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色 作品

第五十一章 她是我的妻

    第五十一章 她是我的妻

    他说完,我的心突然一阵阵的刺痛起来。

    像把利刃刺穿我的心脏,痛入骨髓,我全身的汗都冒出来。

    我单手扶住胸口处,咬着牙,双眉紧紧皱着。

    剜心刺骨的疼痛让我站不稳,手扶着墙壁,才不至于摔下去。

    他冷冷的声音传来:“告诉本尊,你选择了他,是吗?”

    在这时,他却还问我这种问题。

    我想走,想逃离,心口好难受。

    我站不住了,瞬间瘫坐在地上,抹了下额头,手心全部是汗。

    他冷冷站在我身前,看我如此难过,却无动于衷。

    就在我绝望时,凤子煜来了,从走廊一端飞奔过来。

    远远朝君无邪喊道:“你想做什么,快给我住手。”

    凤子煜想把君无邪推开,他却纹丝不动。

    凤子煜把我从地上扶起来,焦急的问我:“小幽,你怎么了?到底那里不舒服,他是不是对你动手了?”

    我苍白的小脸全部是汗,朝他无力的摇摇头:“我的胸口好痛,从来没有这么痛过,我想去医院。”

    凤子煜迅速把我抱起来,刚想离开,手腕却被君无邪抓住,紧紧抓住不让他离开。

    凤子煜皱眉忍着怒气:“放开。”

    “放下她,她是我的妻,你没权利碰她。”

    凤子煜阴狠的斜他一眼:“你没看她这样子吗?你我之间的恩怨另算,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君无邪声音冷冽:“放下,本尊让你放下。”

    “你放手,她很难受,要马上去医院。”

    君无邪不让步,凤子煜抱着我不肯放手。

    我看着他们两人争吵,火药味愈发的浓烈,凤子煜怎么可能打的过君无邪呢。

    是我拖累了他!

    我虚弱的声音朝凤子煜道:“把我放下来。”

    凤子煜清澈的眸子一沉,不同意:“不,他一定会伤害你的。我不能把你留下。”

    他不伤害我,就会伤害你。

    我其实想这么说。

    我却咬牙含泪道:“放下我把,凤子煜。”

    凤子煜双眼受伤的看我,神情沮丧道:“为什么,他这么对你还要回到他身边,龙小幽,你有点骨气好吗?”

    我扯了扯嘴皮,僵硬的笑了笑。

    不是我没骨气,当生命受到胁迫,性命都快没了,所有的自尊和骄傲已荡然无存。

    我遇到君无邪全没了。

    “我一直很有骨气,放我下来,快离开这里。这件事你不要管,快走。”

    我不想他因为而受伤,这样我会更内疚。

    他不但没有把我放下来,竟和君无邪对上了,他问我:“你怕我受伤?”

    我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不知道君无邪此时想怎样,他身上散发的黑色鬼气更凝重了,隐隐的他动了杀气。

    我心里一急,从凤子煜的手中翻了下来,摔到地上。

    本以为我会摔的狗吃屎,却没想凤子煜和君无邪同时出手将我接住。

    君无邪瞬间把我从腰间拎走,触碰到他的身子,我冷的打了一个寒碜。

    他体温比之前更低了。

    凤子煜手伸出来却捞了个空,瞬间他朝君无邪恼怒道:“把她放下。”

    君无邪阴寒幽深的瞳孔冷冽的看了他一眼,把我的腰紧紧的搂着,挨在他身边,似喧嚣他的主权。

    他冷冽道:“她,生是我的。死,魂也是我的,凤子煜,你永远得不到她。”

    凤子煜霎间怒了,想动手。

    我喊道:“你快走,不要管我,快点走啊。”

    听到我的话,君无邪放在我腰上的手紧紧勒紧,似要把我的腰给勒断。

    我心口痛的本来就站不直,被他一勒,想喊出声,但凤子煜还在这里,我只能生生的憋在喉咙里。

    背后的汗,又覆上了一层。

    我觉得我快坚持不住了,他们在不散开,我会疼的晕过去。

    我声音越来越虚弱,气若游丝:“走,凤子煜你走。求你了快走,这是我和他的事。”

    凤子煜眼睛红红的,朝我喊了一声:“小幽。”

    “走,快走……”

    啊——

    突然,天台传来一声凄厉悲惨的叫声,在寂静的走廊里炸开,那尖叫声分外清晰。

    是个女声!

    我和凤子煜脸色一变,凤子煜奔到走廊外去看,淡绿色影子直直掠过他,朝下落去。

    凤子煜大叫道:“好像是许雅琳。”

    我崩溃道:“凤子煜真的出事了,今天又有个女孩子死了。怎么办,她真的是冲我来的。”

    凤子煜退了几步,转头看我,惊愕的眼神也很意外。

    我们一直在走廊上并未听见什么动静。

    凤子煜焦急对我道:“你在这里别动我上天台去看看。”说着,他飞快的跑向楼梯。

    我害怕君无邪,朝他凄厉的喊道:“别丢下我,我怕。”

    凤子煜回头,看了君无邪一眼。

    君无邪似意识到什么,搂着我从走廊上直接飞到天台山。

    落下天台,天台上空空如野,以前还有人来上面晒被单被套,现在什么都没有,空旷的诡异。

    想起上次他对我所做的一切,害怕的颠抖,想摆脱他,可他却如何也不放开我。

    他冷清目光环视天台一周,没有发现什么蜘丝马迹。

    下面凤子煜焦急的脚步声传来,他快上天台顶了。

    君无邪广袖一摆,四周迅速变换,一片黑雾下,我不知道身处何处。

    黑暗中,他把我重重的甩下榻上。

    我环眼一望,金碧辉煌的内殿,是君无邪上次受伤的地方。

    四周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雕花木门背后,我看见一男一女的身影,他们站在门外道:“主上,需要请鬼医过来吗?”

    君无邪把身后披风一展,坐在我身边:“不必……请过来。”

    “是。”

    君无邪转过头,我看见他阴郁萧寒的侧脸,斜长凤眸冷冷的窥视我。

    我扶着胸口平躺在床上,回到这里,心好像不那么痛了,脸上的汗落如雨。

    我脚伤没好,隐隐发痛。

    我手背把脸上的汗一擦,抬头看内殿上的雕花横木发呆。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

    一向高傲自大的他,阴冷的可怕。

    过了很久,他低声喃喃道:“本尊不会放弃,你休想逃离本尊身边,我不会让你和凤子煜在一起,没有人将我们分开。”

    他语气平缓冷淡,没有了刚才那样绝望喧嚣。

    眼睛甚至不看我一眼,冷冰冰的。

    我没有回答他,彻底将他无视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