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五十三章 在做法事

    第五十三章 在做法事

    外面,青兰和雯雯回来了,青兰拉着我说:“小幽,校长和凤子煜都在下面,他们请大师来做法了。”

    大师做法?

    我跑到走廊上往下一看,下面高僧和弟子在敲木鱼念经,校长和教导主任,宿管阿姨,全部站在下面看着高僧念着经。

    青兰很高兴,朝我说道:“凤子煜请来的,一定会有用的,是不是?”

    我点头说道:“嗯,是很厉害。”

    鬼王都能控制住,怎么不厉害呢。

    青兰拉着我的手臂说道:“那我是不是没事了?”

    这……

    我不知道,直觉得王微微不会这么散罢甘休,她都害死了徐娜和许雅琳了。

    我还没死呢。她会罢手吗?

    但又想想,下面这个大师很厉害,君无邪都逃不过他的阵法,她能逃的过吗?

    我不由得往下望去,正好对上凤子煜看上来,两道目光在空气中相遇。

    我看见他神情哀伤,很难过。

    我不忍心,别过头去。

    这一幕被青兰瞧见,她愣了我一眼,说道:“你和凤子煜怎么了?闹矛盾了?”

    我低着头不说话,看着自己的手指。

    青兰声音偌大道:“喂,你不会跟他冷战了把,他这么好的男朋友别错过啊。”

    我转过身,背靠走廊围墙。默默说道:“我配不上他。”

    青兰咋呼道:“说什么呢龙小幽,你知道学校多少女生对你羡慕嫉妒恨,在以前那宿舍,她们一天到晚说你的坏话,从头说到脚,连你穿的人字拖也不放过。不过,你那双拖鞋也实在太旧了,该换一双新的了,丑死了。”

    我一脸无奈,那双拖鞋我穿了一个夏天,可不舍得丢。

    突然想到什么,我冲青兰说:“青兰,我可不可以看一下你的背后。”

    没错,我想起在宿舍里青兰双眼迷茫的样子,就像上次王微微跳下楼前,一模一样。

    我怕晚上青兰出事,不知道她背后会不会有那样的黑手印,或许我身上也有,先查清楚。

    趁着大师在,兴许有办法躲过。

    青兰听见我一说,整个人一愣,突然面色煞白,幽幽说道:“昨天下午,我从教学楼下去,许雅琳在背后拍了我一下,把我吓唬我的,当时我魂都吓掉了。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心里怕怕的。”

    “怎么办?王微微跳下去时,背后有手印,别人说是推下去的,肯定不是人干的,学校里确实很多学生已经在办转学手续了,我们班少了好几个,家里环境特别好的。你看校长五十多岁,头发一下白了好多,我在这里读了三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多事。太玄乎了。”

    我转过身,看着下面的校长,其实我就见了他两三次面,一次是第一天上学,一个是学校组织活动,这是第三次。

    他的头发确实白了不少,我哀叹了一口气,总觉得是我在祸害这个学校,那些鬼怪都是冲我来的。

    是不是真像王微微说的,我必须得死。

    我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何其无辜,只想活下去而已。

    快两点钟,雯雯、文莉、清玲上课去了。

    青兰请了假,我腿还没复原,叫雯雯下午给我打包饭回来。

    她们都走看,我把青岚拉到宿舍内。

    青兰也很紧张,局促不安:“万一我背后有手印,那可怎么办?”

    我安慰道:“别怕,下面那个高僧不是还在吗?我找凤子煜,让高僧给你看看。他可厉害了。”

    青兰听见我这么一说,恐惧的神情一下放松了。

    我把扣子解开,对她说道:“你先看看我的背后,前段时间我不揍过王微微吗。看看有没有手印。”

    “嗯。”

    青兰把我领子往下移,看了一会儿:“没有,挺干净的,皮肤又白,连个豆豆都没有。”

    听见她说没有,我用镜子对照了一下,背后很白,果然没有。

    顿时松懈一口气,把衣服扣好。

    对青兰说道:“我看看你有没有,防患未然。”

    许是我先看的背后,青兰也很豪爽,很快把整个背部给露出了。

    当我看到她的背后,骤然睁大眼睛,手掩住嘴巴,内心惊骇。

    她白皙的皮肤上有两个黑手印,手印不大,像小孩的,特别清晰。

    我一下慌了,我该怎么说,怎么告诉她,我担心她接受不了。

    我迅速的把她衣服穿上,叫她扣好。

    青兰边扣边和我说道:“有没有手印啊?”

    我没回答她,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拉起她的手就往走廊上跑,一瘸一拐的我也跑不快,反而青兰扶着我,纳闷道:“你急啥啊。”

    我急匆匆道: “先下去,下去在说,他们还没走。”

    青兰听到我的话,猜到几分,声音颤抖的问我:“怎么了,是不是……”

    我左右看了走廊上的,还有些人没有去上课,赶紧打住她:“先别说,下去,跟我下去,还来得及,大师一定有办法的。”

    我这样一说,青兰慌神了,惊恐无助的看着我,眼泪水一下就流出来了:“小幽,怎么办?”

    我连忙安慰:“没事,你看看我,在看看文莉,不都没事了吗?”

    青兰靠在墙壁上,茫然惧怕,手止不住的颤抖:“我这跟你们不一样,你们是被缠上了,我这是做了标记,非死不可。怎么办?小幽你一定要想办法,我以后在也不和你吵架了。我把李盛煊还给你。”

    我拉着她往楼梯下走去,打住她:“谁要你的李盛煊,我不稀罕,你自己想办法泡到。放心,我就算拼了命,也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的话让青兰安定了些。

    她吸了吸鼻子,把眼泪抹干:“我这次能安全渡过,在也不和你吵架了,以后谁欺负你我就打他。”

    “什么话,谁让你打人了,快点,要到楼下了。”

    刚下到一楼,启风带着墨迹,那波澜不惊的声音传来:“几天不见,腿崴了。”

    我瞪了他一眼,没吭声。

    这里站了一大圈的人,大部分都是学校的老师,保安,还有校工,学生大多去上课,比较少。

    我拉着青兰准备往人群里挤,把凤子煜给叫出来。

    启风把我拦住:“先别过去,大师在做法事,好了在进去。”

    我们脚下飘了很多纸灰,9月的天气,我不受伤的脚还穿着人字拖,灰飘到我脚伤,挺难受的。

    敲木鱼的高僧摆成七星阵,一个师傅和六个弟子坐在不同方位念经。

    校长,凤子煜一干人全部站在外围,安静焦急的看着他们。

    青兰,她情绪有些不稳定,皱着眉头好像不愿意待在这。

    她搀扶着我小声说:“小幽,这里好多灰,我们走把好不好,等他们做完法事在下来。”

    我拒绝道:“不行,你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一下子,她面色有些惊慌,看了看敲木鱼的高僧,把我一下推开,凶巴巴道:“你不走,我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