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五十八章 君无邪好帅

    第五十八章 君无邪好帅

    青兰大咧咧的叫到:“鬼气是什么?”

    瞬间好像知道怎么回事,跳开君无邪的身边,指着他震惊道:“你是鬼?天啊,这么帅的鬼?”

    “怎么样?君无邪你做好决定了没有?”身后的鬼又在逼紧威胁君无邪。

    君无邪看了我一眼,眼里坚毅诀别,没有一丝后悔,咬牙答应:“好,我答应。”

    他头一歪,单手翘起兰花指,轻柔自己的黑色长发,对着君无鄙夷道:“哈,不过是个女人,简直愚蠢至极,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们斗了一千多年,还在争她,本尊想想就觉得可笑。”

    他说的什么我不懂,可是君无邪,全身黑色如墨的鬼气从背后开始散去,四肢,头顶,黑雾一直从体内源源不断的散开。

    青兰瞬间逃离他的身边,摸着手臂嚷嚷道:“好冷好冷,喂,你这么散会不会死?”

    他见君无邪迅速散发鬼气,仰天疯狂的大笑,黑色袍子在他偌大笑声下,一点一晃:“哈哈哈……君无邪,你看看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落到如此境地,在北冥之地称王称霸了上千年,就连南阴那人都让你三分。今日陨落在这里,我心中说不出畅快。”

    君无邪黑气还在涣散,我知道在这样下去,他一定会身体单薄,魂飞魄散,我掐着脖子里的祖母绿扳指,眼光求助君无邪,这个扳指能不能克制他?

    君无邪看了我一眼,眸中笃定,暗中冲我点点头,而后却十分坚决的否定。

    我知道可以克制他,但君无邪怕我有危险,阻止我这么做。

    我咬牙,看了一眼掐在我脖子上的手,拿起祖母绿扳指就往他手指上套去。

    啊——

    一声巨吼,他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瞬间把掐住我脖子的手松开,我脚下面没有着力点,就要掉下去。君无邪迅速朝我飞潇过来,把我抱住。

    那人抱着手指,在半空中胡乱舞着,尖叫着。我看见他的手从戒指处开始,慢慢的变成黑色,消散夜风中。手指没了,手掌涣散了,向着怎条手臂蔓延。

    他在凄厉的尖叫着,没有刚才那份气势。

    我对君无邪说道:“戒指能拿回来吗?”

    “丢不了,认主的,它不会找你就是自主找我。是我们契约冥婚的信物。”

    听说还能拿回来,我就放心了,青兰跑到我身边,朝我问道:“小幽,他真是鬼王?”

    我朝青兰道:“是,他刚才救了你。”

    “哇,好帅的鬼王,我说你怎么会看不上凤子煜呢,原来早就有鬼王了,鬼王比凤子煜帅多了,更有魅力。”

    君无邪本是高冷阴郁的看着那个半空中的人,听见青兰的话,血色红唇轻抿,缓缓的勾起笑颜。

    远处,飘来一阵笛声,低沉凄凉,在深夜里格外的诡异。

    那被戒指折磨的人,像听到什么指使,整个人神经机械般迅速的朝那方向飞去。

    主母绿扳指飞回来,落到君无邪的手中,君无邪幻化出一条黑绳,帮我把戒指带上。

    他目光灼灼看着我,手抚摸我的脸,亲吻我的唇说道:“别怕,都过去了。为夫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青兰不和谐的炸糊道:“小幽,你们是夫妻?小幽你们结婚了?”

    ………

    昨天晚上一闹腾,我和青兰起的特别晚,我用脚伤未好的理由继续在宿舍里握着,青兰宿出事未有,也没有上课。老师也没找我们事。

    我们两起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我觉得可以拆绷带了,把绷带拆开,脚不疼了。

    走了几步试试,发现有点不习惯外,没任何感觉。想把我的人字拖给穿上。青兰刚刚刷完牙出来,见我穿人字拖。赶紧收了丢在外面的垃圾桶里。

    从自己的储物箱里拿出一双拖鞋来,放在我脚下:“按照你的码数卖的,你穿试试看,天气冷了,那双人字拖早该丢了。”

    我穿上拖鞋,走了几步,还挺舒服的,朝她笑道:“谢了啊。”

    “不用,你那双人字拖,我早就想丢了。”

    我和青兰准备下楼去吃点东西,早餐和中餐一块吃了。走到楼下看见好几个女生在搬东西。她们看见青兰时,指指点点,那眼神就像是在看怪物一般。

    青兰朝她们瞪了几眼,她们害怕的赶紧走。

    我把青兰拉走,对她说道:“奇怪,她们今天很不正常,好像很多人在搬出宿舍。”

    走到学校门口,门口外一排排的私家车,车子一辆比一辆豪华。似乎都在接人,而女生们都把东西往自己家里的车上搬,有的甚至什么都没拿,只拿了书。

    我和青兰面面相觑,我说道:“难道昨天晚上又死人了?”

    青兰脸色很苍白,声音颤抖道:“不,不会把。昨天我真的差点死了,要不是你老……”

    我瞪了她一眼,她把那个‘公’字给咽下去了。

    路边停下一量黑色超级炫酷的跑车,不知啥牌子,青兰几乎尖叫的声音道:“布加迪威龙,全球限量般。哇塞,超级帅,太帅了,没想到今天能看见真车,以前看图片我一直流口水。”

    校门口附近的女生,都放慢了手脚,一个个的朝车子侧目,暗想车上那位是谁。

    连青兰都说:“我赌,肯定是个超级大帅哥,我们学校的新生,家里超有钱,比凤子煜家族豪门多了。不过看了半天,他倒是下来啊。让我看一眼。”

    我白了青兰一眼,觉得很无语。以前她不是对李盛煊念念不舍么,这么快就变口味了。

    我压根对车里那人不感冒,我只想知道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出事了,为什么这么对女孩子要回家住,要是逮住一个人问问好了。

    我们两一靠近别人,那些人就当我们瘟疫一样,四处逃串,怕的不行。

    青兰从学校路上出来,十分钟里一直骂娘。

    那车一停下,学校很多领导聚集过去。

    车门打开了,我和青兰都好奇的望过去,先见修长有力的腿迈出来,站出穿着黑色衬衫男子,肩宽腰窄,身材挺拔。

    他带着墨镜着,脸庞棱角分明很冷俊。如墨的头发映出如绸的光泽,露出饱满如珍珠色的光洁额头。下巴如刀削般,异常的精致俊美。气息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他斜长薄唇朝我和青兰方向轻抿,似在邪魅的笑着,那笑容我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君无邪!!

    居然是君无邪,虽带着个墨镜,我一眼就认出他。

    不,应该说化成灰我都认识他。

    他似乎很满意的我震撼的表情,把墨镜一摘,露出瑰丽无双的凤眸,如墨的瞳孔闪烁耀眼光芒,里面含着一丝丝的得意和傲气。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