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六十章 傲娇货的第一次

    第六十章 傲娇货的第一次

    李盛煊皱着眉头,显然很不愿意。

    青兰咬着嘴唇,看向地面,羞涩中有些忐忑。

    我没给李盛煊拒绝的机会,说道:“我腿刚好,我就不出去了,青兰你帮我稍瓶沐浴露回来,快用完了。”

    青兰看着我,脸颊上有抹羞涩,低下头温柔说道:“那好吧,要什么牌子的?”

    “不太贵,能用就行。”没等李盛煊犹豫,赶紧把人给推走。

    目送两人走后,我准备回宿舍。

    我刚转身便碰到一个冷冰冰的身躯,把我脑袋一撞。抬头看,不知何时凤子煜已经站在我面前。

    他单手插裤带,玉树凌风站在我面前,斜长凤眸闪烁琉璃光。看了我,在望李盛煊的方向。

    薄唇噙着邪笑:“这个李盛煊,本尊真是后悔救了他,居然邀约你看电影?幼稚!”

    我擦,请我看电影怎么了?

    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没吭声。

    “逛街?无聊……”

    瞬间觉得和他难以沟通,一千五百年的代沟太大了。

    逛街怎么了?

    我不经常逛,可平时需要购物时候难免会逛街。

    “请你吃饭?你就这身材,在吃成猪了。”

    我瞪他一眼,转身就朝宿舍回去。

    我不想理他,真的不想理他。

    前几天他还卑微的,委曲求全的求我原谅。

    没两天底子全暴露出来了,又成了厚颜无耻,目空一切的傲娇货!

    我懒得伺候。

    身后传来他懒庸外加施舍的语气:“喂,龙小幽,如果你想逛街,吃饭,看电影,本尊勉为其难的陪你好了。”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停住刚要离去的脚步。

    我在犹豫着,心里有点小动心,有点小欢喜。

    毕竟这厮次次都要晚上才见到,白天难得一见,结的是冥婚,我们光明正大的走在路上反而成了奢侈。

    他见我停住不说话,声音洋洋洒洒,有丝懒庸的味道:“本尊的第一次,错过了可别后悔。”

    他刚说完,我心砰砰的跳动了。

    瞬间转过身来。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好,走。”

    他走过来牵着我的手,无视学校里目瞪口呆的男男女女。

    我们和一般的情侣一样,吃饭看电影逛街,由于他太出色,有倾倒众生的魅惑,惊艳无数人的治本,不管站在那里,都会吸引住别人的目光。

    一路牵着我的手像个普通人一样,我那天一路都在笑着。

    他告诉我,会来学校保护我一段时间。他赞助学校废旧很久没修建完成的大楼。

    大楼到底是做什么的,他倒是没说。不过正因他是捐赠者,学校想以他名字命名,他却说起名为凌幽楼。

    我听见有个幽字,心中暗暗窃喜,没想到我名字可以挂在大楼上。

    大楼现在下面建好了,只建到一半,晚上一两个保安守着,上次青兰撬厕所的工具就是从那里拿的。

    他这几天会出现在学校,那栋大楼开始正常动工为止。把学校跳楼事件查清楚。

    晚上,大家全部睡着,青兰由于受到了惊吓,说什么都不肯睡觉。在加上学校传言,弄的人心惶惶的。我只得和她挤在一起,陪她聊天,硬撑着不睡觉。

    到了12点,君无邪给我发来信息,说有个女生独自走去实验室,叫我们可以安心睡了。

    我和青兰看见这个信息,那里还敢睡觉,穿上衣服偷偷的跟出来。

    空荡荡的操场上,一个穿着短袖睡衣的女孩子,瘦瘦弱弱的背影,孤单单的走在操场上,昏暗的路灯把她影子拉的很长。

    夜风把她的长发吹的很乱,看不见她的正面,只能在背后尾随她。

    君无邪见我们出,本来想阻止,却见凤子煜也在实验室楼下,他却允许了。

    在我不知道的时间里,君无邪和凤子煜达成了什么协议么?

    两人心照不宣,相互冷漠的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我和青兰,君无邪尾随女生进入实验室。

    女生我不认识,青兰说看背影像陈芬,但不确定。

    君无邪说我们的人气被他隐藏了,她不知道我们尾随她,可以跟上去看看。

    她一层层的楼梯上去,直到她走上天台那一刻,我不知道凤子煜怎么抄的近路,居然上天台顶。

    那名女生一出天台,一下倒在地上,从身体里飘出一缕黑烟。

    黑烟凝聚成一个女鬼,头发很长,她穿一条很厚的长裙,到裸脚下,深灰的棉麻面料,不像现代的款式,倒是像十多年前小时候经常见的。

    她一出来便被阵法控制,无数的黑网把她缠绕,像上次困君无邪般,动弹不得。

    她凄厉放肆的尖叫,嘴角生出獠牙,双目为青色,双手伸出利爪,疯狂的朝黑网抓去。

    无论她怎么使劲,怎么挣扎,黑网只会越收越紧。她不甘心凄厉的尖叫,那叫声太惊悚。

    我害怕的躲在君无邪身后。

    青兰看不见她,直接去扶陈芬。君无邪叫我和青兰把陈芬送回去。

    青兰背着陈芬回宿舍了,我强行要求留下来。

    君无邪朝女鬼怒道:“说,背后的人是谁?”

    那女鬼倒在地上,漆白的面孔,精致的轮廓。

    我看的出她生前长的并不差。身上的衣裙被黑网勒出一条条的红痕,渗出血,她的嘴角,鼻子,眼角流出血,尤其是下腹地方,很大一滩流在地上,血是黑色的。

    那血很腥,腥的让人反胃,我闭着气息,不敢呼吸。

    这情形,就像王微微死前跳楼一样。

    她趴在地上,开始从大肆尖叫,到现在气若游丝,看样子是不行了。

    她在苦苦哀求着凤子煜和君无邪:“不,我不会说的,我死也不会说的。求求你,放了我。”

    凤子煜的气息很阴,桃花眼看着她露出狠绝,不似白天所见的那个翩翩美少年:“不说是吗?”手中的黑线极力收缩,把女鬼捆成一团。

    女鬼身形飘忽散开。眼看就要不行了。

    突地,落下一个全身发黑,头顶长着黑毛的鬼婴。

    普通的婴儿一样大小,他眼睛血红,乌黑的嘴里长着尖锐的獠牙,细长的爪子朝女鬼身上的黑网拼命的抓去,拼命的叫着,似想把她给放出来。

    君无邪飞跃过去,把他的脖子掐住。

    他在君无邪手上拼命的尖叫呐喊,黑爪子朝他挥舞着,想冲出君无邪手心。

    君无邪一用力,那鬼婴身上透出一层黑色的气体。

    我知道那是鬼气,鬼气泄完,鬼婴魂飞魄散了。

    他的小手朝女鬼伸过去,女鬼想拼命冲破禁锢,救出她的孩子。

    她疯狂的呐喊道:“求你放了我的孩子,放了他。”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