,套在手指上,镇定了些:“行吧,那一起去看看。”

    雯雯手抓着我的手臂,我明显感觉到她手臂止不住的颤抖,我说道:“雯雯,要不你在宿舍里待着。”

    雯雯摇头,苍白着小脸渗出冷汗:“走,去看看。”说着推我一起出去了。

    我神情很凝重,雯雯和青兰体质不同,青兰阳气大盛身体好,一年到头都很少感冒,就算有鬼怪在她面前,她能看到的极少,除非鬼怪特意现形。

    雯雯身体很瘦,天气凉了要比别人穿的多一些。从她上次和我遇见陈晓美来看,她是看的见鬼魂的。

    难不成奶奶的是阴阳师的关系!

    我们两人走到宿舍外走廊上,夜风呼呼的刮着,宿舍楼下几棵树沙沙的响。风刮在脸上凉飕飕的,十月的天气渐渐冷了。

    婴孩的啼哭声更大了,哇哇的哭着,扯着喉咙撕心裂肺的哭泣,听着让人不忍心。

    雯雯身子哆嗦,皱眉头对我说道:“真的有娃娃在哭,哭的很惨烈,我去看看。”

    我赶紧把她拉住:“别急,一起去。”

    两人循着哭声找过去,走廊尽头,黑色大塑料垃圾桶旁边有个小包袱,小包袱里有个皮肤红红的婴儿在哭泣,像初生婴儿,被生母抛弃在这里。

    他眼睛鼻子哭的很红,小手胡乱挥舞,小红脸蛋上全是泪。

    是个真小孩,并不是上次看见的鬼婴。

    我没想到这个高等学府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女学生怀孕生了,大半夜的把孩子丢在垃圾桶上。

    这么小,这么可怜的孩子。

    那女生是多丧心病狂人性泯灭。和男生厮混的时候,求一己之欢,怎么就没想到今天呢。

    雯雯瞧见,心疼说道:“谁把小孩子放在走廊的垃圾桶上,既然生出来了,怎么能抛弃呢。太可怜了。”

    我把外套脱下来,准备去抱,雯雯一把当先把我衣服抢了去,覆盖在孩子身上,抱起来:“别哭了,小乖乖,太心疼了。小幽我们送他去医院把。检查一下身体,也没什么喂他。”

    雯雯把他抱起来后不哭泣了,似在呵呵的笑,雯雯隔着包裹抚他的头:“多乖的孩子,哄哄就不哭了。”

    婴儿朝雯雯乐呵呵的咧着嘴嘴,很高兴。咿呀咿呀的哼着,似很喜欢雯雯。

    黑暗中我看见他眼睛变红,皮肤逐渐泛黑,挥舞的小手变成尖锐的长爪。

    他哼着的小嘴裂开,露出很长尖锐的锋利血牙,牙尖下还滴着黑色的血液,头上的毛发迅速的疯狂长着。

    他朝我诡异的一笑,血红的眼睛盯着雯雯脖子,张开血嘴。

    他嘴里面我看见血,全部是黑色的血液,很恶心。

    他锋利的尖牙,狠狠的朝雯雯的脖子处咬去,我拼命的大叫:“雯雯……”伸出手把他抓住,狠狠的朝楼下甩去。

    鬼婴许是放松警惕,准备咬伤雯雯的颈脖,没想到被我扯出来,他顺势跳到我身上,朝我脖子大动脉处咬去。

    这一变故太快,雯雯始料未及,她手上的小宝宝怎么会变成全身发黑,头上长毛的怪物。

    她瞬间凄厉的大叫,声音凄惨惊悚。

    她被吓慌了。

    我拼命的想摔开他,他双爪却直直的插进我的手臂上,顿时我手臂冒出血水,他更兴奋了。

    发出恶臭的锋利牙齿朝我靠近,我忍着手臂上的疼痛把他推远,他力气太大,我根本推不开。

    他控制我的手臂,我无法掏出君无邪的扳指。

    雯雯终于回过神来,吓白的脸色,瑟瑟发抖的手拼命的扯着他的身子,使劲从我身上掰开。

    我们两个拉扯这只鬼婴,他像是有意折磨我般。

    我和雯雯一用力,他爪子便刺入我手臂多一分。疼痛便加多一份,我手臂上的血流的更多了。

    他刻意的把爪子往下滑,划出类似野兽一道道血口。我手臂很痛很痛,从小到大没有这么痛过。

    “啊……痛!好痛。”

    我忍受不住这种剧痛,拼命大叫,全身汗都冒出来。

    他殷红诡异的血瞳,兴奋望着我,咧嘴露出黑色血牙,在我脸上吱吱的叫着。

    他喧嚣慢慢的玩死我在把我杀了。更像在享受折磨我的过程。

    我头发被汗水浸湿,脚快站不住了。

    雯雯大声哭泣道:“怎么办,小幽,这个畜牲不肯下来,你的手受伤了。”

    我焦急道:“快,你把我口袋的电话拿出来,帮我给君无邪打电话。叫他来救我。”

    鬼婴一听说打电话给君无邪,在雯雯放开他一霎间,恶心无比的嘴朝我脸上咬去,那阴狠凌厉眼神,很像活生生的吃了自己的母亲。

    我惊悚大叫:“啊……”

    他离我一毫米,尖锐的爪牙变长,锋利无比。直直的对准我的脸蛋,牙尖上还滴出一滴血,落在我的睡衣上。乌青的血嘴离我很近很近,口中发出的恶臭腥味,熏得的我差点吐出来。

    他突然不动了,对,不动了。

    就像被定住一般,情形就跟上次厕所和陈晓美一样。

    我第一时间想到君无邪来,我哭着朝君无邪大叫道:“君无邪……救我。”

    身后,一个女子银铃般笑声传来,咯咯的笑着,声音很动听:“谁是君无邪啊,你男朋友吗小幽?”

    是叶霜,她怎么来了。

    难不成这个鬼婴是她控制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