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五十五章 骗上天台怎么办?

    第五十五章 骗上天台怎么办?

    现在,我连死都不惧怕了,不想在他面前忍气吞声,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不知道他到底要怎么样?

    整天缠着我,折磨我有意思?

    我这一吼,他眼眸似有受伤神情划过。

    我们彼此都不说话,宿舍里安静冷清。

    许久后,他走到我面前。

    漆白冰冷的手把我扶起来,握着我的手,凤眸微睁开看我,几欲透过我的脸看到我灵魂深处。

    “啊幽,到底是为什么?为夫几天没有回来,事情就变成这样。我一直不相信你会喜欢凤子煜,会选择他,可是昨天我亲眼所见,告诉我,你心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是冥界鬼王,如此卑微的和我说话。

    将以前的高傲不可一世全部收起。现在的他就像被女朋友甩的失恋男,卑微的祈求我的原谅。

    可是我真的没办法释怀那晚他骗我上楼,想把我推下去的事。

    不,我不能释怀,换了谁都不可以。

    见他这样,我的心隐隐作痛,纠结着,难受着。

    我把他的手放开,面无表情,冷漠的对他说:“我和凤子煜只是朋友同学,仅此而已,没有什么关系,你不要乱给我安罪名。前几天你把骗上天台,想把我推下去,那一刻起,你我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我在也不会信你。你以后不要在来打扰我。”

    君无邪瞬间把我头抬起对上他的眼,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前几日为夫把你骗上天台?”

    说到天台那晚,我心有余悸,撇开头不想去看他:“对,那天刮风下雨,电闪雷鸣,你逼着我站到天台边缘,全身动不了。要不是凤子煜赶来,你一定把我逼下去。”

    他瞬间站起来,愤愤的甩着广袖,飞潇的黑袍哗哗作响,整个人似狂暴不已:“该死的,那厮太无耻了。本以为他被我困住,却不想暗中对你下手。”

    他把我撇过去的头扶正,对上他斜长如黑曜石般的双眼:“如果为夫说那人不是我,你信吗?”

    这个我是不信的!

    虽然那晚上的君无邪很反常,但确实伤害了我。

    见到我愤怒的表情,他美墨画的眉皱在一起:“龙小幽,昨夜为夫这样盛怒都不忍心杀你,你就没有一点辨别是非的能力吗?真的不是我,如果是我就不会一次次的救你了,看着我,嗯……”

    我回想以前的总总,他似乎真的没有伤害过我,除了那天在他的宫殿里对我凌辱,在我心里有了阴影。

    虽然只是个误会。

    见我不说话,他双手捧着我的脸,几乎哀求的语气道:“为夫没有做过,就算那人幻化成为夫的样子,为夫对你说,对不起。你不要和凤子煜在一起好不好。”

    又提凤子煜,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不会和他在一起,和你说了好多次。在说他家什么环境,我家什么环境,豪门不是说门当户对吗?就我这样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想也不想道:“就算你是癞蛤蟆,可你还是想吃。”

    我……擦!

    我想骂脏话了,我火了。

    这个活了一千五百年的老古董,怎么一点都不开窍呢,对感情的事跟个刚出茅庐的小男生似的。

    我愤愤不平道:“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喜欢他,我要喜欢他早就和他在一起了,还很你在瞎扯淡。”

    听见我的话,君无邪顿时骤亮,闪烁绮丽的光芒,殷红的薄唇漾起:“你是说你不喜欢凤子煜。”

    我有点不耐烦了,每每和他提起凤子煜的事,会让人抓狂发疯。

    “别在提他了,好烦,对了你那几天去了那里,你知不知道学校又出事了,王微微缠着威吓我,如果我不死,学校每天会死一个人。”

    君无邪把手放下,凝重问道:“跳楼?”

    “嗯,每个人都是跳楼死的。”

    他沉思片刻:“凤子煜不是请人做了法事么?那个老秃驴,以后不要犯在为夫手上。这件事为夫帮会彻查清楚,以后你要记住,为夫一定会伤害你的,知道吗?”

    我生雀雀的点点头,他在我脸颊吻了一口,似不够般,又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下,把我拥入怀中。

    声音很惆怅,依依不舍道:“怎么办,为夫不想离开你,可为了你过的更好,不得不去彻查这件事情。”

    我被动的被他抱着,手轻轻的覆上的他冰冷冷的腰,蹭了下,犹豫间还是轻轻覆上了。

    他仿佛很高兴,亲吻我额头:“为夫要走了,你要乖乖的等我回来。扳指好好拿着,它会保护好你的。”

    他犹如一股清风般,消失不见。

    走的这么快,我心里有点空空的。

    绿扳指回到我的脖子上挂着,我拿起来审视一翻,温润的触感传来,里面繁古花纹更光亮了。

    不一会儿,房外凤子煜敲门道:“小幽,在吗?”

    我赶紧起身去开门,看见青兰还昏昏沉沉的被启风抱着,凤子煜皱着眉头说道:“那玩意太狡猾了,似知道我们给它下套,把大师的几个弟子引到图书馆,体育管,数学楼,到处跑,后来引到后山上,一名弟子的脚给扭了,准备送他去医院,青兰背后的印记已经除了,那一缕魂魄也找回来,你放心把。”

    启风把青兰抱到她床上放下,我帮青兰盖好被子。

    凤子煜说道:“我不能久留,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凤子煜走后没多久,青兰幽幽的醒过来,我帮她倒了杯水,坐在她床边问道:“青兰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青兰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手在肩膀上扭了扭,说道:“脖子很疼,全身有些酸胀,小幽,我这是怎么了,感觉有点不对,又说不上来。”

    说着,她突然尖叫起来:“对了,我好像想起来,我把凤子煜旁边那个戴墨镜的给打了。怎么办啊,那家伙阴阳怪气的。会不会找我麻烦。”

    我把她水杯拿走,笑着对她说道:“凤子煜帮你把手印除去了,放心把,启风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今天晚上你不会有事的。”

    “谢谢你,小幽。”

    很快到了晚上,我心里毛毛的,隐隐有些担心,青兰印记除了,不代表那东西不找他下手,那人在来迷惑她,把她骗去天台怎么办?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