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五十七章 真假鬼王

    第五十七章 真假鬼王

    君无邪转身看向实验楼,看见青兰的身影。

    他抱着我,迅速往楼顶上飞潇去。

    楼顶上,青兰就站在天台边缘背对着我们。天上没有星月,被黑云遮蔽。

    风很大,吹着衣服猎猎作响。

    青兰就和我那天晚上一样,在天台顶似摇摇欲坠,根本站不稳。

    君无邪把我放下,我朝青兰安慰道:“青兰,别怕,我一定会救你的。”

    君无邪萧寒的声音,对着那女鬼说道:“放了她?否者本尊将你灰飞魄散。”

    很多鬼都惧怕君无邪,而她平静的有些可怕,根本不被君无邪所威胁。

    她转头朝我们看了一眼,胡乱飞潇的头发覆盖着整个脸,分不清后脑勺和脸。乱发后露出两只泛白看不到黑色瞳孔的眼睛。很渗人,很惊悚。

    她嘴角朝我一笑,一秒后,青兰身子一震,跳了下去。

    我立马崩溃的尖叫:“啊……不要,青兰。青兰……”

    君无邪迅速往上飞潇去,我朝天台边缘奔过去,往下望。

    五六层楼高,我根本望不到底下,下面没有路灯,没有任何光线,我看不到。

    下面传来青兰凄厉的尖叫:“啊……”

    我放肆的哭出声来,大叫道:“青兰……”一下瘫在天台边上。

    身后出现一道阴郁的声音,朝我说道:“对不起,娘子,为夫尽力了。”

    我转头,看见君无邪站在我身后几仗远处,风吹墨袍扬起老高,他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

    并没有青兰,没有……

    我一下子哭的更大声了,朝下面喊道:“青兰对不起,对不起。”

    他一步一步的朝我走过来,阴冷的声音道:“娘子……你别哭,你别哭。”

    他就要走到我身边时。

    又一个君无邪从下面飞潇上来,手上抱着惊慌失措的青兰,她被吓惶了,眼神很呆滞,根本没回过神来。

    君无邪把她放在地上。

    而我身边这个,迅速把我扶起来,紧紧搂着我的腰身,站在天台边缘。

    我一下愣了,两个人,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谁是真的?

    谁是假的?

    这样的情节我只在电视剧上看过,尤其是古装剧,我当时还骂主角傻鄙。

    现下,轮到我自己傻了。

    那方,君无邪说道:“快把她放了,本尊不管你是谁,你快把她给放了。”

    “你这个冒泡货,竟敢幻化成本尊的样子,谁给你的胆子?”

    我分不出谁是真的谁是假的,身边这个口气嚣张狂妄,很像。

    另外个带着青兰上来也很像,唯独的是青兰有些傻,不像和我平时所看见的一样。

    身后的君无邪,抱着我的腰身,嘴角弑邪的笑着,阴冷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娘子,上次就是他把你骗去天台,为夫定会把他给灭了。”

    站在青兰身边那个,暴怒道:“闭嘴,放开小幽。”

    气氛凝重,箭拔弩张。

    他们二人眼看就要打起来,我心慌慌的。

    呆了很久的青兰瞬间扯着喉咙大哭起来,终于找回魂了。

    那声音,那嗓门,那嚎啕大哭的姿态定是青兰无疑。

    我太熟悉了。

    我不管两人想打成什么样,欣喜的朝她喊去:“青兰……”

    她停止住哭声,朝我一愣,把吹乱的头发搬开,清澈的脸蛋。冲我嚷嚷道:“小幽,你站在旁边做什么。危险,快下来。”

    我也想下来啊,可是君无邪抱的我很紧,我下不来。

    接着她口无遮拦的大叫道:“古装美男?卧槽,你身边的那帅哥好帅啊。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我眼神委屈的看着她,希望她别叫了,惹怒这两人,我和她都得下去,最主要我现在还分不清楚谁是谁。

    我突然想到,青兰正常了,那下去救她的是君无邪。

    而我身边这只?

    是假的!

    假的……

    我瞬间脸色煞白,心剧烈的跳动,身子不敢动,僵硬硬的。汗从额头一直滴下来,落在我的脸上。

    我眼眸斜斜的往下望去,他半个身子就站在天台边缘,只要微微一用力,我就立马掉下去。

    我眼中惧怕惊恐,双目看着离我三米远的君无邪,泪涌了出来。

    或许我的反映太过激烈,引起了身后这人的怀疑。

    他冰冷的手迅速附上我的脖子,狠狠的掐着,嚣张狂妄的朝天大笑;“哈哈……君无邪,我要你亲眼看她死在你的面前,魂飞魄散。让你在永生的时日里,痛彻心扉。”

    他拉着我向后飞扬几米,脚下没有东西,狂风在呼啸,我脚不着地。全部重量都在他掐着的我脖子上。

    我呼吸困难,肺部的空气越来越稀少。

    他单手掐着我,朝君无邪喧嚣:“本尊倒是要看看,是你速度快还是她死的快。”

    君无邪看着我,眼里的哀伤难过,那种揪心又无助的感觉刺痛我。

    即便如此,他安慰我道:“小幽,别难过,为夫一定会救你。”

    我脸色涨红,眼睛慢慢的模糊,趁着还丝力气狠狠的把他的手掰开,不料却纹丝不动。

    我弱小的就像蝼蚁,却想撼动大象。

    青兰跑过来,站在君无邪身旁,朝我们大叫道:“那位兄弟,有事好好商量,别这样,你把小幽放下来。你不就是像对付他?是男人的去旁边单挑一场,威胁个女人算什么本事。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这样实在太孬种……”

    青兰断断续续的还没说完,他暴怒道:“闭嘴。”

    青兰赶紧把自己嘴巴闭上,有些后怕的看他。

    君无邪朝他说道:“你不过是想对付我罢了,把小幽放了。”

    那人把我脖子微微放松,我能呼吸上一口气,眼睛的泪随风飘落坠下,看着君无邪和青兰,他们都担心的望着我。

    我朝他们勾了勾嘴角,气若游丝的说道:“我没事。”

    他嚣张带着鄙夷的声音,朝君无邪喧嚣:“如你能自散鬼气,我就放过她,如何君无邪?”

    自散鬼气!

    岂不是和普通新生的鬼有什么区别,这么做是在侮辱他,让他生不如死。随便一个人或者鬼都能对付他。

    君无邪是高高在上的鬼王,他受不了这么大的反差。

    我含着泪朝他摇头,大喊:“不,不要。”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