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六十一章 真的有鬼

    第六十一章 真的有鬼

    君无邪不为所动,手中的黑网收的更紧了。

    君无邪眉头一皱:“杀了这么多人,本就该死。不说本尊立马让他魂飞魄散。”

    “不,我不能说,我说了我的孩子就活不下去了。我的家人,全村的人也会受到折磨。生前受折磨,死后也会受到折磨。”

    她说全家,全村时,君无邪和凤子煜面面相觑。

    那人拿捏的鬼魂,大多还有一丝良知,正是因为这一丝良知,而被人控制,拿捏在手里。

    陈晓美,小诺,还有这个女鬼。

    鬼婴痛苦无比,发黑的手拼命伸向女鬼,在君无邪手上大哭着。

    流出的黑色血泪染君无邪一手。味道很臭,就像埋在地下多年的腐尸一般。

    我看了不忍心,问女鬼道:“你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

    女鬼斜躺在地上,全身动弹不得,细微的声音凄凉的诉说着:“都是那个畜生。他毁了我,毁了我。进大学后他让我进实验楼,当他助手,说我品学兼优,会有丰厚的报酬,还会给我申请奖学金。我家穷,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他白天趁着实验楼没人,把大门一锁强歼了我。”

    “我的噩梦就开始了,白天是他的助手,晚上他还不知足的,约我去实验楼,如果我不去,他就把我的裸照到处发,还寄给我父母。他骗我,不给我报酬,还不给我申请奖学金。用钱和裸照威胁我就范。”

    她凄凉的说着,样子很可怜:“四五个月后,我发现我怀孕了,没钱打胎,我就去找他,他开始躲我,还在学校用流言蜚语中伤我,说我不干净,男女同学关系混乱。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我根本没有脸面回家。直到肚子五个月,我挺着大肚子去找他,他把我约去女生宿舍房顶,那时候他是副主任,要竞争教导主任的职位,如果出了事他一切都白费了。他狠心把我从背后推下去。”

    “我怨气太大,不能轮回。想着找他报仇,他身上有很强的挡煞法宝,我近不了他的身,一直在学校里飘着,我孩子长的越来越大,阴气无法供给他,他要生魂,吃不到就一天到晚的闹。“”一天我看见王微微,三魂缺失,孩子看上了她,蛊惑她上天台推下来。自他吃了生魂后,就像上了瘾,每天都要吃一个。我在城里找了好久,实在没办法了,又重新来学校……”

    说道这里,她在也没有说下去。

    我问她道:“你为什么要威胁我,一定让死我?”

    “把我埋到后山的那个人让我这么做的,我不能说,真的不能说。”

    凤子煜说道:“我听说过,大概是8年前,有人从女生宿舍摔下去。尸体被家人收走了,这种怨气极重,死相凄惨的应该要火化的,那人是有意养在极阴之地,炼化成厉鬼的。这件事,策划了尽8年之久,真是老谋深算。”

    见那女鬼身形越来越淡,君无邪黑网放松,朝她问去:“你的尸体埋在那里?”

    那女鬼不说话,两个眼睛散幻,看着君无邪手上的鬼婴,流泪道:“在学校后山槐树下面。”

    我见她这么可怜,望君无邪瞧了眼。

    君无邪将手里的鬼婴还给女鬼,鬼婴的鬼气已经差不多了,应该是活不成了。

    岂料,鬼婴触碰到女鬼身上,张开黑色大嘴,滴血的尖锐獠牙朝女鬼咬去。

    一口一口的嘶哑咀嚼,从手开始,大腿,手臂,最后是头颅。

    女鬼被吃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她自己的孩子居然把她吞噬。

    我看见,吓的朝君无邪身后躲去。

    这是什么样的鬼物,母亲的生魂都敢吞噬。太恶心了。

    女鬼是怨魂,对鬼婴来说是大补之物,他几近透明苍白的身体迅速覆盖了密密麻麻的毛发。

    君无邪伸出手想将它抓住时。它动作迅速朝夜空中飞去。

    远处,又是凄厉阴沉的笛声。它飞快的向笛声逃串去。

    这道笛声我听过好几次,半夜鬼魂出没,都伴有笛声。

    凤子煜朝那笛声方向窥去:“我去看看。”

    君无邪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抱起我从天台上落下,把我送回宿舍门口。

    他对我说道:“今夜好好休息,记住那里也不准去,有危险发信息给我,那撕屡屡受挫,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对付你。”

    “可是那只鬼婴?”

    “不敢在回学校了,学校里跳楼事件应该终止了。交给我,饶是它在厉害,不过是只鬼。”

    我朝君无邪点点头:“小心点。”

    君无邪眼睛闪烁星光,殷红薄唇朝我额头上浅浅一吻,而后双手打开悬空立夜空中,依依不舍的看了我一眼,消失在走廊外。

    我回到宿舍,青兰已经回来了,看见我回来,问道:“小芬我送她去同学那了,好像醒过来了,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因为今天开始就要去上课了,不能在以养伤为借口。

    我从宿舍去教室的路上,每每遇到的同学都微笑着跟我打招呼,习惯被人冷落惯的我,一下子适应不了。

    直到上课前,我身后女生叫夏琴。

    她朝我笑:“龙小幽,你好厉害啊,天台自杀者的诅咒居然被你破解了,你是不是传说中的阴阳师?”

    她把我说的一愣一愣的。

    阴阳师?怎么可能!

    我不解道:“你说啥啊。”

    夏琴伸长脖子在我耳边说道:“昨天听说小芬都上了实验楼天台,被你劝下来了。在学校作祟的那个,被你弄死了。”

    我听见她的话,吓了一大跳,声音很大的问道:“谁说的?”

    “什么谁说的,学校公告栏里都出了你的表扬信。学校都表彰你了,说你乐于助人,你不知道吗?”

    我眼睛眨了两下,立马摇头:“我不知道啊?”

    她声音很小的在我耳边细声说道:“昨天你叫赵青兰把她送回宿舍,自己一个人对付那个东西,太厉害了,虽然学校没有直接说出来,我们都知道,一定是王微微的鬼魂搞的,她生前嚣张跋扈惯了,死后还不让人安生,这个学校里唯一敢打她的人就是你。你真是太勇敢了。”

    这顶高帽,把我戴的有点晕。

    事实并非这样,同学们以讹传讹,事情都掰成这样了。

    不过,总比让她们知道真相的强。

    见我不说话,夏琴问道:“喂,龙小幽,你说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鬼?”

    我朝她嘿嘿一笑:“信则有,不信则无。”

    我实在不忍心毒害她,还是让她生活在纯净美好的世界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